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

看着迅速消散的人影,刺客心臟一跳,暗道不好,轉身就要撤。

林青山可不會輕易放過對方。

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這刺客似乎是修鍊了什麼特殊的秘法,整個身形都融入了黑暗之中。

不過這並不影響林青山追擊。

擁有靈覺的他,閉上眼睛都能感知到周圍的人。

這刺客剛才在靠近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感應到對方了。

「鏘」的一聲,長刀出鞘,林青山施展斬風刀訣,向牆角的一團黑影砍去。

刺客心知自己身形已被看穿,乾脆不再隱藏。

「凝神境二重而已,想留下我可沒那麼容易!」心一狠,刺客舉起匕首,殺向林青山。

刺客擅長暗殺,但他們可不止會暗殺。畢竟他們從小接受各種訓練,身法武技過人,是為搏殺而生。

匕首與長刀剛一接觸,刺客臉色就變了。

這刀芒比他想的更犀利!

「叮叮叮……」

林青山長刀連斬,一道又一道寒芒往哪刺客身上招呼。

黑衣刺客匕首疾舞,堪堪擋下林青山的攻擊,長刀彷彿攜帶着一股莫名的氣勢,將他的匕首壓製得死死的。 看着烏家眾人,莫玄淡淡的說道:「烏應元,你說你又何必了,你們烏家加入我們黃天道多好,我們黃天道好歹也是當世天下第一道門,跟着我們,定然讓你們烏家勢力更進一步,說不定,到時候,你們也從一方豪門成為世家門閥了。」

烏家眾人充滿了恐懼和決然,特別是烏應元,這位烏家家主,更是冷哼一聲說道:「你們黃天道什麼德行,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蒼天已死,黃天當立,這不正是你們黃天道的口號嗎?」

「擾亂神州,搞風搞雨,好好的日子我不過,我跟着你們去造反,去禍害民眾,我就算是答應了,到時候,到了九泉之下,見到我烏家的列祖列宗,我也感到蒙羞。」

「我們烏家身為神州的一員,絕不會做出擾亂神州的事情來,要殺便殺,費什麼話,我們烏家就算是死,也對得起烏家的列祖列宗,也對得起,神州民眾。」

烏應元的話徹底讓黃超和莫玄等人憤怒了,冷哼一聲說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找死。」

「既然你們視死如歸,要提神州陪葬,我成全你,給我去死。」莫玄冷哼一聲。

「而且不但你烏應元要死,你們烏家所有人都要死,而且還有你那不過七歲的孫兒,更要死。」

強大的殺意,如同實質一般的朝着烏家威壓了過去。

這是最後通牒,答應就罷了,不答應,就是死。

面對黃天道的威脅,烏應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就像是看到一個白痴一樣的看了黃天道一眼,然後轉身看向自己的兒女,看向自己七歲的孫兒,蹲下身子說道:「天兒,你怕嗎?」

「不怕。」烏天,烏應元的孫兒,搖著頭,一臉堅定的說道:「我們老師經常教導我們,要愛國,爺爺,我支持你,我們烏家那怕是死也不能做出危害神州的事情。」

烏天的話,讓烏應元當即一愣,隨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充滿了欣慰,充滿了激動,大聲說道:「好,好,這才是我烏應元的孫兒,才是我烏家二郎,悔不當初我不選擇一直到呆在軍中,馬革裹屍,戰死沙場,今天卻要死在你們這一群垃圾手裏。」

「來啊,殺了我們啊。」烏應元說着轉身對着黃天道眾人吼道。

「找死,我就成全你。」莫玄冷哼一聲,一巴掌朝着烏應元拍了過去。

眼看着莫玄這一巴掌就要拍中烏應元,一旦拍中,烏應元必死無疑。

就在這一刻,突然一個巨大的掌印朝着他就拍了過來,浩浩蕩蕩,摧枯拉朽,莫玄心中大驚,自己這一掌雖然可以拍中烏應元,但是自己也將被突然起來的掌印拍中,這一道掌印,明顯比自己拍出的掌印厲害多了,死亡的氣息,讓他害怕了。

莫玄連忙躲閃。

但是就算是他躲閃的快,依然被突如其來的掌印所攜帶的強大力量給擊中,整個人翻飛出去。

足足倒飛出十多米遠,碰的一聲狠狠的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身來。

「黃天道,好大的威風,不臣服你們就滅人滿門,不要忘了這裏可是神州,豈容你們再次放肆的。」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姜天,南江是黃天道的底盤,黃天道的行為已經觸怒了神州軍方,觸怒了姜天。

。 喬安夏只覺腹痛難忍,聲音明明就在眼前,卻如同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她有些絕望,這個時候,龍夜擎在哪?

