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人蔘果就是由五行精氣凝聚而成!所以這個東西才會與五行相畏,也就是電視里所說的,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所謂的五行陣,就是要凝和這世間的五行氣息而成的陣法!」樂天繼續侃侃而談。

他的手在地上畫著,顧小冷看不懂樂天畫的什麼東西,樂包卻看得懂,他用手指也跟著在地上畫。

教了一會,樂天的電話響了。

「行了!這裡以後就是咱哥倆的工作室……沒事你就可以自己進來玩。」樂天站起身說道。

他去接電話了。

顧小冷看著樂包,這小傢伙……居然真的聽得懂樂天剛剛的話。

「樂包……你可不要不懂裝懂了!這個五行陣根本沒什麼用。」她說道。

「有用……」樂包說道。

「有什麼用?」顧小冷不置可否。

「你站在中間……」

樂包指了指自己畫的那個五行陣。

雖然畫的不是那麼完美,但是也有了五行陣的樣子。

顧小冷一步就邁了進去,她得意洋洋的看著樂包。

「看到了吧?我一點反應也沒有……」她說道。

樂包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滴在五行陣的五個邊角上。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顧小冷突然打了個哆嗦,她的眼前突然恍惚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馬上變得冰涼,可是自己卻什麼都看不到了。

樂包用五行陣隔斷了顧小冷周圍所有的陰陽……

樂天又回來了。

「我要出去一趟……卧槽……」

他看到樂包的動作,嚇了一跳。

「快住手!」樂天大喝一聲。

他一把將樂包拉到一邊,然後雙手在地上微微滑動。

「逆轉五行!」

樂天低喝一聲。

顧小冷原本已經凍僵了的身體,慢慢的又暖了過來,她腿一軟直接坐到了地上。

「胡鬧!這五行陣怎麼能用來對付自己人?」樂天瞪著樂包。

樂包低著腦袋不敢說話了。

「我……我怎麼了?」顧小冷還莫名其妙了。

「你怎麼了?你傻!誰讓你站在五行陣的裡面的?」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他一把抱起顧小冷,將她抱到三樓的床上。

豪門:腹黑老公,請別這樣 「我沒事……」顧小冷掙扎地說道。

「你沒事個屁!你被五行陣中的水氣侵入了身體,如果不好好的恢復,以後你每次來月事都會疼死你!小包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樂天拿出一床大被子將顧小冷包好。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

「小包子……」樂天喊道。

「樂天哥……我不是有意的,小冷姐說五行陣沒用,我只是想讓她試一試。」樂包小聲地解釋。

「你小冷姐不懂,你也不懂嗎? 報告,逃妻來襲 這些東西對普通人是不能用的!以後可得給我記住了,要不然闖了禍……沒人給你擦屁股!」樂天嚴肅地說道。

樂包點點頭。

「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你在這裡照顧你小冷姐,記住了!每隔五分鐘讓你小冷姐喝一杯熱水!連喝一個小時……被子蓋嚴實!」樂天說道。

樂包點點頭。

樂天急急忙忙的離開了,蘇紫萱那邊好像出了點什麼問題,讓自己過去看看。

樂天來到警局,才發現嚴子黃這個傢伙居然也在。

「你在這幹嘛?」樂天奇怪的問。

「我在給鄭果辦理保釋手續……畢竟你們警方現在沒有證據說人就是她殺的。」嚴子黃看著樂天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他看了看一旁的那個女人。 鏡子裏的自己臉色蒼白,看上去十分的陌生。看到鏡子裏的自己之後,整個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尤其是那雙眼睛。竟然有些攝人心魂,對視上之後,根本就沒有辦法把眼睛離開。

“葉子,怎麼了?”正在這個時候。旁邊的方大師的聲音響了起來。剛纔他看見了我匆忙跑進洗手間。所以過來看看。

就在方大師的聲音想起來之後,我才從那種感覺當中解脫出來。瞬間。豆大的汗珠子順着額頭往下滾落。我急忙打開水龍頭。用冰冷的涼水洗了幾把臉。在冷水的刺激下。整個人才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沒事兒,方大師。你進來一下。”我朝着方大師招了招手,示意他也進來看看。

