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江帆點頭道。

「小富哥,你今晚就到我哪裡去睡吧,省得我姐姐叫聲吵得你睡不著覺!」錢豪突然道。

「小豪,你瞎說什麼呀!」錢麗珍伸手就去擰錢好的耳朵,她臉露出嬌羞之色。

黃富正在犯愁今晚難以入睡呢,他立即點頭道:「好的,我們快走吧,受不了這裡的氣氛了!」黃富拉著錢豪跑了出去,順帶把門給關上了。

客廳里就剩下錢麗珍和江帆兩個人,氣氛頓時有點尷尬起來,「呃,你要喝點水嗎?」江帆道。

錢麗珍搖頭道:「不要,我去睡覺了!」她羞澀地跑進了江帆的卧室里去了。

我靠!這是明目張胆的挑逗啊!江帆不是木頭人,也不是柳下惠,他立即跟著跑進了卧室里。

錢麗珍坐在床邊,她看到江帆進來了,立即抬頭望著江帆,心跳加速起來。雖然她在西國長大,接受西式教育和思想,但是畢竟這是第一次和男人要發生那事,心中未免十分慌張。

江帆看到錢麗珍害羞的姿態,心裡暗自高興,慢慢地走到她身邊,「珍珍,你真的願意做我的女人?」

錢麗珍望著江帆的眼睛,點頭道:「我願意做你的女人,我愛你!」

江帆從錢麗珍眼神里看出了她的真誠,心中一陣感動,「你放心吧,我會用生命來呵護我的女人!」江帆拉著錢麗真的小手。

錢麗珍微笑點頭,她仰起下巴,閉上眼睛,江帆立即啃了上去。錢麗珍立即顫抖起來,她從來沒臉上露出羞澀。

江帆的手立即不老實起來,如同一條泥鰍似的,片刻之後,錢麗珍立即嬌喘起來。

江帆立即使出龍虎按摩秘術,對著錢麗珍的鳳翅穴、腎俞穴、促精穴按摩起來,錢麗珍立即嬌喘道:「哦,好奇怪的感覺!」。

錢麗珍雖然出身在西國,但是她從來沒有和男人親熱過,這也是她父親管教很嚴的緣故。

江帆立即興奮起來,沒想到錢麗珍這麼激動,正準備發威的時候。

突然隔壁傳來黃富的驚呼聲:「什麼人!」接著傳來錢豪的驚呼聲:「啊,鬼呀!」

江帆和錢麗珍立即坐了起來,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隔壁窗戶外漂浮著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骷髏人。那骷髏人手拿一根法杖,頭上戴著黑色連衣帽,深深凹下去眼睛里放出綠色光芒。

「我靠,有殺手來了!」江帆立即穿好衣服,真他媽的掃興,這殺手早不來晚不來,正在關鍵的時候來了,江帆那個氣呀。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一旁的錢麗珍立即穿好衣服,她聽到了錢豪的叫聲,不禁擔心錢豪的安危,「我聽到錢豪的叫聲,我們快過去幫助他們吧!」錢麗珍急忙站起來拉著江帆就要往卧室門外跑。

