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的差不多了,對付眼前這個荒古應該差不太多,畢竟他的實力相對於泰隆來說,還是要弱上一分的,他不過是更加的靈活,懂得思考而已。」

林玄聲音有些清冷,對於他來說,泰隆的強大戰力可比荒古這樣精通算計要危險得多。

「哈維達,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這個方向與上古遺跡的方向完全不符合。」

就在這時,荒古眼神閃爍地問道。

「我們遇到了一些不速之客,本想抓住帶回去好好折磨一番,這些螻蟻準備逃跑,我們就一路追到了這裏。」

哈維達似乎並不想將五蘊竹的事情說出來,隨便想了一個理由準備搪塞過去。

然而,荒古並不是那麼好欺騙的,當他看見哈維達說話狀態非常不自然,眼神中閃過了一抹寒光。

杵在地上的腿骨瞬間抬起,再一次落在了哈維達受傷的肩膀上,雖然力度並不是很大,但是卻讓哈維達慘叫不已。

本已經血肉模糊的肩膀,碎裂的骨茬更是刺破了血肉,再砸的時候那疼痛感可想而知。

「你這是準備讓我折磨你嗎?」

荒古聲音變得陰冷起來,看着哈維達的目光充滿了殺機。

「是,五…五蘊竹,有人發現了五蘊竹的蹤跡!」

哈維達深吸一口氣,強烈的痛苦讓他不敢再有所隱瞞,五蘊竹的下落也保不住了。

「五蘊竹!」

荒古聽到這三個字,神色猛然大變,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你,你確定是五蘊竹,你莫不是還在欺騙我?」

「不敢,我們是從外來的人類口中得到的消息,而且我們少酋長也多方面印證過了,守護寶物的靈獸正是強大的上古貓熊。」

哈維達將知道的所有信息都說了出來,生怕讓荒古產生不相信的感覺,那樣自己又會遭受皮肉之苦。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但是此時他也不好打探其他人的身份,只能默默的干坐著等待著毒老發號施令。

毒老見大家都不再說話,開口道:」這次叫大家來呢,其實還有一個事要大家配合做一下。「

除了祁流,眾人都喜上眉梢。要知道毒老每次發任務,大家基本上都能賺個盆滿缽滿。就是不知道毒老這次是要針對誰,這些年來暗地裡他已經搞垮不少大家族了。

溥滿洲帶頭說道:「毒老您儘管吩咐,我們絕對照辦。」

坐在祁流對面的一個長相精緻的紅衣女人也附和道:「毒老,我們天府朱家可是好久沒吃到肉了,這次不知道您又帶來了什麼好消息啊。」

祁流看著對面那個御姐范十足,操著一口雲貴川口音的紅衣女人,心中默念了一下天府朱家。這個家族他不熟,應該也是那種偏隱世的家族,回去得好好查查。

毒老笑了笑,說:「目標依舊是葉長生,滿洲和京城余家那女娃的婚約快到了。兩千億的婚約我們怎麼都得幫忙攔一手。我的想法是這樣的,聽說最近米歇爾紅酒打算開始進攻咱們華夏市場,他們聯合了印度的一款神油酒,功效與紅星酒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米歇爾的負責人已經找上了我,並把神油酒的配方給了我。我的想法是用這款酒跟葉長生的紅星掰掰手腕,到時候吃下來的藥酒市場份額,咱們平分。」

眾人聞言又是一喜,葉長生的紅星酒業,那可是穩穩的千億企業啊。

只不過沒想到米歇爾紅酒這樣的龐然大物居然也參與了進來,看來這個葉長生應該是沒多久可以蹦躂了。

……

葉長生在十二點左右,趕到了金邊鎮。一路上他沒逗留,直奔拘留所。

到了這個點,拘留所值班的警察倒也不多。由於有人老早的打過招呼,葉長生過來找人的時候也沒費多少周折。

「趙隊長,辛苦你們了。麻煩您帶我去看一下那兩個人!」

葉長生神色恭敬的說。

趙隊點了點頭,叫來一個手下帶葉長生走進了臨時關押犯人的地方。

葉長生跟在年輕警察的身後,走進了關押朱岩和李石的房間。

年輕警察一邊走一邊還沒葉長生介紹著情況,他說:「這兩人也是剛剛才從醫院送回來,現在估計不能開口說話。所以葉總你等下問問題的時候,麻煩克制一下情緒。」

葉長生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這年輕警察說的很委婉,他們有點擔心自己情緒發作把犯人給弄死。

