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契約?這……這也太可怕了!」蘇紫萱驚訝看著高小秋。

現在的高小秋在蘇紫萱眼中慢慢的改變形象,變得更加的深不可測…… 冷叔自從回來之後,情緒一直都很不穩定。張叔和孟老在把冷叔交給我和方大師之後。只是寒暄了幾句。讓我們照顧好冷叔,然後就走了。

他們兩個也跟冷叔一樣。一天一夜都沒有睡覺,現在看上去十分的疲憊。

等張叔他們走了之後,方大師才臉色嚴肅的朝着冷叔問道:“老冷。怎麼回事兒,具體說說情況。”

“沒什麼可說的,老方。小李的事兒交給你去辦,那個人歸我。”冷叔說完話之後,也不顧自己的傷口。自顧自的一腳踢開我房間的門進去睡了。只留下我跟方大師,大眼瞪着小眼看着。

自從剛纔冷叔回來到現在,我一直都處於不明情況的狀態當中。當然。之前發生的倒是說清楚了。我想知道的是,到底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能夠讓冷叔都失去理智。

“方大師,那個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能夠讓冷叔變成這樣?”我回過神來,低聲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葉子,不該問的別問,不該插手的事兒別插手,你去睡覺吧,我去跟老冷談談。”方大師說完話之後,也起身敲門進入了冷叔房間。整個客廳裏,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到現在爲止,我還真的有一種無力感。原本以爲方大師回來之後,我的境遇能夠好一些,沒想到現在依舊被排擠在外。

反正也已經習慣了,而且今天比之前兩天好一點,至少不用打地鋪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之後,發現方大師正在客廳裏跟張叔和孟老聊天,卻不見冷叔的蹤影。我問方大師,他說冷叔早上剛醒來就走了,他都攔不住,至於到底去了哪兒,誰都不清楚。聽到這話,我開始爲冷叔擔心起來。

之前也許覺得冷叔道行那麼高,不會有問題,但是昨天晚上回來之後,這種擔心就加重了。冷叔的受傷和情緒不穩,很有可能會出事兒。

“葉子,你就別擔心了,這是老冷自己的事情,就讓他自己去解決吧。”方大師那邊也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孟老那邊站起來說道:“老方,那咱們就走吧,時間不多,別再耽擱了。我怕晚了就來不及阻止他們了。”

孟老站起來之後,旁邊的張叔也站了起來,頗有一些唯他馬首是瞻的意思,兩人臉色都很決絕,有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勢,看的我都有些發愣。

“行,葉子,你過來,我跟你交代幾句。”方大師側過身子朝着我招了招手。

過去之後,方大師還是說那些讓我不要插手好好複習之類的話,但是他背過孟老和張叔兩人之後,手中遞給了我一張紙條,示意我等他們走了之後再看。見到那個紙條之後我立刻掩飾住自己的驚訝,朝着方大師點了點頭。

看到方大師跟着孟老他們一起出去了之後,我才拆開了這張紙條。紙條上只寫了幾個字:小心這二人。

我見到這幾個字之後,心裏咯噔一下,趕快出門去,方大師已經跟着孟老和張叔不見了蹤影。方大師給的我這張紙條上面的意思已經相當明顯,就是讓我小心防備張叔和孟老兩個人。

對於孟老,從他出現到現在,我都一直處於防備狀態,雖然說是組織的是人,總覺得好像跟方大師和冷叔關係都不怎麼好。跟他關係好一些的張叔,自從之前的手錶事件之後,也被列入了懷疑的對象。

現在再加上方大師的這張紙條,對於二人當然更加需要防備了。

本來想諮詢一下鬼婆的意見,可是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小洛卻說自己跟鬼婆在外面忙着,所以也沒有再去打擾他們。自己拿着那張紙條看了大半天,也不清楚方大師到底有沒有什麼更深層次的含義。

