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那個人已經……」

「不,我不想死,我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貧村。

一隻有些圓潤的身影蹲在了菜圃旁邊。

蘇沐放輕了腳步,在羅天天背上拍了一下。

「嘿,幹什麼呢?」

「呼,嚇死我了。」小胖墩拍著胸口,嘴巴撅著,直直地盯著奸計得逞並且笑得十分猖狂的蘇沐,聲音略帶無語:「你怎麼比我還像個小孩子,幼稚。」

「嗯?」蘇沐眨巴著眼睛,雙手合掌拍了拍,掃了一眼某人的小屁屁,威脅的意思可謂是十分明顯。

羅天天:哼,就知道威脅我,欺負小朋友,友盡。

菜圃里的小菜苗,還有五六天就成熟。

到時候呢她們自己留一部分吃,村裡人王爺爺和劉爺爺分一些,再給羅閻大佬寄一份。

雖然只是一份普普通通的菜,但是這可是無公害無污染,加上她和羅天天親手種出來的,

禮輕情意重嘛,希望大佬能原諒上回的事情,千萬不要生氣。

下一批是她幾天前種下的,距離成熟還有十幾天,到時候菜多了,就還能給村裡的其他人分一分。

她們在蘇沐受傷期間對她多有照顧,這份恩情簡直感動死人了。

等她啥時候,靠直播種田脫貧以後,有錢的話,一定要把村裡的路修一修。

那條路坑坑挖挖的,坐牛車就像是小型過山車,顛來顛去的,屁股是真的疼,還賊難受。

害,漫漫日夜,暴富之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實現了。

陳櫻你可要給力一點哦,她蘇沐絕對是相信你的搞事能力,這一把能不能脫貧就靠你啦!

遠在z市的陳櫻,突然感覺背後一涼。

次日,鄰近中午,蘇沐懶懶散散地起床。

剛一睜開眼就瞧見一隻幽怨的熊貓,哦不,是熊孩子。

「羅天天,你咋了!」

「昨天晚上……我通宵玩手機看到有人在網上罵你,很多很多人,我知道顧哥肯定不是這種人,我就特別生氣,然後我就開了個小號連夜跟那些黑粉對罵,她們說的話好惡毒!」羅天天提到這個就一臉的義憤填膺,恨不得罵死那些造謠的人。

「萬一我真是她們說的那種人呢?」

「顧哥救了我,絕對不是那種人。」羅天天滿臉氣憤的認真模樣,讓蘇沐心裡有種暖暖的感覺。

「所以你就一晚上沒睡呀!」她的聲音帶著意思不易察覺的顫抖,用力地搓了搓他的小腦袋瓜,不讓他看見自己微紅的眼眶。

這熊孩子什麼時候也這麼暖了。

「現在給我乖乖睡覺,小孩子不能熬夜,會長不高的,醒來我給你做好吃的。」蘇沐嘴角掛著一抹笑容,強制性地把羅天天抱上床,動作略帶溫柔。

也許是真的太累了,屋內便響起羅天天打呼嚕的聲音。

。此刻,絳珠下跪的模樣很到位,綠色長裙里的風景,讓楚秦一覽無餘,一條幽深的痕路映入眼帘。實際上,楚秦早就開啟了天夢冰蠶的力量,但,這種朦朧的美,似乎更讓楚秦迷醉。

而絳珠,似乎並沒有察覺到什麼。

「絳珠,既然叫師父了,何必加上一個大供奉?」楚秦一邊將絳珠攙扶起來,一邊問道。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570他是我師父啊 漸漸的,已經不只是陳東才注意到森林的異動了。

就連普通打獵或者巡邏的女人們,也都漸漸發現:森林好像在變得越來越不一樣。

具體體現在植物的生長方面。

植物的生長速度越來越快,而且某些物種突然獲得了巨大的優勢。

不少樹木甚至一度處於沒有天敵的狀態,在各種惡劣環境下瘋漲。

陳東等人之前就發現了一種熱帶樹,以驚人的速度瘋狂生長著,瞬間霸佔了一些丘陵乾旱地帶。

若它光是在艱苦的環境中生長,其實也不算壞,畢竟也算是改善生態了。

但是在艱苦地區都能生長起來的它,在獲取營養方面,似乎有一套極為強悍的本領。

無論是生長周期,還是營養的獲取速度,都遠超其他植物。

這樣強勢的植物,嚴重擠壓了其他樹木的生存空間。

若單從總數上來看的話,似乎植物樹木的數量提升了的,好像對小島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

但實際上,因為那個植物的強勢地位,使得其他植物幾乎快要滅絕了。

這簡直比陳東他們砍伐都還來得恐怖。

這樣下去,生態系統的多樣性,無疑會遭到巨大的破壞。

那以那種強勢樹為代表的植物,往往並不會帶來多大的效益,它們為了競爭不擇手段。

但除了必要的繁衍目的外,幾乎不會有什麼果實供人食用。

森林的異變,還不僅僅只是表現在這些方面。

在森林中,一些位於頭部的獵食者,也常常出來活動。

這才是更讓陳東等人頭疼的問題。

這些獵食者,有些體型相當龐大,比尋常所能見到的山野動物要大得多。

這些大型獵食者,平時是難得一見的,但如今卻時常出沒,使得陳東等人在打獵或者取水的時候,各種危險都急劇上升。

「好了,今天開始第二風季的第十一次例行會議。」

在一間頗為寬敞的竹樓中,此時卻坐滿了人,基本上都是娘子軍的幹部。

楚梅落坐於主位,但在她的身邊,也坐着陳東。

陳東的女人們也依次落坐。

這個本來寬敞的屋子,此時卻顯得有些擁擠。

但是,卻十分安靜。

這種安靜,並沒有帶來舒適的感受,反而讓人感覺有些壓抑。

「這次,就由我來主持吧。」

坐在楚梅下方位置的李婉英,放下了紙筆,道:

