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願意,你不是問我說假如你願意我會不會願意做你女朋友,我願意啊,只要你願意,我就願意。」

「啊……別開我玩笑了行不行?開車呢,好好睡一覺。」王旭東連忙換個話題說著。

「王旭東,你不要這麼慫好不好?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秦可欣生氣地罵著。

「不是。」王旭東回答的很乾脆。

「你……好,算你狠。」秦可欣對王旭東回答已經無言以對了,咬著牙說著,然後……她就是真的生氣了。

這一路上秦可欣是真的再也沒理過王旭東,任憑王旭東怎麼逗她她都沒理過王旭東,這讓王旭東是一個頭兩個大。就這冷戰著,最後王旭東把車開到了東海,而且是直接把車開到了秦可欣家的樓下。

兩點多鐘出發的,到秦可欣家樓下時正好天黑。

「到了。」把車停好之後,王旭東笑著對副駕駛位上的秦可欣說著,一臉的討好。

秦可欣依舊沒有理會王旭東,打開車門就走了下去,從車後備箱裡面提出一個行李包。

「我來,我來幫你拿上去。」王旭東連忙上去獻殷勤。

「滾。」秦可欣直接罵著,然後自己提著包往電梯口走去。

走了兩步,秦可欣又回過頭來走到王旭東面前。

王旭東以為秦可欣不生氣了,一臉笑容地迎接著秦可欣,誰知道秦可欣直接向他伸出了手。

「這……這是幹嘛?」

「我的車鑰匙,把我的車鑰匙給我。」秦可欣冷冷地說著。

「我……哦……忘了忘了。」王旭東笑呵呵地把手裡的車鑰匙遞給秦可欣,想著又把車鑰匙給收了回來,對秦可欣道:「這都天黑了,你也沒吃晚飯,我請你吃晚飯好不好?就當是賠罪,好不好?起前面說錯話了,我請你吃飯。」

「減肥,晚上不吃飯,給我,你走吧。」秦可欣說著從王旭東手裡搶過車鑰匙然後就轉身提著包往電梯口走去。

「還真生氣了呀?女人還真是不好伺候啊,我沒說錯什麼的呀。」王旭東鬱悶地摸了摸頭,然後笑了笑,轉身點了一根煙,慢慢地往小區外面走去。

「我叫你走你還真的走了是不是?」就在王旭東要走的時候,後面的秦可欣不知道又什麼時候走了出來對王旭東喊道。

「啊?我……那我到底是走還是不走啊?」王旭東回過頭來疑惑地問著秦可欣。

隨後,就見到秦可欣直接把手裡的車鑰匙朝著王旭東扔了過去,王旭東雖然不明白秦可欣這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連忙伸手接住,然後問著:「怎麼又給我了?」

「你打算走路回去?」秦可欣問著。

「我……」

「開我的車回去,明天早上開車過來接我去上班。」秦可欣道。

「我……」

「我什麼我?別想請我吃飯,我告訴你,我生氣,你求我去也沒用。王旭東,自己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想清楚了,到底要不要追我要不要我追我當你女朋友,我最後預留給你一個名額。」秦可欣對著王旭東說著。

「啊?這事還有名額一說的呀?」

「廢話,買房都限購了,你當追老娘條件這麼寬鬆你想追就能追的呀? 重生農家小娘子 看在咱們倆同事一場的份上我給你留個名額,希望你自己把握住機會,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吧,看看你上哪能找到一個比我更好更漂亮的女人,滾吧。」秦可欣最後說著,說完了轉身走著。

王旭東看著秦可欣消失的地方,再次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也不客氣,直接開著秦可欣的車離開了秦可欣家的小區。

而在王旭東開著秦可欣的車離開之後,秦可欣再次從電梯口走了出來,看著王旭東離開的地方笑了笑,隨後又有些皺眉,最後又微微地笑了笑,再次提著轉身走到了電梯口,然後這次是真的走進了電梯上樓去了。 王旭東開著秦可欣的車直接回了蘇婉琪的家,說實話,有點累。

王旭東回到家的時候發現,蘇婉琪還並沒有回家。

王旭東打開剛剛從外面小賣部買的一桶速食麵撕開,燒著熱水泡著,剛泡開準備吃就聽到了外面的車聲音,隨後就聽到了蘇婉琪焦急的腳步走了進來。

「可欣來了嗎?」蘇婉琪焦急地跑進來,看到王旭東連忙問著。

「沒有,我開她的車回來的。你不用擔心,我既然答應了你不告訴她你我之間這種關係,那麼自然我不會帶她來的。」王旭東道。

蘇婉琪聽到王旭東這麼說,一顆吊起來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當開車進車庫裡發現秦可欣的車停在那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嚇傻了,要知道,秦可欣要是來了,那麼她與王旭東同居的事就暴露了,然後就是她與王旭東之間的夫妻關係,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向秦可欣解釋。

