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杜明答應道。

陸方打開車門,離開了這裡。

現在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了,太陽只剩下一半還漏在外面。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陸方看著夕陽。

自己本來打算前往妙家看一看,結果今天就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情。

「還得是明天才能去啊。」陸方嘆了口氣。

到家了。停好車子,陸方卻發現自己家裡的燈開著。

「有小偷?」陸方一驚,然後冷笑了。

「偷到我家裡了,看來也是你命中注定啊。」

陸方家裡除了一張床和板凳,上次被杜明砸乾淨了之後他就沒買新的。

「不知道抓個小偷,有什麼獎勵沒。」

陸方心中想道,慢慢的打開了自家的門。

但是一看,陸方獃滯了。

這還是自己的家嗎?

本來空曠的客廳,現在擺上了桌子沙發,還有一台電視在那裡放著節目。

牆上掛著風景畫,屋子裡一副溫馨的景象。

「這是聖誕老人來我家了?」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陸方獃獃的說道。

這時候,廚房裡漏出來了一個人頭,「你個混蛋回來了?」

「程月婷??」陸方不敢相信,他看著系著圍裙,正想辦法怎麼切土豆的程月婷,說道,「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還有,你對我家幹了什麼,你怎麼有我家的鑰匙的?」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程月婷說道,「你的鑰匙我在你門頂上找到的,應該是備用鑰匙;然後這些東西是因為我不願意在空房子里等人,就找人買來的。」

「…..」有錢人的生活真的是不懂。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然後呢,你怎麼會在這裡等我?」前兩天這人不是還對我擺架勢嗎?怎麼現在看樣子就像是個小媳婦似的?

「這,這不是想來看看你嗎,」程月婷臉色有些紅,也不擺弄那個可憐的土豆了,看著陸方說道,「感謝你昨天照顧我。」

「感謝?」陸方抽了抽嘴角,「你這樣就算是救命之恩也到不了這個程度吧?」

「你….」程月婷看著陸方,有些惱羞,「你要是不願意要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人扔掉。」

說著,程月婷臉若冰霜,拿出了電話。

「呼,現在才是正常的你啊。」陸方一看熟悉的表情,頓時放心了。

這姑娘沒吃錯藥啊。

「你給的我為什麼不要,」陸方一看程月婷真的要把電話打出去了,趕緊攔著說道,「不要白不要。」

「哼。」程月婷掛掉電話,冷哼一聲,把圍裙摘下來扔到了陸方懷裡。

「你去炒菜,我餓了!」

「嗨~你這倒是會指使人。」陸方看著坐在沙發上冷著臉看電視的程月婷,笑了笑。

繫上圍裙,走進了廚房。

「程月婷啊,你自己淪陷了居然還不知道,我該怎麼說你呢。」

陸方刀光閃過,土豆變成了粗細均勻的細條。

「我的魅力還真是大啊。」

陸方自戀的想到。 程月婷坐在客廳里,心裡胡思亂想。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不敢和他說話,」程月婷眼神完全沒放在電視上,雙眼無神,「他明明就是個流氓,我不應該和他再有什麼交集的。」

本來按照她的想法,在當時和陸方簽完結婚契約,領完證之後,他就不會再和陸方有什麼聯繫,除了多了一張結婚證之外並沒有什麼改變。

沈先生,請賜教 但是卻有這麼陰差陽錯的,一次一次的接觸,讓程月婷和陸方的羈絆越來越深,現在如果看不到陸方,程月婷甚至覺得都少點什麼。

就當程月婷越想越偏,甚至想到未來要生幾個孩子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香氣。

「嗯?」程月婷動了一下可愛的小鼻子,循著氣味來到了廚房。

只見陸方在那裡,正在將鍋里的菜稱出來,並且將另一份菜倒入鍋內。

「哦,你過來的正好,」陸方注意到了在廚房門口探頭探腦的程月婷,笑著說道,「你把這盤子菜端過去,我現在這裡走不開。」

「你在使喚我?」程月婷指了指自己說道。

「不使喚你使喚誰?」陸方翻了個白眼,「這屋子裡除了我也就是你了吧?」

「你…」程月婷剛想表示拒絕,但是又聞到了撲鼻的香氣,將喉嚨里的話壓了下去。默默地端起盤子,向外面走去。

將菜放在桌子上,程月婷感覺嘴裡的唾液分泌的速度加快了。

「我偷偷地嘗一點,應該看不出來吧?」程月婷這麼想著,用手指頭悄悄地捏起來了一點菜,放到了嘴裡。

「好美味啊!」程月婷不敢相信,這還是一盤子炒土豆絲嗎?