「送我去醫院,救救我的孩子……」

「好,好,我這就送你去。」楚瀾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睜睜看著喬安夏裙擺下有血流出,染紅了她白皙的腿,「夏夏,怎麼會這樣?」

「去醫院,救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喬安夏用力抓住楚瀾的手,拼著最後一點力氣喊。

楚瀾拚命的喊,喊來了服務員,把喬安夏背到停車場,以最快的速度送去醫院。

凌若冰跑去了徐錦成那,坐在沙發上渾身發抖,聲音也在發抖,「怎麼辦?我當時真的只是想發泄一下,我太恨她了,可我沒想到她會這麼不經打,我只是推了她一下,她就倒地上了,要是她真流產了,龍夜擎會不會殺了我?」

徐錦成給她倒了杯溫水,「你先冷靜下來,你一開始的計劃不就是要讓她流產嗎?這樣也好,省得你再演下去。」

凌若冰搖頭,「我沒想到會是這樣,我的計劃很周密的,可我親自將她推倒了,她一定會告訴龍夜擎,我該怎麼辦?就算龍夜擎不殺了我,也會將我趕出龍家,我寧願去死,也不能被他趕出去。」

徐錦成比她要冷靜的多,讓阿峰去把監控做了處理,只留下喬安夏推凌若冰的畫面,然後很巧妙的將後面的畫面移到了前面,變成喬安夏推凌若冰后自己沒站穩摔倒,「你放心,當時並沒有其他人看到,只要你不承認應該就沒事。」

凌若冰定了定神,盯著阿峰剛拿回來的監控視頻,「對,就是這樣的,我沒有推她,是她推我,還往我臉上潑了一杯水,然後她自己摔倒的,跟我無關,喬安夏一定是害怕事情敗露,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龍夜擎的,所以故意摔倒的,是她故意的!」

徐錦成點頭,「你能這麼想就好,就是她故意的,或者是她不小心,總之,跟你無關,記住了?」

「可喬安夏自己知道是我推她的,她一定會賴上我的。」凌若冰畢竟心虛,很害怕。

徐錦成安慰道,「沒有證據,她越是說你,就越能證明她想嫁禍給你!」

凌若冰覺得有道理,心裡滿滿好受了點,對,就是這樣的,喬安夏自己狠心不但想讓腹中胎兒流產,還想藉此機會來陷害她,也就是說,為了陷害她,不惜犧牲腹中的胎兒!就是這樣!

「真沒有其他人看到嗎?」

徐錦成點頭,「對,阿峰已經調過監控,當時周圍並沒有其他人。」

凌若冰放心了點,「好,那就這樣說吧,喬安夏,這回我看你還有什麼臉留在龍家!」

楚瀾用最快的速度將喬安夏送到醫院,把她背在背上,艱難的跑進醫院,邊跑便喊,「醫生,快來人啊,醫生!我朋友受傷了,快來人救救她!」

楚瀾力氣本就不大,背著喬安夏走路已經很吃力,有幾次差點就跌倒她都撐住了,她背上背負著兩條人命,她一刻都不敢疏忽,「醫生!」

醫生終於趕了過來,將喬安夏送進手術室。

楚瀾手心全是血,身上也沾了不少,跌坐在手術室門口的地上,這會兒才慢慢冷靜下來,撥通了龍夜擎的號碼。

龍夜擎還在應酬,楚瀾幾乎發出了歇斯底里的聲音,「龍夜擎,安夏出事了,她出事了!」

龍夜擎蒙住,「你說什麼?」只見高勇的面容見見扭曲,黑氣從他的頭頂湧出,高勇發出痛苦的慘叫。

隨着聲音的變化,高勇的面容也在開始變化,隱約可見一個女人的面孔。

「畜牲。」曹軍大吼一聲,然後拿出一顆小小的珠子就朝着高勇扔過去。

珠子絲毫不差的打在高勇的眉心,瞬間就流出了鮮血。

「我要報仇,你們是殺不了我的,哈哈哈哈哈…..」劉晴晴的鬼魂在高勇的身體里得意的說着。

「有我在,你休得狂妄。」曹軍也不服氣。

手裏握著一把百年雷擊桃木劍,走到……

《神相風水師》第二百八十四章得找程慕凡 阿笠博士家裡。

阿笠博士清理了家裡所有的垃圾。

提著好幾個鼓鼓的垃圾袋走出了家門。

當他扔完垃圾回來,餘光忽然瞥見了什麼東西。

「咦?」

阿笠博士嘴裡輕咦一聲,朝著那「東西」走過去。

「東西」就在他的前院,被樹葉遮隱。

看不清到底是什麼。

小心翼翼的走到近前,當看到那「東西」后,阿笠博士大吃一驚:

「小女孩!」

沒錯!

那「東西」就是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眼睛緊閉,不知是死是活。

阿笠博士連忙蹲下去,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頓時。

心裡鬆了一口氣,「還好,活著的。」

隨後,又有一點詫異。

「這是誰家的孩子?為什麼會暈在我家前的院子里?」

想了一會兒,想不通,阿笠博士就搖搖頭,「算了,不管了,救人要緊。」

說著,把小女孩抱起,走進了屋裡。

阿笠博士家對面的一條巷子里。

李子禮立在巷子頭,靜靜地看著阿笠博士把雪莉包進屋裡。

他眼中抹過一絲笑意。

不用說也知道。

雪莉就是他放在阿笠博士家前院的。

「雪莉老婆,我這麼做應該也是遂了你的願了。」

李子禮望著天空笑了笑。

等會!

突然,他想是想起了什麼。

操蛋!

我救了雪莉了。

為什麼系統還沒有提示我任務完成。

李子禮連忙在心裡問系統這是怎麼回事。

系統:「請宿主仔細看任務內容,你雖然救了雪莉,但還沒有獲得她的好感,所以任務還在未完成階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