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院中如今儘是一些比較有前途的人,而且因為科目不少,你要都學好,就不能浪費時間在路上,好好學,去結交一些朋友,不管是好人,壞人,奸人,惡人,各有各的用處,即便是惡人,你若用好了,也可以變成你手中的刀,明白嗎?」

蘇遠清不可能立刻就明白,但是卻很在意南玉清說的話,認真思考之後,他對南玉清重重的點點頭。

「是,姐夫你說的話我記住了。」

看他這般乖巧,蘇招娣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阮清霜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茶,忍不住吸吸鼻子,蘇招娣站起來道。

「我們回去吧,殿下去忙你的就好,我大姐會住在這裡,不過,這裡確定安全的吧?」

「放心吧,這裡男子跟女子是分兩個學區的,不會有危險。」

南玉清因為還有事情要忙,所以就留在了書院,蘇招娣她們自己坐馬車回去。

第二日書院便開始上課了,不過蘇招娣並沒有去,有南玉清在,她不去便也沒人說什麼,阮清霜收拾了東西搬到了書院住,蘇招娣親自送她去的,順便叮囑了一番,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最後還是不放心,把柳青留下保護她。

蘇遠清則是被南玉清親自送到了星月書院,蘇招娣前一日在亭子里吹了冷風,回來就有些染了風寒,故而也沒去星月書院,好在如今她對南玉清還算信任。

到第三日時,是阿尼公主,也就是蘭妃的封妃大典,王妃一大早便派人來跟蘇招娣說,讓她要快些,進宮要先給賢妃請安。

蘇招娣前兩日染了風寒,身子不舒服,晚上也沒睡好,不過也還是早早的起床準備。

進宮對她來說如今是最重要的事,蘇青山傳來消息說大飛跟大柱沒找到,她既擔心他們,也擔心阿姐,沒找到難道是被南宇蕭給發現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倆的小命很有可能就不保了。

「主子,今日進宮要穿的正式點兒,蘭妃的封妃大典,不能失禮。」

蘇招娣看著秋月給她拿出來的這一套繁瑣的裙子,微微蹙眉。

「正式就非要穿這樣的嗎?這不太方便。」

「啊?什麼不太方便?」秋月不解的看著她,隨後立刻恍然,趕緊說道。

「好,我去給主子換一套。」

蘇招娣成親時,南玉清給她做了很多的衣裳,她一共穿的也沒幾件,剩下的都是沒穿過的,秋月在裡面挑出一套樣式簡單,但卻也非常莊重的衣裙。

「主子,你看這個可以嗎?」

蘇招娣看了一下,點點頭,「就這個吧,對了秋月,把我臉上的這個憔悴要遮蓋一下。」

幫蘇招娣換上衣裳之後,秋月又趕緊給她化了妝。

夏蟬從外頭進來,「主子,您怎麼還沒好啊,這王妃那邊都催了好多次了,您這要是再不出門,王妃估計就要親自找過來了,今日封妃大典,王爺跟世子已經先進宮了,我們跟王妃一起走。」

蘇招娣看了看自己有些發白的嘴唇,對秋月道。

「顏色深一點兒吧。」

夏蟬在一旁見蘇招娣如此精心的打扮很不解,便悄悄問秋月。

「主子這是怎麼了?之前進宮也未見她如此在意自己的妝容啊,衣裳也挑,這跟主子不太像。」

秋月看了夏蟬一眼,搖搖頭,並未多說,可她心裡卻明白,她家主子這是懷著能見到大小姐的心思去的,她怕大小姐看到她憔悴的模樣,她希望大小姐見到她時,即便臉不一樣了,她還是那個蘇洛璃。

蘇招娣總算滿意了,站起身,自己走到內間,把一把匕首放到了袖子里,又把幾包毒藥放到腰間,這才走出來道。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院子外一大堆的丫鬟僕從全都一驚在候著了,王妃身邊的丫鬟銀鴿也侯在外頭,銀鴿有些著急,不停的抬頭看天。

見蘇招娣終於出來了,便趕緊迎上去。

「世子妃,您可算是好了,王妃那邊可等著您呢。」

蘇招娣笑笑,「讓母妃久等了,是我不好。」

銀鴿看著蘇招娣,只覺今日這位世子妃跟往日不太一樣,衣裙簡單,妝容卻異常精緻,一張本就好看的小臉此時只覺傾國傾城。

蘇招娣見她盯著她看,扭頭看過去。

「可是我今日臉上沾了什麼?」

銀鴿一笑,「那可不是,是今日的世子妃太過好看了,奴婢看著都有些移不開眼呢。」。 「……太好了太好了……」

那個身形狼狽的趴在地上的年輕人,激動的呢喃著,一邊念叨,還一邊用手拄在地面上,用力一撐……一撐……

抬頭茫然的看了看仍舊摁在他背上的王學斌,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那個……能不能先讓我起來……」

「……呃..抱歉!」

王學斌抱歉一笑,鬆開了手,撣了撣身上的灰塵,若無其事的站到了一旁。

看着王學斌的表現,年輕人張了張嘴,彷彿想要解釋些什麼,但嘴巴張了半天,卻什麼借口也沒想出來,只得勉強一笑,輕聲說道:

「……沒什麼,沒什麼……前輩老當益壯,身體真好……呵呵……呵呵……」

接着,他彷彿想到了什麼,顧不得方才尷尬的景象,連忙爬起身來,從兜里取出了一張身份卡,在他本人的個人終端上用力的刷了一下。

「……前輩,抱歉,時間緊急,我就不啰嗦了,我叫李一一,聯合政府的技術觀察員,也是編號CN114-03特種救援隊的成員!