「你怎麼在吃這個?」蘇婉琪看著王旭東正在吃的泡麵皺著眉頭問著。

「這個怎麼了?這個挺好吃的呀。」王旭東大口大口地吃著。

「不管它好不好吃,這個東西完全沒有營養,吃多了對身體沒好處。」蘇婉琪道。

「借用網路上的一句話來回答,我都開始吃泡麵了,我還管它營養不營養啊,開個玩笑。」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你是不是身上沒錢了?」蘇婉琪猜測了一下問著。

「這都被你猜到了?實話實說,真沒錢了,不然我也不會吃泡麵。」王旭東老實的點頭。

「你這個人腦子裡面到底是怎麼想的?給你錢你不要,現在卻窮的在這吃泡麵。」蘇婉琪完全無法理解王旭東。

「一碼歸一碼,那錢我是留著娶媳婦用的,我總不能打一輩子光棍吧?所以啊,得節省。」王旭東隨意地說著。

「你說這話不覺得搞笑嗎?你覺得可欣會在意你那點錢嗎?」蘇婉琪聽著王旭東這話,不知道怎麼就一肚子火氣。

「什麼……怎麼又扯上秦可欣了?」

「可欣既然選擇了你,那麼就說明她根本就不在乎你有沒有錢,也根本就看不上你那點錢,你知道有多少人追她嗎?據我所知,追她的人有企業老總、富二代還有她們同行業的很多出名的設計師,另外還有兩個大明星都明確地追過她,你覺的這些人裡面哪個沒錢?哪個不是腰纏萬貫?你覺得她是個在乎錢的人嗎?她要是在乎錢她會選擇你?」蘇婉琪憤怒地說著。

「我……我說錯什麼了我?這……這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好不好?」王旭東委屈地道。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要不要錢隨你自己的便。」蘇婉琪不知道為什麼非常的憤怒,隨後直接提著包上樓了。

「我吃個泡麵怎麼了?我這是得罪誰了這是?」王旭東委屈地繼續在那吃著泡麵。

王旭東剛剛把泡麵吃完,正準備收拾一下桌子的時候,然後就忽然間聽到樓上傳來了一聲高分貝的尖叫聲。

王旭東嚇了一跳,連忙準備往樓梯上走去,剛走到樓梯邊就見到蘇婉琪身上圍著浴巾頭上戴著浴帽,驚慌失措一邊走一邊尖叫的從樓梯上下來,那腳步凌亂得王旭東心都懸了起來,生怕她從樓梯上滾下來。

蘇婉琪一邊下樓梯一邊尖叫著,隨後在快到王旭東面前的時候,蘇婉琪直接就跳了下來,王旭東連忙伸手接住了蘇婉琪,蘇婉琪直接就抱住了王旭東,臉色蒼白的尖叫著。

「怎麼了?怎麼了這是?」

蘇婉琪用手顫抖地指著樓上喊著:「老……老鼠……有老鼠。」

蘇婉琪說老鼠的時候,眼角眼淚都出來了,可見她有多麼的驚慌。

王旭東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隨後也才注意兩人之間的情況。只見蘇婉琪全身沒穿衣服,身上都還是濕漉漉的,只是圍了一塊浴巾,剛剛好把她那上面和下面隱秘的部位給遮蓋住,很明顯,她是正在洗澡的時候看到了老鼠,然後嚇得驚慌失措圍了條浴巾就落荒而逃了,而且,因為太過於恐懼,嚇得直接就往王旭東身上跳,而王旭東正好接住了她,所以,現在的姿勢就是蘇婉琪只圍著一條浴巾跳在王旭東身上,兩隻手緊緊地摟住王旭東的脖子,兩條腿夾著王旭東的腰。浴巾實在是不大,王旭東只要是稍微一低頭,基本上該看到的風景都能全部看到,兩個人這個姿勢實在是太過於曖昧了,如果有個外人進來看到這一幕,不知道真實情況的,一定會以為這兩個人正在干著什麼。

王旭東本來是想上樓去的,但是在稍微低頭看了一下之後,就再也挪不開眼睛了,傻傻地獃獃地看著,雖然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看了。

而因為看到老鼠而驚慌失措恐懼的無以復加的蘇婉琪,在投入了王旭東的懷抱之後稍微心安了一點,也稍微清醒了一點,這才發現了自己的狀況,同時也發現了王旭東那低著頭往下看睜的大大的眼睛。