一直到了下午的時候,看到張叔一個人進了鋪子裏,如果擱在以前我肯定不會有任何的防備,但是這次看到張叔之後,戒備心一下子就起來了。

“張叔,怎麼你一個人來了,方大師呢?”我努力的壓制住自己內心的懷疑,朝着他問道。

“他跟孟老辦事兒去了,葉子,我這次來是找你借人的。”張叔眉頭緊鎖的朝着我說道。

聽到借人這個詞,我也是一臉不解,本來還以爲他要帶我去哪兒呢,沒想到,他說的竟然是囡子。現在他們的調查進展遇到阻礙,想要讓囡子去給幫忙。張叔說,他去過囡子家了,但是囡子的媽媽死活不同意,非要讓我過去才行,說只信得過我。

所以沒辦法,張叔才只能到我這邊來,讓我去幫忙說服一下囡子的媽媽。

沒想到,囡子媽媽這次還真做了一件非常正確的事兒。我笑着答應了張叔,讓他先等我一下,我進去換件衣服咱們一起去。張叔聽到答應的時候,臉上漏出了喜色,看到他這個變化,我就更加確定了之氣方大師給我留的紙條。

回到房間之後,沒有先換衣服,而是立刻發短信讓囡子媽媽現在帶着囡子出去,最好三天內別回來,不然囡子就會有危險。

發完短信之後,我害怕囡子媽媽打電話過來暴漏了,立刻就把手機關機,然後才換完衣服出去。

跟着張叔一起走的時候,我儘量用一些不讓他看出來的辦法拖延時間,比如不注意踩掉自己的鞋帶兒,踩到狗糞上清理鞋子這樣的辦法,爭取給囡子媽媽更多的時間。當然只用了兩三次就好,不然的話會被懷疑的。

等到了囡子媽媽家的時候,看到房門上的那把大鎖,我背過張叔鬆了一口氣。

“奇怪,明明之前來的時候還在,怎麼現在連門都鎖上了。”張叔看到囡子家房門緊閉,也是有些無奈。

“看來,囡子的媽媽是不想讓她摻和到其中了吧。我先打個電話試試。”我掏出手機來,剛開機就有好幾個短信過來,幸虧張叔的注意力還在門上,所以我立刻把囡子媽媽發的那幾條短信刪除,然後再打過去。

囡子的媽媽也是個聰明人,竟然把手機直接關機了。

“張叔,手機關機了怎麼辦?”我心裏雖然很激動,但是臉上表現的卻是一副很失望的樣子,朝着旁邊的張叔問道。

“另外想辦法吧。”張叔嘆了一口氣,繼續朝着我說道,“葉子,這兩天你哪兒都別去,組織上說不定還有要用到你的地方。還有,你不要再自己查下去了,非常的危險。”

張叔並沒有和我一起回去,而是說組織那邊還有事情,心事重重的離開了。

等和張叔分開之後,我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方大師。方大師接完電話之後,都是說一些不搭邊的話,讓我對於整件事兒就更加懷疑了。

“葉子,我給你的那些傢伙肯定比範老頭的好用多了吧,我給你的東西,你可得給我看仔細了,不能出一點問題,以後還有用呢。”方大師接完電話之後,自誇了好半天,說到這兒我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並不是爲了那些傢伙,而是指早上給我的那張紙條。

“放心吧,看的好好的,誰要我都不給。”我說完這句之後,方大師笑着掛斷了電話。

看來,這裏面問題很嚴重,但是我再一次感覺到無能爲力。

回到鋪子裏之後,整個鋪子裏都空蕩蕩的,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現在,還是懷念當時囡子跟方大師在一起跟我搶遙控器看韓劇的時候,覺得那個時候十分的溫馨。

從晚上到第二天中午,都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方大師那邊也沒有消息。

但是到了下午的時候,囡子的媽媽竟然火急火燎的打電話給我,說是囡子失蹤了。

“嬸子,不是告訴你,讓你帶着囡子出去幾天嗎,怎麼會失蹤了呢?” 霸道總裁求抱抱 我十分好奇的問道,難不成囡子她們倆也被人給盯上了。

“我是帶囡子出來了,可是囡子還要上學,早上就送她到了學校。可是老師說,中午的時候,囡子就被接走了,一直到下午快放學還沒有回來。”囡子媽媽那邊已經急的都快哭了出來。

