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那個是大佬吧你們還不信,我自己剛才都嚇了一大跳。」凡星猛喝了幾口水,他現在的等級是二十四級,但也還是第一次見這種級別的大佬。

「你看見龍皇是那個公會的沒有?是不是龍城的?還是劍與玫瑰的。」

「不知道啊,沒有看到公會標誌…不過他講話挺和氣的,應該不是龍城的人吧。」

「你看清楚他的等級沒有?能單刷黑色沼澤到這個地步,肯定是四五十級了吧?」

「我拿頭去看啊?你覺得我敢隨便對別人用偵查術?而且他的等級肯定很高了,偵查術也查不出什麼來。」

「咱們需要跟公會裏面的人說說嗎?還是怎麼?」

「先別說吧,沒必要。」凡星搖了搖頭:「現在估計不少人都在找龍皇的消息,咱們要是說出去了,惹到大佬就不太好了。」

「他看樣子好像要去魚人部落…怕不是魚人部落也要單刷?」

「嘖嘖嘖….單刷魚人部落啊。」眾人都有些感嘆,還有點不敢相信。

魚人部落雖然只是一個小秘境,但是和暮色森林裏那種新手秘境,卻已經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了。

…….

【叮,您選擇進入了秘境:魚人部落,當前小隊1人,是否進入】

【是】

和凡星他們猜測的一樣,安平自然是選擇了一個人單刷魚人部落。

這個秘境是處於整個魚人大部落南方的一角,屬於先前那座魚人之城的一小塊地方,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單獨形成了一片秘境。

不過秘境已經屬於單獨的一片空間,想來也不會受到外面的影響。

安平用手腕打開了一頁電子攻略,這裏面記錄了有關於魚人部落的一些信息。

和黑色沼澤那種小型秘境不一樣,整個魚人部落里,一共有五隻精英怪物,而且這些怪物都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同伴。

再加上魚人的群居效益,導致了這個秘境還是比較有難度的一個。

這裏的空間一半是陸地一半是海水礁石,秘境的天空之上也比黑色沼澤大上了許多。

不過這一次安平並沒有選擇變成巨龍形態去擊殺怪物。

畢竟他已經弄壞一個黑色沼澤了,現在再把這個魚人部落給弄壞,指不定出什麼么蛾子。

魚人部落里的怪物等級在24-28級,根據攻略的上的信息,血量已經達到了恐怖的解決4000點。白璐水給聆敬陽盛一大碗米飯,聆敬陽一口氣幹了一大碗,不夠,再來一碗,竟然用茄子燒肉乾了五大碗米飯,看的白璐水和文鴛鴦眼珠子愣愣的。

這個男人真能吃,能吃身體就強壯,那個女人不喜歡身體強壯的男人呢?

文鴛鴦很想也嘗一嘗,這個白璐水手藝怎麼會變得這麼好,其實她不曉得,這砂鍋燉茄子,並不是白璐水燒的,而是董大器給白璐水燒的。

今天上午,王鐵刀率領部下在城內作亂,董大器得到消息后很是擔心白璐水,因為……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六十章:刺客疑雲(十) 毒蜂林,有很多小巧又漂亮的虎紋黃蜂。它們成群結隊,個體實力只有戰士境界。即便如此,這北域的魂獸卻是很少願意招惹虎紋黃蜂。因為它們很毒,只被屁尾上的蜂針蟄一下,即便是狂暴豬王這樣皮糙肉厚的選手也會神經麻痹,失去意識。

但就是這樣讓人望而生畏的黃蜂,卻能產出整個北域最甜最貴的蜂蜜。很多人即便知道這裡危險,還是會為了蜂蜜不惜犯險,以獲得高昂的回報。

橘落是個十四歲的清瘦少年郎,不止瘦,個頭也小。橘落的名字還是收養他的老乞丐給起的,因為橘落是老乞丐在山裡橘樹下撿的。

老乞丐總說橘落的命苦。

可橘落覺得自己並不苦,因為老乞丐很疼他。

老乞丐死在一個冬夜裡,橘落第一次覺得苦,苦的是,不能為老乞丐找一個入土為安的地方。只是在破廟前挖了坑,用破舊的草席捲著老乞丐入了土。

沒有老乞丐的日子,橘落也曾想著去乞討,但是忽然想起老乞丐的話,他便摔了乞討的破碗。老乞丐討了一輩子飯,臨死前卻是告訴橘落。「人,最怕是看扁了自己,看高了自己,看不清自己。你還年輕,有很多時間認識自己,那個破碗是我的,我死以後,你把破碗摔了,不要走這下賤的路。」

