「思瑤…..」此時的葉楓突然將她喊住,「你會等我嗎?」葉楓終於是把話說了出來。

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字,然對於思瑤來說,更勝千言萬語。 思瑤忍著眼淚轉過身來,向著葉楓默默的點頭。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葉楓摸著頭說道。

「那…..你好好休息…..」思瑤看著葉楓微微笑道。

「你丫就一白痴,人家都點頭了,你還睡啥覺啊,要睡也是跟她一起睡啊?」看到這情商欠抽的葉楓,幻影魔龍在一邊都替他心急。

「我看你以後別叫小魔龍了,叫你小色龍好了。」葉楓向幻影魔龍翻白眼,這次葉楓腦袋沒短路,知道用傳音。

「裝,你繼續裝,我就搞不懂那些女的都喜歡你什麼?」幻影魔龍是一臉無語。

「你羨慕不來…..」

「誰稀罕…..」

………..

一夜無語,轉眼黎明。

葉楓打開房門時,看到思瑤也剛好打開房門。

「師姐,這麼巧。」葉楓對著思瑤微笑道,顯得有點害羞。

「是啊,真巧….」看到葉楓,思瑤還是有點緊張,估計還在為昨天的事情興奮,此刻見到葉楓都有點臉紅。

「思瑤姐,出大事了….」外面突然傳來若籬的聲音,未等葉楓和思瑤反應過來,若籬已經衝進來,然看葉楓和思瑤兩人的表情,若籬的表情瞬間亮了。

「你倆昨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羽·赤炎之瞳 若籬說著看一看思瑤,又看一看葉楓,一臉的神情詭異。

「一大早的胡說些什麼?」思瑤對著若籬一臉的沒好氣道。

「不然你倆怎看起來都含羞答答的?莫不是昨晚……」若籬一臉笑容詭異的說道。

「打住。」思瑤不想跟若籬繼續扯一些不存在的事情,這妹子的想象力,她是再了解不過了,啥事都能給你想出來;葉楓畫像那事就若籬想出來的,靠著賣葉楓的畫像,若籬是狠賺了一筆,可也把思瑤給坑慘了。

「你剛才說出大事了,出啥大事了?」思瑤對著若籬沒好氣道。

「哦,對對對,差點被你倆給整忘了。」這都能怪到葉楓和思瑤身上,他倆也是被若籬折服了。

「今天一早,許陽帶著許家的人來到宗門,說要來捉葉楓的,現在正前往大殿,趁他們還沒來仙女峰,葉楓你可要快點走。」若籬對著葉楓和思瑤著急的說道。

「葉楓…」思瑤看向葉楓,也是一臉的緊張。

「沒事,你們不用緊張,讓他們來就好。」葉楓淡淡說道。

「你一點都不緊張嗎?」看著葉楓淡定的樣子,若籬是一臉的好奇。

「沒什麼好緊張的,意料中的事。」葉楓說道。

「葉楓,真的沒事嗎?」思瑤走到葉楓身邊,擔心的看著葉楓。

「師姐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葉楓向思瑤安慰道。

「我說,你倆能不能照顧一下我的感受,我可是一個單身狗,你們在這裡秀恩愛,合適嗎?」看著葉楓和思瑤倆人含情脈脈的樣子,若籬在一邊對著倆人沒好氣道。

「你不是說有個小師弟追你嗎?咋不答應人家?」思瑤在一邊打趣。

「別鬧,那就一小屁孩,我若籬喜歡成熟點的,我看這葉楓就不錯。」若籬看著葉楓笑吟吟的說道。

「別鬧,我也喜歡成熟一點的。」葉楓對著若籬一臉的沒好氣道。

「你想都不想就拒絕我,你的良心不會覺得痛嗎?」若籬瞪大的眼睛看著葉楓,一臉委屈的表情。

「滾!」思瑤對著若籬一聲怒斥,感覺這若籬是越鬧越來勁了。

「哼,你倆一起欺負我,我不理你們了,我去跟柳師兄訴苦去。」若籬說著便裝著一臉委屈的向門外走去;看著若籬離開的身影,葉楓和思瑤都不禁直搓眉心。

「我會順帶將你倆的事給抖出來….」若籬又是一個回頭殺,笑得那是一帶勁。

「你……」

……….