沒錯,這是一盤子炒土豆絲。

對於一個廚師來說,越簡單的菜就越難弄得很好吃。因為鮑魚龍蝦根本就不是你做才好吃的,而是東西本來就好。

只有十分簡單的,基本上只要會做菜的都會做的,你弄得好吃才是一個真正有實力的廚師。

當然,陸方作為一個自稱是非專業廚師裡面最好的廚師,可是學了很長時間才有這麼一手功夫的。

自己離開了后,自己的戰友估計吃不下其他的飯了吧?

陸方正炒著菜,突然想到了遠在世界各地的戰友們,眼神有點暗淡。

但是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繼續忙手裡的,「相信沒有我,他們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我們會再見面的。」

說完,將做好的菜端了出去。

一走到餐廳,陸方就發現那盤子土豆絲只剩下了一點湯汁,幾根土豆絲在上面可憐的飄著。

旁邊坐著的程月婷彷彿什麼都不知道,正襟危坐。

「咦,這盤子菜怎麼少了這麼多?」陸方裝作不知道,將菜放在了桌子上,疑惑地說道。

「我也不知道,你給我的時候就是這麼些。」程月婷睜眼說瞎話,然後眼神盯著陸方剛剛端上來的另一道菜。

「是嘛?」陸方笑著說道,「你嘴角的湯汁還沒擦乾淨呢。」

程月婷一聽,趕緊擦了擦嘴,卻發現什麼都沒有,頓時惱羞成怒,「好啊,你耍我。」

「我可沒有,」陸方雙手舉起來,做投降姿勢,「這完全是你自己暴露的,你要是不擦嘴我也不知道是你吃的啊。」

程月婷冷哼一聲,不說話,自己拿起筷子開始自顧自的吃著。

陸方也不吃飯,就坐在那裡看著程月婷在吃著。

看了一會兒,陸方的眼神讓程月婷渾身不舒服,她放下筷子,看著陸方說道,「你不吃飯,看我幹什麼?」

「我不餓啊,」陸方表示就算一天不吃飯他也感覺不到餓,「你知道有一個詞叫秀色可餐嗎?」

程月婷聽著陸方的話,本來一直板著的臉突然間就這麼紅了起來。

「這樣才對嘛,女孩子就應該多笑笑,成天板著臉幹什麼,」陸方笑著說道,「你想不想天天都吃這種美食?」

程月婷調整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然後看著陸方說道,「怎麼。你想去我家當我的專屬廚師?」

「不,」陸方說道,「你為什麼不來我這裡做一個全職太太呢。」

「你負責貌美如花,我負責賺錢養家。」陸方說道。

「就,就你?」程月婷說話有些結巴,「就你一個開網約車的還能養得起我?」

「你還真以為我是一個靠開網約車賺錢的窮苦大眾嗎?」

陸方神秘一笑,看著程月婷都有些懷疑了。

人在邊緣 在聯想到陸方會的貴族禮儀和交際用語,程月婷感覺自己明白了什麼。

「說實話,」程月婷神神秘秘的看著陸方,小聲說道,「你是不是哪個大家族派出來歷練的少爺啊?」

「你…..」陸方剛想說出你的存款來著,聽到程月婷的話突然一愣,然後哭笑不得,「我怎麼可能是大家族的少爺呢,你看看。」

說著,陸方站起身來,雙手伸直,「哪個大家族的人出來歷練是這個打扮?」

「可是,你那天晚宴身上的氣質也不是假的啊。」程月婷迷惑的說道。

「那只是偽裝,知道嗎?」陸方晃了晃手指說道,「你要是願意,我還能裝出杜明那種氣質。」

「是嘛?」程月婷恍然大悟,但是又有了疑問,「那麼你為什麼會偽裝這種氣質呢?」

「這個你就別管了,」陸方突然正色說道,「等到時候能告訴你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

「哦。」程月婷看到陸方少有的正經模樣,也不再問,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很快,這頓飯變吃完了,時間也到了半夜。

「陸方。」

程月婷站在門口,看著陸方,有些遲疑。

「想說什麼?」陸方問道。

「我現在覺得,你這個人挺好的。」

程月婷說完,一轉身留給陸方一個美麗的背影,開車離開了。

陸方目送程月婷離開,有些頭疼。

自己這算不算歪打正著的獲得了一個少女的心?

