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胳膊!」楊柏好像也在試驗,一句話,銀雪真人情不自禁的就抬起胳膊,十分的聽話,眼神也逐漸發生變化,剛才還那麼恐慌,如今卻越來越「乖巧」。

「主人!」銀雪真人的瞳孔也逐漸出現龍鱗,此時的元嬰整個都被覆蓋,元嬰期的銀雪真人已經徹底的趴伏在楊柏的面前。

「主人,我是你的龍仆,銀雪真人!」

龍仆符,憑藉強悍的神魂,鎮壓強敵。讓強敵化為龍仆,這樣的符籙,本來屬於龍符錄的禁忌符籙。而且龍符錄只開啟一個龍仆符,就被楊柏用在銀雪真人的身上。

「銀雪真人,你們散修聯盟,知不知道魔?」楊柏目光一縮,銀雪真人已經成為龍仆,所有的一切楊柏都會感知,只是施展這個龍仆符,楊柏的神念接近乾枯,畢竟銀雪真人是元嬰期。

「不知!」銀雪真人已經恢復正常,隨著時間的推移,龍仆符會慢慢改變銀雪真人,哪怕將來離開楊柏,龍仆符已經深埋銀雪真人元嬰和神魂,楊柏依舊是銀雪真人的主人。

「回海外聯盟總部,聽我的消息!」楊柏並沒有多問什麼,銀雪真人必須回散修聯盟,散修聯盟對楊柏有用。

「遵命!」銀雪真人趕緊點頭,上空的方巾閃爍一聲,萬裏海水消散,空間已經碎裂,楊柏已經重新出現在外面。

等銀雪真人化為一道匹練,消失在天際的時候,楊柏才疲憊的從空中墜落。神魂和龍元消耗那麼多,楊柏也沒辦法御空飛行回塘子村。

車剛才已經毀了,楊柏只能無奈從冷家繼續調車,在國道之上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冷家的車在來到面前。

晚上八點,楊柏出現在生態園當中,楊柏一回來,就跑到旱魃冷狂那邊。冷狂最近一直在修鍊。

用王八血匯聚一個水缸當中,冷狂浸入其中,身上的煞氣在王八血當中,引出一道道漩渦,冷狂的別墅,猶如血窟一樣。

「冷狂叔,我希望你最近…」楊柏暗中點了點頭,看著吸收王八血,旱魃的氣息慢慢的改變,冷狂如果不激發旱魃,真的猶如平常人一樣。

「少主,交給我吧,方圓千里,除非我死。」冷狂認真的點頭,楊柏卻輕笑起來,這裡是楊柏的家,楊柏不會讓任何人有事情。

等楊柏回到家中,周芷燕和林嬌都在房間等待,坐在炕上,疑惑的看著楊柏。

「讓我們進入薩滿?」兩人都是一愣,雖然馬上就暑假了,可是周芷燕這個校長真的太忙了,真的沒有時間。

「修鍊必須儘快,修真大會要開啟了,你們留在薩滿教,我比較放心。」楊柏輕聲勸慰,看到的未來,讓楊柏內心很忐忑,畢竟楊柏將來是要面對昆皇,那個光影碎片,爺爺楊寒意為什麼會出現,楊柏真的不知道。

「那我去!」林嬌身上披著一件紅色絲袍,本來懶散坐在炕上,聽到要進入薩滿教,林嬌頓時著急起來。

紅袍都滑下肩膀,弄得楊柏的眼神都在發生變化,旁邊的周芷燕無奈的掃了楊柏一眼,畢竟現在說正事呢。

「石靈兒都築基期了,而且還那麼強,我不想拖後腿,我要修鍊!」林嬌現在堅定無比,都是楊柏的女人,憑什麼石靈兒現在已經超前,按照這個邏輯,以後石靈兒才是陪伴楊柏身邊最終人。

「咦?」周芷燕也反應過來,絕美的容顏露出一絲掙扎,學校的事情可以交給其他人,可是為了楊柏,周芷燕也的確修鍊。

閨蜜之間的競爭,根本不是楊柏能夠想象的,楊柏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這麼順利,周芷燕和林嬌都同意進入薩滿教,而且是儘快。

一夜無話,楊柏那是舒爽了,兩女也感受到楊柏的熱情。在塘子村就休息了一周,楊柏就讓冷狂把周芷燕和林嬌送往薩滿教。

生態園和金鯉農場的事情,都需要處理,楊柏這些天真的太忙了,無數的文件要簽署,而且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任何人都感受到楊柏的迫切。

