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葉修點頭回道:「我還想多活兩天,所以,就算喵蓮臘王妃再怎麼漂亮美艷,我也只能是飽飽眼福而已!」

「去你的吧!」毛靚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花心鬼,你敢背叛欣欣的話,我要你好看!」

魯王子就是喵靈娜的親哥哥,喵靈娜對他的別墅並不陌生。

她一直都很喜歡這兒,可以以前都是以遊玩的方式過來的,最多只能在這兒吃頓飯就得走,不能長久居住,這一次沒問題了。

因為七公主已經出嫁了,按照王族規矩,出嫁之後,她就不能回王宮居住。

雖然現在還沒有正式出嫁,但婚約都已經定了,和結婚沒什麼兩樣。

公主可是有修養的人,不會像普通民間女孩子一樣嘰嘰喳喳的亂叫。

公主做的最多的,就是在二樓客廳,跟著她的大嫂魯安娜王子妃學習中文。

海景別墅對她來說,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可以隔著窗子欣賞到窗外的海景。

再有就是,海景別墅的後窗口,還有一條人工海水溝,海水溝和大海連同,人可以坐在陽台釣魚。

公主全天的事情就是:吃飯,釣魚,學習,看電視。到晚上就睡覺。

她甚至沒有走出別墅散步,完全是一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樣子。

葉修這一天都非常忙碌,可沒有功夫理會公主。

葉修被雲嵐拉著在街道上狂奔了一天。

九江國物價本來就高,但卻架不住雲嵐是一個敗家婆娘,就算再貴,只要她手裡有錢,就要花!

葉修給她的一百萬,一天就被他揮霍一空了。

買衣服,買汽車,買房子,買遊艇,甚至還買了一條怪異的小狗寵物。

葉修倒是不知道,雲霄臨死把雲嵐託付給他,就是擔心他死了之後,雲嵐受窮沒錢花,所以才給雲嵐找了葉修這個凱子。

現在葉修知道恐懼了,但已經晚了。因為葉修已經在雲霄的臨終榻前,同意了幫助他照顧雲嵐的。

葉修現在只能是自食惡果。

雲嵐錢花光之後,又找葉修預支了「明年」的零花錢。葉修之前說了,給雲嵐一月十萬的工資。

雲嵐把今年的工資已經花光了。

錢轉賬過去之後,雲嵐拉著葉修要去帝國飯店:「葉修,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帝國飯店的飯菜是最好的,你敞開了吃!」

「哎!」葉修拉住雲嵐說道:「嵐嵐,你不要忙著花錢,我帶你去賺點兒錢,好不好?」

「不要!」雲嵐斷然回絕道:「葉修,毛靚說你有上百億的資金,我花這點兒小錢對你來說算什麼啊?」

「但是你就甘心這樣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

葉修問道:「雲嵐,你的鬥志都哪兒去了?好好的做一番屬於自己的事業,賺到一筆屬於自己的錢,這難道不好嗎?」

「我……」雲嵐鼻子一酸,捂著臉說道:「我只是一個女人,我能做什麼嘛,除了花錢我什麼都不會!」

我去!葉修當場就要崩潰了,你這種吃貨,就算長得再漂亮,有什麼用?

雲嵐就應該去嫁給魯王子,魯安娜王子妃一天到晚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卻有大量的錢花。

葉修疑問道:「嵐嵐,你不是說你功夫很強大嗎?會大家也能拿錢啊!」

「你想打誰!」雲嵐拍著胸脯說道:「如果你和國王有仇的話,我現在就蒙面去把他揍一頓。」

「不用了!」也修斷然回道:「雲嵐,我手中有一千萬零花錢,一會兒我帶你去大擂,你打贏的話,我就給你一千萬!」

「好!你說的哦。」雲嵐點頭回道:「擂台在哪兒,立刻帶我去。」

葉修拉著雲嵐來到了暗黑殿,他沒有多想,一路直奔暗黑酒吧。

暗黑酒吧的人,基本上全都認識葉修,看到葉修帶著一個美女入場,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繞到而行。

葉大人武勛卓著,連虯龍都被他弄死了,有誰敢和他對抗呢?

葉修指了指吧台,湊在雲嵐耳朵邊嘀咕了幾句。

雲嵐大步流星走到吧台跟前,抬手從懷中摸出來一摞子鈔票,用力將錢砸在了吧台上!

吧台的美女花魁心頭一顫,砸場子的來了!

