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說你不如王賽吧,你瞧瞧,連我一個蛻凡境界都糾纏這麼久,真廢物。」

莫東輕蔑的笑聲傳出,使井午怒吼,而其實莫東本身不好受。

王賽那一道靈輪攻擊和兩人追擊他數千里,他本身消耗很大,而且也受了傷。

他此時也是在硬撐,不過他也知道井午也在硬撐。

自從進入迷霧山區域,補充靈力都顯得艱難,而到了這座山峰上以後,更是如此。

等到了這墓穴之中,靈氣詭異的竟然略微濃郁了一些,然而他呼吸靈氣,六道靈脈肯定超過午井。

「陰煞。」

井午暴躁一喝,陰寒之氣暴漲,祖劍上結冰,一層黑霜蔓延向莫東手臂。

莫東變色,雖然龍鳳聖力可以驅逐掉這陰寒之力,然而這需要時間。

井午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時間段對他發出致命的攻擊。

而井午明顯就打的這個打算。

「陰煞吼。」

井午忽然發出一聲厲吼,聲音如鬼在咆哮,極為難聽。

陰煞之氣彷彿音波一樣猛地擴散出去。

莫東首當其衝。

陰寒之力湧入他全身,使莫東都略有恍惚,他再看井午,彷彿看到了一具骷髏,而這個骷髏還向著他獰笑。

莫東運轉聖荒功,極力的催動龍鳳聖力,讓他從被陰煞影響的狀態中走出來。

這時候,井午揮舞雙爪攻擊過來,莫東想要舉劍力劈,然而此時的祖劍竟重如泰山,舉起來很緩慢,根本沒有辦法阻擋井午的攻擊。

這一刻,莫東出拳。

宛如有龍吟鳳鳴聲響起,莫東胸前暗金龍鳳紋絡活過來一樣,一拳轟出,金色密布他的皮膚。

井午早就見識過莫東體魄的厲害,而莫東能與他戰到這種地步,以及被他和王賽追殺幾千里,最基本的靠的就是其強大的體魄。

「你以為我會和你硬碰。」

莫東這一拳讓他感受到了死亡威脅,而且讓井午自身的陰寒之力受到壓制,井午陡然變招,從兩側同時攻擊過來。

「死。」

井午獰笑。

莫東目中略有一絲懊惱,龍鳳聖力是他最大的依仗,他被兩人追殺,都一直沒有動用真正的龍鳳聖力。

所以,他使祖劍用劍訣與井午對戰,留著龍鳳聖力也是想要給井午致命的最後一擊。

然而卻是沒有想到,井午突然爆發的靈技讓他陷入了危險。

陰煞之氣就像當初方天以冰霜凝固玄鷹身形一樣,使莫東行動遲緩。

換做其他時候,他這一拳井午也閃躲不掉。

「噗。」

這個時候容不得他多想,莫東目中狠色一閃,他用這一拳轟向井午一爪,瞬間井午另一爪刺入了他的體內。

井午也完全沒有想到,莫東在明白他的攻擊不可擋的時候,竟然拼著可能一死,卻不管不顧的用這令他心悸的一拳轟了過來。

「噼里啪啦。」

仿若爆豆子一樣,井午這條胳膊爆開,血霧炸散,碎骨飛濺。

莫東一拳將他這條胳膊廢去。

「啊。」井午痛嚎,向後退去,不過他目光死死的盯著莫東,他相信莫東比他傷勢更重,甚至直接死了。

井午想的不錯,他那一爪的確破入了莫東致命處,陰寒的力量湧入莫東的五臟六腑。

相對於留在他身上的傷痕並不算什麼。

穆爺又在給自己挖坑 「噗。」莫東吐出血,有黑色冰渣滓,不得不說井午這一擊差點要了他的命。

不過他沒有驚慌,曾經他也受過致命這傷,而給予他致命傷,讓他差點隕落的,都和林成有關。

「聖荒功。」

莫東默默運轉聖荒功,靠龍鳳聖力驅散五臟六腑的的陰寒力量。

因為他把龍鳳聖力都調動到五臟六腑處,所以他體表的陰寒氣息就在他身上凝結成冰。

此時的莫東彷彿一個冰人,他一隻手抓著祖劍,一手還捏拳向前,似凝固的雕像一樣,感受不到一絲生氣。

「哈哈,你終究死在我手上,不過唯一可惜的就是沒有讓你生不如死。」

井午徹底放心了,放聲狂笑,卻牽動了傷勢,嘴角也流出一絲血液,臉色也蒼白下來。

顯然,剛才的攻擊也掏空他的靈海。