趙艷紅一直默默的陪著楊柏,生態園那邊現在都交給楊芹,葛寶彤和萬雪掌控楊柏最大的公司,龍首山徹底已經被開發,金鯉旅遊公司都成為北方最耀眼的公司,就在今年就進入全國五百強企業。

冷狂也回來了,坐鎮塘子村,楊柏跟冷狂在一起,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從石靈兒那借來十二件法寶,圍繞生態園和金鯉農場所在,組成一個強大的法陣,這個法陣只有冷狂和楊柏能夠激發,是為了最後的保障。

「我需要閉關一定的時間,修真大會之前,我一定會出現!」楊柏囑咐一聲冷狂,修真大會之前,楊柏必須解決魔念的事情。

楊柏走進龍首山,楊柏朝著龍首山深處而去,當初進入龍窟的地方依舊存在,楊柏的神念俯視整個龍首山。

「真龍,這次我來了!」 重來1988 楊柏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龍窟,地底那恐怖的空間,龍元果所在的岩壁,楊柏已經盤膝而坐。

真龍就在地底深處,那裡已經被真龍封印,真龍之魂在這裡。

龍目並沒有睜開,楊柏就坐在龍窟當中,吸收的龍元果,要恢復金丹當中的袖珍楊柏,希望能夠化龍之境。

楊柏這次閉關,持續將近半年,還有一個月修真大會就要開啟。無人知道楊柏到底如何,知道炎黃組狼牙傭兵之首,段秀雲重新返回狼牙基地。

「你要找楊柏?」葛春又一次恢復狼牙教官的身份,如今看著段秀雲歸來,卻搖了搖頭,趕緊說道:「這個小子閉關了,就在龍首山當中,誰也找不到。」

「有緊急的事情,組長讓我過來,說師傅想要的契機已經安排完畢。」段秀雲還是很冷艷,不過來到狼牙基地,段秀雲相當的輕鬆。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老子都搞不懂了,現在的楊柏,難道真成龍了?」葛春打趣說道,段秀雲只是淺淺一笑。

「去找老道和冷狂,他們兩個能夠聯繫上楊柏!」葛春趕緊告訴段秀雲,段秀雲猶如利劍一樣消失,看著葛春一愣愣的。

「老了,真的老了,寶彤,你要爭口氣,在不抓緊,楊柏這個女婿就跑了。」葛春揚天長嘆。

龍首山的山腳,徐老道蹲在地上看著螞蟻,旁邊的段秀雲站的筆挺無比,不愧是最強狼牙,看的徐老道在搓牙花子。

「怎麼還不出來?少主是不是有問題了?」徐老道有點著急了,半年沒有看到楊柏,所有人都不知道楊柏在做什麼。

「閉嘴!」段秀雲冷酷的說道,這半年發生的事情太多,段秀雲已經從安曉隊長那邊知道,楊柏的一些事情,段秀雲更加敬畏師傅楊柏。

「我說丫頭,你這麼冷,小心嫁不出。師徒戀是禁戀!」徐老道那個嘴就是沒把門的,還敢跟段秀雲說這樣的話。

「你說什麼?」段秀雲柳眉倒豎,后脖卻出現紅雲,要不是徐老道是自己人,段秀雲直接掐斷此人脖子。

「哈哈,逗你完,你們都喜歡少主太好呢,讓少主未來開枝散葉,楊家就會成為大家族,老道我也成了長老級別,美得很。」

徐老道現在是看明白了,楊柏的境界越恐怖,活的越久,趕緊給楊家傳宗接代。

「你還是閉嘴吧!」段秀雲那個氣,這個徐老道真不是東西,說的段秀雲思緒亂飛,明顯在自問情感。

「看看,還臉紅了,其實你師傅跟你同歲,你可以考慮一下。」徐老道最近肯定是算姻緣算多了,還敢跟楊柏牽紅繩。

「啪!」徐老道正要施展忽悠神功,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在徐老道的身後,一腳就把徐老道踹在地上。

「你真得閉嘴了!」楊柏沒好氣的從龍首山而出,楊柏這麼一出現,段秀雲更是臉色通紅,都不敢看師傅楊柏了。

「你受傷了?」徐老道從地上爬起來,猛的回頭看向楊柏,一眼就震驚的看著楊柏,彷彿看到鬼一樣。

「怎麼回事?」段秀雲也震驚了,眼前的楊柏一點氣息都沒有,就跟普通人一個樣,哪怕是用神魂觀察,楊柏就是凡人,好像失去所有的力量。

以往有靈性的雙眸,彷彿都已經暗淡下去,楊柏就跟普通人一樣,根本不是返璞歸真,難道楊柏這半年閉關,傷勢加重了?