「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是最近已經有許多部下跟我反映……」

「關於恩人做一些恩愛的事,希望能夠分一下時間和場合。」

「最近已有不少姐妹晚上都被聲音弄得睡不着。」

此話一出,滿座皆寂。

女人們一個個,都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種沉默,才是最為致命的。

「這事是真的冤枉。」

陳東義正言辭地道:

「我們每次都很注意的,連竹樓里的小孩子都害怕不小心吵醒了,不可能吵到別處。」

韓若翩也默默地點頭道:

「也許其中另有內幕。」

聞言,李婉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好吧,因為我們組和恩人的竹樓很近,所以接到的反饋也最多。這個倒需要多多調查一下。」

「嗯。」位於主位的楚梅點了點頭,道:

「這事非同小可,由於夜晚的神秘聲音愈演愈烈,導致大家的睡眠質量大幅度下降,身體機能得不到有效恢復。」

「這甚至嚴重影響了白天的工作,希望各位組長回去以後多加思想建設。」

眾人紛紛點頭。

「好了,然後就是森林問題。」

楚梅話鋒一轉,說到了這次會議的點子上:

「經過我們的觀察,目前森林中已經有三種以上的變異植物,它們會瘋狂地佔用其他植物的生存空間。」

「而且這些植物都無法產出能夠食用的果類,唯一的作用就只是拿來做火源了。」

一個組長提議道:

「那不如我們把它們的數量控制在一定範圍內,這樣就有穩定的火源來源了。」

楚梅卻無奈地搖頭道:

「不行,經過生物組的研究,那些草木會瘋狂地汲取土木中的養分,即便充滿了細菌真菌的肥沃土壤,也會難以為繼。」

「如果我們單純地培育那些草木,想要加以利用的話,恐怕是難以做到的。」

「我們現在只能控制它們的數量,儘可能地抑制它們的成長,以免造成森林的生態破壞。」

女人們紛紛表示贊同。

雖然陳東等人居住在森林的邊緣的,但每個人都知道,森林的生態與她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單單靠海洋中的資源,是不足以長期地維持生活的。

她們必須取用森林中的資源。

更何況,那一片森林的存在,更是為陳東等人提供了一道天然的牆壁。

無論風、旱季,都能帶來保護。

「草木的問題,我們尚且還可以解決。」

李婉英輕輕嘆息道:

「但是目前狂暴的野獸越來越多,導致我們已經不是外出打獵困難了,就連庇護所的巡邏防守力量,也必須加強。」

「目前來說,我們組的人手,已經有些不太夠用了。」

這一點,李婉英是感受最強的。

因為她肩負着保衛著營地的責任,她們的工作量增多是最為直接的。

「這一點,我們三組已經在做了,預計兩周后能有一支小隊能夠支援二組。」

一個女人有些歉意地道。

感受到野獸們逐漸變得狂暴后,在前幾次會議時,陳東就提議組織訓練其他組的女人,以確保庇護所的周全。

畢竟,這個可是頭等大事。

但是要訓練到具有目前李婉英所率領的戰鬥組和斥候組的實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

而目前,庇護所外異常兇險,不具備實力貿然外出,很有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人手短缺,也成為了一大問題。

。 此刻,在那人山人海的公園之中,一些或是奇裝異服,一些或是行為詭異,一些或是凶神惡煞等等陌生群體已經出現在了天湖公園的各個角落中。

兩三百個勢力齊聚東陵,眼下因為陳玄的邀請紛紛而動,這股力量是極其恐怖的,單從人數上而論就超過了千人!

他們就如同蟄伏在暗中,伺機而動的餓狼一般。

不過眼下率先趕來的基本上都是全球百國的中等勢力,那些霸主勢力即便是為了裝/逼,彰顯自己的身份,怎麼也得後面在出場。

「組長,我們要不要上報先將這裏的遊客疏散?」在天湖公園一個角落中,上官雪看着夏秋問道,境外百國兩三百個勢力齊聚東陵,神組的人早就將這裏給監控了起來。

為了監控這些不確定因素,這一次神組都出動了數千人,明裏暗裏已經在東陵交織成了一張大網,一旦陳玄失敗,神組的人就會出手,若是神組的人也失敗了,那麼就得動用武力鎮/壓了。

為此,李重陽那邊早就做好了準備!

雖然這次面對的是來自全球百國的勢力,不過只要他們敢在天/朝國亂來,天王老子也得付出代價!

夏秋搖了搖頭,說道;「已經來不及了,這傢伙突然邀請百國勢力齊聚此地,根本沒有給我們準備的時間,現在疏散遊客,起碼都需要好幾個小時。」

「可是,萬一等下這裏爆發戰爭,那些境外修行者只怕不會顧忌什麼。」上官雪皺着眉頭。

「行了,那小子是一個有分寸的人,他身後的那股力量恐怕早就埋伏在這天湖公園周圍了,一旦這些境外修行者敢亂來,絕對會遭到強力鎮/壓,而且……」夏秋看了看周圍,低聲說道;「據我所知,這次連魁首也出動了,她此刻應該也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