剛進牢房,葉長生就看著兩個打著繃帶的人躺在鐵板床上一動不動。他皺著眉,努力壓制心中的怒意。

「殺害葉三娘的人,就是他們倆嗎?」葉長生明知故問的說。

年輕警察看著葉長生帶著殺意的雙眼,有些害怕的說:「是的。葉總,麻煩您控制下情緒,雖然他們倆都是殺人犯,但是……您知道的。」

葉長生看著年輕警察緩緩的打開牢門,深吸了一口氣調整好情緒后才走了進去。

躺在床上的兩個人犯似乎並不知道眾人的到來,出奇的沒有任何的反應。

葉長生突然感覺事情有點不對,他看了年輕警察一眼,迅速的跑到左邊朱岩的床位,用力的將頭上捆著繃帶的朱岩給翻過身。

只見朱岩漏出於繃帶之外的口鼻嘴等地方全部都往外留著鮮血,此時鮮血已經幹了,變成了暗紅色。

「來晚了。”葉長生擰著眉,不甘心的又跑向李石的床位,後者和朱岩的情況差不多。

不等葉長生髮作,年輕警察也感覺到了不對,按理說現在應該有對話聲啊。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兩個犯人的位置,他很清晰的看得到被葉長生翻過身的二人面部的鮮血。

他驚了,有些不知所措的說:」我們才把他們從醫院轉過來沒半個小時啊,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

他跑進牢房,看著兩個犯人的屍體。心中有萬千隻草泥馬崩騰而過,他才調過來這個小鎮的拘留所沒多久就遇到這種事,也太倒霉了吧,今天還是自己第一天值班呢。

葉長生嘆了口氣,線索斷了,只能另外找線索了。

現在他篤定這兩個只是那個所謂的組織拋出來的棄子,他們怕這朱岩和李石被抓後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存在,所以提前下手讓這倆人永遠的閉了嘴。

「如果不是你們這一環節出了叉子,那很有可能在醫院的時候就情況不對了。」說著,葉長生走了出去,死人對他沒價值。葉三娘所等待的也肯定不是這兩具屍體。只有抓到真正的幕後兇手,他才能讓葉三娘走的安心。

趙隊長也從監控上看到這邊的情況有點不對,此時也趕了進來。當他看到受全國關注的兩個人犯莫名其妙的死在牢房之後,心中也明白這下麻煩大了。

這兩人可能不再是之前的美好政績,反而可能是一個讓他們盯上失職罪名的雷。

葉長生坐在牢房外的一條長凳上,說:「趙隊長,還有機會補救的。」

趙隊長聞言,忙問道:「什麼機會。」

葉長生說:「金邊鎮是個小鎮。任何勢力不可能強大到已經下沉到了這種二十線都夠不著邊的小縣城。所以動手腳的人肯定是朱岩和李石被抓消息傳出去之後過來的。」

說著,他拿出手機點開訂票信息,說:「像我這樣的外地人,金邊鎮每年都很少見吧。」

能當隊長的,自然是有腦子的,他很快就明白了葉長生的意思,他說:「葉總的意思是讓我查今天從外地到金邊鎮停過腳的人?」

葉長生點了點頭,說:「沒錯。任何與這兩個人有接觸或者有間接接觸的人都的查,一定程度上本地人都得過一遍。」

說完他頓了頓,補充道:「可以重點從醫院,配餐和當時對這兩人動手的人裡面找。」

說完,他想起了來時看到的小鎮地形。一縱一橫兩條街就是全部的小鎮,估計現在再著手準備封路攔人的可能性也沒有了。只能期盼這些人能調查個啥所以然來。。 李如風這才帶著部下去休息,半路上和王洪碰到一起,王洪也接到休息的命令,兩人帶著大部分騎兵去軍營一側休息。

