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文明的獸人,你這個小東西,別亂說話,小心我們首領把你烤了!」

「咳,你們是不是忘了我說的什麼,誰也不許吃其他獸人,不管他是什麼種族。」

徐錦輕咳一聲提醒獸人,獸人尷尬的撓撓頭,說自己在開玩笑。他讓其他人離開了,只留了小羊獸人一個,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偷跑出來的,既然如此,那就該進行第二步計劃了。

。 第1192章懷孕

飛龍肉含有幾位暴躁的餛飩之氣,這種混沌之氣一旦入體,輕者筋脈毀盡成為廢人,嚴重的爆體而亡。,

所以沒有經過特殊處理的飛龍肉是不能食用的。

好在小空間什麼難題都能解決。

經過一番熟練的操作,飛龍肉內的混沌之氣就消散在空間內。

司徒錦烤肉,花琉璃蹲守在一旁聞著肉味兒,突然一股噁心感油然而生。

捂著嘴跑到桃樹下就是一陣乾嘔,眼睛都是憋漲感,腦殼還有點兒疼。

司徒錦見她如此哪裡還有心情烤肉,忙不迭的燒了一壺靈泉放的溫熱後端給她道:「怎麼突然之間開始噁心乾嘔了?是不是又偷吃了東西?」

花琉璃搖搖頭,她跟司徒錦幾乎都是形影不離。

兩人吃的喝的都是一樣的。

不可能她有事,他卻沒事!

小空間跳到花琉璃跟前,圍著她轉了兩圈兒,隨後嘖嘖道:「司徒錦你這男人真是蠢笨如豬,她這是要當娘了,肚子里踹了你的崽。」

花琉璃聽後有些蒙圈兒。

她對孩子抱著順其自然的態度,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真好!

他們有了血脈延續,愛情的結晶。

「媳婦兒,我們有孩子了,我要當爹了。」

花琉璃看著他盯著自己的對著傻樂,笑道:「瞧你那傻樣!」

話雖如此,可心裡卻如被灌了蜜似的。

原本兩人打算繼續做傭兵任務,因為花琉璃懷孕而擱淺。

司徒錦專門在暮光城租了個庭院,還找了兩個丫鬟貼身伺候著。

花琉璃每天就是吃喝玩樂養膘。

司徒錦也不接任務了,每天就陪著她不是在家中散步,就是出去買買買。

兩人雖請了丫鬟,可花琉璃洗腳洗澡這種事都是司徒錦親力親為。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間,花琉璃已經懷孕五個多月。

她的肚子微微有些凸起,不過穿上寬大的衣服倒也不太顯,本以為他們會安靜的呆到生產。

結果……

這天花琉璃與司徒錦在街上閑逛,突然從四面八方湧進一群全身被黑布包裹的人。

他們整張臉都被蒙在黑布中,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看向前方的。

他們見人就殺,然後拿著一個葫蘆將死者的魂魄吸進去……

花琉璃與司徒錦二人對視一眼,原本想就此不管,但看到一群人被無辜殺害,魂魄被吸進葫蘆里,心中一凜。

這時候他們一走了之,將來回想起來怕是都要唾棄自己。

花琉璃召喚出紅蓮業火,由紅蓮業火對付這些黑衣人。

她跟司徒錦二人則幫著更多人逃生。

「沒想到這兩隻小老鼠挺討厭!」

「那女人還懷孕了,若是將她以及她腹中的胎兒都殺了,能煉製成厲鬼,到時候咱們只要將厲鬼吞噬,修為一定會提升很多。」

司徒錦聞言,雙眼微眯!

