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孩子們帶了風鈴,他們想要掛到那個屋檐下面,這樣一進門就可以聽到風鈴的響聲了,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腳不方便,所以你幫忙掛上去好不好?」

程可歆抬頭看了看,屋檐並不是很高,旁邊的梯子也很牢固。雖然不知道程若兒演的這是哪一出,但是她實在是拒絕不了孩子們期待的眼神。

「好。」應了一聲之後,程可歆就拿起旁邊桌子上的風鈴登上了梯子,然後小心翼翼的掛在了屋檐下的掛鉤之上。

在她背後看著這一切的程若兒眼中不復剛才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冰冷和算計。

「好了!」程可歆三五下蹦下了梯子,抬頭看著自己剛剛掛上去的風鈴。

藍白相間的風鈴映襯著藍天白雲,顯得格外的好看,看著讓人的心情也不由得舒暢了很多。

「哇,小朋友們,這位姐姐好厲害啊,我們給她鼓掌好不好?」

程若兒甜膩膩的聲音在身後想起,生生的讓程可歆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今天的程若兒真是太不正常了,她一定要加倍小心才行。

「姐姐好棒!」

「好厲害!」

「那個風鈴好好看哦!」

……

孩子們興奮的響應著程若兒的話,使勁的拍著小手給程可歆鼓掌,讓她的臉上也不由得浮現出了笑容。

都說孩子是遺落在人間的天使,看來果然是這樣。這一雙雙黑白分明,泛著水光的眼睛盯著你看的時候,真的會讓你感覺到自己的心靈都被凈化了。

「哇哇……嗚嗚嗚……」這時,一個4歲左右的小男孩突然坐在地上開始大哭了起來。

離他比較近的程若兒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面色看著很是焦急把輪椅滑倒了那個男孩的面前,「你怎麼了?」

程若兒邊問邊用力把那個孩子給拽了起來,假裝很關心的哄著他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啊,告訴姐姐怎麼了?」

但是那個孩子就只是一直在哭,無論怎麼問都不開口說話。

這時旁邊有一個女孩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我剛才不小心踩到他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說著這個女孩的眼淚就掉了下來,「嗚嗚嗚……」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兩個漂亮姐姐會不會覺得她欺負別的小朋友而不喜歡她啊?

程若兒哪裡哄過小孩子啊,今天來這裡也只是因為想要裝個樣子給程可歆,好讓她相信自己而已,所以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了。

聽著耳邊不停傳來的哭聲,程若兒覺得心裡十分煩躁。這孩子怎麼這樣啊,不就是被踩了一腳嗎,有什麼好哭的?還有這個女孩,瞎跟著哭什麼啊!

還有,這鼻涕眼淚的流了一臉,身上也臟死了,看著真是讓人倒胃口。程若兒有些後悔來到這個孤兒院了。

但是當著程可歆的面,她又不能將自己的這種情緒給表達出來,只能故作關心的一遍遍的說著:「不哭了啊,不哭了……」

作為一個母親的本能,程可歆在男孩剛哭的那一瞬間就想要把抱在懷裡哄著,但是看到程若兒已經過去了,也就沒有再往前。

現在看到程若兒臉上是掩飾不住的不耐煩和嫌棄,也沒有給孩子擦擦眼淚的意思。身子離孩子很是有些距離,深怕是孩子身上的灰土沾染到她的身上。

程可歆不禁冷笑了一聲,既然想要裝善良給自己看,也不裝的敬業一點,以為自己這樣就會相信她嗎?她可沒忘記在游輪上她大喊著讓那個劫匪殺了自己。

看到孩子哭的越來越厲害了,而程若兒還是沒有動作,程可歆急忙上前把那個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抱在懷裡哄著。因為平常哄萌寶的時候很有經驗,所以兩個孩子很快就破涕為笑了。

孩子是最能分清楚好壞的人,這樣一比較就都開始粘著程可歆玩了,倒是沒有人再圍在程若兒的身邊。

看著程可歆和孩子開心笑著的畫面,程若兒不得不承認,渾身散發著母愛光芒的程可歆很是漂亮,吸引著人的視線不自覺的聚集到她的身上。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恨的牙根痒痒的,手也攥的極緊。沒想到五年的時間沒見,程可歆不但沒有像自己預料的那樣痛苦傷心,反而變的更加成熟有魅力了,而自己卻是日日在輪椅上度過,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和孩子們玩了一會之後,孩子們被院長叫過去上課了,程可歆也走到了程若兒的身邊。