「你最好祈禱,我在今後可以找到生骨的丹藥,否則我會將仇恨發泄到你家人身上,就算林少不滅你的家族,我也會去做……」

井午感受到胳膊的不適,眼睛頓時陰翳起來,他的目光看到了莫東手上的戒指。

「強者傳承。」

這四個字如撞鐘一樣響在井午腦子裡,他呼吸緊促,目光炙熱,就向莫東戒指處抓去。

「咔。」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輕響驚動井午,他暗叫不好,迅速向後退去,一道黑色閃電就劃過了他的脖頸。

鮮紅的線條勾勒在脖子上,泌出了血液。

「你……」

井午的瞳孔放大,緩緩倒在地上。

「飛天劍訣第二式,齊天式。」

莫東開口道,眸子慢慢睜開。 蘇夫人帶著下人們都走了,小香才鬆了一口氣,剛想從被窩裡出來時門又開了,嚇得她趕緊的躺回被窩裡去。

這蘇夫人從六點就進來一直不走,才出去一會功夫又進來,太可怕了。

因實在太害怕了,只是被人輕輕一拍就如受驚小動物,整個人從床上滾落地。

她被嚇得魂飛魄散,渾身癱軟,從床上滾落地沒爬起來就直接跪下趴在地上求饒「夫人饒命,我不是故意要到小姐床上睡的。」

「咳~是我!」

「小,小姐,你回來啦。」小香看見自家小姐像是見到救命稻草般抱住她大哭。

「哭啥,又沒人打你。」

她心有餘悸的說道「小姐下次你不要這樣了,蘇夫人從6點就來你的房間喊你起床,一直到剛才才走,可把小香嚇死了。」

她滿臉的惶恐蘇心優卻是笑了,點了下她的腦袋說「你笨啊,不會六點鐘就起來出去,夫人來問你,你就說小姐出去了?」

「喔喔」小香似懂非懂的點頭,只是她想不明白「小姐,你,你早上六點鐘出去幹嘛?」

突然發現她跟這個笨丫環不在一個頻道上,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真是哭笑不得。

遇到這麼笨的丫頭她只好給她解釋一遍「我的意思是,夫人不是總半夜來我房間看我在不在嗎?你只要在我睡覺的時間躺床上就可以了,只要天一亮你就可以起床守在門口,等夫人來找我時你就說我出去了,她問我去幹嘛了,你就說不知道,等我回來我自會跟她解釋我出去幹嘛了。」

小香這才醒悟過來「喔~小姐我明白了,我還是真笨耶!」

「好啦,現在知道啦下次你就變聰明點不要再這麼笨子。」

「啊?」還有下一次,小香立馬苦著一張臉求她「小姐,這種事一次就好了,不要再有下一次好不好?我都要被嚇死了!」

「怕啥,有事我擔著呢,你這次不是好好的嗎?」示意她給自己把鞋子脫了,換上睡衣。

她可不這麼認為,一般主子惹事倒霉的總是下人,邊伺候她邊說「這次是因為外面不知哪著火了我才沒事,不可有次次都會有這種巧」

這小笨蛋,蘇心優於次敲了下她那笨腦袋說「那火是老子放的!」

「啊?小姐,你怎麼知道是老子放的?」最重要的是老子是誰?蘇家沒有這個人啊。

看她的樣子肯定又在糾結老子是誰了,蘇心優真是想敲開她的笨腦袋裡面裝的是啥,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

「行啦,行啦,去給我拿點吃的來。」對她無語的揮手讓她去拿吃的。

「是,小姐我這就去拿。」

外面的火併不大,她不過是拿一把濕高梁扔後院茅廁旁燒,只有大煙沒火,高梁沒燒起火就熄了。

她剛躺下,想著何弘翰吃了敗仗肯定會非常鬱悶,她又起身打扮成大小姐模樣準備去笑話一下他何大將軍。

想娶她做二姨太?簡直是笑話,她蘇心優豈會如此委屈自己。

土匪頭子做膩了弄個將軍的官銜噹噹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盤算著等他實在攻不下飛龍寨,來跟她講條件時要個一官半職噹噹。

