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看,這些都是名車?」周芷燕畢竟出身周家,擠進人群,一眼就看到前方這麼多的豪車。

楊柏也點了點頭,就算不懂,可是看看一個個超跑,猶如剪刀一樣,掀開車門,這明顯都是貴重豪車。

「這都什麼牌子?」楊柏抿著嘴,奇怪的看向四周,難道這裡還弄出什麼車展。

「楊柏,我們過去看看?那輛車!」周芷燕美瞳突然凝聚,穿過霞光當中,周芷燕一眼幾句看到一輛復古紅車。

紅車猶如老虎頭,流線無比,尤其身後猶如燕尾一樣,只有兩排座位,車門也跟燕尾一樣,高高的抬起。

「法拉利348!」周芷燕都要尖叫起來,這可是法拉利1988年生產的超跑,超跑當中的老祖級別。

法拉利348最出名的地方,就是這老虎頭身以及裡面蘊含頂級的發動機,當時也就生產十輛,頂級中的頂級。

車身所有設備,都是人工打造,沒有任何流水線作業,那是車中之王。由於年代久遠,能夠保存下來的,那都是價值連城。

就這紅色漆面,那都需要國外三個油漆廠,進行特殊休整,全車油漆都價值六七百萬美金。

「什麼348?」楊柏是不懂,不過看到周芷燕這麼興奮,也相當疑惑。而此時有很多人都拿出手機拍照,無數的遊客,也都在擺拍法拉利348。

「楊柏,我們也照相!」周芷燕已經拿出自拍桿,任何了解車的人,都無法承受法拉利348的吸引。

「那就來吧!」楊柏剛準備照相,兩人已經看向鏡頭。而就在此時,對面拿著水槍的泳裝男子,突然一眼看到周芷燕。

周芷燕什麼樣貌,那是國色天香,就算在人群當中,也無法阻擋周芷燕的光輝。

「美女?」這名戴著金色墨鏡的泳裝男,頓時興奮起來,直接就把手中的水槍,對準周芷燕。

「哈哈!」隨著狂笑,一道水柱,突然朝著周芷燕的胸前打了下去。周芷燕正在拍照呢,根本沒有想到能夠被人偷襲。

上升白色短袖,頓時被襲擊,周芷燕也趕緊後退,拿著自拍桿的手,猛的想用弄平衡,頓時一揮手。

自拍桿的底部,正好撞擊在法拉利348的車門的位置。而此時楊柏也反應過來,一揮手,水柱轟然化為水霧,頓時四周的人都發出驚呼聲,無數的人都被水霧包裹。

而楊柏的手,已經摟在周芷燕的細腰,輕輕一摟,周芷燕猶如蝴蝶一樣,就來到楊柏的懷內。

「沒事吧,芷燕?」楊柏頓時緊張的看向周芷燕,而此時的周芷燕在七彩水霧當中,被楊柏摟著,臉色頓時一紅。

「我沒事,趕緊鬆開我,這麼多人呢。」周芷燕羞澀的低頭,根本沒有意識剛才被人是故意襲擊。

「沒事就好,誰這麼不長眼?」楊柏可知道,那是金色眼鏡男故意的,頓時沒好氣的瞪向前方。

「看什麼看?」未想到楊柏剛一看,這名泳裝男子,耀武揚威的,扛著水槍就朝著楊柏和周芷燕過來。

泳裝男子這麼一說話,許多泳裝男女都停了下來,囂張的圍了過來。

周芷燕就是一愣,趕緊從楊柏的懷裡掙脫,已經冷若冰霜的看向眾人。

「芷燕,別怕!」楊柏淡淡的站著,輕聲安慰,周芷燕卻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知道沒事,不過他們什麼意思?」

「小白臉,說你呢,看什麼看?這是你女朋友?」這名泳裝男子過來,推了推金色墨鏡,貪婪的瞥向周芷燕。

「跟你有關嗎?」楊柏淡淡的說著,可是剛說完,就聽到男子的身後,傳來更加囂張的聲音。

「臭小子,怎麼跟我們雲少說話的?整個孟卯鎮,誰不知道我們雲少威名?就你,趕緊滾蛋,你的女朋友,今天歸我們雲少了。」

「哈哈,就是,妹子,這可是雲化斌,雲少,瑞麗鼎金集團少主!」一名更加妖艷的女子,三點式泳裝,都無法擋下任何部位,那豐滿的一切,完全要爆開一樣,沖著周芷燕媚笑一聲。