「你今天叫我來到底是什麼事情?」不同於剛才和孩子玩耍時的溫柔,程可歆冷臉看著程若兒問道。

「沒事啊,就是想讓你來這裡感受一下孩子們的快樂。我每周都會來這裡做義工,你不知道這些孩子有多可愛。」

隨後程若兒又故作嬌羞,「以前都是顧遲陪我一起來,你也知道我的腿不方便,所以他不太放心讓我一個人出門,今天他有事,所以我就給你打電話約你一起來了。」

程可歆聽到這裡不禁在心中冷笑,這是又在向自己宣誓主權了?

「既然你對素不相識的孩子們都這麼有愛心,那為什麼這麼狠心不管自己親生母親的死活?」不想再跟程若兒繞圈子,程可歆直接厲聲質問道。 程若兒被問的征愣了一下,「可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聽不太懂啊?」

「我記得我五年前就告訴過你,你的親生母親蘇雅芬得了白血病,急需你的骨髓來救命,你竟然這麼多年都沒有去看過她嗎?」

程可歆很是生氣,原來程若兒對蘇雅芬不聞不問到這個地步,真是太令人髮指了!

「我有去看過她,我……」程若兒想要找理由解釋這件事情,但是一時間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只能支支吾吾的,面色也變得很是難看。

又是因為蘇雅芬,上次就是因為這個老女人,害的自己失去了程家大小姐的身份,這次她又冒出來阻礙自己的計劃,這哪裡是親生母親會做的事情,她分明就是她程若兒天大的仇人才對!

想到蘇雅芬笑著討好自己的模樣,程若兒就覺得噁心討厭。她才不會有這樣的母親,她的母親應該是優雅的,高貴的,漂亮的,才不會是一個到處給別人當保姆的下人!

自己怎麼能有這麼不上檔次的母親呢,這隻會拉低她的身份罷了。只是想象一下上流社會的那些太太小姐們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在背後稱呼自己為下人保姆的孩子的畫面,她都覺得自己會被逼瘋,更別說親身經歷了!

這幾年,其實剛開始的時候蘇雅芬也不是沒有找過她,但是程若兒每次見到都會覺得心煩意亂的,覺得她是自己身上的一個污點,恨不能她馬上就死掉,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樣她也就不用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真實身世被人揭穿了!

她當然不會去救蘇雅芬,想都不要想!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麼會由程家的大小姐淪落到現在寄人籬下的地步!

都是那個老女人的錯!

看到程若兒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來,程可歆直接問道:「你到底願不願意給你母親捐獻骨髓?她現在的身體情況已經等不了了。」

你這個賤女人,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明明那個窮酸的老女人是你的媽媽!幹嘛來問我!

程若兒一邊在心裡狠狠的罵著程可歆,一邊找著可以搪塞過去的理由。

她現在還不能直接和程可歆撕破臉皮,她要先取得她的信任才行,這樣才有利於她的計劃近一步進行。等到程可歆落到自己手裡的時候,她看她還敢不敢像現在這樣囂張的和自己說話。

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程若兒眼睛濕潤的說道:「可歆,我也想給她捐獻骨髓啊,就算她和我沒有任何關係,那也畢竟是一條人命。可是……

程若兒為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可是我的身體不好,實在是愛莫能助。這些年我也一直再找合適的捐贈者,一有消息我就會馬上幫她安排手術的。

「身體不好?」程可歆狐疑的看了程若兒一眼,不知道她說的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

「我認識一個在骨髓配型方面很有經驗的醫生,要不要請他幫你檢查一下到底是什麼問題?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我們等會直接去醫院就行了。」

說完程可歆就拿出了手機。她在這亂猜也沒有用,程若兒的身體有沒有問題到時候一檢查就知道了。

「不用了不用了。」程若兒急忙伸手搶下了程可歆的手機。

意識到自己的反應過激,程若兒面色訕訕的將手機遞給了程可歆,然後故作傷心的模樣,「我之前已經去好幾家醫院檢查過了,他們都說我的身體不適合做這樣的手術。可歆,如果可以的話,我是一定會救她的,畢竟她是我的……」

程若兒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就算是假裝,她也不願意喊那樣的女人為媽媽,她不配!

