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不用你破陣。」

「這海妖之地,第二層內,仙宮之人正在加固封陣,你只需暴烈手中的碟盤,同時利用你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在第二層轟開一道缺口即可。」

星羅盤內,北冥的眼中,此刻露出期待之色,定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目光稍有一凝,他隨之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晚輩,來此則,本為荒獸進化血脈。」葉飛並未著急著答應,而是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那北冥隨之哈哈一笑。

「哈,此事,簡單。」

「你若能夠成功轟開古陣缺口,本座可送你一瓶冥妖精血,本尊的血脈之力,足矣讓你衣領內的那個小傢伙進化。」

極品全能學霸 北冥此刻極為爽快,隨之連聲開口說道。

星羅盤內,葉飛聞言嘴角隨之泛起淡笑,他的識海內,已然有璇兒的傳音回蕩,此事沒有問題。

「成交,那第二層,入口在何處?」葉飛沒有過多的遲疑,他與仙宮,三大世家,本身有著不少的仇怨,那些人想要封印巨獸,他自然不會讓其得逞。

除此之外,還能獲得一瓶古獸精血,此事絕對不虧。 「星羅盤的控制權,交給本座。」羅盤之內,北冥此時也是不在廢話,隨之直言開口開口。

話音落下,葉飛隨之抬手之下,打出一道符文印記。

下一刻,前方北冥目光一震,他體內的力量爆發,羅盤陡然劃出一道流光,那速度之快,可謂是堪比挪移之力。

在北冥的加持之下,星羅盤向著沼澤之地的盡頭飛去。

……

時間轉瞬,一天很快過去。

隨著星羅盤的急速前行,四周空氣中的壓力,隨之在不斷增強,下方沼澤之地內的古陣吸徹之力,更是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

「呼,嗡!」

不多時,羅盤忽然停住,定在了沼澤半空之中。

「到了?」葉飛目光凝聚,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穿書後陛下又在傲嬌了 一旁的陳雪,同時打量著四周,只是目光所致,他們仍舊處於沼澤上空,除了始終空氣中,奇異的變化之外,四周的環境並沒有什麼太多的不同。

「沒有。」

「第二層內,神域強者不少,本座還請了一位幫手。」北冥緩緩開口,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他在說完之後,隨之看見遠處半空,一道金光踏空而來,那速度之快,下一刻便是臨近星羅盤。

葉飛此時,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他抬頭望向前方,在看清來者之後,眼中不禁有微光閃過,臉上的表情隨之微變。

「王木。」

「葉飛!」

二人對視一眼,此時的葉飛,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多大變化,他畢竟早就知曉,此刻進入了海妖之地。

而前方的王木,臉上明顯露出驚訝之色,但隨之瞬間轉為冰冷,他的目光一凝,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而來。

「接近古境,很強。」星羅盤內,葉飛目光一凝,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

這王木當初只是個元嬰小輩,而浮光島一行之後,此人不但沒死,反而實力達到這等恐怖的程度,著實讓人有些費解。

前方半空,此刻王木眼中露出興奮之色,身上的殺意卻是越濃。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葉飛你既然送上門來了,老夫便笑納了。」

「禁空。」

王木低喝一聲,他的聲音此刻略顯蒼老。

話音落下之後,接近古境的恐怖封定之力,此刻襲卷四周,瞬間將前方之人籠罩。

「你不是王木。」葉飛反應極快,體內的力量轟然爆發,只見他抬手之下,一把血色巨斧,隨之落入了掌中,面的這樣的強者,無疑還是不能有絲毫的怠慢。

回想起浮光島的情況,眼前之人應該是身形被人奪舍,實力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多半是那位傳聞中的浮雲真人。

「桀桀。」

「就差你了,上一次的獻祭,你差你一個,老夫將你吞噬之後,實力能夠恢復到全盛時期的八成。」王木怪笑一聲,此刻殺意已決。

沼澤上空,此刻一場大戰,已然是一觸即發。

而就在這時,四周空氣陡然一凝,下方有陣陣悶響傳來,一個根根恐怖的黑色巨大觸手,此刻陡然而現,隨之拔地而起,飛舞在了半空之中。

哥哥,疼我請進來 「還不,住手!」

「本座請你來,不是尋私怨的,再敢胡亂出手,本座這就將其抹去。」北冥低喝一聲,身上的氣勢凝聚,聲音中霸氣無比。

此言一出,空氣中略顯安靜。

前方半空之中,王木隨之狠瞪了前方之人一眼后,身上的氣勢慢慢收斂。

「北冥,老夫與你有約在先,此事就此作罷,但離開你海妖之地后,此子之事與你無關。」 對不起,我愛你! 王木轉頭望向一旁的北冥,儘管身上氣勢收斂,但話語中仍舊不甘示弱。