傍晚時分,大部隊姍姍來遲,聆敬陽帶著黃道忠等密雲鎮將士去迎接,萬里雲,張羅輔等將士見到聆敬陽領著一群陌生將士來迎接他們,想到聆敬陽已經攻下密雲鎮,成為密雲鎮新任統治者。

聆敬陽和萬里雲等將士,隆重介紹黃道忠,黃道忠是密雲鎮千總,帶領部下和叛軍血戰,要不是黃千總鼎力相助,這密雲鎮早就是叛軍的天下。

聆敬陽抬舉黃道忠等人,就是要打消隔閡,讓密雲鎮將士迅速成為石營有生力量,還向著眾將士宣布黃道忠擔任石營第五掌旗,以後大家就是同袍。

萬里雲倒是無所謂,他和聆敬陽都是都尉,並不屬於聆敬陽下屬,張羅輔,王堡,王承恩,秦烈是石營掌旗,上前熱情和黃道忠打招呼,黃道忠也不是憨人,以後都是一個鍋里吃飯的弟兄,也熱情和石營將領打招呼,算是拜過碼頭。

聆敬陽下令全軍進入軍營,今晚在軍營歇息,明日啟程去宣府鎮,眾軍民累的快要散架,進入軍營以後,看見密雲鎮百姓在埋鍋造飯,一個個饞的直流口水,聆敬陽很是霸氣告訴眾人,這是密雲鎮百姓給石營軍民準備的晚飯,今晚大家可以盡情吃喝。

他這麼說,一是拉攏密雲鎮和石營軍民關係,讓兩者完美融合,不會有地區歧視和矛盾,二是告訴所有人,石營糧草充足,可以敞開吃,大刀鼓舞人心的效果。

石營軍營一陣歡呼,在密雲鎮百姓人情招待下,吃的肚子圓滾滾,聆敬陽在吃飯時,召集全軍掌旗,還有萬里雲,老饅頭和董大器等將領到中軍開會。

眾將領就坐以後,聆敬陽讓冷如鐵和眾將領介紹密雲鎮軍情,聽著冷如題介紹,眾將領總算是知道些密雲鎮情報,密雲鎮有一千多百姓,願意跟著一起撤走,還有黃道忠一百多密雲鎮將士,也跟著一起走。

冷如鐵停頓一下,和眾人說起密雲鎮仍有幾個較大的家族,不願意離開密雲鎮,為了避免這些家族之中糧草等重要軍事物資落入清軍之手,今晚石營將會有一個較大的行動。

說完以後,冷如鐵就不在發言,等待聆敬陽布置今晚作戰計劃,聆敬陽本不想制定今晚計劃,但他思來想去,要想成為一個優秀的軍事將領,就要從最基礎的開始學習。

今晚的計劃,他以為很輕鬆,把大軍拉倒鎮子外面,圍起來進入密雲鎮,端了這些家族就可以。

可等他制定具體作戰計劃,卻有些雲里霧裡,感覺腦袋一片空白,只是讓騎兵營包圍鎮子,其他各部應該怎麼進攻,進入鎮子以後又應該怎麼端這些家族,糧草物資應該怎麼送到軍營,有家族帶領家丁反抗,又該怎麼迅速撲滅反抗力量?

聆敬陽第一次制定數千將士行動計劃,在這方面他還不如萬里雲等有經驗將領,但他硬著頭皮製定計劃,從指揮千人級別戰鬥開始做起,讓自己距離優秀軍事將領更進一步。

「今晚行動口號是聚糧,張羅輔,王堡,你兩部兵馬守住鎮子前後出入口,騎兵營在鎮子外面警戒,不讓一個人從你們眼皮底下溜出去。」

張羅輔,王堡,李如風三人騰地一下站起來,給聆敬陽行一個軍禮,保證完成任務,聆敬陽很滿足三人的態度,也默默給自己鼓氣,又說道:「冷如鐵你部和文家一起行動,黃道忠你部兵馬和喬家一起行動,端了這些投降清軍的家族,先禮後兵,敢有反抗者,殺無赦!」

