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少主沈見深。」

耳邊傳來艾濃濃壓抑的哭泣聲,沈見深只覺得胸腔里湧起前所未有的憤怒,一字一字道:「放、開、她!」 孟星辰冷笑:「沈見深,你們沈家一向不問世事,我這次就不和你計較了。濃濃是我的女人,我要帶她離開。」

沈見深沉著臉說:「如果她真是你的女人,我自然也不會說什麼。可是顯然情況並非是你說的那樣。她被人給我綁架了,如果不是碰巧被我遇到,她現在已經人給賣到紅燈區了!」

孟星辰的臉色陰沉得可怕。

沈見深卻好似沒有半分察覺,冷笑著繼續說道:「你口口聲聲說濃濃是你的女人,請問赫赫有名的暗月,就是這麼對待自己的女人嗎?」

他說著,又看向了艾濃濃,表情柔和了幾分,「濃濃,你願意跟他走嗎?」

艾濃濃被孟星辰剛才的舉動給嚇壞了。

孟星辰竟然想要對她用強!

「不,我不回去!沈見深救我!」艾濃濃哭喊著。

孟星辰看到艾濃濃居然哭著跟別的男人求救,心中的怒意翻騰,恨不得立刻把艾濃濃的嘴巴給堵上,再暴打一頓

「沈見深,你以為我會怕你沈家?」說罷,孟星辰就朝著沈見深大步走過去,一副想要暴打沈見深的模樣。

沈見深卻沒有半點懼意,高大的身形站在那裡,如同一座不可撼動的高山。

唇角微微勾起,一臉輕視。

艾濃濃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沈見深從綁匪的手裡救了她,還因為上山找她而滾下山受傷,她絕對不能再連累沈見深了!

想到這裡,艾濃濃突然跑過去擋在了沈見深的前面,她絲毫不懼地看著孟星辰,「你不要連累旁人,要打就打我好了!」

她明明害怕得在顫抖,可是小小的身子卻奮不顧身的擋在了沈見深的面前,不肯有半分的退讓。

孟星辰看到她那副鐵了心要保護沈見深的樣子,只覺得心中的怒意快要把他整個人都燃燒了,恨不得立刻殺了沈見深!

「滾開!」孟星辰低聲怒吼。

艾濃濃卻依舊擋在面前,雙手伸開,做出保護的姿態,她硬著頭皮,大聲說道:「我不會讓開的,這件事情和沈見深無關,你要打就打我一個人好了!」

沈見深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他沒想到艾濃濃會這麼奮不顧身的站出來保護自己。

他的心裡湧起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情愫。

有些陌生,又有些讓她欣喜。

他沈見深是個男人,怎麼能讓女人保護?

「濃濃,你讓開。」沈見深輕輕地推開了艾濃濃。

他早就對這位以雷霆之勢接管孟家的孟二少很有興趣了。

原來的孟二少幾乎沒有存在感,卻在一夜之間讓孟氏變天,還爆出了他就是暗月王朝的掌舵人的消息。

咬人的狗不叫,看來這位孟二少是個狠角色啊!

沈家看似退隱不問世事,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沈家現在仍舊有著不小的影響力。

所以沈見深對孟星辰有些興趣,正想要會會他。

艾濃濃還在不知死活地說道:「不,沈見深這件事情和你無關,你還是讓我來和他說吧!」

孟星辰的一雙黑眸死死地盯著眼前的一對男女。

背叛的憤怒和難堪,讓他幾乎氣得失去了理智。

他伸手一把把還在和沈見深說個不停的艾濃濃給拉到了身後,然後揚起拳頭,一拳頭就朝著沈見深的臉上砸去。

「小心!」艾濃濃嚇得驚呼了一聲。

沈家少主當然也不是個廢物,還是有兩下子的。

沈見深動作快捷的躲開了孟星辰的拳頭,還有空沖著艾濃濃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

眼看著這對男女還在自己的面前眉來眼去的,原本就怒火衝天的孟星辰更是受到了刺激。

他一言不發,又是一拳頭狠狠砸了過去。

沈見深就算是武藝再高,也絕對不可能是孟星辰的對手。

胸口挨了結結實實的一拳,頓時腳下踉蹌了一步,險些站立不穩。

重生之鬼醫傻妃 艾濃濃被嚇壞了,下意識就想要跑過去,「沈見深,你沒事吧?」

然而,她沒有機會跑過去,因為她的手臂被孟星辰的死死攥住了。

「孟星辰,你放開我!」艾濃濃轉身沖著他怒目而視。

「你找死!」孟星辰是徹底被激怒了,他單手掐住艾濃濃的脖子,雙眼赤火幾乎要噴火。

「孟星辰,你放開她,為難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沈見深的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他滿不在乎地擦掉。

孟星辰的黑眸死死盯著沈見深,如果眼神能殺人,沈見深已經死了幾百遍了!

