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自接待過的各國相總統,比你在電視上見到過的都多!」

說完,盧廣鍾用一種看笑話的眼神看著鹿一凡道:「我跟詩涵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又算什麼東西呢?」

「我當是什麼東西呢!」鹿一凡打了個哈欠,「原來是個廚師啊!」

許多人本來就關注著這邊的情況,當盧廣鍾一登場,頓時引爆了全場。

「那不是同為美食世家的盧家大公子嗎?他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這找自己未婚妻了!盧家覬覦管家的地位和財富已久,而且管老爺子年事已高,若這盧廣鍾能娶到管詩涵,怕是能接過管老爺子手中的龍刀,成為新一屆的廚神,制霸整個華夏的餐飲業!」

「我草,那個小白臉夠吊啊,連盧廣鍾都敢硬碰硬。」

「我看他應該是個白痴,沒聽懂人家盧廣鐘的意思,還以為人家盧公子只是個廚師呢!」

見有熱鬧看,大家紛紛圍了上來。

「盧廣鍾,我還沒同意嫁給你呢!這裡是你撒野的地方嗎?」管詩涵咬著牙冷冷道。

鹿一凡現在算是聽明白了,什麼假裝男朋友撐面子啊,這明顯就是拉自己來擋槍的!

輕輕在管詩涵的豐滿胸脯上那凸出的一點上捏了一把,鹿一凡故意親昵的湊到管詩涵的臊紅的耳邊悄悄道:「感情你是拉我來當擋箭牌啊!」

管詩涵俏臉一紅,楚楚可憐的望著鹿一凡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騙你的,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找你來的。你要是現在想走,我絕不攔你!」

「走?現在走,豈不是讓人看我鹿一凡的笑話嘛!」鹿一凡無語道。

見鹿一凡不理會他,反而和管詩涵當著他的面親親我我的起來,盧廣鍾狠狠的瞪著鹿一凡道:「小子我長這麼大,你是第一個敢挑釁我的人!」

「我會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的!」

「哦?你想怎麼打?」鹿一凡不屑的笑了笑。

「哈哈哈哈,原來是個二愣子,以為我要和你打架?你以為什麼事都能靠武力解決嗎?」盧廣鍾鄙夷的笑了,「今天我就讓知道知道,權利和關係,才是真正有用的東西!」

言罷,盧廣鍾拿起手機,一個號碼播了過去。

不一會兒,一個面色威嚴的中年男子推開眾人,走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誰在龍王山莊鬧事!」

「郭副官,是我叫你來的。」盧廣鍾退後一步,嘲弄的看著鹿一凡,然後指著他道:「這個人,沒有會員卡就私自進入咱們山莊,請您現在就把他逐出去!」

郭副官一愣,然後問道:「請問您有會員卡嗎?」

管詩涵心中一緊,登時暗道不妙。

這龍王山莊可不允許沒有會員卡的人進入,哪怕是會員的客人也不行!

見鹿一凡沉默不語,郭副官臉已經拉下來了,不客氣的說道:「請您出示會員卡,否則我就要叫保安了!」

「不好意思,我沒有會員卡。」鹿一凡沉默片刻,開口道。

此言一出,一片嘩然。

唯有盧廣鍾臉上的笑容越濃烈。

「怎麼樣,我就說嘛,他是偷偷溜進來的!某些窮人,連會員卡都沒有就敢進來裝逼,嘖嘖嘖!好笑啊!」

盧廣鍾趾高氣昂,眼神高高在上的拿著一張卡在鹿一凡面前晃了晃,那動作極具羞辱性!

「保安!給我過來!」

郭副官聞言臉色大變,看鹿一凡就如同看見溜進自家的小偷一樣。

他受軍神劉震撼的囑咐,來住持這次慈善拍賣會,如果丟了什麼東西,那他該如何跟劉震撼交代?

想到這,郭副官心中冷汗直流,還好沒有驚擾到會場里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等等,我還沒說完。我雖然沒有會員卡,但我與你家山莊的主人是舊識。」鹿一凡淡定的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都笑翻了。

尤其是盧廣鍾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道:「拜託,你知道這山莊的主人是誰嗎?哪怕是我們家老爺子都輕易見不到軍神大人一面!

你居然說你是他老人家的舊識!哈哈哈笑死我了!」

「這個小白臉,沒想到人長得這麼帥,卻只會吹牛逼。」

「是啊,管詩涵居然找這樣的男朋友,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

此時所有人看著鹿一凡的眼神,就只剩輕蔑和鄙夷了。

如果你現在承認自己是偷偷溜進來的還好,許多人還能諒解。

但是你卻撒這樣不著調的謊,那就是人品問題了!

沒有人會喜歡這樣種牛逼大王的!

「保安!保安!快把他給我扔出去!」郭副官冷冷道。

這個時候,盧廣鍾傲然而立,對著鹿一凡冷笑連連道:「看到了沒有?你就算武功高強,又能如何?

這個世界,終究是被我們這些權勢滔天的人控制的。

我一句話就能讓你被扔出去,而你呢?