進來之後,方大師就疑惑的看着我。

我並沒有隱瞞他,直接把剛纔看着鏡子的事情和之前關於鏡子的事情告訴了方大師。聽完我說的話之後,方大師也是愣了一下。把目光看向了鏡子那邊。只不過和方大師一起看向鏡子裏的時候,發現鏡子裏面的所有東西都十分正常。並沒有出現剛纔那種詭異的場面。

“葉子。你之前打電話過來後,我也看過好多次這個鏡子,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異常。”方大師搖了搖頭,朝着我說道。

看到我還在朝着鏡子看,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先去睡覺吧,本來身體就不好,而且還出了這事兒,這些天也累壞了。

我這些天確實累壞了,到現在爲止,我感覺到自己開始渾身都在發冷。幸虧房子裏的暖氣夠熱,所以才讓我感覺到暖和了不少。回到房間用被子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的,窗簾也被我給拉上了,我現在幾乎都不敢看能夠倒映出自己影子的地方。

上次就是看到了窗戶上我的倒影還有洗手間鏡子裏我的影子,纔會進入了那層空間,我現在也非常害怕自己再次進入那個空間裏去。

也不知道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倆人留在那個空間裏,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不過據方大師說,這兩個人的道行很深,應該不用多擔心。希望他們倆人,能夠把那邊的情況搞清楚,至少能夠弄明白,爲什麼我會到那個空間去。

更重要的是,那個空間裏面的那麼多喪屍,千萬不能讓他們從那邊出來,不然的話,出現在這附近,那麼附近的這些學生全部都得遭殃。

外面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在交談着,我聽不太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而且還能聽到羊駝子在其中穿插着說了幾句。本來還想好好聽聽他們說話的,可是越想集中注意力去聽,注意力卻越集中不起來,到最後漸漸的就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起來之後,我還是自己一個人躺在房間裏,窗簾拉的緊緊的,周圍沒有任何的聲音。

看到這情況之後,我也是嚇了一大跳,之前就是如此,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所以我立刻起身,連衣服都沒有穿,只是把褲子穿上,上面只穿了保暖衣就衝出了房間。

當我看到客廳裏冷叔和方大師他們橫七豎八的躺在沙發上的時候,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他們這樣,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這裏是我租的房子,那麼我就算是這兒的主人,而他們都算是客人。我這個主人竟然把這些客人扔在客廳裏不管,甚至還是方大師這種年事已高的老人,心裏很過意不去。

把方大師他們喊醒,讓他們去牀上睡一會兒。不過醒來之後,方大師和張叔他們並沒有去牀上睡,而是直接去洗漱,然後就坐在客廳裏面等着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的歸來。

我起來的時候在早上六點多鐘,外面的天都沒怎麼亮。

沒多久,潘曉瑩她們幾個女孩兒也起牀了。潘曉瑩和沫寒兩個去做早飯,而林萌則是時不時的看向糖糖所在的那個房間。看到林萌那樣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到底她有沒有問題,這纔是我最想知道的。

“林萌,把你手機借我用一下,我給楊老爺子打個電話。”我看着那邊的林萌說道。

聽到我的話之後,林萌纔回過頭來,把手機遞給了我。

之前在那個空間的時候,我的電話試了很多次,到最後只能給林萌打通電話。所以這回我也想用林萌的手機試試看能不能打到那邊去,而且我也想知道,林萌的手機上到底有什麼祕密。

不過撥號完之後,我就死心了,手機裏面提示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也就是說,林萌的手機,根本就沒有辦法打到那個空間裏去。