「雲化斌?」楊柏就是一愣,並不知道什麼雲化斌,而此時周芷燕卻是冷哼一聲,淡淡說道:「鼎金集團怎麼了?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周芷燕這麼冷靜,雲化斌就是一愣,而此時周圍的都發出驚呼,整個瑞麗,誰不認識雲化斌,那是頂級豪門,相當有錢的主。

「這位美人,開個玩笑而已,只是如此豪車盛宴,就是本人舉辦的。能夠在這裡遇到美人,就是緣分,如何?一起玩玩?」雲化斌放下金色墨鏡,露出猶如星輝的眼睛,雲化斌常年鍛煉,八塊腹肌,紫金色的皮膚,更是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年少多金,絕對是人中龍鳳,就憑著雲化斌的形象,美女無數。

「雲化斌,沒空搭理你!」楊柏卻是淡淡一揮手,什麼雲少,跟楊柏有什麼關係,這樣的紈絝子弟,楊柏都懶得搭理。

「楊柏,我們走!」周芷燕也點了點頭,也的確沒空搭理這個雲化斌。而此時對面的雲化斌,看到楊柏兩人要走,頓時一抬手,水槍揮灑下去,在楊柏的腳旁,濺起泥土,頓時把楊柏的耐克鞋給弄髒了。

「你!」楊柏頓時來了脾氣,頓時冷漠的看向雲化斌,而此時的雲化斌卻不屑的笑道,看著楊柏,卻是囂張說道。

「小子,這麼想走?你們弄壞我的348,就這麼想走?」

「你說什麼?我們怎麼弄壞你的348了?」周芷燕頓時來氣,這樣的紈絝,周芷燕也根本看不上。

「美女,你回頭看看,看看我的車門?」雲化斌露出心疼的表情,不過立馬就來到車門旁邊,那上面隱約有一道凹痕,只是太淺了,連漆面都沒有毀掉。

「你們看看?剛才這個美人,可是用自拍桿撞了我的車門,你們知道這個車門多少錢?」雲化斌心疼無比,而此時四周的人,都開始哄鬧起來。

「自拍桿?」楊柏也終於看到車門,冷冷說道:「一個車門而已,多少錢,我賠你。」

楊柏不說這個話還好,剛說完,雲化斌頓時都要笑岔氣了,四周的人,也更是狂笑連連,甚至沖著楊柏搖著頭。

「你賠,你賠的起嗎?把你賣了,你都賠不起。臭小子,給我滾開,美女,是你弄的,你說怎麼辦?」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雲化斌不屑看向楊柏,就楊柏穿著這一套,根本都不入雲化斌的臉。

「雲化斌,你少說廢話,我是玉寧公司的,348就是貴,也不至於讓我們賠一個車門!」周芷燕可是懂車,相當不爽雲化斌看不起楊柏。

「玉寧公司的?你是京城周家人?」雲化斌也是一愣,不過卻更加狂笑起來,望著周芷燕,更是興奮連連。

「那又怎麼樣?你現在毀了我的車門,想這麼走。美女,給你個機會,只要你陪一會,陪我賽一圈,當我的車模,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雲化斌想的真好,一會要用法拉利348來一場比賽。周芷燕這樣的人間絕色,如果能夠坐在副駕駛,雲化斌一定更加得意。

「雲化斌,多少錢?」楊柏也沒有廢話,管什麼雲少,還什麼鼎金,現在楊柏已經有點動氣。

「跟你說話了,你算什麼東西?怎麼樣?美女?」雲化斌看都不看楊柏,而此時的周芷燕臉色也冷淡下去。

而就在這時候,人群之外,又一次傳來喧鬧聲,一輛金色柯尼塞格CXX,猶如刀鋒一樣,從前方的盤山路而下。

而金色柯尼塞格的車后,卻是一輛銀色捷豹220,猶如銀色閃電一樣,頓時就並駕齊驅,朝著這裡而來。

這兩輛車都是頂級豪車,無數的泳裝男女已經歡呼起來,彷彿見到奇迹一樣。而此時的雲化斌看到兩輛跑車,嘴角慢慢上揚。

「小白臉,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們有錢人的生活,想賠錢你都沒這個命。這個女人,我預定了,趕緊滾蛋。」 上一世,蔡根花便是死於胃癌,楊寧有些感慨,但也不再多說,命運無常,她也不想過分的幫別人逆天改命。