聽人說毒蜂林里的蜂蜜可以賣上很高的價錢,橘落這個沒有修為,瘦的可憐的少年,不知道是如何躲過那些魂獸走到這深處毒蜂林中。

聽著那些經驗人的所言,橘落找了一個蜂窩,蟄伏在附近的水窪中,只等著蜂群出去時,他再動手偷蜜。

未曾想在他到這的第一天就被一隻黃蜂蟄了,疼的死了過去,也不知昏死了幾天,所幸還留著一條性命。

一醒來橘落就看見一個大不了自己幾歲的青年和一頭嚇人的魂獸在戰鬥。這是橘落第一次看見人類的強大,這是老乞丐從沒有對他說過的事情。

那個青年最終殺了那頭龐大的魂獸,像是一個英雄擊殺了邪惡的妖怪,扛著暗金色的兵器,忽然看向了他。

那一刻,他的身體中忽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像是熟悉的如同認識了許久,卻又彷彿仇敵一般,讓他有那麼一瞬,十分抵觸。

徐真也是覺得奇怪,自己的精神感知竟然沒有發現過遠處的少年。

「守山人?」

徐真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少年實在太瘦弱了,一身泥巴,濕漉漉的還在滴水。

裴蘿婉告誡徐真,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徐真本想就此離去,去找下一個目標,卻被少年稚嫩怯弱的聲音叫住。

「大……大哥……」

徐真嘆了口氣,還是拋卻了裴蘿婉的話,幾個跳躍來到少年的身邊。

「隱藏了修為?」

少年懵懂的臉上充滿了問號,他不知什麼是修為。

「大哥!你能教我變的和你一樣厲害嗎?」

徐真看著少年,他的眼睛很明亮,藏著星辰大海,有著對未來的期望。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橘落。」

「橘落?你老爹怎麼給你起這麼個名字?」

橘落笑著說:「我沒有爹娘,是撿了我的爺爺給取的。爺爺也不識字,說是在落滿橘子的樹下看見我的,就給我取個橘落。」

徐真覺得有些尷尬,似乎不經意提及了別人的痛楚。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爺爺死了,我不想乞討。人家說毒蜂林里的蜂蜜可以賣很高的價錢,我想偷蜂蜜。」

橘落說著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接著說:「沒想到剛來就被黃蜂蟄了一下,昏死在這裡了。」

「這裡很危險,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往南一直走,離開這裡吧!如果你需要錢,我可以給你,不要再進山脈里來了。」

徐真說著拿出幾顆極品靈石,遞給橘落。

「大哥,我不要這些東西。我可以給你當徒弟,我什麼苦都可以吃,什麼活都可以干。我想像你一樣,做一個強大的人。」

好不容易一個人做任務,徐真不想再帶著一個拖油瓶,想了想:「橘落,我現在不適合帶著你。這樣,你去小君城徐家,就說是徐真讓你去的。在那裡你可以修鍊靈氣,成為像我一樣的人。」

徐真從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同情心泛濫的好人,只不過看著這個清瘦的少年真摯的目光,他實在不忍拒絕。

因為獸魂山的出現,雲澤北域雖然亂,卻也是最為安全的一段時間。那些向著獸魂山而去的魂獸,只要不去阻攔,它們是不會主動襲擊的。

「徐真。」

橘落默默地記住徐真的名字,他雖然一直活在雲鳳城裡,但他的圈子除了乞丐還是乞丐。

徐真似乎還有些不放心,控制著一頭幽狼傀儡。

「橘落,你趴在它背上,讓它帶你離開山脈。」

橘落很聽話,趴在幽狼傀儡身上,嗅著幽狼身上腥臭的氣味,他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可以騎乘一隻魂獸奔跑在山脈之中。