心情大好的哼著歌去看看她放的那把火被撲滅了沒。

當她到後院時,發現茅廁被她燒了所幸無人傷亡,因是茅廁臭所以也沒有跟別的屋子連起來,燒也就單獨燒這麼三間茅廁。

呃~她好像沒點這麼大的火吧?這麼大一個蘇府沒了茅廁可怎麼辦?她想起了東邊還有一間,雖說那是以前的很多年都沒有人去用過了,可也是能用的,所以她也就不必擔心了。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見先撤為妙。

轉身走時迎上了打完敗仗回來的何弘翰,她反應敏捷的在撞上他那一刻閃開了。

完了,她這一閃肯定會讓眼前這位精明的何大將軍有所察覺她並不是那個柔弱的蘇小姐,於是假裝被他撞倒在地「哎喲,誰啊,怎麼不看路啊。」

…..

何弘翰無語了,這女人明明閃開了還故意自己摔倒?

手一揮讓下人們去把她扶起,一臉歉意道「蘇小姐,不好意思啊把你撞倒了。」

「沒事沒事」她拍了拍身上的土,讓下人放開她,對何弘翰諂媚道「小女子不堪阻礙了何將軍真是不好意思呢,你看何將軍你要去剿匪已經是很辛苦了,還掂記著這茅廁之火還真的是我們梧桐城的好官啊。」

何弘翰謙虛道「蘇小姐你抬愛了,這是在下的職責。」

她突然靠近他,用非常崇拜的眼神問道「怎麼樣,去剿匪是不是把那此土匪都打得片甲不留,認慫的落荒而逃?….」

他沒有回她的話,面上平靜,嘴角卻是意味深長的微揚,讓人實在看不懂,客氣的說「這確實是,蘇小姐,在下還有事就失陪了。」

這是不想跟她說話的樣子? 玉佩良緣 對著他的背影喊道「何大將軍,小女子很想看你將土匪打得落荒而逃的場面呢,下回記得帶上我啊!」

哈哈哈….

這波嘲笑他,真是太爽了,回房去美美的睡一覺。

只是,老天爺好像不想讓她睡好覺般,蘇夫人坐她的房裡頭等她。

燒了她家茅廁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呢,小香不會是出賣了她吧?

「娘,你找我有事嗎?」

看見一天沒吃飯的閨女,關切的起身說道「聽小香說你睡醒了,娘就想來看看你。」

「喔,我睡醒啦!」

「悠兒,告訴娘你今天是發什麼脾整天都不起身吃飯?」

她委屈的嘟起嘴不高興道「我沒有啊,我就想睡覺,可娘您從天未亮就來吵我一直到下午三點多,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你看我打從回家后哪天睡過懶覺了?我想睡到八九點娘都不讓,我心煩就不想答理娘了。」

得知女兒是因為她太過於關心而惹得她反感了,滿臉的愧疚說「好好好,是娘的不對,娘這不是太緊張你了嘛,生怕你餓著了,又怕你半夜踢被子著涼了,明兒啊,你想睡到幾點娘就讓你睡到幾點,不來叫你起床。」

蘇心優這才高興,像小貓咪一樣粘著她蹭了蹭說「謝謝娘。」

輕輕拍她的手背溫柔的說「你想要睡懶覺可以,不過你一定到要吃早飯喔,睡覺也不能餓著肚子。」

「我知道啦!」

搞掂蘇夫人,這會不用小香代替她躺床上,只需讓她守在門口不讓誰進來就可以了。

下回何弘翰再攻飛龍寨時可以回去應戰。 第一百三十一章等很久了!

一抹疲憊從莫東眼中消逝,他的雙眼裡密布著血絲。

這一招劍法消耗了他最後一點力氣,此時他的靈海也是乾涸的沒有一點水汽。

而這一招若是沒有殺死井午的話,死的就是莫東他自己。

「好重的陰寒。」

莫東靠呼吸吐納吸收的靈氣根本無法驅散體內寒氣,靠龍鳳聖力可以驅散,然而需要時間。

讓這樣的寒氣待在體內,長久下去對經脈產生損害。

「通靈蓮。」

莫東掌心多了一株粉色的蓮花。

此蓮離開水在納戒中待了許多天,可沒有一點枯萎的樣子,通體還搖曳著光芒。

「通靈蓮一身是寶,不過最精粹的是它的蓮子,本來還想等自己到蛻凡巔峰的時候吸收,但現在不用不成了。」

莫東看了眼胸口五道爪痕,爪痕發黑,有一絲絲黑氣還向四周蔓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