「想什麼呢?我現在特別好,功法原因。」楊柏也沒有多解釋,楊柏自信一笑,這半年的閉關,誰也無法想象楊柏恢復成什麼樣。

「已經開始了嗎?」楊柏已經看向段秀雲,那無神的眼睛,這一次好像湧現神芒,讓段秀雲趕緊點頭。 周圍的同學這下子算是徹底的炸開了鍋。

「我的天吶,我看到了什麼呀?沈清晏這是不是也太放得開了?咱們周圍還有這麼多人呢,人家就當看不見似的。」

「她要扯衣服就讓她扯了,反正我們又不吃虧,就當做是福利吧。」

「你要說是以前的她叫福利就算了,沈清晏現在又胖又長了一臉的痘痘,白給我看我都不想看好嗎?」

「哦,我懂了,我懂了,他說了這麼半天,我總算是明白了,沈清晏這是喜歡歐陽楚吧?而且為了勾楚少還給楚少下了葯,是這樣吧?」

「白以智真的好慘,甩了周雙卿,周雙卿一周變美,找了沈清晏,沒兩天又給他帶了這麼大一個綠帽子。」

「我感覺最可憐的是當著大家的面兒被戴帽子,你說要是背地裡帶,就幾個人知道也就算了…」

周圍的議論聲一波比一波高漲,大家的情緒越來越激動,興奮的滿面泛紅光。

剩下的人更是同情的看著滿臉鐵青的白以智,好像他的頭上才是青青草原一樣。

白以智這個時候當然也明白過來了是怎麼回事。

雖然他不明白沈清晏為什麼會突然在考試上發瘋,但是有一點已經是顯而易見了的。

沈清晏從頭到尾喜歡的人就只有歐陽楚而已,而且他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然還膽大包天的給楚少下過葯。

周圍人的嘲諷聲從剛開始到現在就一直沒停過,白以智這會兒早就覺得臉上掛不住了。

又驚又怒的他,只得一把上前抓住沈清晏的肩膀,全身的力氣都使在了雙手上。

「沈清晏,我看你現在真的是瘋了,你別在這鬧了,趕緊跟我去醫務室!」

白以智這個時候哪還顧得上維持自己好男朋友的形象,他現在只想趕緊帶沈清晏離開,讓她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再繼續丟人現眼了。

可平日里柔弱的沈清晏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把就狠狠的推開了白以智。

「白以智我看你才是瘋了!你離我遠點!我現在是楚少的人了,我勸你給我識相一點!」

白以智沒想到沈清晏竟然會如此的執迷不悟,氣的快要失去理智,他的手哆哆嗦嗦的指著沈清晏破口大罵。

「沈清晏,楚少怎麼可能會看得上你這種不要臉的女人?我才是你的男朋友,你別在這裡胡說八道了,趕緊跟我走!」

說著白以智再次拽住了沈清晏,沒想到沈清晏這是一副誓死反抗的樣子,再一次的甩開了他的手。

「到底是誰不要臉啊白以智,你怎麼好意思說你是我的男朋友?當初你難道不是周雙卿的男朋友嗎,我勾勾手指,你也不是就毫不猶豫的出-軌背叛了?自己賤的要命也就算了,現在還要在這裡立牌坊?!」

沈清晏現在早就已經神志不清了,所以自己說出來的話,也都是完全不加思索的。

白以智也沒想到她會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臉色一下子難看到了極點。

他緊張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同學們,然後低聲的怒吼。

「你別在這亂放屁了,行不行,我什麼時候又背叛過周雙卿了?!」

沈清晏文言卻冷笑了一聲。

「你自己聽聽你說的是人話嗎?你和周雙卿在一起都快三四年了,是你自己嫌棄人家胖,才不願意公布你們兩個的關係,轉過身來就主動追我,還反咬一口污衊人家出-軌。就你這種渣男,你還好意思說我?」

周圍的同學一下子都愣住了,原本以為沈清晏背地裡喜歡楚少,白以智惱羞成怒這樣的戲碼就已經足夠精彩了。

沒想到硬是生生的牽扯到了周雙卿。

沒想到又能吃到這樣的驚天大瓜,同學們一下子投入了新一輪更加熱烈的討論當中。

「我的天呀,白以智真的和周雙卿是一對來著?可是之前白以智那個態度多堅決呀,他不是堅決不接受的嗎?」

「這就是傳說中的又當又立了,是自己嫌棄周雙卿他才不肯公開的,現在又跑來反咬一口,真是不要臉。」

「長相都是挺文靜的,沒想到能做得出出-軌了,還誣陷別人的這種事兒來,真是噁心死了。」

白以智這些話一個字不拉的都聽見了,他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已經是很不容易了,沒想到現在因為沈清晏的幾句話全面崩盤了。

