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命啊……!」密林深處突然傳來女子急切的呼救聲。

沈笑瀾聽那聲音竟有點耳熟,立即朝著那方向奔去。

穿過密林,一處緩丘邊緣。

一個身著粗布衣衫的妙齡少女正在沒命狂奔,幾頭凶神惡煞一人多高的醜陋黑皮怪物緊追其後。

沈笑瀾吃驚不已。

方才烏角先生提醒過她,下山時盡量走山路,千萬不要抄林中近道,否則會中山鬼埋伏。

山鬼這種邪魅是山石精怪的化身,普通人肉眼也能看見。 極品花都醫仙 單個山鬼力道和速度稍強過人類,擺脫起來並不十分困難,但它們向來成群結隊行動,一旦被盯上大概率要淪為盤中餐。

眼下追著那少女的,想必就是山鬼了。

讓沈笑瀾吃驚的,並不是山鬼。

那被追著的少女,不論是聲音還是樣貌,跟她的好友林歡簡直一模一樣!

沈笑瀾立刻掏出幾張符,嗖嗖打了出去。

山鬼們聞聲回頭,被黃符正中腦門,這一瞬間彷彿時間定格,山鬼們暫時不動了。

成功了?!

這段時間進步很大啊!

沈笑瀾一喜,按住一顆狂跳的心,從緩坡上滑了下來。

她還記得自己的符最初只能讓怨靈感到不適,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制住山鬼了?看來,多舛的經歷是最好的老師啊……

「多謝公子相救。」那少女回過神來,沖著沈笑瀾羞澀一笑。

啥?公子?

沈笑瀾傻了眼,下意識就低頭去看自己的胸。有這麼平嗎……

……等會,是烏角先生給自己設的那個千人千面術的原因吧?

在千人千面術的作用下,每個人看到她的樣子都不一樣。 我的末世領地 難道在「林歡」眼裡,自己是個男的?相貌是男的,聲音也會對應調成男的吧?

「舉手之勞。」沈笑瀾大大咧咧的說,「林……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從哪兒來,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在這?」

那少女先是一愣,而後紅透了臉。

「公子怎知小女子姓林?莫不是……神仙哥哥?」

她姓林,沒跑了,八成是林歡的前世。不過……紅什麼臉啊!

還喊神仙哥哥呢……自己在她眼裡到底帥成啥樣了?

沈笑瀾好不容易憋住笑:「我不是神仙,不過正在修仙,所以有的事我知道一點。」

那少女頓時一臉崇拜,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

「……小女子姓林名雙,是山下林家鎮的人,上山是來挖筍的……」

林雙話還沒說完,旁邊山鬼突然一把扯下符紙,呲牙咧嘴撲了上來! 「我不活了,不活了啊!夏念念你這個殺千刀的!」

「夏念念你不孝,將來要遭天打雷劈!」

李百合潑婦般的哭罵聲引來了不少圍觀,夏高山覺得老臉簡直掛不住了。

夏紫諾那個不爭氣的東西,居然學人家吃致幻劑,還跟五六個男人……

他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來求夏念念,想讓莫晉北幫忙。

李百合口口聲聲大罵夏念念,哪裡有半點求人的樣子?

保安打電話到帝苑,將事情給說了。

沈管家請示之後,才把夏高山和李百合帶了進來。

夏念念坐在沙發上,表情淡然:「聽說你們在門口罵我?」

夏高山尷尬地說:「哪有的事!我們就是被保安攔住不讓進,吵了兩句。」

李百合一個健步走上前,噼里啪啦地開口:

「念念,你快叫莫晉北救救你妹妹,她現在被人關進拘留所了,她從小沒受過苦,哪能進那種地方去遭罪?」

「那可是你親妹妹,你要是不救她,你良心能過意得去嗎?」

夏念念眨了眨眼睛,唇角輕輕勾起。

她連什麼情況都不知道,李百合就栽在她的頭上了?

照李百合這麼說,夏紫諾就算是殺人犯法也沒關係。

可如果她夏念念不救,那就是沒良心,就是天大的錯!

