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靳崤寒難得地開口解釋,見男人誤會自己,是他並不想出現的局面,因為對於鹿喬兒來說,這些人是她的家人,所以他也希望能和他們好好相處,當然,除了某個對鹿喬兒別有用心的冷酷少年。

「我只是派人盯住了有關鹿喬兒的一切。」男人對著郁年說道,希望得到他的理解。

而郁年只是嗤笑一聲,戲謔的質問道:「盯住她的一切?那你說說為什麼好好的人現在會躺在手術室里?!」

靳崤寒沉默了,他已經派手下去抓捕那個罪魁禍首了,他相信再見不久的時間后,他一定能為女人報仇。

而蘿蔔見狀,也知道此刻是不能讓靳崤寒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不然當他知曉他們這群人已經得知了真相,誰知道這人會對他們做什麼呢?

雖說,他們現在在靳崤寒面前,看似是高佔一頭,可是真要追究起來,這靳家的掌門人,他們是真的得罪不起的。

「你說說啊!我們小喬怎麼會變成這樣呢!」蘿蔔大聲開口,對著靳崤寒喊道,他想幫著郁年就這樣轉移靳崤寒的注意力,兩人對視,顯然是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而貧民窟的兄弟們,這時也全都反應過來,紛紛開口質問道:「對啊!你得給我們老大一個解釋!」

「你說說,這算是怎麼回事啊!」

鋪天蓋地的責問落在靳崤寒的頭上,男人微微低頭,垂眸看著地上,貧民窟的眾人也是沒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靳總,居然就這麼站著被他們責罵。

他們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可是在下一瞬,男人抬起頭來,眼神直盯著郁年,眾人皆是看到了男人眸中閃過的一絲狠厲,他極具危險性的聲音開口:「鹿喬兒的事情,我會找到罪魁禍首。」

眾人看到他的表情紛紛禁聲,而男人這是眼中只有郁年,像極了草原上緊盯獵物的獵豹,下一秒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直問站在他們前面的郁年:「可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我再問一次,你拿鹿喬兒和兩個孩子的血液幹什麼去了?」

。第二天,警方發現了雲中虎掉下山坡的車子,還有那具燒焦的屍體。根據現場檢測,卻認為雲中虎。

因為嫌疑人死亡,這件案子也沒必要查下去,直接宣布!

雲氏集團一片嘩然,雲中虎就這樣死了?

不過雲中虎的死,可把其他有資格繼承雲氏集團的人給高興壞了,雲中虎和雲天棋都死了……

《戰神歸來》第一百零六章蘇落生日 這是穿越以來,除了自保以外,魏嵐唯一想做的事情。

無論結果如何,她都不想留下遺憾。

心裏作著打算,魏嵐草草擦過身子,躺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

夜裏下起大雨,夏季的雨綿密而有力,白天火車上累狠了,轟隆隆的雷聲都沒能將魏嵐從睡夢中驚醒,還是第二天醒來看到濕滑的地面,她才知道昨夜下過雨。

從招待所出來,魏嵐直奔車站,花兩毛錢買了一張到鎮里的車票,隨後搖搖晃晃經過四十多分鐘的車程,公交車在鎮公交車站停下。

魏嵐從車上下來才算真正的踏上紅旗公社的地界。

鎮里到大隊有七八里路,沒有通車,平時運氣好的時候,還可以搭一程公社送肥料的拖拉機。

不過顯然,魏嵐今天運氣不太好,既沒遇到拖拉機,也沒撞見有牛車經過。

等她徒步兩個小時看到熟悉的房屋時,腳後跟已經打了好幾個泡。

把箱子放在地上,魏嵐坐在箱子上喘著氣。

好在昨晚下過雨,今天是陰天,不然走這麼一遭,她可能早就在半路就中暑昏死過去。

正擦汗呢,冷不丁一個灰撲撲的人影突然闖進視線,魏嵐愣了愣,驚愕的連忙站起身。

「你……」

男人雙手撐著膝蓋,剛毅硬朗的面容上,額角青筋一跳一跳,此時他躬身微微喘息,顯然一路跑來的。

灰撲撲寬鬆的褂子袖口處被肌肉撐得鼓鼓囊囊,不等魏嵐說話,顧朝緩過來,繼而大步流星向她走去,「魏嵐。」

魏嵐眉頭打結,聲音里有太多的不確定,「顧朝?」

他面容憔悴,眼底有明顯淤青,下巴青色胡茬也冒了出來,很難和之前冷漠內斂的男人掛上鈎。

可聽聲音,分明就是他!

這鬍子拉碴的跟個野人一樣的男人,真的是顧朝?!