蘇婉琪一瞬間反應了過來,然後一隻手緊緊捂著胸口大聲尖叫著,另外一隻手推著王旭東,從王旭東身上掙脫開來跳在了地上,隨後連鎖反應般的一隻手朝著王旭東的臉上扇去。

王旭東也是被蘇婉琪這突如其來的反應給嚇了一跳,之後就見到了蘇婉琪扇過來的耳光,連忙伸手握住了蘇婉琪打過來的耳光,然後憤怒地道:「你幹嘛?」

「你個流氓,你眼睛往哪看?」蘇婉琪憤怒著。

「我……嗯呵……我這……只是……只是……」王旭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眼睛盯著別人胸口看這件事。

「還看。」蘇婉琪看到王旭東說話的時候,眼睛還在有意無意地瞄著自己的胸口,頓時怒斥著,接著看著自己身上的裝扮,臉一下子就紅了,然後就開始落荒而逃地往樓上跑,準備去穿衣服。剛往樓上跑了兩步,然後又立即往樓下走,她這才想起,樓上還有老鼠,那是個對於蘇婉琪來說比王旭東更加可怕的生物。 「你上去,快點啊,上去。」蘇婉琪下樓之後直接躲到了王旭東身後指揮著王旭東。

「上……上去?干……幹嘛?」王旭東話都說不利索了。

「捉老鼠,去把老鼠捉住,快點快點。」蘇婉琪急切地說著。

「捉老鼠?這……難度可夠高的呀。」

「快點呀,快點。」

「好好好,我去我去。」王旭東無奈地說著,然後往樓上走,走了幾步樓梯,轉身對樓下的捂著胸口的浴巾站在那的蘇婉琪道:「這次可是你叫我上樓的,不是我自願的,不能算我違規啊。」

「你快點去啊。」蘇婉琪急不可耐。

王旭東笑了笑,然後走上了樓,走到了二樓,他又問著:「老鼠在哪間房啊?」

「浴室,在浴室裡面,好大一隻老鼠。」蘇婉琪連忙說著。

王旭東笑著往浴室走去,等到王旭東跑到浴室裡面的時候,哪裡還有什麼老鼠啊,人怕老鼠,可老鼠更怕人啊,蘇婉琪看到老鼠怕成這樣落荒而逃,那老鼠就更加會跑了,怎麼可能還呆在那,即使不怕人也被蘇婉琪的這叫聲給嚇跑了呀。然後,在浴室里王旭東就見到了蘇婉琪放在裡面換下來的衣服,當然,也包括女孩子身上穿的貼身的衣物,看著這些「小可愛」王旭東差點鼻血都流了出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王旭東心裡默念著,然後把浴室檢查了一遍,然後又把樓上所有的房間都給檢查了一遍,確定沒事了之後才從樓上下來。

而此時的蘇婉琪則坐在樓下的沙發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王旭東床上把王旭東的床單給抽了出來裹在了自己身上,把自己給裹的嚴嚴實實的。

「你幹嘛?那是我的床單啊,我等下怎麼睡覺?」王旭東很是不滿。

「老鼠呢?抓住了嗎?」蘇婉琪非常急切地問著。

「沒抓住,你以為我是貓呢,老鼠我也能抓住。」王旭東無語地笑著,隨後又道:「不過你放心,老鼠已經被我給趕出去了。」

「真的?你沒騙我?它真的已經跑了?不在樓上了?那樓上不會再有老鼠了吧?它還有沒有同夥?會不會還有其它的老鼠在樓上?它等下會不會還來?」蘇婉琪問著王旭東一連串的問題,問的王旭東瞠目結舌。

「大姐,你問了這麼多問題,我都記不住你問我的到底是什麼了,能不能一個一個問啊。」王旭東哭笑不得,但是心裡是知道蘇婉琪遭受了很大的恐懼,這隻老鼠給了蘇婉琪太大的心裡陰影了。

「你放心吧,老鼠呢是我看著把它趕走的,我差一點就抓住它了,我看著它從樓上窗戶邊出去,跑到外面下樓然後鑽進圍牆邊的下水道水管裡面去了,而且呢,樓上所有的房間我都檢查了一遍,不會再有老鼠了,你就放一萬個心吧。」王旭東說著。