百越宗-宗門大殿。

大殿內,站著十來人,一部分是百越宗的人,而另一部分是許家的人。

「沒想到今日過來的會是許家大小姐千尋姑娘,嚴某有失遠迎,還望千尋姑娘多多包涵。」 天才雙寶:神秘爹地輕輕寵 坐上的嚴田對著不遠處的一位女子說道,而從嚴田的話中可以知道,這位便是許家的大小姐,許千尋,東域月影神宗的弟子。

「嚴宗主不必多禮,千尋今日來的目的,怕嚴宗主也已經猜到,還請嚴宗主將葉楓交出來。」千尋對著嚴田淡淡的說道,雖然言辭上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卻能讓人感覺出她的那份高傲。

「葉楓跟許家的事,嚴某自當不會阻攔,不過在此之前,嚴某想先跟千尋姑娘商量個事?」嚴田對著千尋微笑道。

「嚴宗主請說。」看到嚴田竟然會說不阻攔自己捉拿葉楓,這讓千尋有點意外,既然嚴田都把話說這份上了,那千尋也不好意思拒絕。

「宗主,你不會是有意拖延時間,好讓葉楓逃走吧?」說話的是許陽,當日被葉楓砍掉的那條手臂,現在已經重新被接了回去,雖然不再是獨臂,但當日的恥辱,許陽是無法忘記,他恨葉楓,已經狠到骨子裡面,不然許家也不會出那麼高的獎金去捉拿葉楓,都是這許家的接班人,許陽給鬧出來的。

「許陽,不得對嚴宗主無禮。」千尋對著自己的弟弟許陽冷喝一聲。

對於許陽的話,嚴田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他對千尋說道:「陽炎宗的勢力擴展的越來越快,已經隱隱有壓過許家的姿態,不知道許家現在是否有想好對策。」

「許家的事,不用嚴宗主操心,要是嚴宗主打算投靠陽炎宗,我許家也不會阻攔。」千尋冷冷的說道。

「千尋姑娘誤會,我百越宗並沒打算歸順陽炎宗,我想跟千尋姑娘談合作。」嚴田淡淡說道。

「合作?什麼合作?」千尋一臉疑惑的看著嚴田。

「阻止陽炎宗吞併整個西域。」嚴田一臉嚴肅的說道。

「嚴宗主果然比一般人有遠見,不過百越宗的實力對上陽炎宗,如螳臂擋車,嚴宗主覺得自己有左右局面的實力嗎?」千尋一陣冷笑道。

「再小的勢力也是一股力量,如果不結合其他力量,單憑許家,千尋姑娘就這麼有把握能對抗陽炎宗?」嚴田也是一聲冷笑,百越宗這麼被人看扁,是誰聽了都覺得不高興。

「陽炎宗只不過是有一個天武境坐鎮罷了,其實就是一個紙老虎,等我月影神宗的人到了,要收拾它,還不是輕而易舉。」千尋說得甚是輕鬆,感覺完全沒把陽炎宗放在眼裡。

「千尋姑娘怕是不知道陽炎宗背後的東域勢力也開始往這邊增兵了吧?我也好奇,身為弟子的你,不知道可以從月影神宗拿到多少支持?」嚴田冷笑一聲。

「陽炎宗還有增援?」聽到嚴田的話,千尋不由皺眉,這事她是沒聽說。

「看來許家的情報不怎麼靈光啊。」嚴田微微一笑。

「你是怎麼知道的?」千尋看著嚴田,一臉的嚴肅。

「這個我也是聽說,不過現在重要的不是確認這消息的真假,而是要先下手為強,在陽炎宗沒有支援的情況下,一下拿下陽炎宗。」嚴田說道。

「嚴宗主說得倒是輕鬆,現在月影神宗的支援沒到,憑我們這些准天武境的修為,怎麼跟陽炎宗打?」千月是笑嚴田的天真,准天武境在天武境面前,實力差點不是一星半點,在東域生活的她自是明白這其中的差距。

「我們可以引蛇出洞,將幾個重要的人引出來,只要滅掉核心的幾人,那陽炎宗的其他勢力自是可以瓦解,畢竟這些勢力都只是屈服在陽炎宗的威逼之下。」嚴田一臉認真的說道。

「聽嚴宗主所言,好像已經想好了對策?」千尋看著嚴田微笑說道。 「我們百越宗會安排人去將陽炎宗的幾名關鍵人物引出來,之後就需要許家配合,我們合力將他們一起殲滅。」嚴田向千尋講述道。

「那不知道百越宗打算派誰去?」千尋好奇的問道。

「這麼重要的任務,當然是我去啦。」大殿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眾人紛紛看向門外,只見葉楓從殿外快步走進殿內。

「葉楓…」看到葉楓的那一刻,許陽心中的怒火,瞬間爆發出來。

「不知道我有沒有錯過些什麼?」葉楓走進殿內,對著眾人微笑的說道。

「沒想到你竟然有膽量過來,還真是讓我意外。」千尋看著葉楓冷冷的說道。

「想必這位應該是許家的大小姐千尋姑娘吧?」葉楓對著千尋微微笑道。

「葉楓,做了那麼久的縮頭烏龜,今天終於肯出現啦?」許陽對著葉楓輕蔑的笑道。

「你這手接的還錯,看來許家沒少在你身上花錢。」葉楓對著許陽冷冷笑道,這話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不過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葉楓壓根沒想搭理許陽。