「夏紫諾怎麼了?」夏念念問道。

李百合恨恨地說:「還不是被那群狐朋狗友給害了,紫諾那麼單純的孩子,怎麼可能做錯事?」

夏念念把視線轉向夏高山。

「你們要我救她,至少要告訴我,她到底做了什麼事吧?」

李百合立刻提高聲量,尖銳地說:

「夏念念,你做人怎麼能這樣呢?你妹妹是被別人給陷害的,你為什麼還一直追問呢?」

夏念念冷笑:「要是她殺人犯法,我也無條件幫她嗎?你們不說就算了,沈管家,送客!」

「好的,少夫人。」

沈管家立刻上前:「二位請……」

夏高山搶著說:「紫諾她就是服用了致幻劑而已。」

「什麼?」夏念念皺眉。

最近看到不少娛樂圈的人因為致幻劑鬧出醜聞,沒想到夏紫諾居然也自甘墮落?

李百合接過話說:「紫諾她是被人陷害的,你去找莫晉北幫忙把紫諾給放出來。」

夏念念揉了揉眉心。

善解人意的沈管家立刻說:「二位,我們少夫人懷孕了,不能勞累,你們先回去吧!」

李百合怒道:「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可是莫晉北的岳母!我算得上是這帝苑的半個主人,你不過就是個下人,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

沈管家面色自若地說:「帝苑的女主人只有一個,據我所知,好像不是你吧?」

李百合氣急敗壞地吼道:「夏念念,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父母的嗎?你這麼不孝,信不信我打電話叫電視台的記者來,曝光你的真面目,叫你名譽掃地?」

夏高山尷尬地拉了拉他:「百合,少說兩句。」

「我為什麼不說?難道不是嗎?你這個大女兒對夏家半點感情都沒有,白養了她那麼多年了!」

夏念念冷笑道:「我從出生到嫁人,一直都是外婆把我養大的,從來沒用過夏家一分錢。反倒是你們,從我結婚後,前前後後你們問莫晉北要了多少錢了?」

「你還跟我頂嘴?你會遭天打雷劈的!」

李百合不知廉恥地說:「你既然嫁給莫晉北了,他的財產你就佔了一半。我們是你的父母,你拿錢給我們天經地義!」

「你反正也不會用錢,不懂理財。莫家的那一半財產,我看你最好還是交給我幫你打理。」

李百合越說越興奮,雙眼發出貪婪的光芒。

就連她是來求人救夏紫諾的事情,都忘在九霄雲外了。

夏念念不怒反笑:「除了把莫家的財產拿一半給你,是不是還要把莫家少奶奶的位置讓給夏紫諾?」

「那就最好了!」李百合理直氣壯地說。

沈管家都看不下去了,心想少夫人怎麼會有這麼一對極品父母?

沈管家使了個眼色,立刻走過來幾個身體粗壯的傭人,架著李百合往外走。

李百合還在叫罵:「夏念念,你居然這麼對你的父母,你沒良心,你不孝啊!」

夏高山有些著急,想跟上去。

他轉頭看著夏念念,為難地說:「念念,你妹妹的事情……」

夏念念默了下,淡淡地說:「最後一次。」

夏高山激動地點頭,保證道:「好孩子,爸爸回去會說你李姨的。」

等到夏氏夫妻走後,沈管家有些心疼地說:「少夫人,你沒事吧?」

夏念念輕輕搖頭,苦笑道:「我沒事。剛才李姨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沈管家嘆氣。

這樣的極品父母,怎麼可能養出少夫人這麼溫柔的孩子?



夏念念去御尊集團找莫晉北。

總裁辦公室門口的秘書,見到她愣了下,立刻站起來招呼:「少夫人好!」

「莫晉北在嗎?」夏念念問。

「在的。」

「不用通知了,我直接進去好了。」

夏念念站在門口,剛想敲門,突然聽到裡面的說話聲。

「歐超為了賺錢買致幻劑,讓夏紫諾賣身。」

「這小子還真不是個東西。」是莫晉北的聲音。

夏念念心頭一跳,難道這件事情和莫晉北有關係?