而且在那邊的時候,也都幾乎是我打林萌的手機才能打通,林萌的電話也打不過去。

因此,想打電話和林老爺子聯繫是行不通了,現在我們也就只能在這兒等了。

把手機還給林萌之後,我的目光也看向了糖糖在的那個房間。昨天晚上,要不是糖糖的哥哥,我和糖糖估計早就讓那些喪屍給撕碎了。可是糖糖的哥哥昨天晚上那個樣子我也看到了,很多地方都只剩下了白骨,估計是很難恢復過來了。

就算恢復過來,糖糖的哥哥也早就已經死了,到最後還是得和糖糖分開。這種生離死別,他們已經經歷過一次了,想想還要再經歷一次,都覺得有些壓抑。

就在這個時候,糖糖的房門打開了,慌亂的喊道:“葉子,方大師快來看看,哥哥好像不行了。”

聽到這兒,我和方大師幾個人瞬間都站了起來,朝着糖糖的房間衝了過去。

那個房間不是很大,所以我們這麼多人衝進去根本就站不下。所以最後,方大師讓我和冷叔跟他一起進去,至於其他人就站等在客廳裏面。

跟着糖糖進入房間裏之後,我第一眼就看到了牀上的那幅屍骨,都已經發臭了。幸虧現在是冬天,不然的話,我估計房間裏早就已經被蒼蠅給佔領了。

“糖糖,什麼情況?”我轉身朝着旁邊的糖糖問道。

糖糖說,昨天晚上回來之後,她就把哥哥放在牀上,然後自己在牀邊趴着坐了一個晚上。到了剛纔聽到哥哥那邊有動靜,好像有話要和她說,自己立刻湊上去聽,可是根本就聽不到哥哥說一些什麼。

在一陣激烈的動作之後,那對白骨就靜靜的躺在了牀上,這時候糖糖慌了,立刻跑出去把我們喊了進來。

方大師和冷叔在牀邊繞了很長時間,到最後幾乎同時發出了一陣嘆息。

“怎麼了?”糖糖用祈禱的眼神看着方大師問道。

方大師搖了搖頭,轉過身來朝着我說道:“葉子,去準備個東西裝屍骨吧。”

這話說出來之後,我和糖糖就知道了他的意思。看來糖糖的哥哥已經徹徹底底的死了,糖糖聽到這話之後,直接癱軟的坐在了地上。等我收拾了一個袋子回來準備把屍骨裝進去的時候,糖糖卻死活擋在前面不讓裝,我也只能無奈的站在一旁看着方大師。

冷叔和方大師同時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我跟着他們出去,讓糖糖一個人先在這兒冷靜一番。

等出來之後,我看到方大師和冷叔的臉色,竟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讓我看的都有些莫名其妙。

“葉子,糖糖那邊怎麼了?”林萌看到我出來之後,立刻上前問道。

我也學着方大師的樣子,朝着林萌搖了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

看到我這情況之後,那邊的林萌他們幾個人瞬間臉色就沉了下去。

“葉子,跟我們過來一下。”方大師和冷叔朝着我招了招手,然後轉身朝着我房間走去。

見到他們兩個這個樣子,我就知道他們肯定是有話要跟我說,於是也沒有再和林萌他們說話,直接跟着方大師他們進了房間裏去。

剛進入房間,就看到房間裏面的氣氛有些不對勁兒。方大師和冷叔坐在牀上,竟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感覺剛纔我就已經感覺到了。

“方大師,怎麼了?”我朝着方大師和冷叔問道。

“葉子,糖糖那邊的事兒,你就不要管了,現在可以打電話讓糖糖的父母接她回去了。”沒想到,方大師直接開口這樣朝着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也愣了一下,接下來的話讓我更是有些傻眼。

方大師竟然是計劃趁着糖糖睡着的時候,把她哥哥的屍骨帶走,然後讓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把糖糖這段時間裏的那些記憶全部給抹掉。這樣的話,就可以讓糖糖把這段時間的事情給忘掉,最主要的是,忘記她哥哥的事情。

“葉子,我知道這事兒有些接受不了,不過有些事情必須得忘記。糖糖的哥哥,可是死了好幾年了。”方大師擡起頭來,朝着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也有些無奈,好像仔細想想,方大師他們這個處理方法纔是最正確的。忘記了這些事情之後的糖糖,以後就能夠和其他那些普通人一樣生活了。 這個叫鄭果的女人也在看著樂天,看到樂天看向她,她微微點了點頭。

蘇紫萱過來了,她給樂天使了個眼色。

「沒事,手續辦完了嗎?需要幫忙就說……」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一愣,這傢伙怎麼這麼說話?