「既然你自己來了,也省得我去找你,你是想自己跟我們回去,還是想我將你帶回去?」千尋看著葉楓,目露寒光。

「你們剛才不是談得好好的,怎麼我一來就突然變得殺氣騰騰的,要不我迴避一下,你們再談會?」葉楓笑著看向許家那倆姐弟。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其他事可以先放一邊,你才是重點。」千尋說著,准天武境的氣息瞬間釋放出來。

「你…不是準備要殺我吧?」葉楓皺著眉頭看向千尋。

「你應該知道得罪我許家的下場?」千尋冷冷的說道。

「可是我是這次行動的關鍵人物,沒了我,你們怎麼去將那幾個關鍵人物引出來?」葉楓眯著眼睛看向千尋,那眼神讓人覺得有點痞。

「那就取消行動。」千尋冷冷的說道。

這話不禁讓葉楓嘴角來回抽動十幾回,他疑惑的看著千尋,神情甚是驚訝,他沒想到這許家大小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這可讓葉楓尷尬了;他把目光看向嚴田,而嚴田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那眼神似說:你自己說過許家的事情自己可以處理,你現在可別看著我,我幫不了你。

「你這宗主做得還真特么優秀。」葉楓不禁在心裡暗罵一句。

「其實我跟許家也沒那麼大仇恨,你弟挨揍那他是技不如人,你們傾動一個家族來追捕我,也太過分了吧?」葉楓裝著一臉委屈的說道,這話也虧他說得出口,差點就把人家老弟給滅了,還說沒多大仇恨,真不知道他是裝傻還是真傻。

「你…..」這話聽的在場的許陽極不樂意,當場被羞辱,換誰都不樂意,許陽的怒火被一下子點燃了。

「既然弟弟被人揍了,那我這個做姐姐的,幫弟弟找回場子,也是很理所當然。」千尋攔下許陽,然後對著葉楓冷笑道。

「那你們這次來是打算打單獨斗,還是群毆?」葉楓看著許家的人,淡淡說道。

「對付你,我一人足矣。」千尋一聲冷哼。

「那要是我能僥倖勝出呢?」葉楓看著千尋,眼神有點挑撥。

「那你和許家的事就一筆勾銷。」千尋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怎麼感覺我好像虧了?上次許陽是跟我賭命,我贏了,他的命理應是我的,怎我感覺現在變成我欠許家一條命?」葉楓一臉委屈的說道。

葉楓這話如一個**,瞬間將在場的人給炸蒙了;許家肯做出了讓步,已是少見,可沒想到這葉楓居然更狠,想直接反客為主,爭取最大的話語權。

「那我來跟你賭命,你贏了,我的命是你的;你輸了,你的命就是我的。」千尋淡淡說道。

「別,你倆的命我就不要了,要了還得跑路,多不划算;我要是贏了,那許家以後不能再糾纏我,還有,這次的行動,你得聽我的。」葉楓笑吟吟的看著千尋說道。

「你好像很自信。」千尋饒有興緻的看著葉楓。

「那你現在是怕了?」葉楓也看著千尋,兩人四目相向,氣氛一度壓抑。

「奉陪到底。」千尋冷冷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葉楓微微一笑,然後走到大殿外面,一臉輕鬆的看著千尋。

「小姐,這裡面恐怕有詐?」許家的一位中年大叔向千尋提醒道,在他眼裡,葉楓好像從一開始就給千尋下套,讓千尋一步步的走入葉楓設下的陷阱。

這位中年大叔的眼光也算毒辣,能猜到葉楓在給千尋下套,不過發現的是有點晚了;而葉楓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就差這一戰能不能打贏。

千尋怎會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但最終也是實力說了算,她乃准天武境,在許家也是頂尖實力,如果這樣都拿不下葉楓,那許家估計也沒誰能拿得下葉楓,那繼續再喊捉葉楓,也就沒啥意義了,因為就算找到了,也壓根拿不下來,這最後只會成為西域的一個笑話。

「我自有分寸。」千尋對著那中年大叔冷冷的說上一句,然後也跟著走到了殿外;看著千尋應戰,那位中年大叔也只好無奈的搖頭嘆氣。

然頭腦發熱的許陽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他等今天可謂是等得太久了,現在難得千尋肯出面幫自己,對於千尋的實力,他是足夠的自信,他不禁在心中興奮,臉上更是笑道陰險:「葉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讓你知道跟我許陽斗的下場,我會讓你死的很慘;還有思瑤那賤人,我會在你死後好好伺候她的。」

想著葉楓死後的一切,許陽臉上的笑容是越發陰險。

……..