「來不及了,你隨我穿牆過去吧!」江帆默念穿牆咒,拉著錢麗珍穿牆而過,兩人立即進入了隔壁的浴室之中。江帆的穿牆術提高到新的層次后,他現在可以帶一個穿牆而過了。

錢麗珍驚訝地望著江帆,「你可以穿牆!」第一次隨著江帆穿牆,感覺十分新奇。

江帆來不及解釋,因為黃富已經和那個骷髏人動手了,江帆立即打開浴室門,拉著錢麗珍進入客廳之中。

黃富正使出紫幽之劍對付骷髏人,一道紫光一閃,紫幽之劍射中骷髏人,發出金屬般的聲音,骷髏人絲毫無損。

「哈哈,我是金剛骷髏之身,刀槍不入,你無法傷害我分毫的!」骷髏人狂笑道。

接著骷髏人舉起手中法杖,對著黃富唱念咒語,法杖中立即射出數十支冰箭,直奔黃富和錢豪。黃富有金剛護體術,不怕冰箭,但是他來不及顧及錢豪,因為錢豪距離他好幾米遠。

錢豪頓時嚇得目瞪口呆,眼看就被冰箭射中的時候,突然一道人影一閃,擋在錢豪面前。

替錢豪擋冰箭的人是江帆,當!當!冰箭射在他身上,感覺到一絲寒冷,「我靠,這玩還真有點冷!」江帆道。

「姐夫,你可來了!」錢豪驚喜道。

「小富,你保護好錢麗珍和錢豪,我來對付這個骷髏人!」江帆對著黃富道。

「好的,帆哥,你要小心,這個骷髏人刀槍不入哦!」黃富道。

江帆點了點頭,望著窗外漂浮的骷髏人,這玩意是什麼東西,是異界召喚來的骷髏?還是有人控制的傀儡?江帆立即巡視別墅外面西周,立即發現了別墅不遠處拐角處躲藏著一個人。

原來這個骷髏人是被人控制的傀儡,江帆立即明白了,那漂浮的骷髏人立即拿著法杖對著江帆念咒語,嗖!一道閃電擊出,咔!


江帆立即旁邊一閃,他隨手抄起桌子上的茶杯蓋,對著骷髏人的甩了出去,「打碎你的頭!」嗖!茶杯蓋飛射而出。

砰!的一聲,茶杯蓋擊中骷髏人的身體。砰!的一聲,茶杯蓋粉碎,骷髏人絲毫無損,「哈哈,我是金剛骷髏,你是傷不了我的!」骷髏人得意笑道。

「我就不信砸不碎你這骷髏!」人影一閃,江帆躍出了窗外,他使出御風術,漂浮在空中。

那骷髏人看見江帆飛出來后,立即拿著法杖對著江帆就要唱念咒語,江帆冷笑道:「去你媽的!」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到了骷髏人面前,抬腳踢中骷髏人的身體上。

砰!骷髏人立即被踢得飛了出去,沒等骷髏人來得及反應,江帆立即接著攻擊,他喚出了誅妖劍,「誅妖劍,給我劈了這骷髏人!」江帆命令道。

「是的主人!」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呼嘯而出,咔!的一聲巨響,骷髏人被誅妖劍擊中。

誅妖劍是無堅不摧的,骷髏人在誅妖劍強力一擊之下,立即散了架,黑色披風變成碎片,骨頭掉落一地。

屋裡錢豪看到了江帆的把骷髏人打散了架,頓時興奮喊道:「哦,我姐夫太厲害了!」

一旁的錢麗珍瞪了錢豪一眼,「錢豪,胡亂叫什麼!」心裡美滋滋,臉上掛著笑容。

江帆收回誅妖劍,快速飛出了別墅的院子,指著遠處拐角道:「你出來吧,不要躲在哪裡了!」

「哈哈,沒想到華夏國也懂得漂浮術的人!」那人身體從拐角出走來了出來。

那人高高個子,高鼻樑,白色頭髮,藍色眼睛,大約六十多歲,身穿一件黑色長袍,手裡拿著一根法杖。

「你是什麼人?」江帆冷冷道。

「我是西國的骷髏大法師傑克!」那人道。

江帆以前也聽說過西國的大法師的一些情況,大法師是修習魔法的神秘人物,本以為這些是杜撰的,沒想到西國還真的有大法師。

「你也是奉命來殺錢麗珍和錢豪的?」江帆冷冷道。

「是的。」大法師傑克道。

「你這是來送死!難道你不知道了印安部落的龍武士被我殺死的消息?」江帆道。

「哈哈,青年人,印安龍武士算什麼!我可是骷髏大法師,你是阻擋不了我殺他們的!」傑克舉起法杖,唱念咒語,地面立即冒出十多個骷髏人來。

「哼,就憑你這點骷髏人也想對付我!」江帆冷笑一聲,他立即以暗器手法彈射出離火球。

嗖!那些離火球射中了骷髏人身體上,呼!那些骷髏人立即燃燒起了,啊!骷髏人發出慘叫,眨眼間化為灰燼。

傑克頓時吃了一驚,「你也會放火!」接著他唱念咒語,地面上立即又冒出大量的骷髏人,這次冒出骷髏人和剛才的不同,這些骷髏人是紅色骷髏人。

嗷!骷髏人出來后立即撲向江帆,手掌竟然可以發射綠色火焰。看來西國的大法師召喚的骷髏還挺稀奇的,江帆呼喚出誅妖劍,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懸浮在江帆頭頂上。

「主人,您有什麼吩咐!」誅妖劍道。

「給我把這些骷髏人給滅了!」江帆命令道。

「是的主人,您就瞧好吧!」誅妖劍立即飛了出去,數十道青光閃過,那些骷髏人全部變成了碎骨。

傑克頓時傻了眼,他驚奇地望著江帆手中的誅妖劍,這是什麼劍?竟然如此厲害,還可以聽懂主人的話,這也太神奇了!