楊寧憐憫地看著蔡根花奇怪的神情,揚了揚手,終於離開,再次告別了她呆了十幾年的村子。

山村的風光秀美,碧水藍天,可路卻崎嶇難走,一路上,安天翔和楊寧幾乎一直保持著沉默,兩人的心中似乎都有著心事。

「怎麼了,還想著王姨幫你介紹的大丫頭呢?」楊寧不想再去想那些沉重的話題,她轉過臉忍不住對安天翔打趣了起來。

「你想的可太多了,話這麼多,死了以後要變成長舌婦。」安天翔刻薄起來比起楊寧絲毫不差,他掃了她兩眼,跳動的肌肉暗示著他的不滿。

楊寧也真沒想和他扯些廢話,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和天色,岔開了話題:「估計再走半個小時就到了。」

「無所謂,倒是你,心情難道不緊張?」安天翔是真的不放過任何一個試探她的機會,他揚了楊眉頭,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緒。

「不緊張,應該說毫無感覺。」楊寧心裡不慌是不可能的,只不過在蔡根花那邊經歷了一場風波,自己的情緒完全沒有落在此處。

瞧見楊寧的臉色並不是裝的,安天翔有些無趣的收回了目光,他瞟了兩眼楊寧一直拿在手中的鐵盒,心中升起了疑惑。

「一路上你都不肯說你手上的這個東西是什麼,難道現在還是不能說?」

安天翔已經追問了一路這個問題,楊寧發現他今天話有點多,她握緊了手中的盒子絲毫沒有打開的意思。

「你別管,前面就快要到了,你關心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說罷,楊寧快步走了幾步,跑到了安天翔的前面。

她就是不告訴他,哪裡有人會把自己往老虎口裡送的啊,別人不會,她楊寧更加不會。

半個小時后,兩人到達了龍泉村。

這是屬於安天翔的地方,然而一到這裡,他卻變得沉默了起來,楊寧偏過頭看了幾眼安天翔沉重的神情,一瞬間,似乎與他感同身受了起來。

「你還記得孤兒院的位置嗎?」安天翔停下了腳步,等著楊寧做出回答,她知道此刻便是考驗開始的地方了。

「在那邊。」

抬起手臂,楊寧嫻熟地指了一個方向,眼底是滿滿的自信。

瞧見楊寧所指的方向,安天翔的眼底一暗,心中有些想法亟待驗證。

「你就這麼自信?那麼我們便走這邊去看看。」

安天翔神情平靜,帶頭走在了楊寧的前面,黑色的頭髮被風揚起,目光中涌動著不明的情緒。

楊寧跟著他的腳步,心中暗自懷疑,自己有沒有記錯奇偉給自己的那條消息。

片刻后,兩人來到了孤兒院的舊址,楊寧抬眼看了一眼已經被荒廢的孤兒院,心中鬆了一口氣。

看來確實是這裡,只不過安天翔在跟她玩聲東擊西。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安天翔坐在石頭上,目光迷茫地望著破敗的房子,他的微微彎曲著背,心中千轉百回:「其實,龍泉村還有一處孤兒院,只不過那裡是我建的,很多冒充楊寧的人都以為那裡才是真正的孤兒院,他們沒想到其實這裡才是。」

聽見安天翔這樣說,楊寧不由得愣了一下,她倒還真是不知道還有這檔子事情,好在奇偉還是靠的住的。

「嗯嗯,他們是假冒的當然不會知道,不過我從頭到尾都跟你強調了,我是真的!」

楊寧眼神堅定,站在安天翔的身邊,有些陌生地望著眼前已經徹底破敗的建築,掉漆地牆畫還有幾乎全部破碎的玻璃,都在訴說這裡已經落沒的事實。

安天翔站起來,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高領毛衣遮擋了他的削尖的下巴,露出了蒼白的嘴唇。

他的目光寂寞而孤獨,似乎想通過這片廢舊的光景,重新回到當年,楊寧看見他沉默地模樣,心中一緊,刺痛的感覺讓她咬住了唇,吞下了心中想要說出的話。

這一刻,楊寧不得不覺得自己是個罪人,想利用著安天翔的過去達成自己的目的,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不可能全部都是同情,她也必須要有自己的選擇。

「你有想起什麼嗎?」安天翔回頭看了一眼楊寧,眼底里以往涌動的暗潮,此刻已然變成了月下之海,靜謐而深邃。

「時間過的太久遠,我不會記得那麼多,再說我也並非真正從孤兒院長大的,關於小安還有些記憶,也說給你聽了。」

楊寧握緊了手,不知道這些話能不能搪塞回去,心中稍有些緊張。

安天翔抬頭看了她一眼,心中的情緒跌宕起伏,可面上卻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是嗎,如果確實是這樣的話,我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你可是這麼多年來最像的一個楊寧。」

他用了最像,而不是她就是楊寧,楊寧驚了一驚,心中一時間泛起了各種情緒,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究竟有著怎樣的想法。

「我不介意你怎麼去想。」楊寧乾脆地開門見山,神情莫測,壓抑著心中鼓噪的不安。

聞言,安天翔回頭瞧了她一眼,俊逸的臉龐被冰冷的風吹得慘白,他突地輕笑了一下,平靜的說:「你當然不會介意,楊寧,我不是無法證明你是假的,而是我不願意去相信,你懂嗎?」

站在安天翔的身邊,楊寧愣了愣,她頗為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一時間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他說這些話的意思。

她結結巴巴的問道:「難不成……你……」

喜歡我?