魏嵐桃花眼瞪圓。

所以,她走的這半個月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男人越走越近,魏嵐本能的後退,顧朝卻不容她退縮,伸手一用力,將魏嵐整個人緊緊摟進懷裏。

「你回來了!」

他聲音微顫,雙手用力將心心念念的女孩圈在懷裏,生怕一個不注意,對方會再次消失不見。

魏嵐眨眨眼睛,輕微掙了掙,突然感覺但脖頸一陣冰涼,她身子頓了一下,到嘴邊幾句詢問咽了回去,變成一聲輕聲呢喃:「嗯,我回來了。」

這一刻,什麼都不用多說,似乎所有隔閡都解開了。

良久后,顧朝才鬆開魏嵐。

他雙手握住魏嵐的肩膀,低頭與她四目相對,聲音沙啞,「對不起,那天是我……」

「不用說對不起。」魏嵐垂下眼帘輕輕搖頭,不過一瞬,她抬眼看顧朝,臉上揚起粲然坦然的笑容,「這段時間我想清楚很多事情,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顧朝迷惘了一陣,深邃眼眸一眨不眨盯着她。

「大概……」魏嵐垂下眼帘,嘴唇輕輕顫動,「在很早的時候就想問了。」

「我喜歡朝哥,喜歡的不得了!喜歡到連做夢都會想!」魏嵐嫣紅唇瓣抿了抿,眼神炙熱望着顧朝,一雙桃花眼像是揉進碎星一般,璀璨晶亮,引人沉醉其中。

。 不知不覺,《霍格沃茨的綠寶石》已經到了182萬字,到了說再見的時候了。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陪伴,陪伴湯圓和艾達一同走到今天。

最初開書時只是一個玩笑,就腦門一熱發書了。完全是一時衝動,沒有做任何準備,更別說是大綱了。

剛開始時,就連每章要寫些什麼內容,都要坐在電腦前現想。

這也就導致了這本書的內容不夠優秀,角色不夠豐滿等等問題,也導致湯圓成了一個撲街。

當然,湯圓撲街還有各種各樣其它原因,就不在此一一贅述了。

在寫艾達的故事時,湯圓發現了自身很多的不足之處:故事進程略顯拖沓,部分劇情處理得不到位,自認為有些地方寫崩了。

(大哭!)

撲街的原因有三千,別人只去一瓢,湯圓則是舀了一瓢后覺得不解渴,然後又噸噸噸噸噸地喝了好幾瓢!

(再次大哭!)

3月19日上架時,收藏應該是兩千二三的樣子,首訂也只有一百二,這是一個很撲街的成績。

11月29日完本時,收藏一萬兩千五,均訂六百八……成績稍稍不那麼撲街了……

湯圓還是很容易滿足的一個人,畢竟湯圓也沒有一飛衝天的實力。

最後,還要感謝責編茶寶和主編蜻蜓,湯圓能走到今天和他們的鼓勵也是分不開的!

(三次大哭!湯圓一直在辜負編輯的厚望!)

最後的最後,湯圓還是要感謝大家!

314天,182萬字,再次感謝大家長久的支持與陪伴,感謝大家見證湯圓和艾達的成長!!!

如果有緣,我們下一本書再見!

希望到時大家可以見到一個更好的湯圓! 看着依然處在原地的重任,白少塵再次開口道:「你們有一刻鐘的時間考慮,一刻鐘之後,如果你們雙方都沒有動手,那麼你們所有人都不會活着離開這裏!」

「豈有此理,老子這就滅了你!」

此時葛玄一看,現在所有人都被白少塵給震懾住了,立刻感到情況不妙,萬一這些人真的被逼無奈對自己下手,那他的境地就十分危險了。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情況,他不得不搶先白少塵發起進攻,因為只要白少塵一死所有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開元掌!」葛玄大喝一聲直奔白少塵就沖了過來。那手掌上帶着的絲絲靈力,就像一把無形的利刃,似乎可以瞬間將對方撕成碎片。

而周圍的那些賓客,看到這一幕,立刻往後退了兩三丈遠,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葛家的勢力他們再了解不過了,而對白少塵的手段之殘忍,他們現在也見識到了,無論是誰他們都得罪不起。

所以在這些賓客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葛玄和白少塵出手,無論兩個人最後誰贏,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解脫。

看着葛玄突如其來的舉動,白少塵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他早就猜到葛玄會這麼做。

「來得好!」

眼看葛玄就到了自己近前,白少塵立刻調動體內的靈元,然後在自己面前凝結成一道無形的屏障。

「砰……」

那葛玄運用着開元掌,一頭便撞在了白少塵面前的屏障上面。

「這是?」葛玄看着白少塵震驚道。

利用自己體內的靈元凝結出防禦屏障,這可是匯元境界的強者才做的道,葛玄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十幾歲的看上去貌不驚人的一個毛頭小子,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匯元境界。

然而白少塵卻根本沒有理睬他,輕輕一用力,瞬間面前的防禦屏障立刻化成一道靈力,將葛玄給轟飛了出去。

「爹!」

眼看葛玄倒地不起,葛宏立刻跑了上去,把葛玄從地上扶了起來。

連葛玄都敗在了白少塵的手上,此時在場的所有賓客,立刻再次對白少塵刮目相看,葛玄一敗,那葛家的就算徹底的覆滅了,此時這些人哪裏還敢猶豫,立刻一窩蜂似的,揮舞着手裏的兵刃就都朝葛玄砍去。