你只能在這傻愣著出糗!!」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鹿一凡靜靜的站在那裡,雙眼微眯,一動不動,心裡思索著是否要打電話給劉震撼。

而在外人看來,他似乎已經認命了。

管詩涵雙眼通紅,甚至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抓著鹿一凡的手道:「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讓你來趟這趟渾水的。

你還是個學生,這些委屈不是你應該受的!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管詩涵的話,卻更讓盧廣鍾冷笑不已。

突然一個柔美的聲音傳了過來:「等一下,這位是我請來的客人。」

眾人尋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身著鮮紅色旗袍,身材高挑,蜂腰玉臀,雙峰飽滿呼之欲出,個頭有一米七三以上的美女帶著微笑走了過來。

「她誰啊?竟敢在這個時候幫鹿一凡說話!」有圍觀群眾冷笑道。

旁邊有人面色一變,趕緊拉著那人狠狠道:「你特么找死嘛!這是許晶!最近和軍神走的特別近的一個大明星!」

「不就一個明星嗎?跟軍神走得近又怎樣,又不是軍神的老婆!」那人不服氣道。

「你懂個屁!這次的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都頒給許晶而沒有頒給劉菲菲!

最近最火的幾部電視劇,全是由許晶參演的女主角,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

「說明什麼?」

「說你傻,你還真傻!這說明有人在許晶背後瘋狂的捧她!而最近她又和軍神頻頻傳出在一起見面的消息,再加上金像獎的事情,還用我再說下去嗎?」

聞言,那人嚇得頓時臉都白了,趕緊噤聲。

來人,正是被鹿一凡囑咐劉震撼要捧紅的藝人許晶!

現在看來,許晶儼然已經是一線大牌明星,身上所散的氣質和自信,絲毫不亞於劉菲菲。

「許小姐?」看到許晶的時候,郭副官的臉色一變。

這位可是軍神老人家親口說了,要像捧祖宗一樣捧起來的女人!

別說是她帶一個人進來了,就是帶一群無業游民進來,他也不敢說一個不字!

「許小姐,您怎麼來了?」郭副官客氣的笑著道。

「哼,要是我不來,你還不把我的貴客給攆走了啊!」許晶說著,一副迷人如蛇一般的嬌軀,竟堂而皇之的纏繞在了鹿一凡身上。

那暴露在空氣中幾乎大半的兩個****,毫無顧忌的死死貼在鹿一凡胳膊上。

感受著從胳膊上傳來的陣陣柔軟和許晶身上的幽香,鹿一凡不禁小腹一陣邪火,心中暗道,這小妖精,怎麼幾個星期沒見,就變得如此風騷了!

見到許晶對鹿一凡如此親密,眾人紛紛猜測,鹿一凡肯定是許晶包養的小白臉。

「次奧,這小白臉也太牛逼了!泡了管詩涵也就罷了,居然連軍神的女人也泡到手了!難道就不怕軍神他老人家報復嗎?」

「噓!你活膩歪了!敢這麼說許晶!」

「就是,萬一要讓許晶聽到了,你能有好果子吃嗎?」

「對啊!再說了,許晶和軍神是不是那種關係,還兩說呢!萬一人家是軍神的私生女呢?」

「有道理,年齡也符合,而且情理上也說得過去。」

「我看像。畢竟誰會那麼大大咧咧的去捧一個情婦?」

「卧槽,這鹿一凡也太好運了,隨便泡一個就是人家軍神的私生女!」

許晶走到盧廣鐘面前,冷著臉道:「盧公子,鹿先生是我們龍王山莊的貴客,我可以代表軍神負責任的說,就算鹿先生沒有會員卡,也將是我龍王山莊最高等級的vip!

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個房間,免費進行任何形式的消費!」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又是一陣驚嘆!

龍王山莊的最高級vip那可是各個省的軍區長才有的待遇!

現在鹿一凡居然能和各大軍區的長享受同樣的待遇,那豈不是說明在許晶心中,他鹿一凡跟各大軍區的長有著同樣的地位嘛!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目睹過鹿一凡肉身迎天雷,晉陞假丹境全部過程的許晶,已經把鹿一凡當成神仙看待了!

盧廣鐘面色慘白的看了看許晶,終究還是礙于軍神的面子,沒敢說話。

「凡爺,我帶你和你女朋友一起去看看這次慈善晚會的展品如何?」許晶用甜的膩的聲音,撒著嬌對鹿一凡道。

「也好。詩涵,一起吧。」鹿一凡點點頭道。

說完,鹿一凡嘲弄的掃了一眼盧廣鍾,然後輕笑道:「不是一句話就能把我攆出去嗎?現在我當著所有人的面,摟著你未婚妻,你為什麼不說話了?」

盧廣鍾氣的低著頭咬著牙,拳頭攥的死死的。

「你看,我摸你未婚妻的奶了,你再看,我還親了你未婚妻的小嘴,嗯!小嘴真甜,草莓味的!!」

鹿一凡囂張的在盧廣鐘面前玩弄著管詩涵,而管詩涵也樂得配合鹿一凡去氣氣這個不可一世的二世祖。

終於,實在受不了這種羞辱,盧廣鍾只能恨恨的扭頭離開,連個屁都不敢放一個。

走到一處酒桌前,盧廣鍾拿起一杯香檳,咕咚咕咚一飲而盡,憤怒的狠狠一砸酒杯道:「雜種!不就是泡上了軍神的私生女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泄了一陣子之後,盧廣鍾心中想道:「這小白臉不過是靠女人罷了,沒了許晶,他屁都不是!