有人發起挑戰,酒吧音樂立刻關閉。

雲嵐說道:「小妞兒,老娘看上你了,跟我去房間陪我男人一起做一次吧!」

雲嵐並未拉葉修,而是從人群隨便拉了一個男人。

花魁問道:「你們兩個到底是誰要挑戰暗黑?」

男人被嚇得瑟瑟發抖,想要逃竄,但卻被雲嵐死死拉住手腕,跑不了。

雲嵐坦然回道:「是我要挑戰暗黑,暗黑酒吧敢不敢接受挑戰,不敢挑戰的話,就給我拿十億出來,我就不為難你們!」

哎呦,好大的口氣!

「小妞兒,你這是找死!」後方大門內衝出來一個怒氣沖沖的光頭。

「我就是來找死的!」雲嵐不知死活的說道:「你敢不敢和我決一死戰?」

「嘖嘖。」光頭仔細看了雲嵐一眼,只覺得眼前一亮,這女人太正點了!

雲嵐的臉蛋可以和周欣欣媲美,她的身材更是比周欣欣要火爆的多。

這簡直就是一個男人殺手,任何男人看到她都得被她迷上了。

光頭色眯眯的說道:「美女,如果你打敗的話,就陪我一夜,怎麼樣?」

「沒問題!」雲嵐說道:「如果我打輸了的話,我的身體就是你的,隨便你想怎麼玩都行!」

「哈哈哈哈。」光頭大喜,抬手要摸雲嵐的俏臉,雲嵐抬手將他的咸豬手推到一邊兒。

嵐嵐大美女凝聲問道:「光頭,如果我贏了的話,要不要我留你一條狗命?」

「哎呦!」光頭獰聲說道:「美女,你這麼暴躁做什麼呢?真的狠下心要殺死哥哥嗎?」

「哼!」雲嵐冷哼一聲,「光頭,我想和你玩死斗,你敢不敢玩?」

卧槽,一句話把光頭都是嚇得一個哆嗦,這美女真是毒辣啊,一開口就是死斗,不要命了?

光頭問道:「美女,如果是死斗的話,那麼我贏了的話,你就是一具屍體了,我怎麼玩兒呢?」

雲嵐獰聲說道:「誰說屍體就不能玩了呢?剛剛死去的屍體,還是熱乎的呢,好玩哦!」

我去,光頭直接後退了一大步,雲嵐這一句話真是把他雷到了。這他媽不是要命嗎,張口閉口就是這麼殘暴的重口!

吧台的花魁突然說道:「紅隊長,你敢不敢接受這位美女的挑戰,不敢的話讓藍長老來。」

「有何不敢!」光頭大大咧咧的走了過來。

兩個人均同意玩死斗,吧台的暗黑局也隨之開啟,結果不用說了,雲嵐只是一個非常孱弱的女人,誰敢下注她贏啊?

雖然雲嵐之前和葉修一起進來的,但剛剛吧台的隱約沒有關,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並不多。

紅長老身上的籌碼很快就漲到了一億,而雲嵐身上的籌碼,還是最初的十萬,大多數人都認為她是感情受挫,來找死的。

這時,葉修用帽子蒙了臉,遮住自己的臉頰,走上前沒說話甩了一千萬。

有人押注,賭注就可以再次網上飆升。

當然,葉修押注給雲嵐開了一個先河,有人開始往雲嵐身上投入。

前幾天葉修連續兩場逆襲,是的這些吧友們都變的聰明起來。

賭注小的一方,並非就一定沒有希望,暗黑酒吧是一個死亡之地,只要敢進來的人,都是有手段的!

誰會吃飽撐著了沒事兒做,自動跑出來送死?

很快,雲嵐身上的籌碼升到了一億,而紅長老身上的籌碼卻是漲到了五億。

葉修混在人群,連續丟了越有兩千萬之多。雲嵐身上的籌碼幾乎都是他丟的。

人群還在陸續下注,不過都是小雜魚了。

一直到十分鐘結束雲嵐的身價變成了兩億,紅長老的身價變成了八億。這時下注結束,比賽開始!

「砰!」的一聲房門關閉,葉修心頭微微一沉。

我是不是做的過分了一點兒?當初答應過雲霄,幫他照顧好遺孀的。

他這才死去沒幾天,自己就把雲嵐拽到了暗黑酒吧這種險惡之地?