「等等……」

眼看自己已經沒有退路,葛玄突然大聲制止道,然後立刻將身上的一個笑木盒拿在手上,向白少塵伸了過來:「只要你放了我們父子的命,東西我還給你!」

白少塵自然不會拿起,他走過去一把就將木盒接了過來,順手打開一看,果然那顆千年吞靈獸的妖丹完完整整的躺在裏面。

白少塵把東西收起來之後,然後看着葛玄,冷冷一笑,道:「你拿我的東西跟我談條件,不覺得荒唐嗎?」

不過,話一說完,白少塵立刻看了看旁邊的這些人,不禁微微一笑。

如今這些賓客已經都把刀架在葛玄的脖子上了,那他們之間就等於徹底的反目成仇了,現在不用白少塵動手,這幫人也一定會結果葛玄的性命。因為這些人心中都清楚,既然仇已經結下了,如果不趁機殺了葛玄,等葛玄緩過神來一定不會繞過他們的。

「好,我答應你,我不殺你!」

白少塵說完淡淡一笑,然後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太陽,輕輕的說了一聲:「一刻鐘馬上就要到了!」

眾人聽完,瞬間臉上立刻浮現出一絲驚慌,立刻揮起手裏的兵刃就朝葛玄和葛宏砍了下去。

眼看葛家父子都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時候,白少塵開口對着所有的人道:「從現在開始,紫陽城將永遠成為離火城的附庸,為體現你們的誠意,限五日內,你們每個人都需要自掏腰包,向離火城納貢五百萬靈幣,如果有人敢不從,他們就是下場!」

「什麼,五百萬?」

一聽到這個數字,頓時所有人的都震驚道:「就算是傾家蕩產,也沒有這麼多錢啊!」

「剛才,誰說沒有,現在就可以站出來!」白少塵看着面前的人冷聲道。

眾人一聽,誰還敢反對,立刻都把嘴閉了起來。

白少塵當然知道這五百萬靈幣是多麼龐大的一個數字了,他這麼做就是要將這些人搜刮乾淨,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沒有資本再作威作福。

「記住了,五日之內,如果我發現你們之中有一個人漏掉了,那你們所有人都要跟着他倒霉!」

說完,白少塵一轉身,這才慢慢的向遠處走去。

剛走出沒多遠,白少塵突然想起了那個欠自己兩百萬靈幣的傢伙,雖然猛地一轉身,看向身後的眾人。

此時瞬間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冷顫,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此時他們已經怕極了白少塵,他們自己本身就夠霸道的了,沒想到白少塵更霸道。

「還有劉家的大公子也算一個,如果他不肯的話,你們就每個人多交一百萬!」

「這……」

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這下好了,誰都逃脫不了干係,只要有一個人不幹,所有人都會受到牽連。

等處理好一切,白少塵再次往回趕去。

此時距離乾風宗原本還有三日的路程,但是現在白少塵的修為大漲,在沒有人的時候,他已經可以短暫的御劍飛行了。

但是由於這把劍只是一件普通才是的兵器,所以白少塵只能夠短暫的御空飛行。他本來是可以藉助蟬翼刀更快的趕回乾風宗的,但是那蟬翼刀乃是前世自己的看家法寶,一旦被人發現的話,白少塵的身份很容會引起猜疑。

他必須的儘快趕回乾風宗,因為直到現在還沒有洪天雷的下落,一旦時間拖得太久,白少塵真擔心他會出什麼事情。

本來白少塵就很着急,現在又因為這紫陽城的事情再次耽擱一整天的時間,白少塵可不想在路上再出現什麼差錯。

終於,經過一晝夜的行程,終於在次日中午,來到了乾風宗的門前。 「那可多了去了。」溫喬甩甩手,微笑「我有一個深愛我的丈夫,有穩定的工作,到這兒又得到了郁馨的偏愛。」

她微抬下巴,倨傲的看着連惜容「而你,什麼都比不上我!」

連惜容氣得發抖,她說的沒錯,她什麼都比不上,不管她想要跟溫喬爭什麼都不爭不過,對方像一座無法跨越的大山,永遠阻擋在她身前,甚至如果她步伐慢了,就會被對方遠遠的甩在身後。

「你現在得意的還是太早了。」連惜容面容微微猙獰,她努力裝作鎮定「我父親可是連洗鋼!我從小就在他的熏陶下長大,就算你有天賦又怎麼樣,想要拔尖還早著呢!」

溫喬呵呵了倆聲,說「連惜容,你看看你現在像不像小學生吵架吵不過然後搬出家長的模樣,嘖嘖。」她嫌棄的後退半步。

「你!」這個女人總是能夠輕易的激怒她!

連惜容正要開口爭辯,研究室門從外打開,去為顧深擦完葯回來的郁馨出現在門口。

「惜容?怎麼還沒走?資料沒找到嗎?」

這句尋常的問話讓連惜容呼吸一窒,她越發的明白,她不過是郁馨名下無關緊要的學生而已,比不得剛進來的溫喬,她不能夠在郁馨研究室中進行研究,連時間待得太長都是不對的。

連惜容眼底陰鬱,面上卻是如常的笑了笑「並沒有,已經找到了,郁導那我就先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