所以他這個時候已經連思考的能力都沒有了,他毫不猶豫的一巴掌就甩在了沈清晏的臉上。

同時罵了一句。

「你這賤貨,我讓你胡說!」

他用的力氣很大,沈清晏直接一個踉蹌,與此同時她捂著臉不可置信的喊了起來。

「白以智你竟然敢動手打我?我看說到底賤的人是你吧?我實話告訴你,我從一開始就沒看得上你,要不是為了讓周雙卿痛苦,你以為我會願意跟你在一起嗎?」

「你那麼多年就一直靠周雙卿養你,你也不想想,我這女神級別的人物怎麼可能會看得上你?!」

白以智被刺激的連眼睛都已經紅透了,衝上來就想直接把沈清晏按在地上打一頓,這個時候在旁邊已經目瞪口呆了很久的監考老師們才終於回過神來。

他們已經連外面的巡考組都驚動了。

四五個老師七手八腳的過來按住了白以智,因為他真的暴起傷人。

另外幾個又拉住了沈清晏,想把她帶到醫務室去。

沈清晏當然是寧死不屈的,她嘶吼的掙扎,想要去王油膩身邊,沒想到王油膩早就害怕的躲了起來。

但她還是不依不饒的喊著。

「你們別碰我!我要去嫁給楚少,我還要當歐陽家少奶奶呢!」

最後在幾個監考老師的合力下,終於考場安靜了下來。

而考試的結束鈴聲也在同一時刻響起了。

巡考組的組長焦急地抓過了麥克風。

「同學們都交卷了,交了趕緊就走,不要在考場里逗留,不然全都算零分!」

同學們這才戀戀不捨的交卷,被放開的白以智看到正要站起來去交卷的周雙卿,他一下子就回過了神來。

毫不猶豫的衝到了周雙卿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女孩的胳膊。 京城機場,楊柏並沒有前往炎黃組總部,就停留在機場的VIP候機室當中,這個候機室是專門給炎黃組留的。

楊柏手中正在翻看資料,段秀雲換上一套黑色的西服,裡面是炎黃組最新研製的戰術服,猶如保鏢一樣站在楊柏身後。

楊柏戴著金色蛤蟆鏡,精緻的阿瑪尼西裝,一副成功人士的裝扮。

「席琳娜這次,弄的有點大!」 總裁你大爺的 楊柏放下資料,誰也沒有想到,這次的契機會在楊柏的身上。

席琳娜這個皇家公主,世界巡迴演唱會已經開啟,第七站就是T國曼谷。席琳娜當初還邀請楊柏,楊柏都給忘記了,席琳娜在第一站就聯繫楊柏,結果楊柏閉關,這讓席琳娜有點失望。

隨著演唱會的進行,席琳娜卻遭受了威脅。由於上次Y國那些退役人員的事情,席琳娜在國內得罪一部分權勢之人。

同時這場醜聞已經席捲整個歐洲,席琳娜這個皇家公主,是揭開一切的關鍵,而且席琳娜善良之光,讓民眾都相當的支持,這毀掉一部分人。

這些人的背後,太過複雜了,席琳娜的已經受到威脅,無論是世界傭兵組織,還是國外異能勢力,統統都盯上席琳娜。

前幾次都是有驚無險,畢竟皇室已經派出最精英的SAS保護席琳娜,同時為了以防萬一,皇家還請來一個特殊身份者。

不過就在前段時間,席琳娜差點香消玉殞,來自黑暗世界當中,最臭名昭著,永遠無法被消滅的墮天使已經發出死亡令,必須徹底殺死席琳娜。

皇室震驚了,要知道這些墮天使,都是世界最恐怖的精英。這些人太複雜了,什麼人都有,而且手段都是血腥暴力,甚至一些人都是西方最黑暗的生靈。

皇室想要召回席琳娜,可是席琳娜卻直接拒絕,世界永遠屬於光明和正義的,不能夠因為威脅,就放棄夢想。

巡迴演唱會如期舉行,皇室的人都要瘋了,都在全程保護公主。不過這時候席琳娜,卻揚言只有一個人能夠保護自己,那就是華國楊柏。

這樣的請求,從皇室傳遞迴華國,這讓華國高層也震動了。炎黃組之人,保護席琳娜,務必要完成這樣的任務。

「墮天使?那個曼谷好像也是天使之城吧?」楊柏淡淡一笑,回頭看著段秀雲緊張的樣子,指了指旁邊的沙發。

「秀雲坐一會吧,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楊柏給徒弟段秀雲一把青銅匕,能夠幻化各種形狀,擁有強大的威能,那可是法寶級別。