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了,程若兒接著說道:「畢竟她和我是那種關係,我又怎麼會狠心就這樣看著她離世呢。」

看到程若兒的反應,程可歆也知道她八成說的是借口。但是程若兒不和她去醫院她也沒有辦法,總不能拖著她去,然後按在手術台上強行做手術吧,總要她自己願意才行。

「就算你的身體不好,不能給你媽媽捐獻骨髓,你也總該經常去看一下她吧,你知不知道她現在都病成什麼樣子了……」

說到這裡,程可歆又想起了蘇雅芬現在憔悴的樣子,眼睛泛酸,聲音也禁不住的帶著哭腔。

捂著嘴捏著鼻子,將眼淚眨了回去,程可歆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接著說道:「你知道你媽媽有多想你,多希望見你一面嗎?這麼多年了,你去看過她幾次?」

看著程可歆質問的眼神,程若兒不僅沒有感覺到愧疚,反而更加怨恨了。

此時她真想對著程可歆直接吼道:「那個討厭低賤的女人才不是我的媽媽,而是你程可歆的媽媽才對!是你們兩個害的我失去了原本屬於我的生活,我恨死你們了!她病死了才好呢,你們都死了我才能解恨!」

努力壓抑著自己內心快要噴薄而出的怒火,程若兒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程可歆的質問,只能答應道:「我知道了,我過兩天就會去看她的。」

聽到程若兒答應去看蘇雅芬,程可歆眼中的憤怒才稍稍平息了一點。「你最好說到做到。」

她不能強迫程若兒給蘇雅芬捐獻骨髓,就只能儘力讓蘇雅芬開心一點了。今天只是聽到程若兒的聲音就可以讓她那麼快樂,如果程若兒去看她的話,她一定會更加開心吧。她現在能為蘇雅芬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去的。」程若兒說的信誓旦旦的,「以前我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以後我會經常去看她的。」

「嗯。」聽到程若兒這麼說,程可歆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歆,你和何岳怎麼樣了?我看他好像挺喜歡你的。」

轉頭就將蘇雅芬的事情放到一邊,程若兒打聽著程可歆和何岳的發展狀況,深恐何岳搞不定她。 「挺好的。」低眉斂去眼底升起的厭煩,程可歆隨口答道。

雖然已經知道了程若兒是故意有目的的讓何岳接近自己的,但是她並沒有打算現在就拆穿她。而是想要將計就計,先裝作不知道來穩住程若兒,好為自己搜集證據爭取時間和機會。

想到這裡,程可歆的眼底閃過一絲堅決。她一定會找到證據證實程若兒當年做的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為自己和萌寶報仇!

「那你喜歡他嗎?有沒有想過和他在一起。」程若兒面含期待的等著程可歆的回答。只要程可歆喜歡上了其他人,那麼就算顧遲還喜歡她又如何?

「他人挺好的。」程可歆沒有明確的回答,但答案卻很容易讓人多想。

「他人是很好,你都不知道當初上學的時候,他有多招女孩喜歡。」

程若兒笑的很是開心,心裏面滿是得意,看來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了,這個程可歆還真是一個豬腦子,一如既往的好騙。

「是嗎?」程可歆隨口接道,想著要用一個什麼樣的借口離開。既然程若兒已經答應去看蘇雅芬了,她也不想再繼續和她呆在一起了。

「當然,他上學期間可是非常優秀的,學校的大小獎項幾乎全被他一個人給包下了,走到那裡都能惹得女生圍觀。」

說到這裡,程若兒話鋒一轉,「雖然有很多女孩喜歡他,但是他這個人對待感情還是很專一的。」

看著程若兒嚴肅的神情,程可歆不禁被逗笑了。

連她一個和何岳認識不到一個月的人都能看出何岳是一個花花公子,程若兒卻還能一臉嚴肅的睜著眼睛說瞎話,也真是難為她了。

程若兒還以為程可歆的笑代表著滿意,頓時就更加來勁了。

「還有啊,你不知道他是一個多麼體貼的人,對待女朋友那是出了名的好。我們同學都說他以後絕對有做妻奴的潛質……」

程可歆就這樣嘴角噙著冷笑,饒有興緻的聽著程若兒把何岳誇成了一個地上無,天上也少見的絕世好男人。

「可歆,你相信我,選擇他是絕對不會有錯的。」終於說盡了口中的溢美之詞,程若兒笑著對程可歆下了結論。

「嗯,我知道了。」程可歆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然後接著道:「我還有事,可能要先回去了。」