秘書見夏念念站在門口不進去,大聲喊了一聲:「少夫人?」

夏念念一愣,總裁辦公室的門就從裡面打開了。

助理見到她,表情有些慌亂,立刻問好:「少夫人,你來了?」

夏念念點頭,走進去,莫晉北立刻迎了上來。

他滿臉帶著笑意:「怎麼想到來這裡了,想我了?」

夏念念看著他的眼睛,問道:「夏紫諾的事情和你有關係嗎?」

莫晉北和她對視了一會兒,微微垂眸,他走到窗邊,淡淡說道:「為什麼這麼問?」

「真的是你做的。」夏念念肯定地說。

莫晉北沉默了下,緩緩轉身:「我只是讓她染上毒癮,可沒讓她自甘墮落去賣。」

夏念念瞪大了眼睛:「你說什麼?」 「小心!」

沈笑瀾一把推開林雙,自己卻被山鬼抓破衣袖,潔白的手臂上留下了幾道暗紅的爪痕。

「嘖!」沈笑瀾把林雙擋在身後,一顆心砰砰亂跳。

什麼情況,山鬼不是已經被制住了嗎,怎麼又動起來了?難道還是自己的功夫不到家?

剛才她們錯過了逃跑的最佳時機,現在再度被山鬼包圍,沒了退路。

沈笑瀾暗暗叫苦。

她最初聽到呼救只是想過來看看情況,並不想多管閑事。

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時代,為個路人對付山鬼,鐵定不划算。可她沒想到,這路人林雙居然是林歡的前世,即便她們現在不認識,她也做不到袖手旁觀啊。

現在人沒救成,反把自己也搭了進去,不管怎樣也只有儘力突破了!

沈笑瀾下意識要去摸鬼賬簿,然而兜里空空。

她猛然想起:她的鬼賬簿已經沒了,就連她那幾個鬼兵,都轉移到冼星堯的鬼賬簿上去了,無法召喚……

也就是說,現在她只能靠自己和手裡剩下的幾張符了?

沈笑瀾捏著符,咬牙照著最近的山鬼面門打去。

哪料那山鬼動作靈敏,一下繞開,沈笑瀾撲了個空,背後頓時露出大片破綻來。

山鬼趁機突襲,她來不及躲避,只得揚起手招架……

砰!

林雙不知從哪撿了個木樁,用力敲在那山鬼後腦上,竟將它打暈了過去。

「叫你欺負公子!」

林雙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加持,目光堅定,一掃之前柔弱不禁風的模樣。

沈笑瀾一下看呆了。

林雙這傢伙,比她戰鬥力強啊!

山鬼們接二連三撲過來,林雙扔出木樁砸中一個,一拳一腳逼退兩個,暫時唬住了山鬼。

「……公子,沒事吧?」

「沒、沒事。」

沈笑瀾趕緊爬起來。太慚愧了,她一個修道之人,關鍵時刻還不如普通人可靠。

林雙雖然爭取到了時間,但已氣喘吁吁,知道難以堅持對峙。

這樣下去……大家都得死……

她遭遇了山鬼自知難以活命,卻把別個不相干的好心公子也卷進來送死,心裡著實有愧。

林雙想到了什麼,一口氣撞向山鬼,掙出了一個突破口。

「公子,快走!」

「你這是幹什麼?!」沈笑瀾急了。

「走啊!」林雙大喊。

「我不能拋下你啊!」沈笑瀾也跟著沖了過去。

「公子……」林雙眼中有淚。也罷,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一種緣分……

唰——

一道白光閃過,幾個山鬼的頭應聲滾落。

失去腦袋的山鬼紛紛倒地,而沈笑瀾和林雙還保持著剛才對抗的姿勢,一時愣住了。

不遠處,冼星堯緩緩收劍,淡然問:「兩位沒事吧?」

「冼星堯!」沈笑瀾鼻子一酸,「我就知道你沒走遠!」

冼星堯嘴角一抽,有些嫌棄的移開目光,潛台詞再明顯不過:憑你這種三腳貓的驅魔水平,還想著救人,我能放心嗎?

知道沈笑瀾鐵定會跟來,他確實沒有甩開她,只是用了些障眼法讓沈笑瀾看不到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