段秀雲當場喜歡,而且冥冥之中,段秀雲居然把法寶化為一個戒指,放在小拇指上,更是顯得段秀雲優雅無比。

「喜歡!」段秀雲話不多,只是最近跟師傅楊柏說話,一說話臉就紅。

楊柏無奈的推了推眼鏡,這都怪那個徐老道,皮子緊了。等回去的楊柏一定好好收拾一下徐老道。

「安曉不會來吧?」楊柏現在有點擔心,這可是京城,安曉要跑過來,楊柏有點心虛。

「安隊長也閉關了,組長也不知道搞什麼?」段秀雲疑惑的抬起頭來,最近炎黃組真的緊張,一些隊長統統都閉關,好像在等待什麼日子。

煌也消失不見,給楊柏那些資料當中,都有一個熟悉的名字,這讓段秀雲擔心的看著楊柏。

「我出國的事情,已經暗中通知他了吧?炎黃組已經得到消息,確定他已經出國?」楊柏的眼神已經犀利起來,半年的安排,炎黃組已經做到極致,所有的消息都匯聚在楊柏的手中,這次T國之行,席琳娜的事情不是主要的。

「有人來了?」段秀雲如今可是修真者,感知過人,眼神只是輕輕看向門口方向,那裡已經有人敢來了。

楊柏依舊看著資料,雖然也好奇,不過楊柏在預判一些事情,畢竟這次出國,楊柏就是做為誘餌。

這半年散步的消息,都是針對那個人,如果楊柏猜的沒錯,魔念也把楊柏當成獵物。雙方都是獵物,就看誰準備的好。

魔念已經不準備放過楊柏,楊柏也更加不會把魔念留在修真大會,這是與魔的戰鬥。

呼啦七八個人黑衣人,轟然而進,這些人都是高大無比,身高都超越一米九,虎背熊腰,走近候機室,每個方位都警覺的守護。

尤其已經有人朝著段秀雲和楊柏走去,手中拿著儀器,好像在掃描什麼。

這些人統統都是老外,黑人白人都有,腰間都有武器,應該是得到允許。兩個黑人安保朝著楊柏走來。

「退回去!」段秀雲冷哼一聲,一股煞氣讓兩人猛的一凝。段秀雲也是軍人出身,而且身為狼牙冰焰石,段秀雲可是揚名國際。

「冰焰石!」門口的方向,一個滿臉絡腮鬍,頭頂猶如郭達,精壯的身軀也同樣穿著迷彩戰術服。

四十多歲,硬氣無比,雙眸猶如鷹鳩,散發恐怖的光芒,渾身的氣息也相當強大。

「SAS,皇室空降特勤的人,霍布隊長!」段秀雲只是掃了一眼,就輕輕對師傅楊柏說著。楊柏沒有抬頭,不需要看,周圍的人一切都在感知之下。

「坐吧,一會做飛機去席琳娜。」楊柏還是看著資料,而此時霍布也同時看向楊柏,頓時怒目而視。

「你們華國簡直胡鬧,你們炎黃組,就派出兩個人?公主要的楊柏呢?」霍布的怒吼,惹得段秀雲想解釋什麼,結果卻聽到霍布的身後,傳來蒼老的聲音。

「霍布爵士,那個年輕人就是楊柏,咳咳咳!」的確蒼老無比,一個瘦弱的老者,身上籠罩在一個白袍之上。

老者滿臉都是皺紋,頭髮稀疏,卻戴著一個金色的帽子。老者走的很慢,卻很穩,腰間的金帶之上,還斜插一個精緻的棍子,十分吸引人注意力。

「什麼?他是楊柏?這麼普通?」霍布頓時愣住了,四周的SAS之人也都看向楊柏,楊柏真的太普通了,要站相沒站相,要坐相沒坐相,懶散的在沙發上看著資料,眼皮都不抬。

「您是?」楊柏終於抬頭了,墨鏡滑落一個縫隙,淡淡的看著面前的老者。楊柏終於露出一絲好奇,而且旁邊的段秀雲也露出一絲凝重,好像很戒備的看著老者,老者的身上猶如海水一樣,散發無量之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