目送著橘落離開,徐真也是嘆了口氣,嘀咕著自己沒事找事。

狂暴豬王最後還是死在了徐真的手中,同時也讓徐真認識到自己攻擊力的不足。雖然他還沒有施展大暗修羅體,不算底牌盡出,卻也是用了各種手段才將豬王磨死。

「餘下四隻魂獸,有兩隻在雲鳳城東南方向,如果它們此刻也朝著獸魂山而來,很大可能會直接經過城池。以我的速度,應該可以趕在它們之前。」

獸魂山再次移動,吞噬了數百里山脈叢林,再山後留下百多里獸魂山走過的腳印,成了一片平原。

那些來不及躲開的魂獸,瞬間被獸魂山壓成肉泥,雖是如此,還是有著無數的魂獸,爭先恐後的衝到山腳下。

也有許多地方,有著寥寥幾隻強大的魂獸。相比於那些處於狂暴狀態的魂獸,它們的意識十分清明。

六目聖靈獸隨著獸魂山的移動而移動,就如楚鈺猜想,獸魂山中有著吸引六目聖靈獸的東西。

北域有很多強大的魂獸,其戰力之強,即便是裴蘿婉也不敢輕易招惹,它們的出現,也讓那些懸浮在空中的戰魂強者感到不安。

人類是因為傳聞圍著獸魂山,而魂獸卻是因為獸魂山的吸引。

韓聖龍已經與韓家戰魂強者匯合,足足十人的戰魂隊伍,卻在這片天地,顯得極為渺小。

「父親!這獸王我一定要得到。」

「很難。」

韓武晟掃視著四周,感受著那些陌生的強者氣息,由衷之言。

「在這青州,如果沒有其它州府的人插手,韓家即便不計代價,也會為你爭奪獸王歸屬。只是,不說其它,光是王室裴家的存在,這獸王就不是韓家能夠染指的。」

韓聖龍緊握著雙拳,眼神堅定。

「父親,韓家的未來你可願意賭?若我得到獸王契約,莫說裴家,就是整個北域,誰敢對韓家說個不字?」

韓武晟搖了搖頭。

「見機行事。」

人貴有自知之明。

很顯然與韓武晟相比,韓聖龍的自知之明已經被獸魂山吞噬了。

綿延數千里的獸魂山,此刻似乎已經被這些人瓜分了一般,各個勢力各自佔據一塊地方,懸浮在獸魂山屏障之外。

所有人都在等,等著屏障消失。

楚鈺三人到達獸魂山近前,引起了諸多勢力的注意。

然而楚鈺此刻,卻是目光落在遠處的六目聖靈獸的身上。

「諸葛先生,看來此次用不著你動手。我楚家人已經到了。」

諸葛瑾瑜望著向著楚鈺而來的十幾名戰魂:「這樣的隊伍拿下六目聖靈獸應該不成問題。」

「鈺兒見過諸位長輩。」

楚家眾戰魂打量著諸葛瑾瑜,也是驚訝於諸葛瑾瑜年紀輕輕便擁有戰魂六級的修為。

「這位公子是?」

「這位是諸葛先生,鈺兒邀請捕捉六目聖靈獸的。沒想到會遇見獸魂山現世這種事情,倒是打亂了我的計劃。」

楚鈺含笑說道。

「鈺兒,這獸魂山既然已經現世,你也不用去捉那六目聖靈獸。若是能夠與獸王簽訂契約,假以時日,你必踏足戰王強者。」

楚鈺指了指天空中的身影。

「諸位長輩莫非是被獸王的名頭遮蔽了雙眼?楚家在這些人中,實力如何?」

「話不能這麼說。」

楚鈺微笑著望著自己的那位四爺,讓得後者脊背猛然一寒,把剩餘的話咽進了肚子里。

「且不說,傳聞真假。即便是真,楚家也獲得了獸王,我可以保證,你我這些人沒有一個可以活著走出這裡。」

「獸王戰魂?我並不稀罕。或許你們認為我自大,但對我而言,適合我的,才是王道。」

「爺爺!這次獸魂山現世,楚家可以當個旁觀者,但絕不參與。」

楚梟縱橫青州數十年,骨子裡的高傲讓他誰都沒怕過。楚鈺的確是楚家數百年歷史中天賦最強的人,也是他楚梟唯一忌憚的人。

眼前的少年,自己的孫兒,不是表面上看著那麼好相處的。

末了。

楚梟點了點頭。

「鈺兒,一切聽你安排。」

楚鈺滿意地笑了笑,指了指遠處的六目聖靈獸:「諸位長輩,還請勞煩前去捕捉此獸。」

六目聖靈獸雖然受創,但曾經的它畢竟是戰靈境界的魂獸,其戰力遠比尋常的戰魂要恐怖的多。

楚家十幾人,最強的也就是楚梟,戰魂四級的修為。十幾人聯手,也能夠與六目聖靈獸正面抗衡。

楚家突然出手捕捉六目聖靈獸,出乎其他人的預料。

「諸位!楚家的目標並非這獸魂山,待楚家捕捉六目聖靈獸之後,便會離開此地。」

楚鈺的聲音以靈氣催動,回蕩在這片天地。

「這獸魂山屏障不知何時才會消除,閑著也是閑著。正好我家族有一晚輩快要踏足戰魂境界,尚缺一隻魂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