她沒心情再在這裡看程若兒演戲扮善良了。

看到自己說了這麼多有關何岳的事情,但是程可歆卻一直沒有回應,神色也稍顯冷淡。程若兒一時也摸不准她對何岳到底有沒有動心。她剛才不是還說覺得何岳人挺好的嗎,難道自己理解錯了?

「哦,好的。你有事情的話就先走吧,以後有時間再約你出來玩。」她勉強笑道。

「再見。」勉強扯出了一個笑容,程可歆轉身向門外走去。可是還沒邁開兩步,她包里的手機就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是前段時間還令自己十分頭疼的那串號碼,程可歆不禁覺得有些好笑,這算是巧合嗎?

「有什麼事嗎?」程可歆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你現在在哪裡?」電話那邊的男聲問道。

「我在孤兒院,怎麼了?」

「地址發我,你先不要走,我現在就去找你,有事情找你商量。」男人的語氣聽起來很是著急。

「好。」程可歆以為他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找自己商量。畢竟之前他們在游輪上說的很清楚了,如果不是重要的是,他應該不會找自己。

掛了電話之後,程可歆把孤兒院的地址給何岳發了過去。

「可歆,是誰要來接你啊?」看到程可歆的情緒較之剛才高了很多,程若兒在一旁有些好奇的問道。

「何岳,他說找我有點事情。」

「這麼巧!」聽到是何岳要來,程若兒很是開心,「我們剛才還在說他,沒想到他現在就來了,你說他是不是長了順風耳啊。還是說,你們心有靈犀?」

剛才她還擔心程可歆和何岳之間的發展沒有她預想的那麼順利,現在看來則是她多想了。看來何岳倒是沒有辜負自己的期待,動作還挺快的。

果然,蘇可歆這種賤女人,從小到大估計沒見過幾個好男人,何岳稍微示好一下,她就跟一條母狗一樣巴巴的趕上去了!

真是廉價的女人!

這種女人怎麼和自己比!顧遲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她!

聽到程若兒開起了自己的玩笑,程可歆的心裡很是反感,但是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笑了一下沒有接她的話。

程若兒則以為她是害羞了,更加高興的說道:「你看我說的沒錯吧,何岳真的是一個很體貼的男人,知道你在這裡之後,馬上就趕過來接你了。現在這樣任勞任怨的男人可不好找了,尤其還是一個大帥哥。」

「你就聽我的,和何岳在一起准沒錯。這樣的男人你要是不好好珍惜,錯過了可就是別人的了,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聽著程若兒滔滔不絕的撮合著自己和何岳在一起,程可歆突然發現她很有做媒婆的潛質,以前只知道她擅長裝可憐,沒發現她還這麼能說啊?

「可歆,你覺得我說的對嗎?」

「嗯。」程可歆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但是對程若兒來說卻已經足夠了,因為這代表著程可歆確實是對何岳有好感的。

程若兒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這種挖好陷阱,看著獵物一步步的走近,掉下去,然後再被自己宰殺的感覺實在是太讓人酣暢淋漓了。

毫無疑問,程可歆這個自己一直期待宰殺的獵物,現在已經在慢慢的靠近自己的陷阱了,而自己只需要等待就行了。

看著程若兒面上的笑意,程可歆自然不會傻到以為那是在為自己開心,她只不過是在慶祝自己的陰謀得逞罷了。

心中冷笑了一聲,程可歆暗道:「笑吧,我們就等著看看,笑到最後的到底會是誰! 程若兒接著向程可歆說著何岳的各種好,而程可歆也一直在嗯嗯啊啊的敷衍著,兩人遠看倒還真像是一對閨蜜在開心聊天。

何岳來的時候,被眼前的這幅畫面給嚇了一跳。他還以為是程可歆自己在孤兒院,沒想到竟然是和程若兒一起。

只是,誰能告訴他,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兩個互相恨不能殺了對方的女人也能這麼言笑晏晏的相處嗎?