「呵呵,沈家少主的癖好還是特別。」孟星辰冷笑著,笑得不懷好意,「沒想到居然喜歡撿別人玩過的破鞋!」

「你……」聞言,艾濃濃的小臉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他竟然這麼說!

他明明知道,他們之間並沒有做到最後一步。

她是清白的!

孟星辰的眼睛斜睨著沈見深,「你要是真想要,等我玩膩了可以丟給你玩玩。不過不是現在,我現在還沒有玩膩,你就來動我的女人,你未免太不把我暗月放在眼裡!」

艾濃濃的小臉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沈見深咬著牙,惱怒地說道:「你不要太過分了!濃濃不是你的玩物,你不能帶走她!」

濃濃?

叫得還真是親熱啊!

孟星辰低頭看著被自己單手掐住的艾濃濃,語氣溫柔得令人毛骨悚然,「叫得還真是親熱啊,你認識別人才幾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背叛我了。你是天生的水性楊花還是犯賤?」

「我……沒……有……」艾濃濃被掐著脖子,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也沒有辦法解釋。

沈見深知道孟星辰能夠一夜之間奪權成功,肯定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他真的會在一怒之下把濃濃給掐死的!

沈見深並不是個會輕易低頭的人,可他更沒有辦法眼睜睜地看著艾濃濃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壓低了聲音,忍氣吞聲地說道:「孟二少,這件事情有些誤會,我可以跟你解釋,請你把先把濃濃放了吧!」

孟星辰側頭看著他,俊美的臉上一片冷漠,「你在命令我?」 他沈見深算是哪根蔥,自己跟艾濃濃的事情怎麼樣都輪不到沈見深這個外人來過問!

艾濃濃的脖子被掐住,呼吸困難,眼看著一張小臉因為缺氧而脹得通紅。

沈見深緊緊地握起了拳頭,憤怒地低吼出聲:「放開她!」

孟星辰回應他的卻只有一聲冷笑。

艾濃濃被他強制地摟在懷裡,硬拖著往外面走去。

沈見深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在門口被許清攔了下來。

「滾開!」沈見深此刻憤怒到了極點。

許清表情淡定:「抱歉,沈少主,這是我們主子的私事,實在不方便你追上去。」

「你們暗月王朝是鐵了心要和我沈家作對?」沈見深怒吼一聲。

許清的表情依舊很淡定,「如果沈少主非要這麼說,我們暗月王朝也沒有辦法。」

「你!」沈見深憤怒地往前一步,從許清的身後突然站出來好幾個五大三粗的保鏢,就像是一座山似的擋在沈見深的面前,讓他不能前進一步,甚至連孟星辰帶走艾濃濃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一直到孟星辰的腳步聲消失了,許清這才揮揮手,命令手下們退下。

「抱歉了,沈少主。」

沈見深的眸子緊縮,表情陰鷙冷沉。



孟星辰帶著艾濃濃出了醫院,動作粗魯地把她給塞進了汽車。

艾濃濃一路都在吼著:「你放開我!」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沒做錯什麼,我是不會向你屈服的!」

孟星辰卻像是沒聽到一樣,眼睛盯著前面的道路,汽車開得飛快。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艾濃濃幾乎情緒崩潰地喊道。

孟星辰緊繃著俊臉,沒有回答過她任何問題,也沒有和她說過一個字。

艾濃濃的心中浮現出一個隱約的念頭,她彷彿已經猜測到等下孟星辰會對她做的事情。

「放我下去!我不要跟你回去!」艾濃濃尖叫起來。

她伸手去掰門把手,企圖打開車門跳車。

然而門窗都被鎖得死死的,根本打不開。

汽車一路開回了別墅。

孟星辰率先跳下車,繼而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把艾濃濃扛在肩膀上,一路走進了別墅。