我們的任務是重啟赤道地區的轉向發動機,但因為地球大氣被木星捕獲的緣故,越往前飛大氣越稀薄,飛機飛不了,也不知道有多少飛機能撐得住……呃..謝謝……」

接過了朵朵遞來的毛巾,李一一感激一笑,用力的擦了擦臉,還把自己髒兮兮的眼鏡也一併擦了擦,看向眾人,繼續說道:

「……我們執行的是0051號子任務,重啟蘇拉威西三號發動機,我們小隊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王前輩,韓前輩,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一旁,正在檢查運載車狀況的韓子昂,聽到這話,身形微微一頓,看了看朵朵與劉啟,又看了看王學斌。

注意到韓子昂的動作,李一一也將視線望向了那位堪稱傳奇的一號隊長……

沒錯,李一一是知道王學斌的,同作為特種救援小隊,他們小隊的編製、行為模式、許可權、任務、完全是照搬一號小隊搭建的。

作為一個精通信息技術的技術宅,李一一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網絡上搜集各種各樣或有用、或沒用的信息了,一號小隊的經歷自然也在其中。

「……隊長……」

「……嗯!」

聽到了韓子昂的提醒,王學斌回過了神來,扭頭深深的看了韓子昂一眼,輕閉雙眼,長長的呼了口氣。

「……CN001-01小隊!」

「……到!」

「準備執行任務!」

「是!」

韓子昂大聲的喊道,接着霸道的坐在了運載車的駕駛位上,宛如一個穩坐中軍帳的將軍一般。

「李一一!」

「我在!」

聽到王學斌的呼喚,李一一連忙收斂了臉上的興奮,站直了身子。

一旁,王學斌沒有在意這些小節,輕輕的拍了拍李一一的肩膀,沉聲說道:

「……執行任務可以,聽從命令,能不能做到?」

「……保證完成任務!」

李一一敬了一個不倫不類的軍禮,看的韓子昂直搖頭,王學斌倒是沒說什麼,轉頭看向了三個孩子。

「……你們仨,是一會兒下車,還是跟我們走一趟!」

三個孩子聽到了王學斌的詢問,立時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我也去!」

「……我要跟姥爺在一起……」

「當然是回家啦!」

「嗯?」X2

兩道犀利的目光打來,看的蒂姆不自覺的一抖,連忙熟練的攤開雙手,賠笑說道:

「……我的意思是,當然是一起啦……」

「嗯!」X2

蒂姆繼續扯著臉上僵硬的笑容,將頭轉向了一邊,眼中含着無言的淚水,嘴裏卻還在重複道:「……一起……一起……」

那聲音,彷彿要把打碎了的牙咽進肚子裏一般,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那王隊長,咱們第一步先幹什麼?」

「第一步?」

王學斌眉梢輕揚,望向了遠方,視線彷彿穿透了無盡的風雪,看向了一隊頹廢的隊伍。

「……先找點兒人……」

……

「杭州杭州,這裏是CN171-11小隊,我們負責杭州一號發動機救援任務,我們擁有火石與火石運輸車,收到請跟我們聯繫!」

周倩拿着老舊的通訊平台,生疏的操作著,一聲聲的呼喚,卻始終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老大!還是沒人!」

「繼續呼叫!」

逼仄的車廂里,王磊坐在座位上,頭貼著車壁,緊閉雙眼,眉頭皺得老高。

「……杭州杭州,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這裏是CN171-11小隊,我們擁有火石和火石運載車輛,請配合我們完成救援任務!」

一遍……兩遍!

十遍……二十遍!

通訊平台里,周倩不厭其煩的呼喊著,聲音從溫潤悅耳,漸漸變得沙啞,車廂里,倖存的小隊成員們,全都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隊長……還是沒人應答……」

王磊的雙眼閉的緊緊的,嘴唇也抿的發白,臉色因緊張而有些抽搐,還雜着些許猙獰。

「……隊長……你說……杭州地下城……是不是沒了!」

「咱們還有多長時間能到杭州地下城!」

王磊睜開了滿是血絲的雙眼,聲音有些乾澀,望向了正在開車的鎚子,從嗓子中擠出了幾個字。

「……咱們一直是全速前進,這輛車也非常適合當前的路況,最多一個小時就能到!」

「……還能不能再快點?」

「已經是最快速度了……」

「超頻呢?」

「隊長,超頻堅持不了一個小時的!」

「不是,你開超頻,他不就不用一個小時了么?」

王磊聲音有些顫抖,但依舊看着鎚子執拗的說道:

「……你看啊,超頻了,速度快一倍,原本一個小時的路程,他不就半個小時就能到了,那不就相當於超頻半個小時么,對不對!

別管車況,等咱們救援完事了以後,我雙倍賠給王老先生,三倍也行,我賠!你就只管開!」

「……隊長,超頻也沒用,這是十五年前的車,超頻只能堅持十分鐘,十分鐘最多能跑一半的路,剩下半個小時的路咱就得步行了!」

王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哀求的看着自己的隊員。

「……要不然咱們就先超頻,能快一點是一點,你們說呢?」

看到這一幕,周倩忍不住了,雙眼通紅的看着自己的隊長,沉聲說道:

「隊長,冷靜一點!我們已經在盡自己的最大努力了……」

『滴滴~』

刺耳的鋒鳴聲響起,車裏的聲音頓時一靜。

「來消息了!」

周倩一聲大吼,表情因興奮而變得通紅,一旁,王磊眼疾手快,瞬間搶過通訊平台,接通了通訊……

「CN171-11小隊全體注意,救援任務失敗,地殼位移導致熔岩噴發加劇,杭州一號地下城已於十分鐘之前覆沒,無人生還……

現在,CN171-11小隊,你們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