“那是被誰接走的?”我十分緊張的問道。

“是被她奶奶。”

囡子媽媽的話讓我大吃一驚,這簡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之前囡子的奶奶被組織帶走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音訊,可是現在卻忽然出現。而且,還是昨天晚上張叔找我一起去借囡子沒成之後出現的,從這種種跡象表明,囡子奶奶的出現,就是衝着囡子來的。

“嬸子,你先彆着急,我去找找看,說不定能找到,找到了我打電話給你。”

說完之後,我就立刻掛上了電話,然後,給方大師打了過去。方大師那邊手機接不通,我又打電話給了張叔。

“張叔,囡子的奶奶回來了,囡子是不是她接走的,在你那邊嗎?”我立刻朝着張叔問道。

“恩,沒錯,囡子在我這邊呢,她們很安全,你就放心吧。” 高小秋看著蘇紫萱,她的神色看起來也有點糾結,雖然她不在乎世俗的任何條條框框,但是她卻不能阻止別人遵守。

「樂天和你說過五環鎮死符的事了嗎?」她問。

蘇紫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點點頭。

「你知道這個東西的珍稀程度嗎?」高小秋問道。

蘇紫萱愣了一下。

「樂天說這個東西是一件真正的寶貝,但是沒有和我多說什麼……他只說這個東西很貴。」她回答。

「呵呵,這個傢伙對你可真的是好……」高小秋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蘇紫萱微微皺眉。

「這個東西已經不是貴的問題了,這個東西是珍稀程度的問題……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這樣一枚!這個東西除了可以示警之外,還可以防禦大部分的怨鬼冤孽!甚至還可以震懾它們!這個東西的製作複雜程度超出了你的想象……」高小秋慢慢地說道。

蘇紫萱拿出自己脖子上的鎮死符看了看,這個東西的確是複雜無比又特別的精緻。

「樂天說……這是你做的?」她問。

高小秋搖搖頭。

「以我的實力只能做出最普通的鎮死符,五環鎮死符已經屬於聖器的範疇了,我請了我家老祖過來幫忙……足足花費了一個周的時間,我和我家老祖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她說道。

蘇紫萱又看了看脖子上的鎮死符,這個東西這麼珍稀?

「樂天當初去求我,我是不想幫他做的,因為代價真的太大……」高小秋看起來有些唏噓。

「代價?」

蘇紫萱一愣。

她隱約發覺了一些問題,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這一枚五環鎮死符。

高小秋慢慢的伸出手,她托起了蘇紫萱脖子上的鎮死符,手指在上面微微滑動,鎮死符緩緩的改變了顏色。

蘇紫萱謹慎的看著高小秋。

她突然察覺到了一股極大的危險,樂天也說過,一旦鎮死符變色,那就是有威險威脅到了她。

她的目光落到高小秋的臉上,高小秋的臉色有些猙獰。

「你……你要做什麼?」蘇紫萱驚聲問道。

霸王蠑螈突然上前一步,它想護住蘇紫萱。

「退下!」

高小秋突然呵斥。

霸王蠑螈居然猶豫了,它看了看蘇紫萱,慢慢的退了一步。

高小秋哼了一聲。

「我沒有害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讓鎮死符變色罷了。」她用手摩挲著鎮死符。

兩個女人面對面站著,相互都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氣息。

「你知道這鎮死符上面的紅色是什麼嗎?」高小秋抬起頭。

她直直的看著蘇紫萱眼睛。

兩個女人的身高相差無幾,都屬於高挑型的。

「是什麼?」蘇紫萱也看著高小秋。

「五環鎮死符內必須蘊含最最純凈的一絲少女精血!也就是……處女血!」高小秋淡淡的說道。

蘇紫萱一愣,驚訝的看著高小秋,她就是傻子現在也知道高小秋的意思了。

「你……你是說……這裡面的血,是你的?」她看著高小秋。

原來這一枚鎮死符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高小秋沉默了一下,沒有回答。

「我並不是要取代你,這傢伙說了……你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但是我既然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作為一個女人,我要求一點根本可有可無的保障難道很過份嗎?」她再次開口。