「辦完了,那我就先離開了。」嚴子黃點了點頭。

樂天還特意將嚴子黃和這個叫鄭果的女人送出了警局大門口,他這才晃晃悠悠的走了回來。

「我說……你怎麼一點表示都沒有?」蘇紫萱皺眉看著樂天。

「人家要保釋……我們又沒證據,不放人家走幹嘛?養著不用費錢嗎?」樂天反問。

「那可是本案的唯一嫌疑人啊……」蘇紫萱皺眉。

「那只是你們認為的唯一嫌疑人,具體是不是……你能肯定?」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搖搖頭。

「我先去看看於洪亮的屍體……」樂天說道。

蘇紫萱跟著樂天來到了法醫室,這大晚上的韓妮妮居然還在,小助理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

「咦?你不是辭職了?」韓妮妮看了一眼樂天。

樂天點點頭。

「沒辦法,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女人離不開我,天天想我念叨我……我怎麼也不能做這個負心男啊。」他裝模做樣的嘆了口氣。

「你可拉倒吧……你有事說事啊,沒事我可要下班了。」韓妮妮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傢伙就是沒事自取其辱……

「看看於洪亮的屍體,屍檢做了沒?」樂天問。

「做了,報告在蘇隊那裡……」韓妮妮看了一眼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

三個人來到了解剖室,韓妮妮取出了於洪亮的屍體!

「屍體幾乎沒有任何外傷,死因根據屍檢的結果……是心肌梗塞造成的心臟病突發!」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韓妮妮指著屍體說道。

樂天仔細地看了看,於洪亮的屍體上的確沒有外傷,不過他雙目圓瞪,看起來面目有些猙獰。

BOSS寵妻太兇勐 「不過我問過於洪亮的家屬了,他的父母都說自己的兒子沒有心臟病……」蘇紫萱介面說道。

「有沒有心臟病……屍檢檢查不出來嗎?」樂天問。

韓妮妮搖搖頭。

「其他的有沒有問題?」樂天問。

「沒有!如果這個於洪亮是一個七十歲的老人,他的死法都是符合常理,畢竟年紀大了心悸什麼的還是時有發生,除了心臟病這個疑點之外,屍體沒有其他的任何異常!」韓妮妮搖搖頭。

樂天示意自己看完了,韓妮妮又將屍體放了回去。

「那我就先下班啦……今晚有個約會!我就不陪二位了。」韓妮妮笑著說道。

樂天有些意外的看著韓妮妮。

「約會?男的女的?你不是說……只給我生孩子嗎?」

韓妮妮笑呵呵的沖著樂天飄了個媚眼,轉身就離開了。

「我發現你這個人特別喜歡自取其辱啊……」蘇紫萱若有所指的說道。

「謝謝你說的這麼含蓄……」樂天哼了一聲。

他快速的離開了解剖室。

蘇紫萱跟在他身後。

「你要做什麼?」她問。

「既然來都來了,你就帶我去現場看看吧。」樂天說道。

蘇紫萱求之不得,現在才晚上八點多,時間有的是。

「家裡的兩個孩子安頓好了?」她問了一句。

「應該問題不大!」樂天點點頭。

海邊別墅……

樂包正在看著時間,別墅裡面有鍾,他也不用豎樹枝了。

「好熱啊,哪有大夏天蓋被子的?還是棉被……」顧小冷大叫。

她煩躁的不行。

「樂天哥說了,你要出汗……」樂包說道。

顧小冷看了看樂包。

「那些所謂的巫術什麼的都是真的?」她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