可見這兩位,顯然是早就相識。

「倒時再說。」

「現在你二人的恩怨,暫且放在一邊,否則別怪本座無情。」 萌妻寵上天 北冥在這海妖之地,無疑有著絕對的話語權,他的戰力,可是連仙宮的古境大能,都要忌憚三分。

星羅盤之上,葉飛見此情景,隨之身上的氣勢同時收斂。

說罷,三人再度進入星羅盤之內,如此同時,北冥的力量,隨之瞬間襲卷羅盤,沼澤上空有流光閃過,羅盤破空而出。

隨著不斷的前行,下方的沼澤之地,開始變得枯涸,地面之上出現一道道視線可見的遠古符文。

空氣中,那從下方傳來的吸徹之力,更是達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程度。

「快到了。」

星羅盤內,北冥低聲開口。

其內一旁幾人,均是微微點頭,並沒有開口多言。

而此時,葉飛的耳邊,忽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傳音。

「葉飛,那浮雲老怪要吞之人,絕不會善罷甘休,離開了海妖之地,本座便不會護你。」北冥的聲音,此刻緩緩回蕩在了他的識海之中。

二人本身,並不是算熟,維持關係的,無疑是他們只見各有所需。

北冥的本體被困,就算他的計劃成功,分靈僥倖逃出,那其戰力也是極其有限,他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小輩,而且得罪一個實力近古境的強者。

「晚輩,明白。」

星羅盤內,葉飛傳音回應。

不多時,隨著不斷的前行,這處沼澤之地,終於到達了盡頭,此刻下方古陣符文見顯,一般的武修根本無法靠近。

若非是有北冥的力量籠罩,就算還是葉飛想要踏入此地,那怕也是要花費不短的時間。

「陣轉,開。」

「轟,轟隆……」

沼澤盡頭,北冥此刻身形閃動,隨之離開了新羅盤,他掌中有幽芒凝聚,抬手向著前方盡頭屏障掌打去。

下一刻,四周空間,都為之猛然一顫。

目光所知,只見前方不遠處,一道古陣裂口,隨之緩緩打開,其內傳來陣陣耀眼的金色光芒。

「快進去,本座撐不了多久。」北冥的聲音,此時陡然傳來。

葉飛聞言,周身靈力凝聚,隨之迅速掌控的星羅盤。

「呼,呼嘯。」

有罡風劃過,一道流光應聲沖入裂口,上方半空之中,北冥的身形同時帶出殘影,僅跟羅盤後方,隨之融入其內。

穿過古陣屏障之後,葉飛隨之穩住星羅盤。

他的眼中有藍光閃過,此刻面色不禁微變,這所謂的第二層內,顯然是一片虛無之地,彷彿夢境空間一般,沒有邊界。

此刻下方大地,被符文印記包裹,上方天空同樣有著一層金色的屏障,給人的感覺極為奇異。

「走吧,封印之地,就在前方。」

「到時候,葉飛你負責暴烈碟盤即可,至於神域的強者,交給本座與浮雲大仙。」北冥此刻踏空而起,隨之轉頭望向後方二人。

說罷,隨之不在多言,他的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半空之中,王木在掃了葉飛一眼后,隨之沒有多想,身形閃動之下,同時緊跟其上。