冷如鐵和黃道忠站起來,向著聆敬陽舉起右拳,表示堅決完成任務,聆敬陽點點頭,又令秦烈,王承恩,兩部兵馬留守軍營。

分配好任務以後,聆敬陽又布置明日前往宣府鎮排兵布陣,騎兵營仍舊沖在最前面,張羅輔,王堡兩部兵馬在左右兩側護航,冷如鐵部斷後,其他各部兵馬在中軍護著百姓和輜重,眾將領了解各部職責以後,聆敬陽下令一個時辰後行動開始。

他還特意強調,口號傳達給各個將士后,今晚沒有回答上口號的人,全部以叛軍射殺,他這麼做,是要著手整合石營各部軍事力量,讓各部兵馬面對外敵時可以齊心協力,但是內部又可以制衡,做完這些以後,聆敬陽下令散會。

各將領紛紛回去準備,聆敬陽再一次帶著董大器來到右營將士宿營的地方,右營將士,哪怕是白墩,只要是看到聆敬陽來,都躲得遠遠,生怕被聆敬陽下屬秦楚甩耳光。

聆敬陽來到右營,讓董大器帶人在外面站崗,獨自一人來到馬車旁,卻看見白璐水雙手托腮,一雙美眸孤獨的看著天空,他也望天空凝望,一輪明月高高掛起,還有數顆星星伴在月亮左右,他乾咳一聲。

白璐水頓時驚醒過來,往他這裡看來,看到是聆敬陽,連忙站起來,往聆敬陽這裡走來,走到一半,覺得有些過分熱情,就停下來,聆敬陽也是一陣迷糊,咋走到一半停下來呢?

你不走過來,那我就走過去,他大步流星來到白璐水面前,和他說道:「白小姐,我不在這些天,右營可好?」

白璐水非常擔心李寧楊,看見聆敬陽好好地,很是開心,可表面上卻冷冰冰說道:「好啊,好得不得了,你不在啊,姑奶奶睡得香,吃得好呢!」

這小辣椒額脾氣讓聆敬陽上火,他身體非常疲累,卻還被白璐水一頓強,心裡有些難受,傷感的呼一口氣:「白姑娘,我就是來看看你,你還好就好,時候不早了,你早點歇息。」

說完以後,他扭頭就走,留下一臉驚愕的白璐水,她不知道說錯了啥,讓聆敬陽這麼心灰意冷的離去,眼睜睜的看著聆敬陽遢著腦袋往外走,軀體像定住一樣,一動不動。 「凌霄聖子,太威武了吧!」

「葉師兄的防禦,誰能破?」

「我願稱葉師兄為最強!」

「你們快看,馬伍德口吐白沫了,不會被電成白痴吧!」

吃瓜群眾們,熱議不斷,場面一片嘈雜。

大羅聖主沉不住氣了,身形御空而來,很快,便是降落在了風雲台之上。

取出了一顆大還丹。

給馬伍德服下了。

馬伍德的生命氣息,很微弱。

重傷垂死。

吃了大還丹之後,情況稍微緩和了一點。

但,還是很危險。

必須立刻搶救。

「嗖!」

大羅聖主抱起了馬伍德,橫穿虛空。

回歸大羅聖地。

大羅聖主實在不想待在風雲台了,簡直都快丟死人了。

堂堂大羅聖子,被葉青打得如此狼狽。

以後,大羅聖地的弟子們,在面對凌霄聖地的時候,恐怕都抬不起頭來了。

大羅聖地的人們,相繼破空離去。

凌霄聖地的陣營之中,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因為葉青的驚艷表現,凌霄聖地的人們,都是臉上有光。

尤其是凌霄聖主楚淺淺,美麗的臉上,滿是笑容,跟花兒一樣動人心魄。

「我的徒兒,真優秀!」

「好徒兒,不僅戰勝了馬伍德,而且顧全大局,沒有下殺手。」

「我徒兒為人寬厚,品性極佳,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楚淺淺眼眸明亮,心中對葉青極為欣賞。

已經打算把葉青當成自己的接班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