大殿外,葉楓和千尋迎風而立,殿外不知道情況的人,都被這兩人的架勢嚇得躲得遠遠的,生怕這兩人一個不小心往自己這邊放個大招,那真樂呵呵了。

當然也還有不怕死的,就是葉楓的那些女粉絲,看到葉楓,個個都興奮的不要不要的,要不是看到宗主站在一旁,估計都衝上去要簽名了;而在某處的角落,思瑤和若籬站在一起,看到葉楓要與千尋決鬥,思瑤是一臉的神情緊張。

「小娃娃,你今天估計要以玄修境硬抗那小女娃了,姓柳那小子正躲在一旁看著你,你要是用了禁術就相當於露了底牌,那你想出其不意的對付陽炎宗那幾個傢伙就難了。」幻影魔龍在一旁給葉楓提醒道。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葉楓向幻影魔龍傳音道,同時雙眼向四周掃視了一圈,卻沒能察覺柳忠南的身影,這讓他不得不佩服這小魔龍的感知能力。

「我給你提個醒,我可不會因為你修為等級低,就會手下留情。」千尋淡淡說道,隨即一把利劍在手中顯現,冷冷的目光中爆射出無盡的殺氣。

「打架都靠實力,沒人會因為你等級低就讓著你,這都是生存法則,千尋姑娘自是沒道理要讓著我。」葉楓微笑道。

「難得你有這樣的覺悟。」千尋一聲冷哼,不再跟葉楓廢話,一個瞬身殺至葉楓身前,提劍砍向葉楓;葉楓微微皺眉,這千尋的速度讓他有點意外,在東域的弟子,果然有兩把刷子。

葉楓揮劍擋下當下千尋的攻擊,反手拍出一掌;千尋也同時拍出一掌,嘭,兩掌相碰,發出一聲悶響。

對碰一掌后,兩人雙雙震退。

「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這一掌竟與我不分上下。」千尋皺著眉頭在心裡暗想。

「我看你還有多少能耐。」千尋在心裡冷哼一聲,一道秘術打出。

「鳳舞九翔天。」巨大的火羽鳳凰一聲嘶叫,快速沖向葉楓;面對千尋的秘術,葉楓不僅眉頭緊皺,這隻鳳凰覆蓋的攻擊範圍巨大,讓葉楓沒有多餘的躲避空間。

「一隻火羽鳳凰就想困住我,太天真了。」葉楓一聲冷哼,雙手快速結印,「破風蒼龍斬。」一把攜帶著龍鳴之威的大刀砍向火羽鳳凰。 「這小子竟然會秘術融合?」看到葉楓使出的秘術,幻影魔龍心裡不禁驚訝,這乃葉楓常用的破風斬和蒼龍出海融合后的技能,融合后秘術的威力更勝之前。

融合兩道秘術的大刀與火羽鳳凰對碰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巨大的火羽鳳凰硬生生被大刀破開一道裂縫。

葉楓隨即化身一道流光穿過裂縫,揮劍直刺向千尋。

早有準備的千尋揮劍當下葉楓的一劍,隨即反手還給葉楓一劍;葉楓快速後退,躲過千尋的反手一劍。

「沒想到這麼輕鬆就躲過我的絕殺一擊,真是尷尬。」葉楓不禁心裡嘀咕,被人這麼輕易的化解絕殺之術,葉楓還是頭一次,這讓他備受打擊。

在葉楓還在感嘆的時候,千尋又開始攻殺過來,一連殺出幾劍;葉楓快速晃動自己的身形,躲過千尋的攻擊,隨即又是一掌拍向千尋。

千尋冷笑,隨即一拳轟向葉楓;這不是普通的一拳,這是許家的獨門秘術,天雷神拳。

「我去….」葉楓不禁心中一驚,拍出的一掌快速收回,身體在半空中快速旋轉,驚險躲過千尋的天雷神拳;千尋雖然一拳打空,但卻快速往葉楓身上踢出一腳,將葉楓直接踢飛出去。

被踢飛到葉楓快速穩住身形,然千尋快速往地上一拍,「鯨吞大地。」千尋又是一道秘術殺出;葉楓所在的地面瞬間殺出一條巨鯨,一口將葉楓吞進肚子裡面。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在場的人瞬間驚呆了,特別是思瑤和葉楓的那些女粉絲,看到葉楓被巨鯨吞進肚子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呆住了。

「結束了…..」千尋一聲冷笑。

「是該結束了。」千尋後面傳來葉楓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