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出消息,金家正式向林壞宣戰!」

「我要弄死他!」

……

一品閣。

駱爺一邊飲茶,一邊聽着丁算天的彙報。

林壞跟金家的衝突,他已經差不多都聽完了。

「這個年輕人,勇猛無敵,但做大的弱點,就是做事完全不考慮後果。」

駱爺這次更失望了:「別看他現在佔了一點上風,接下來,他恐怕就要面對金家的狂風暴雨了。」

丁算天也忍不住嘆氣:「他這個樣子,註定是走不遠的。」

「哪怕是你我,當年都是一路隱忍過來的,否則怎麼可能活到今天。」

駱爺一臉失望,問道:「州區李戰神在這個節骨眼被撤職,跟林壞有關係么?」

丁算天笑道:「當然跟他沒關係,他要是有這麼大的能量,何至於跟我們搶盤口。」

「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李戰神被撤職一事,完全是他自己作死。」

「他招惹了小戰尊,撞人家槍口上了。」

駱爺皺眉:「小戰尊已經來了?怎麼一點風聲都沒有。」

正在此時,趙衛東來了電話。

駱爺接聽電話,有些不耐煩:「什麼事?」

趙衛東:「你們應該收到消息了吧,小戰尊已經到天海市了。」

「抓緊時間拿下百億項目,不能再耽擱了。」

「要是怠慢了小戰尊,上頭怪罪下來,你我都要受罰。」

駱爺:「知道了。」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

丁算天苦笑:「他又來催我們了吧?」

駱爺點點頭,不禁有些頭疼:「抓緊時間吧,這次恐怕得你親自走一趟了。」

「去給金家添把火,讓他們傾盡一切去對付林壞。」

「只有林壞倒下了,百億項目才能落入我們手裏。」

丁算天點頭,起身走了出去。

沉寂了十年的沿海殺神,竟然要親自出手了。

只可惜是暗中出手,否則,整個沿海都得轟動。

……

這次去寧海市,林壞不準備帶上唐萱兒。

他讓張小龍安排了幾個人,在公司保護唐萱兒的安全。

「神獸,組織你的人,去寧海市準備接管那邊的地下圈子。」

林壞給陳玄武去了電話。

接到這個電話,陳玄武是懵的。

「林先生,我們才剛剛吞了東海的盤口,現在又要去吞寧海的盤口,是不是太快了啊?」

「而且寧海的盤口本來就要比東海大得多,那邊可有金家守着啊。」

「會不會太冒險了?」

林壞哼道:「你個廢物,這點魄力都沒有,怎麼跟老子混。」

「算了,我還是找李破天吧,你就在家當你的縮頭烏龜。」

陳玄武頓時慌了,忙解釋道:「林先生,我只是就當前形勢發表一下我的看法,我可一點都沒怕啊。」

「只要您一聲令下,哪怕你讓我一個人去金家砍了金澤,我都不帶眨眼的。」

林壞:「你盡他媽會跟我吹牛逼,不怕你就帶着人去寧海市,別跟我廢話。」

陳玄武:「是!我馬上帶人過去,砍誰您指示。」

林壞:「誰叫你砍人了?」

陳玄武懵了:「不是您說要吞了寧海市的地下圈子么?」

「不砍人咋吞?」

林壞:「你聽好了,我是讓你過去準備接管,我親自去拿下,你只管接管,懂了嗎?」

陳玄武:「……」

卧槽!

林先生要一個人去拿下寧海市的盤口?

開玩笑吧!

就算你是神帥,也不用這麼膨脹啊!

你好歹帶幾個人,那都算正常。

紫筆文學 第2419章

宋潔雅被錘死後,關於C家拍攝一些私人視頻被放出來。

都是宋潔雅耍大牌,人不到場,或者故意不配合,辱罵趙起余。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視頻不足為道。

可孟繁意的完美公關,讓宋潔雅在這件事里翻車的同時,讓趙起余吃了這個事的所有流量紅利。

孟繁意將『勵志』這一標籤直接貼在趙起余身上。

同時,把趙起余推上去,又把趙起余身上唯一過去黑點給曝出來,未來趙起余往上走,都不會被過去所累。

慕安安見識到這場完美公關后,不得不佩服孟繁意這女人能力。

也知道,這女人被壓太久。

日後,這女人要炸起來,沒人阻止得了。

而慕安安為迎接孟繁意進公司,同時也算是慶祝,所以舉辦AN.X創立以來,第一個慶功宴!

在慶功宴上,慕安安將第一杯酒敬孟繁意。

「恭喜。」

「謝謝。」孟繁意很大方接受,這本就屬於她的榮耀和讚美。

同時談起趙起余未來規劃。

「趙起余現在代表的,是那些拚命想要掙脫生活的牢籠的人,「有多少人,是傾其一生,付出了所有,但卻依舊掙脫不出生活的枷鎖。」

孟繁意苦笑,繼續說,「趙起余的存在,就是指引著他們不要放棄,繼續尋找光明的神!」

她的話,不像是在說別人,倒像是,在說她自己。

幾秒過後,她重新抬眸,臉上又恢復了一貫的自信和淡定。

「讓趙起余真正成為這些人的夢,只要趙起余接下來走穩每一步,不做錯事,就會在這個圈子裡擁有一席之地!」

慕安安將孟繁意的神情變化看在眼底,但並未點破。

她端起桌上的酒杯笑了笑,雖然已經誇了很多次,但還是認真的誇了一句——

「這件事處理得很漂亮,你確實是一個極為優秀的經紀人。」

「正式歡迎你的加入!」

孟繁意一愣,隨即跟慕安安的手正是握上。

她握的很用力。

因為很清楚,這將是她命運的轉折點。

今天之後,沒有人可以壓著她!

舉杯換盞間,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

等宴會正式結束,慕安安準備回去了。

趙起余將她送到門外。

雖然因為喝了不少酒的緣故,導致他此刻說話有點大舌頭,但他的思路還是很清晰。

「安姐,你放心,我絕不會再出任何差錯!」

慕安安拍了拍他沒受傷的那隻手臂,笑著說道:「加油,安姐看好你。」

趙起餘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

而後看了眼門前那片空空如也的空地,他疑惑的問道:「安姐,來接你的車子呢?還沒到嗎?」

慕安安視線朝前方望去。

別墅前方,一條直路通到底,並無行人車輛經過。

她除了能看到就近的那一小段,被路燈照亮的路面之外,

根本無法看清遠方等待著她的,是什麼。

慕安安挑了挑眉,「我沒讓司機來接。」

「剛吃完東西,想散散步,鍛煉身體。」

說著,沒等趙起余說什麼,她已經抬腳往前走去。

一隻手舉起,隨意擺了兩下。

她對身後的趙起余說道:「我們走了,你也進去吧,早點休息!」

「安姐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