在腦海中勾勒著自己和顧遲把手言歡的畫面,何岳只覺得心中泛起一陣惡寒,忙使勁搖頭將頭腦中的畫面甩出去。真是想想都可怕啊,自己恐怕這輩子也不會和顧遲那樣相處。

饒有興趣的站在門口看了一會,何岳只覺得好笑。他有一次和程若兒提起過程可歆很是高冷,恐怕不太好追。那時候程若兒是怎麼和自己說的來著?

他記得程若兒神情鄙夷,「就那個女人?你就放心的去追吧,她頭腦簡單,沒有什麼心眼,很好騙。」

可是現在看著的這副情景,再想到程可歆當初在自己面前提到程若兒時惡狠狠的模樣,他怎麼覺得程可歆才是那隻「貓戲老鼠」中的貓呢。

看夠了戲,何岳走進了孤兒院。

還沒來得及和兩人打招呼,程若兒就看到了他,率先笑著開口道:「果然來接心上人的速度就是快啊,我可不記得你來接我的時候也有這麼積極。」

何岳也跟著插科打諢,「程大小姐這話可真是要冤枉死我了,哪次你叫我不是隨叫隨到?」

「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你找可歆來是有事情吧。那我就不在旁邊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

程若兒說著沖他們擺了擺手,然後就轉動著輪椅準備離開了。

「怎麼我剛來你就要走,不想看見我啊?」何岳邊開玩笑,邊上前幫忙推著程若兒的輪椅。

「我這不是害怕當電燈泡么,你這麼說也太沒良心了。」程若兒笑罵了一句,然後瞄了程可歆一眼,接著說道:「而且顧遲還在家等著我吃飯呢,我要是回去晚了,他肯定又會為了等我餓肚子,所以我得儘快回去才行。」

說完程若兒偷偷觀察著程可歆的神色,但是見到她面色不變,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自己的話。

程可歆的這個反應是說明她已經喜歡上何岳,所以不在乎顧遲了嗎?想到這裡,程若兒本該開心,但是心裡卻反而有些說不出來的失望。

幫忙將程若兒送到車上以後,何岳對著駛離的車子說了聲「bye」,然後轉身回到了程可歆的身邊。

「我們也走吧?」何岳詢問的語氣。

「嗯。」面無表情的點了下頭,程可歆跟著何岳上了他的車。

「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商量?」坐好之後,程可歆看著何岳問道。

何岳聞言轉頭認真的看著她,「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那就是我想要見你,所以就給你打電話,來接你了。」

「你在開玩笑?」程可歆的眼中凝聚著怒氣。

何岳只能無奈的苦笑,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了,如果不這樣說,依照她的脾性,怎麼會同意自己來接她?

看到何岳不說話,程可歆轉頭看向車外,盡量平息著自己的怒氣。自己磨破嘴皮才把陳叔給勸回去,他竟然就給了自己一個這麼荒唐的理由!?

稍後程可歆看向何岳,「我以為之前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不可能的,你不該繼續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我的時間怎樣才算浪費,只有我自己清楚。於我而言,這並不算是浪費時間。」何岳面上神色嚴肅。

之前他是因為程若兒的拜託才接近的程可歆,但是後來越是相處,就越覺得這個女人有趣,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她,了解她。後來在游輪上發生的那一幕,更是讓他徹底對程可歆改觀了。

他自認這些年來自己的紅顏知己不少,但是他也心知肚明,那些女人不是為了自己的錢,就是為了自己的臉。他還想不出來有誰會像程可歆那樣,為了自己的安全在危險中挺身而出。

當然他和那些女人交往也是因為她們有著自己喜歡的外表,至於心靈和靈魂什麼,搞笑嗎?又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當時在聽到程可歆說「放了顧遲,想要報仇就來找我」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心被深深的震撼了,在那一刻有了從來沒有過的悸動。他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還有這樣的感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