這麼想著,陸方也收拾收拾東西,躺在了床上。

剛躺下,陸方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陸哥。」

電話那頭傳來了杜明的聲音。

「杜明,有什麼事情嗎?」陸方沉聲說道。

「今天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杜明說道,「天然氣爆炸,把我的莊園給炸平了。」

「做得很好。」陸方說道。

「還有,現在我大哥已經全面截斷我的家庭資產支持了,」杜明說道,「我現在完全靠自己當時買的股份來維持日常開銷。」

「還有,杜越死了后,他手下管理的斧頭幫現在群龍無首,需要一個人來當首領,」杜明說道,「希望這個首領能經過你的手選出來。」

「好,」陸方說道,「就在這兩天,我到時候給你打電話。」

「是。」

杜明沉聲說道。

「有一件事,」陸方這時候開口了。

「您說。」

「我手下的小弟,不能手無縛雞之力,」陸方微笑說道,「我決定教你幾招。」

「真的嗎?」杜明一聽有些興奮。

「後天早晨六點,你來我附近的明珠公園,我指導一下你。」

陸方交代完,掛了電話。

電話的另一頭,杜明有些興奮。

誰年幼的時候沒幻想過自己有一身飛檐走壁的輕功呢?

這在這個夢想很有可能就要實現了,這能不讓杜明激動?

於是,杜明失眠了。

很快,兩天過去了。

這兩天陸方整天無所事事。網約車也就那樣,這麼些人搶一個單子,手慢的都沒有,努力一天也就掙個一百來塊錢。

陸方本來就不靠這東西養家糊口,要是靠這個自己早就餓死了。

他離開的時候帶了二十萬,一直在用這個錢買東西。

準備給杜明鍛煉了,就不能糊弄過去。陸方買了一堆藥物和一個大木桶,然後調製了一大桶藥水,提前一晚上放在客廳里。

第二天凌晨。

陸方提前半個小時來到了這裡,結果發現杜明已經在這裡站著了,身上還有些潮濕,一看時間就不短。

「….你到底什麼時候來的。」陸方扶著額頭,無奈的說道。

「不長,凌晨四點。」杜明興奮的說道,「一想我也能飛檐走壁,我就有些興奮。」

「你還真當能升天啊,」陸方很是無奈,「我讓你是練習一下功夫,出去的時候別再讓人給揍的不行了。」

「是。」杜明說道,整個人也冷靜了下來。

陸方見杜明冷靜了下來,於是說道,「看好了,我只做一次,你能記下多少來看你自己的了。」

陸方說完,開始打起來一套拳法。

杜明目不轉睛的盯著。

這一套拳法並不是陸方所創,而是他在一次任務中,無意間從一個蛇洞里找到的。

因為發現的時候封面已經破爛,陸方也不知道這套拳法名字叫什麼,就叫它無名拳法。

這套拳法一共十二式,每一式都大簡至繁,看似簡單但是學起來很難。

一旦學到標準姿勢,就會渾身刺痛。刺激各個穴道激發出自己的潛能來。

陸方強大的身體素質,有一半是因為這套拳法得來的。

就算是現在,陸方打起來這套拳法,還是能感覺到穴位里傳來的力量。 很快,十三式動作做完,陸方收勢,看著杜明說道,「記住了多少?」

「小弟愚笨,就記住了前三式。」杜明有些慚愧的說道。

「記住三式已經很不錯了,」陸方表示很滿意,自己這麼天才,第一次看的時候只記住了一半,更何況普通人呢。

「好了,你來打一遍。」

陸方說道。

杜明點頭,擺起了起手式。

「有什麼感覺?」陸方說道。

「沒什麼感覺啊?」杜明有些奇怪,他又把自己記住的三式打了一遍,發現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你在擺出起手式。」陸方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