他是特意這麼說,目的只是為了讓蘇婉琪安心,他要是說他沒看到有老鼠在,估計蘇婉琪打死都不敢上樓,即使上樓也得失眠,會一直處於被老鼠支配的恐懼當中。

「真的?」蘇婉琪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

「它不會再進來了?」

「肯定不會。」

「那這一隻是怎麼進來的?」蘇婉琪問著。

「你洗澡是不是沒關窗戶?」王旭東問著。

蘇婉琪忽然怒視著王旭東罵道:「你洗澡才沒關窗戶,王旭東,我是認真的在問你。」

「我……我也是認真地呀,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不是說你洗澡沒關窗戶,我是想問你上次洗澡是不是沒關窗戶?也不對,是這樣的,你上次是不是把浴室裡面的窗戶打開了?或者是沒關嚴實?」王旭東差點自己扇了自己這張笨嘴一耳光。

「我剛進去看了,窗戶沒關嚴實,老鼠是沿著外面的下水道管子從窗戶爬進來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從下水道管子裡面進來的,可能是因為這幾天沒人在家它才進來的,下次記得關緊門窗就行了,它就進不來了。」王旭東說著。

「真的不會再來了?」蘇婉琪再次問著。

「真的……我用生命保證,只要關緊門窗它就絕對進不來的,而且,城市裡下水道管道縱橫交錯,老鼠到處都是,用不著這麼意外吧。」

「我從小就怕老鼠,好噁心好恐怖。」蘇婉琪心有餘悸地道,然後又問了王旭東一次:「真的沒有了?」

「真的沒有了,我保證。」王旭東無奈地再次說著。

蘇婉琪聽到王旭東這麼保證了,這才往樓上去。上了幾步樓梯,可能覺得還是不保險,心裡顯然還是有陰影的,又轉臉對王旭東道:「你跟我上來?」

「幹嘛?」

「我怕,怕它又進來了,你……再去浴室裡面幫我檢查一遍,我澡還沒開始洗。」蘇婉琪說著。

「有這個必要嗎?」

「有,不然我心裡有陰影。」

「好吧。」王旭東只能又跟著裹著他被單的蘇婉琪上了樓,然後往浴室裡面走去,而蘇婉琪則緊張地站在浴室門口,朝裡面問著王旭東:「有嗎?還有嗎?」

「沒有,真沒有,你看看,什麼都沒有。」王旭東指著裡面對蘇婉琪道,只是,不經意地就把手指著蘇婉琪放換下過的衣服的地方,蘇婉琪看著自己那一堆貼身衣物被王旭東的手指著,而王旭東也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好指不指的一直都指著蘇婉琪的貼身衣服,兩個人一下子都非常的尷尬。

「你你你……出來出來,快點,出去。」蘇婉琪臉一下子紅的不行,連忙走了進去,催著王旭東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但是……但是你得把我的床單給我呀,不然我今天晚上睡哪啊?」

「等下,呃……你等下去樓下那個房間的柜子里再去拿一床床單睡。」

「不用,這個挺好的,何必浪費。」

「我說拿就拿,這個我等下扔了。」蘇婉琪說著就直接把浴室門給關上了。

王旭東打死都想不明白蘇婉琪為什麼要把這床挺好的床單給扔了,嘴裡罵著:「有錢人的壞習慣,浪費。」

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往樓下走,剛走沒幾步就聽到浴室的門又開了,蘇婉琪伸出腦袋對王旭東喊道:「你別走。」 「啊?你……還要幹嘛?」

「呃……你就站門口吧,等……等我把澡洗完你再走。」蘇婉琪說道。

王旭東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我……我心裡還是有些怕,幫我個忙。」蘇婉琪非常不好意思地說著。