剩下的話楊寧問不出口了,她低垂著眸子,心中回想著兩個人相處的每一個瞬間,明明兩個人對彼此的感覺都沒有那麼合拍,為什麼就會讓他說出這種令人誤解的話呢?

「你想多了。」安天翔瞧見她有些緋紅的臉頰,便知道,眼前的女人又想的遠了。

他抿著唇,沉靜地開口道:「只是我的過去需要你來填補,而你是至今為止,楊寧完美的替代品。」

聽到安天翔的回答,楊寧心中的粉色泡泡都被他一個個地戳破了,她捏緊了手指,心中低落,尷尬地踢了一腳路邊的石頭。 柯尼塞格的超跑帶起一陣狂風,甩了一個精彩的弧度,停在車道之上。剪刀車門轟然而開,一名身材豐滿無比,穿著泳裝的清純女子,居然坐在一名傣族男人身上。

這名傣族男人,高瘦無比,抱著女子,從車中走出,四周傳來無數人的歡呼聲。

「楊柏,他好像是宮良,那個宮家闊少!」宮良,瑞麗雲蘿集團,依託木家,這個宮良也是有名的紈絝少爺。

「瑞麗三少嗎?」楊柏好像聽到周雪玉提過,目光也看向那個捷豹。 嫡女狂妃:王爺輕點寵 而此時捷豹當中,也是一名男女,只是車子當中,居然響起尖叫聲。

一名女子滿臉都是淚,抱著雙臂,泳裝好像都被脫下,從車中快速的跑了出來。女子長的很乖巧,一看就是學生。

「給老子裝什麼清純,老子什麼女人沒玩過!」捷豹當中,走下一名男子,猶如獅子一樣,長發炸裂,雙眸都是凶光。

「田程,田家惡少!」周芷燕也終於反應過來,加上那個雲化斌,瑞麗三少都已經出現在面前。

楊柏也看著,這名田程相當過分,看到女子躲避,一腳就踹了過去。那名乖巧的女子,早都驚慌無比,根本無法躲避,直接就踹在捷豹車上。

「老子現在就辦了你!」田程的確很兇,居然脫下腰帶,直接就朝著女子走去。這時候四周的人,那麼多,居然都發出歡呼和尖叫聲。

「哈哈哈,讓你們看看現場直播,老子就是有料!」田程居然一點都不介意,而此時趴在車上的女子,已經抖如篩糠,根本不敢反抗。

「真囂張!」 我真不是商界大佬 楊柏眼睛已經能夠眯起來了,從來沒有看到這麼囂張的人。而此時的周芷燕也輕蹙眉心,猛的喊道。

「住手,太過分了!」所有人都在喧鬧,周芷燕看不過田程這個樣子,頓時阻攔。

「哈哈哈,美人看不慣了,哈哈哈,田程,你把我的女人嚇住了!」雲化斌看到周芷燕這樣,居然開懷而笑,鄙夷的沖著楊柏揮了揮手,彷彿趕蒼蠅一樣。

「什麼鬼?」田程本來都要策馬奔騰了,猛的一回頭,一眼就看到人群當中的周芷燕,頓時哈喇子都留了下來。

田程可是有名的凶人,尤其對女子,那是需求太多。據說田程一晚上最多玩過百人,那是紈絝圈中的記錄。

「你的女人?」跟周芷燕一比,田程就感覺旁邊的女子,就是垃圾。頓時一腳就踹了過去,大踏步朝著周芷燕而來。

而此時的宮良也看到周芷燕,低頭看了看挽著的女子,嘴角也慢慢上揚,居然沖著周芷燕吹了吹口哨。

「雲少,這是你的女人?我怎麼看到他身邊還有男人?」宮良比田程一步而來,好笑的看著雲化斌。

「瑞麗三少,你們別太過分了,只是孟卯鎮,這麼多人看著,你們就這麼胡鬧!」周芷燕已經生氣了,柳眉倒豎。

「生氣了,我的女子生氣了,哈哈哈,我管你是誰,你碰了我的車,我就要你來賠。還有那個小白臉,你怎麼還不滾!」

雲化斌幾句話,四周更是傳來鬨笑聲。這些人年輕男女,一個個都是三少的手下,完全沒有善惡,都看著楊柏的笑話。

「小白臉,給我滾!」田程可是最凶的,看到周芷燕身邊還有楊柏,囂張無比的一揮手。

「這個女人,我喜歡,我要了,雲少!」田程看都不看楊柏了,抖了抖滿頭的獅子毛,相當霸氣的說道。