傑克舉起法杖,又要召喚骷髏的時候,江帆迅速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西國的大法師也不過如此,你可以去找那個龍武士去了!」

一甩手,傑克念唱到一半立即無法念唱下去了,因為那顆石子射入了傑克的眉心,他眼鏡瞪大大的,「你,你這是什麼魔法?」

「呵呵,這不是魔法,這是暗器!你永遠不會明白的!」江帆轉身穿牆進入了別墅大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他是曾經雲之國的上一任國君,後來因爲權勢爭鬥,而被剝奪姓氏,驅逐出了雲之國,此刻他應該已經回到了雲之國,溫師叔正在與他的父親交涉,皇甫家的姓氏和山海精靈一族的未來,很可能就全系在這個人的身上了。”

“你纔是雲之國的國君,灼華大軍皆在你的手中,爲何說山海精靈一族的未來會在他的手裏呢?”

雲霄看着安夏搖了搖頭,“雲之國千年的爭鬥,爲的就是這個問題,他們自己的國度,該交給他們自己掌控。”

“那你呢,你要放棄雲之國?”

“當然不是,”雲霄肯定的搖了搖頭,“既然決定要做了,那便要做最好的,我要像你哥哥一樣,將蠻古也像大荒一樣統一,甚至有機會,能讓整個荒界都變爲大一統。”

安夏看着雲霄,從他的臉上,他看到了野心與貪婪,像極了曾經的雷落。

“既然你決定了,那就去做吧。”

雲霄面色低沉,他看向遠處,這一場夾雜着流血的爭鬥,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溫先生,你來我的府邸,是爲新君的事情吧?”

溫良宮微微點了點頭。

“皇甫老爺子,你和白蛤蟆都是曾經一起戰鬥過的戰友,如今他的繼承人回到雲之國,你作爲皇甫家的家主,應該要給年輕人一些支持。”

皇甫矩葛拿着手裏的茶杯,若無其事的看了一眼溫良宮。

“我的兒子少晨,已經回府,當初你們逼着我將他逐出雲之國,如今又要求我來幫你們治理雲之國。”


皇甫矩葛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雲之國的事與皇甫家無法。”

“你皇甫矩葛可以不管,你的兒子也可以不管,但山海精靈一族的未來,你皇甫這個姓氏不能不管。”

溫良宮喝了一口茶,然後面無表情的看向皇甫矩葛。

“當初逼你兒子離開的,是不得已的選擇,如今他再次回到這裏,就不想再證明一番自己嗎?雲霄是有野心的心,但他的野心從未侷限在雲之國,山海精靈一族的存亡他不在乎,他要的是一整個蠻古。”

“整個蠻古?”

皇甫矩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溫良宮。

“這些話,是君上讓你來與我說的?”

溫良宮點了點頭,然後起身說道:“君上說了,皇甫家還是曾經的皇甫家,雲之國可以像以前一樣,你們管內政,而君上管征伐。”

“若蠻古真的統一呢?”

“那你皇甫便可以得到全部的雲之國,甚至是整個天靈氏。”

“他不要大一統了?”

“當然要,”溫良宮回頭看着皇甫矩葛面色凝重的說道:“若你敢反,那不僅僅是皇甫家,山海精靈一族,也會爲此付出代價。”

說完,溫良宮向外走去,爲了今天,他準備了足足幾百年,如今他終於可以啓動自己曾經的舊部,爲雲霄最後的征伐,做好所有的鋪墊。

“他怎麼會在這裏?”

皇甫少晨從遠處走來,他看着溫良宮的背影,心裏充滿了疑惑。

“君上想讓你回朝。”


“回朝?”皇甫少晨不屑的笑了笑,“他纔是雲之國的君王,讓我回去,做什麼?”

“他不想做君王,他想做白武神。”

“什麼意思?”

皇甫少晨不解的看了他父親一眼。

“還不明白嗎?”

“他要的是整個蠻古,至於雲之國,只是他的一個跳板,至於這個跳板以後歸誰,君上並不敢興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