艾濃濃不停地掙扎,拍打著他的後背,但卻是徒勞無功。

孟星辰沉著臉,扛著艾濃濃回到房間,把她扔在了大床上。

艾濃濃哭得聲音都嘶啞了,眼神空洞地平躺在床上,「你到底要怎麼才肯放過我?」

孟星辰一言不發,用行動來證明他不會放過她。

他跨坐上去,將她的雙手牢牢固定在頭側,眼神陰鷙可怕,就像是在打量獵物,尋思著應該從哪裡下嘴才好。

女神姐姐愛上我 艾濃濃的眼神帶著絕望,「你當初殺了玉娘,現在也要殺了我嗎?」

「你憑什麼和玉娘相提並論!」孟星辰惱火地低吼。

他不會忘記在醫院裡,艾濃濃和沈見深想要保護對方的舉動!

這對他來說,就是背叛!

他忽然笑了,笑得讓人毛骨聳然,「濃濃,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欠我的東西還記得嗎?」

艾濃濃吞了口口水,「你還是殺了我吧!」

孟星辰冷笑:「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欠我的東西。」

她欠了他什麼,她心知肚明。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說好了用艾濃濃的身體作為交換。

孟星辰當初沒捨得碰她,一來是因為她當時沒滿十八歲,二來是因為心疼她,想給她適應的時間。

可現在他都把他的心放在地上肆意踐踏了,那他為什麼還要心疼她?

孟星辰的嘴角上揚,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漆黑的眼底彷彿有兩團火焰在延燒。

他一隻手制住了艾濃濃的兩隻手,而另一隻手則沿著她優美的曲線一路往下。

「你別碰我!你走開!」

艾濃濃絕望的喊了出來。

孟星辰的眼神冰冷,「不想給?這可怎麼辦呢,這是你欠我的。」

艾濃濃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俊美的臉龐,心裡充滿了絕望。

是啊,從第一次的相遇開始,她就註定跳不掉了。

之前的孟星辰或許還會心疼她,但此刻的孟星辰被觸怒了,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眼淚在眼眶裡不斷的打轉,艾濃濃無助的閉上了眼睛,聲音因為極度的害怕而顫抖,「求求你放過我吧……」

她怎麼可憐求饒,都無法打動孟星辰的鐵石心腸了。

這一次他是鐵了心想要她。

他養了她快一年的時間,把一顆真心捧到了她的面前,可換來的卻是什麼?

是她對另一個男人的挺-身相護!

而她認識那個人不過才幾天而已!

就是因為他忍耐的時間太久,才讓她忘記了,她到底是誰的女人。

只有讓她真正成為了他的女人,她才不會再想著要離開他了!

或許,她和那個男人已經做過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孟星辰就怒不可遏,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他按住她不斷掙扎的身體,扯掉了兩人之間的最後一塊屏障。

艾濃濃的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下來,「求求你,放過我……」

最後一個字,變成了一聲悶哼。

孟星辰一個挺-身,徹底佔有了她了!

疼疼疼!

艾濃濃感覺身子好像被人給活活劈開一樣,疼得她差點就暈過去。

眼淚不斷的滾落下來,她的清白就這麼沒有了……

她不斷的用手推拒著他,拍打著他,甚至是在他的臉上亂打亂抓,哭著喊道:「你走啊,你出去啊!」

孟星辰呼吸頓住,眼神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狂喜。

剛剛阻止他的那層阻礙,被他輕而易舉的給衝破了。

在他闖進去的一剎那,他就清楚的知道她並沒有背叛他。

他的女孩還是完完整整的,知道這一刻才徹底的屬於他。

艾濃濃疼得死去活來的,偏偏孟星辰還就那麼停住了,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她。

「好疼!你走開!你出去啊!」

孟星辰的眼中劃過了一抹愧疚,但是很快就被從未有過的歡愉感受所代替。

他抓住她纖細的腰肢,飛快的動了起來。

這不僅是艾濃濃的第一次,也是孟星辰的第一次。 曾經的他,親眼看到玉娘被**致死,對這種事情只感覺到噁心,從此不舉。

就算面對是臉蛋再漂亮,身材再妖嬈火辣的女人,他都心如止水,硬不起來。

可遇到了艾濃濃之後,他的不舉症不藥而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