「好吧。」王旭東很是無奈。

「謝謝。」見到王旭東答應了,蘇婉琪這才安心地關上門進去洗澡去了。

只是,蘇婉琪終於安心的洗澡了,但是卻苦了站在門口「站崗」的王旭東,要知道,浴室裡面嘩啦啦的流水聲攪得的王旭東是心猿意馬,只要是個男人都知道這種「難受」的感覺。

蘇婉琪洗澡洗了很久,王旭東沒辦法就蹲在門口玩著手機。

蘇婉琪洗完澡一出來就見到了蹲在門口的王旭東,看了眼,有些歉意地道:「謝謝你了。」

「得了,你總算是洗完了,你這洗個澡的時間比洗車的時間還要長,行了,睡覺吧,我也下去睡覺去了,這一天累死了。」王旭東說完了就直接起身往樓下走去。

王旭東是真的有些累,下樓自己洗漱了一番,然後看了一會兒電視,便重新換了一床新床單,脫了衣服上’床睡覺。

只不過王旭東剛躺在床上,手機便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還是蘇婉琪的電話。

「什麼事?怎麼了?」王旭東接過電話問著。

「你……能不能睡樓上來?」蘇婉琪在電話里說著。

「啊?」王旭東腦袋一下子炸了,隨後弱弱地問了一句:「保姆又來了?」

「不是,你……睡我隔壁的房間。」蘇婉琪說著。

「我心裡有些不踏實。」蘇婉琪接著介紹著。

聽到這王旭東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這隻老鼠的威力的確很大。

「我……」

「如果你不願意那……那就算了。」蘇婉琪又加了一句。

「你都這麼說了我能不願意嗎?你早說幾分鐘也好啊,我剛脫了衣服睡覺,行吧,我自己捲鋪蓋上去吧。」王旭東很是無奈地掛掉了電話,然後又下床重新穿上了衣服,然後抱著床單被子枕頭往樓上走。

剛走到樓上蘇婉琪隔壁的房間門口的時候,隔壁的蘇婉琪的房間門打開了,蘇婉琪走了出來,然後過來給手裡拿滿了東西的王旭東打開隔壁的門讓王旭東進去。

王旭東抱著東西進去,自己又開始鋪床。

「麻煩你了,不好意思,主要是……我……心裡總是不踏實,我……睡不著。」蘇婉琪非常不好意思地說著。

「人家說長得丑辟邪,沒想到我長成這樣還有避老鼠的功能。」王旭東自嘲著。

王旭東的一席話惹得蘇婉琪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謝謝你。那……我先去睡了,麻煩了。」蘇婉琪再次對王旭東說著,然後關上了王旭東的房門進來自己的卧室里睡覺。

王旭東當天晚上就在蘇婉琪隔壁睡下,原因只是因為那隻不知道從哪跑進來又不知道從哪跑出去的老鼠。

王旭東第二天依舊早起,依舊按照慣例來到外面做著最為簡單的體能訓練,即使是這樣子的訓練,王旭東還是能感覺的出來自己的身體素質一天一天的在退化,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普通人的身體可能一天不鍛煉兩天不鍛煉都一個樣,甚至於一個月不鍛煉一年不鍛煉也不會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是王旭東的身體不一樣,即使少鍛煉一天或者是鍛煉強度低了一點都能直接影響到身體的素質,沒辦法,誰讓之前他的身體素質已經到了一個極限程度呢。

當然,王旭東身體素質的退化只是拿他之前的身體在做比較后的出的,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王旭東這個身體裡面蘊含的能量依舊還是恐怖的,這一點,依舊早起在陽台上「偷窺」的蘇婉琪是心知肚明的,她從來沒見過一個人可以做俯卧撐做引體向上能做這麼多個,就像是身體裡面裝了一個馬達一樣永遠都不會累有著無限的動力一樣。

王旭東做完鍛煉之後就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就離開了家,沒有與往常一樣鍛煉完之後去小區門口買了早餐回家吃,因為時間來不及,他昨天開著秦可欣的車回家,今天早上得先去秦可欣家接秦可欣上班。

蘇婉琪依舊是在那個時間下樓準備吃早餐去上班,但是卻沒有見到這個時間固定在這吃早餐的王旭東,想著王旭東昨天開著秦可欣車回來,此刻一定是去接秦可欣去了,想到這,蘇婉琪忽然覺得心裡有些酸酸的,也覺得有些空落落的。一個人拿著麵包牛奶坐著桌子上吃著,想著秦可欣那天對自己說的話,她說在王旭東身邊特別的有安全感,蘇婉琪也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本來非常恐懼的她,只要知道王旭東就在門外,她就敢安安心心地在裡面洗澡,只要知道王旭東就睡在隔壁,她就能夠安心的在房間里睡覺,似乎只要有王旭東在似乎就不會有任何危險了,難道這就是秦可欣所說的安全感?蘇婉琪反問著自己。

「那為什麼她有這種感覺,我也有?」蘇婉琪有些迷惑。

當然,她的迷惑只有一下,吃完早餐之後就出門去上班了,對於她來說,工作永遠是她人生當中最為重要的事情,沒有什麼事情比工作更加重要。

王旭東則悠閑地開著秦可欣的車往秦可欣家而去,路過一個路邊的早餐攤,下車提了一袋早餐放在了車上,然後就直接把車開到了秦可欣家樓下,給秦可欣打了電話。

沒多久,秦可欣就從樓上下來了,依舊那麼的漂亮,打扮的依舊那麼的精緻而有氣質。

秦可欣拉開副駕駛一坐進去,然後就皺起了眉頭問著王旭東:「車裡是你味?怎麼有股肉包子的味道?你在車裡吃包子了?」

「吃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