「田程,我說了,這個女人是我的!」雲化斌瞳孔一縮,不滿的哼道。

「你們兩個,別把美人可嚇到了,這樣的人間絕色,本少也想要。」宮良摟著艷麗女子,慢慢的來到周芷燕的身邊,居然一抬手,手中居然多出一束鮮花,居然還有魔術。

「不管你是誰,你身邊的人,都配不上你,只有我,宮良,才能夠讓你擁有更加廣闊的世界!」

宮良的花朝著周芷燕遞去,而艷麗的女子,居然伸出舌頭,主動的趴在宮良的臉頰,魅惑的看著周芷燕。

「芷燕,你的魅力真大!」楊柏終於樂了,望著三人猶如看傻子一樣,牽了牽周芷燕的手,朝著人群外就要走去。

「想走?給我攔住!」雲化斌瞳孔一縮,猛的一揮手,四周呼啦一下,那些泳裝男子一個個臉上不善的走了過來。

「這是要打架了?」楊柏又一次笑了起來,而此時的周芷燕看著周圍這樣的情況,狠狠皺了皺眉,輕聲說道:「你快點,我想吃木桶魚去!」

「芷燕,放心!」楊柏更是笑的開心,沖著周芷燕連連點頭,回首朝著三人,冷漠一笑。

「居然不怕?有點意思!」宮良也在笑起來,而此時的田程早就囂張的走了過來,一抬手,就要朝著楊柏抽過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雲化斌突然輕蔑說道:「毀了我的車,就想走,臭小子,看來你不知道我們的厲害!」

「雲化斌,你就是廢話,等我弄死這個小子,我們三人競爭一下,誰贏了這個比賽,誰就睡這個美人!」宮良依舊張狂,死死的看著周芷燕,彷彿要吃了周芷燕。

「噁心,楊柏,你快點!」周芷燕已經生氣了,而此時的楊柏瞳孔一縮,這世上無人能夠侮辱周芷燕。

楊柏馬上就要動手,手都要抬起了,就聽到身後傳來,弱弱的聲音。

「楊大師,你,你幹什麼呢?」陶寶開著玉寧公司的豐田霸道,正好奇的來到這裡,一眼就看到人群中心的楊柏和周芷燕。

「大師?」三少等人頓時嘴都撇了起來,不過看到陶寶開著豐田霸道,雲化斌的嘴角居然慢慢上揚起來。

「小子,這是你朋友?讓他過來!」雲化斌一揮手,一些人朝著陶寶就撲去,此時的陶寶已經嚇住了,緊張的吼道:「別動我,我是玉寧公司的,這是我們三小姐,周芷燕,你們動我一下試試,楊大師,救命!」

陶寶嘴太碎了,楊柏翻了翻白眼,看著陶寶被人扔了過來,沖著周芷燕聳了聳肩。

「陶寶,你有叛變的潛質!」楊柏淡淡一笑,而此時的陶寶依舊慌著,驚恐的看著四周,躲向楊柏的身後。

「玉寧公司?周芷燕?」宮良也聽到陶寶的話,此時田程的凶光也弱了下來,畢竟周芷燕可是周家之人。

「原來你叫周芷燕,人美,名字也美。你原來叫楊柏,哈哈,不管你是什麼大師,你們毀了我的車子,就按照我的規矩來。」

雲化斌慢慢的抬起手,隨著雲化斌的手勢,所有停在這裡的豪車,猛的都發動起來,一股股油門轟動的聲音,響徹四周。

這片小鎮,彷彿都被震動起來,汽車的轟鳴聲,猶如覺醒的巨獸。

「楊柏,敢不敢跟我們比一場,輸了,周芷燕就是我的!」雲化斌冷笑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田程和宮田也猛的看向雲化斌,張狂笑了起來。

「楊柏,你沒有車,我們可以借給你,怎麼樣?本少的捷豹也都可以給你用,只要你能夠勝過雲化斌。」

「這個小白臉,沒有那個膽子吧?就憑他,廢什麼話,讓他滾蛋!」田程卻是猙獰而笑,朝著楊柏就要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