隨後召出鳳凰涅槃火,整個人利於虛空,揮手間數道法則融為一體,朝著黑衣人最多的地方丟去。

花琉璃藉機躲進空間,隨後又從安全的地方出來。在那些黑衣人看來,她不過是用了瞬移。

法則爆炸堪比一個高修為之人自爆。

一些黑衣人被炸的面目全非。

。 「趙先生,這就是咱們店的鎮店之寶。」

「三克拉大鑽戒。」

「你覺得……」

一身正裝的王晴竭力的向趙信推薦著手中的大鑽戒,現在的她其實可以算的上跟趙信屬於上下級的關係。

很簡單,趙氏集團投資了她的珠寶店。

有了趙氏集團的入駐。

王晴的珠寶店得到了充足的資金,生意也不再向以前那樣畏首畏尾,大刀闊斧的開始展現她的偉大藍圖。

如今……

洛城內她的珠寶店就有十三家,京城、冰城、魔都等主要城區,也都有幾十家分店。

二郎真君和西海三公主要訂婚。

趙信也確實不知道該給些什麼好,就尋思著到王晴這裡碰碰運氣。

「確實不錯。」趙信瞄了一眼王晴手中的鑽戒點頭一笑道,「王總現在生意做的果然大了不少啊,上回你們鎮店之寶就是一克拉,現在都開始三克拉了?」

「這不都多虧了趙先生提攜嘛。」王晴笑道。

「嗯……鑽戒的話,我其實不太想要。」趙信沉吟了半晌開口,「雖然這鑽戒不錯,可是這回是我朋友訂婚,我送個鑽戒過去是不是不太好?」

「這樣呀。」

王晴微微頷首,旋即眼前一亮。

「趙先生,您等我一下,我突然想到個特別適合訂婚贈送的配飾。」

「行,你去拿來我看看吧。」趙信笑著點頭,旋即就注意到靈兒眼睛一直盯著王晴手裡拿著的鑽戒眼睛閃閃發光。

無奈一笑,趙信又開口道。

「鑽戒也留下吧。」

「好的。」王晴將鑽戒盒子放到櫃檯,趙信將鑽戒拿了起來挑眉道,「靈兒,你喜歡這鑽戒呀。」

「嘿嘿……」

靈兒靦腆的笑著沒有講話,可是從她的眼神怎麼看都能感覺出來喜歡。

害!

看到這一幕的趙信不禁笑著搖頭,這世間雌性怕是都很難逃脫鑽戒誘惑。

「你要是喜歡咱們就買下來。」趙信笑著開口,靈兒頓時露出驚喜的笑容,很快就又噘嘴道,「不好吧,我知道鑽戒是用來給求婚用的,衾馨姐姐都還沒被主人送鑽戒。」

「你喜歡就買給你啊。」

趙信倒是沒有特別在意這些。

「等我跟衾馨結婚的時候,再給她買就是了,而且……鑽戒嘛,只要咱有錢,不管是不是訂婚,想戴咱就戴,家裡有,不差這點。」

叮咚。

就在這時,趙信的識海中傳來一道聲響。根本不用多想,肯定是有人給他發了消息。這時候的消息,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玉帝那面體檢報告出來了。

「就這麼定了,這鑽戒咱買了。」

趙信將事情敲定,從盒子中將鑽戒取出放在靈兒的手心。

「戴著玩吧。」

小靈兒欣喜若狂,美滋滋的將鑽戒套在手指上。戒指的大小正適合靈兒的手指,倒也不需要再特別去定製。

趙信就看著她的笑臉笑著搖頭,而後點開虛擬屏幕。

聊天框的最上方赫然是太白金星的消息。

???

怎麼會是他?

趙信下意識的皺了下眉。

難道說,這老頭因為被舉報惱羞成怒來找他算賬?

不太可能!

點開聊天框,趙信就看到太白金星的消息。

太白金星:仙尊,您在嘛?

瞧瞧,這試探性的消息,如果是興師問罪就出了鬼了。

趙信:在。

太白金星:仙尊,那個玉帝讓我告知一下您,八仙和老朽都沒有被魔祖種下魔種,為我們體檢的是地母娘娘,讓您放心。

趙信:哦?

趙信:為什麼不是玉帝跟我說?

太白金星:呃……

太白金星:仙尊,您是不是跟王母有私交啊。

趙信:???

太白金星:玉帝好像是為了王母,不想跟您多接觸呢,才吩咐老朽來跟您說結果的。

趙信:……

趙信:行吧,我知道了。

太白金星:那小仙就不打擾您了。

趙信:等會。

趙信:你知道二郎真君和西海三公主什麼日子訂婚么?

當時二郎真君有跟趙信說具體時間,就是他沒有太記住,他也不想再去問,這樣好像顯得他很不上心。

他們倆訂婚是仙域盛事,仙域的仙人應該都知曉。

正好太白金星來找趙信說事情,趙信也就順便問他一句。

太白金星:下月初七。

初七。

趙信退出聊天框看了一眼日子。

竟然不到一個月了。

趙信:行,不錯,本尊就是考考你。二郎真君跟本尊是好兄弟,到時候本尊希望你也能出現在訂婚典禮上。

太白金星:這是肯定的。

趙信:備厚禮!

太白金星:一定,一定!!!

從聊天框退出,趙信輕舒了一口氣。

地母娘娘親自體檢八仙和太白金星都沒有問題,那應該是不會出問題的。可就如廖明媚說的,地窟妖魔到底圖什麼?

封印已破,反不出封印。

難道說……

真的是廖明媚和他多慮了?

總之,沒人出問題肯定是最好的。將此時拋之腦後,待到趙信再回神時,看到靈兒正一直伸著個小腦袋朝著店外看。

「看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