蘇紫萱無話可說。

如果將那張婚約和五環鎮死符相對應起來,的確是不過份,因為高小秋付出的代價的確極大,蘇紫萱你別看她是個女漢子,但是她骨子裡卻是一個傳統女人。

她估計這也是看在樂天的面子上,其他人你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人家估計也不會幫你。

高小秋拿出了那張契約婚書。

上面樂天的那個血手印變得異常的鮮明,很明顯契約生效了。

「那……現在該怎麼了?總不能看著樂天這樣昏迷下去吧?小秋……我們的事以後再說,現在想想辦法將樂天救醒吧!」蘇紫萱看著高小秋。

她主動的退了一步。

「我救不了他……只有你能救他。」高小秋看著蘇紫萱。

「我?」蘇紫萱指了指自己。

「是你逼著他說出違反契約的話,也只能由你來解除對他的限制……」高小秋低聲回答。

蘇紫萱眨了眨眼。

「我走了……那邊還有許多事要忙,那些女人也等不了了,樂天如果今天不醒……我那邊也不用準備了。」高小秋站起身。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樂天,轉身離去。

蘇紫萱靜靜的坐在床上,她思索了良久。

「王八蛋!」她突然罵道。

又過了片刻,蘇紫萱終於嘆了口氣。

「醒醒吧,大不了我就讓高小秋做個小的……不過你正式追到我之前,不許你先去追她!」蘇紫萱嘟著嘴說道。

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爭寵的女人,蘇紫萱的臉都有點紅了。

樂天「噗通」一聲從床上竄了起來。

他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也嚇了一跳,這契約居然這麼厲害?

「你……你沒事吧?」她看著樂天。

樂天好一會沒說話,他眉頭緊鎖,又慢慢地坐回到了床上,他知道自己剛剛暈了,他在思索自己暈倒的原因。

「不好了……」他突然抬起頭看著蘇紫萱。

「怎麼了?」蘇紫萱嚇了一跳,這傢伙還有問題?

「契約生效了……我完了!我……我再也幫不了你了……」樂天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眨了眨眼,看來這傢伙是很清楚那張契約婚書的威力。

「你要是不忙我……你看我再理不理你!」她哼了一聲。

樂天急忙從床上爬起來。

「你理不理我我也忙不了你了……慘了,這下可真的是慘了……」他滿地轉圈。

「你就不能先試一試你的巫術還能不能用?」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樂天一愣。

他伸出自己的手,兩片柳葉出現在他的手中,他口中不知道嘟囔了什麼東西,兩片柳葉慢慢地漂浮了起來。

樂天控制著這兩片柳葉在病房裡轉了一圈,又試著施展了一些小巫術。

蘇紫萱在一旁看著,這傢伙耍帥的時候還真的是蠻帥的…… 樂天的臉上出現了驚訝的神色,自己依舊可以使用巫術。

「怎麼回事?契約解除了?」他疑惑的問。

「你想得美……剛剛高小秋來了,哎呀……我得趕緊給局長打電話,你突然莫名其妙的暈了,可把大家又嚇壞了。」蘇紫萱突然想起正事。

她拿出電話又急急忙忙的打了出去,局長得到消息提著的心又慢慢的放下了。

「你確定樂天這次是真沒事了?別再給我搞這種突髮狀況了,我心臟病都要犯了!」局長長長的吐了口氣。

「沒事了吧……」蘇紫萱不太確定的說道。

掛上了電話,她看了看樂天。

「你要不要住幾天院?」她問道。

「住什麼院……沒事,我們走了。」樂天馬上站起身。

兩個人再次離開了醫院,蘇紫萱心裡糾結的要命,她很想和樂天再談一談高小秋的問題,可是又怕觸碰到底線。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這一天就這麼緊張又刺激的過去了。

「我能和你好好的談談嗎?」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看了看時間。

「唔……可以,我大概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他說道。

「你有事?」蘇紫萱奇怪的問。

「晚上有個客戶……我要去做保鏢。」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傢伙……這身體看起來是真的沒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