「暴烈碟盤,並非難事,只是憑藉此物,不足以將此地封陣撞出缺口,如果沒有成功,我必死無疑。」葉飛目光微閃,此刻腦中不斷思索。

無論是眼前的北冥,還是那仙宮的冰雲,他都不是對手。

而且如今,還有那王木對他虎視眈眈,一個不好,怕是會永遠的交代在此。

思索片刻,葉飛隨之不在遲疑,他收起了星羅盤,身形閃動之下,很快跟上了前方二人。

……

而隨著三人不斷前行,大約過去半刻時間,前方虛無之地上,忽然出現真正水汽,一股兇惡的氣味,隨之迎面飄蕩而來。

不多時,葉飛目光隨之,這片空間彷彿已經到了盡頭一般。

四周古符文印記繁雜,前方不遠處,則是一片黑色的無邊大海,海面中心區域,可以感知到時而有不凡的氣息衝天而起。

「仙宮,以及三大世家的強者。」

葉飛反應極快,他身形頓住之時,體內的靈力暗中運轉。

而就在此時,忽悠一聲低吼,傳遍整個空間,四周空間為之猛然一顫,恐怖的力量橫掃,前方黑色的大海之上,掀起了驚人的駭浪。

「吼!」

「呼吼……」

低吼聲震天,其內傳來的恐怖氣息,讓人聞之心驚。

「那巨獸,在海底內。」

葉飛身處半空,他的衣領內,此刻有金光閃動,上古玄蛇的聲音,隨之在他的識海響起。

「海底么。」

黑海邊緣,葉飛低喃一聲。

洞察之眼施展,可見前方海底,一條條巨大的觸手,落入了他的視線之中,靈識一掃之下,居然無法看清此獸的全貌。

「這也太大了一些吧。」葉飛目光微閃,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他踏入武道界,這一路走來,凶獸,海獸,靈獸,荒獸,甚至仙獸都曾見過,而前方海底內,那擁有如此巨大身軀的古獸,著實是第一次見。

前方海面,低吼聲過後,一條巨大的觸手,隨之升騰而去,向著上方的眾人拍打而去。

「固陣。」

「三大世家,一起出手!」

「靈月姑娘,你專門負責本尊的力量加持……」

海面半空,此刻目光之下,只見仙宮的冰雲,身處眾人的最前方,她的聲音回蕩開口,周身氣勢橫掃,氣息籠罩整片海域。

「是!」

四周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只見半空之中,冰雲眼中泛起了寒芒,她的掌中迅速掐訣,一道道複雜的古符文印記,在她的指尖凝聚成冰凌狀。

「伏獸古陣,封。」

冰雲輕喝一聲,抬手一指蒼穹。

下一刻,只見天空之中,那些附著的遠古符文,開始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向著下方傾瀉而來,瞬間便是將身處海面的觸手包裹。

那巨大的黑色怪物,竟是被直接定在了原地。

「畜生!」

「再敢掙脫,將你的觸角一一斬去。」

冰雲面無表情,只見她上前一步,掌中有寒霧襲卷,四周空氣中的溫度迅速下降,以此女為中心,海面開始快速冰封。

目光所致,那更巨大的黑色觸手,同時被硬生生冰凍在了原地。

「冰爆。」

「砰,轟隆……」

冰雲法訣出手,下方被冰凍的觸手,隨之轟然爆裂,在眾人的目光之下,此刻開始瓦解,散落成了一塊一塊,墜入了下方海底。

「好強!」

「不愧是仙宮除宮主之下第一強者,冰雲仙子威武。」

「那畜生,應該不敢在造次了……」

海面之上,此刻四周眾人,臉上均是露出興奮之色,這次的封印任務,乃是仙宮宮主親自下達,完成之後的好處,那是三大世家無法拒絕的。

如今一見,此事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困難。

有仙宮冰雲仙子在,他們只需在一旁輔助即可,待古陣穩固之後,此事便可以了結,即時仙宮可以發下的獎勵。

「吼!」

「冰雲小兒,你敢動本座的觸手。」遠處海面半空,隨著一聲低吼傳來,北冥的身影陡然而現,一股恐怖的氣息,隨之橫掃天地。

海面之上,仙宮,以及三大古宗的眾人,此刻都是不禁愣在原地。

「來者何人?」

「竟敢如此放肆!」

海面之上,此刻神域的眾人,在聽到有人對冰雲仙子不敬,頓時臉上均是露出氣憤之色。

如此同時,遠處半空之中,葉飛與王木等人,此時也是緩步走進,前方神域的強者,其中不少人隨之認出來者。

「葉飛?」

海面之上,古靈月眼中露出複雜之色,此時輕抿著嘴唇緩緩低語道。

三大世家強者,此刻均是目光一怔,臉上的表情同時有些微變,目光凝聚的同時,體內的靈力隨之暗中遠轉,氣氛頓時降到了冰點。

前方海面之上,仙宮強者冰雲,此刻見此情景,隨之上前一步,她眸光中逐漸泛起寒芒。

「北冥,我警告過你,適可而止。」冰雲緩緩開口,周身的氣息不斷凝聚,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越發的冰冷。

海面半空,北冥聞言,不禁冷哼一聲。

「哼,小輩,你可有與本座這般說話的資格。」

「若非是看在你們宮主的面子上,本座豈能忍你到如今……」北冥目光微閃,體內的力量爆發,恐怖的威壓之力橫掃,帶起陣陣駭浪,前方眾人身形都是為之一顫,這一刻氣勢可謂衝天。 封印冥海上空,北冥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面對神域眾強者,臉上沒有絲毫畏懼之色,下方海底有他的本體盤踞,此地可以說是屬於他的主場。

古境強者的氣勢,此刻橫掃四周,使得神域眾強者,此時不敢隨意出手。

「葉飛,引#爆封界碟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