待會兒慈善拍賣會開始了,我便好好羞辱羞辱他!讓他知道,靠女人,他只能是個小丑!」

管詩涵在鹿一凡身邊,輕輕掐了一下鹿一凡的腰,低聲嗔道:「你倒是挺有本事哈!連軍神的私生女都泡到手了!」

言語間滿是酸味,聽得許晶不禁捂嘴暗笑。

「私生女?你說她是劉震撼的私生女?」鹿一凡無語道。

「廢話,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如果不是私生女,誰會用那麼大的力氣去捧一個人?

親閨女都沒有那麼砸資源捧的啊!

除了軍神因為許晶是他的私生女,心懷愧疚外,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理由能讓軍神去這麼捧許晶了。」管詩涵道。

「那你怎麼不說是小三呢?」鹿一凡道。

「算了吧,軍神是什麼人物?小三在他眼裡連自己的手下都不如,怎麼可能花大力氣去捧!」管詩涵道。

「嗯,你分析的也有道理。不過,我要是說,這許晶是因為我一句話,劉震撼才這麼捧的,你信嗎?」鹿一凡調皮的笑著道。

(得了重感冒了,喉嚨疼的要死,說話都疼……後邊慈善拍賣會該如何與紅包群結合起來裝逼呢?大家給點意見吧,比如什麼東西拿出來能讓人覺得很牛逼,但又不能太誇張,比如神器什麼的,肯定拿出來普通人也不認識。)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管詩涵聞言先是一愣,然後粉拳一通猛砸鹿一凡的胸口,嗔道:「又嘴上跑火車了是吧?」

軍神又豈是區區一個學生能認識的?

更別說是吩咐軍神幫你一個學生去辦事了!

這話就跟鹿一凡說他認識米國總統,而且米國總統是他手下沒什麼區別。

管詩涵要是信了那才叫奇怪呢!

「慈善拍賣會要開始了,凡……呃,凡哥,咱們過去看看吧。」

許晶挽著鹿一凡的手,走向了大廳中心的拍賣場。

此時的許晶換上了一條低領水藍色晚禮服,裁剪合體的晚禮服把她那對胸(和諧)器完美的凸顯了出來。

白白嫩嫩,高聳無比,偏生上面還掛著一塊耀眼的翡翠,讓人不往她高聳白嫩的胸脯上看都難。就好像她整個人就只剩下那對胸了。

鹿一凡低頭一看,看到了一陣陣的波濤洶湧,滿眼全是白花花的,看的他都眼花了。

鹿一凡不禁低頭對許晶道:「怎麼穿這麼暴露啊!你這胸都快露一半在外面了吧?」

「凡哥,這就是您少見多怪了嘛不是!我這算什麼啊!

奧斯卡和格萊美您知道吧?

那兒的女明星胸前就兩片樹葉的,甚至穿透明紗衣的都有!

我這已經算很保守的了!

要不是見您老人家來了,我也不會換上這套衣服啊!」許晶委屈的貼在鹿一凡胳膊上,用她的胸蹭了又蹭,像只小野貓一樣,撩的人心裡痒痒的。

「咳咳……好吧,確實是我老土了。」

管詩涵還好,好歹穿的衣服是有布料的。

但是這許晶就不一樣了,兩團滑溜柔軟的豐滿甚是誇張!

兩個肉球本來就至少露了一半在外面,再加上許晶可以討好鹿一凡,如今得到了機會,自然是大展胸(和諧)器神威,不僅壓的很緊,走路時還故意時不時的磨蹭幾下,把鹿一凡這個處折騰的是蠢蠢欲動,難受不已。

進了會場之後,拍賣會已經開始了,競拍者一次次的在舉牌競爭,彷彿錢不是錢,而是數字一樣。

就在這時,鹿一凡的手機突然嗡嗡的響了起來。

打開手機一看。

「如來佛祖申請加您為好友,是否同意?」

如來佛祖?

鹿一凡看了一眼,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如來佛是三界內的導師,六道四生的慈父,亦稱九法界之本師。在西牛賀洲天竺靈山鷲峰頂上修得丈六金身。此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當年齊天大聖功力頂峰時期,大鬧天宮,萬仙都拿他沒轍,玉帝都被打的躲到了座位底下。

而這時佛祖只是用了一隻手掌,便將孫悟空鎮壓在了五指山下!

其法力之強悍,可以說是打遍三界無敵手。

比玉帝的地位還要高!

這種牛逼人物怎麼會突然加自己為好友呢?

同意!

如來佛祖:「阿彌陀佛,在天庭聊天群貧僧被禁言了一萬年,不得已才只能私加道友為好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