不對,葉修的本意並不是要利用雲嵐來撈錢的,而是葉修想讓雲嵐見識一下,自己賺錢也不容易。

只有讓她知道了這一點兒,她才會擺脫現在這個瘋狂的狀態。不然的話她這一生就毀了。

十分鐘后,死斗場房門開啟,雲嵐從裡面走了出來,渾身衣冠整齊,臉上的表情很輕鬆。

紅長老就是吧主身邊兒的一個小頭目,戰鬥力也就那麼回事兒,雲嵐可是練氣後期高手,葉修對抗她都得拼了全力。

雲嵐對著眾人喊道:「你們還有誰不服,一起進來玩玩兒啊!」

「啊……」一群人齊刷刷後退了一大步,沒看出來這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竟然弄死了紅長老一個彪形大漢!

打贏了就拿獎勵唄,雲嵐可不會客氣,直接把小花魁都給拉走了。

幹嘛?雲嵐自己是一個大美女,她才不需要女人,她拉著小花魁回去,是要小美女給她做侍女。

葉修壓了兩千萬,按照一比四的比例,總是拿到了約八千萬的資金。

「真是太好了!」雲嵐大喜,「葉修,咱們以後天天來這兒撈錢,你真是太聰明了,你……」 「盈盈,你怎麼在這裡?」覃卓看著與他一般滿臉怒容的覃盈盈,皺起了眉頭,「你這是怎麼了?難道被人欺負了?」

覃盈盈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覃卓,明顯嚇了一跳,神色間有一閃而過的慌亂,立馬撐起笑上前抱住覃卓的手臂撒嬌:「爸,我昨晚與朋友玩的一時忘了時間,本想回去的,但是怕太晚吵到你和媽,就臨時在酒店呆一晚了。剛剛也只是與朋友電話里發生了一些口頭爭執,沒什麼大事。」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覃卓並未注意到覃盈盈那一瞬間的異樣,只是一臉慈愛地拍了拍覃盈盈的手,慈愛大於責備地道,「盈盈啊,爸說過,你玩歸玩,但是有些底線不可觸碰,你將來可是要做蘇夫人的。」

覃盈盈嬌羞一笑,低下頭:「爸,我知道的。」

見覃盈盈這般姿態,覃卓笑了:「明晚有個商業宴會,蘇晏會到場,你好好準備一下。」

「爸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電梯門打開,覃盈盈鬆開覃卓的手,始終害羞地低著頭。

覃卓走出電梯:「嗯,我還有些事要做,就先走了,你自己早些回去,別再成天亂跑了。」

覃盈盈口中應聲,抬起頭來臉上哪裡有一絲嬌羞的模樣。

蘇晏,蘇家如今的掌權人,帥氣多金,多少人盯著蘇夫人那個位置,她也盯著,並曾自信的認為自己已經能拿下他。可現實卻是,她連見他一面都困難,即便有能夠見面的場合,那人身邊也都有保鏢護著,三尺之內不許任何女人近身。

她也曾鍥而不捨,可是在一次她使計終於撲到他身上時,他毫不猶豫地將她推倒在地,神情是毫不掩飾的厭惡,甚至直接脫了被她觸碰過的西裝外套扔在地上,不停地拿手帕擦手。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他竟是這樣的反應時,他身邊的人已經給了她一耳光,而後她被扔進了荒山墳堆。

那一刻,蘇晏眼中的冰冷與厭惡讓她清楚的明白,若再有那次,她會變成墳堆中的一員。懶人聽書

她怕了,再也不敢對蘇晏生任何的心思。

回家后她跟覃卓說了,說自己放棄,哪知得到的不是安慰,而是一巴掌。

從小到大,覃卓都特別寵愛她,只在一件事上,覃卓管她極嚴。

不許她交男朋友,要把她培養成潔身自愛的貴女,將來好嫁給富家少爺。

後來,覃卓為她選定的目標就是蘇晏。

最初她覺得覃卓的想法沒什麼不好,可是在認清蘇晏是什麼人之後,她退卻了。

但覃卓認準了蘇晏,她也沒辦法。

其實在很早以前,她就已經經受不住誘惑偷嘗禁果了,只是在她媽幫忙掩護下,一直沒有被覃卓發現。

這一次,她看上了一隻小兔子,結果眼見到嘴了卻突然不翼而飛了,正生著氣呢,沒想到會遇到覃卓,當時真的把她嚇一跳。

想到那隻小兔子,覃盈盈目光陰鬱,葯都下了,都能讓人跑了,那幾個蠢貨現在都聯繫不上,只怕是任務失敗怕她責罰跑路了。

他們最好不要讓她逮住!

只是,除了那隻小兔子之外,讓她最頭疼的還是明晚的宴會…… 「以後你不準再來這兒了!」葉修當眾說道:「這是你第一次來,也是你最後一次來!」

「為什麼啊?」雲嵐不解道:「葉修我可以自己賺錢給我自己花了,我的八千萬隻需要一次就能夠翻好幾倍,我為什麼不來!」

「因為你必須聽我的!」葉修凝聲回道:「如果你不願意聽我的話,就在雲霄的靈位前說清楚,以後我絕不干涉你的自由!」

「我……」雲嵐臉色微微一變,耷拉著腦袋回道:「我聽你的,我以後再也不來這個地方了!」

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暗黑酒吧能夠屹立在暗黑殿這麼多年不倒,肯定是有他存在的道理。

如果隨便來一個高手,就能夠天天拉走酒吧的花魁,那暗黑酒吧以後開開不開了?開了作什麼,丟人!

葉修拉著雲嵐,雲嵐拉著小花魁,三人一起帶著錢匆匆離去。

這一筆錢,葉修也沒有要,連本帶利總計湊了一億元,全部交給了雲嵐。

葉修說道:「嵐嵐,九江國有一個理財項目非常不錯,每年可以有15%的收益,這一億九江幣,能夠1500萬的收入,應該夠你的零花錢了。」

「啊!」雲嵐大喜,轉過身軀保住葉修的腰,柔聲說道:「你對我這麼好,以後你就是我老公了!」

把錢存起來吃利息,這算是最笨的方式了,不過只要本金足夠大的話,就算吃利息也能夠吃飽了!

雲嵐的這一筆本金足夠大,利率也足夠高,所以雲嵐的春天來了。以後啥也不用作,天天都可以拎著籃子去逛街了。

葉修拍了拍雲嵐的肩膀,說道:「嵐嵐,買衣服不在乎多少,關鍵是要品味夠高才行,最主要的還是搭配,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找魯安娜王子妃好好請教一下,她很專業。」

「好啊!」雲嵐獰笑著說道:「葉修,你小子是不是喜歡上魯安娜王子妃了?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幫你們撮合一下哦!」

「呵呵。」葉修搖頭笑道:「人不愛美天誅地滅,王子妃殿下氣質不凡,舉之大方,相信任何男人看到她都會怦然心動!」

「喜歡她你就追求她嘛!」雲嵐說道:「現在是自由社會,你可以讓她和魯王子離婚,然後讓她轉嫁給你不就行了!」

雲嵐又特意強調道:「你既然喜歡她,就不應該嫌棄她的過去,就算她的身體被魯王子碰了,只要她是真心喜歡你的就夠了!」

「行了行了!」葉修斷然回道:「嵐嵐你是誤會了吧!喵靈娜公主的姿色不輸給魯安娜吧?」

「可是喵靈娜畢竟年紀還小啊!」雲嵐有些遺憾道:「難道你真的要對她做那種禽獸之事?」

「你腦袋裡面想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啊?」葉修憤然喝到:「雲嵐,我說的是女人打扮問題!」

「打扮問題?」雲嵐疑惑道:「我什麼這一套就是九江國最流行的款式,一套花了三萬多呢!」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葉修說道:「回頭你可以拉著魯安娜王子妃或者喵蓮臘王妃在鏡子前比對一下,你就知道差距了!」

「咦!」雲嵐嬌笑著說道:「葉修你小子賊膽不小啊,連喵蓮臘王妃你都不肯放過啊?」

「我懶得理你!」葉修不想和這個粗淺的傢伙一般見識,轉身要走。

「等等!」雲嵐從後面追了上來,幽幽的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喵蓮臘王妃的打扮的確很得體,我得跟她學習學習。」

這就對了,雲嵐現在穿著一身兒衣服,的確是挺好看的,但這衣服太張揚了,乍一看挺好,仔細品味一下只覺得這依附太「淺薄」。

上下搭配也不協調。

毛靚都比她會打扮,畢竟雲嵐之前是跟著雲霄在山上修鍊的,經常還要下地做農活。

如果你想閑雲野鶴隱居山林的話,那就好好回去隱居修鍊。

既然你想在城市裡面混人上人,就得跟別人好好學習一下。

魯安娜王子妃每一次過來,一般都是找毛靚聊天幾句,周欣欣她都不想理會,雲嵐站在葉修身邊兒,她都不會打個招呼。

這是為什麼?因為人家根本就看不起你!

葉修是一個男人,可以不必在乎那些,只要你這個男人實力足夠,就會引起她的好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