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級怎麼啦,那西北不也是無敵嘛。」李喬也回了一句,葛萊安諾只有點頭道:「那倒是,無敵級也不一定能夠打敗你的。」

他們兩個人的悄悄話卻被西露公主聽見了,她隨即向葛萊安諾詢問道:「小哥,你的這位朋友能夠打敗無敵級對手?」

葛萊安諾便把李喬與那西北對戰的經過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讓米婭與西露都瞪大了美目看向李喬,李喬只好謙虛地說「只是僥倖勝了,當時我也受了重傷。」

西露馬上表示要與李喬對戰一場。葛萊安諾和米婭也表示同意,李喬心中也十分想與西露公主較量一下,以證明自己的強大,所以也沒有過多的推脫,於是兩人議定,在台上兩人比賽結束后他們就上台比賽。西露公主就回去換衣服了。

李喬擔心地對葛萊安諾說:「如果有損傷怎麼辦?她可是公主啊。」

米婭笑道:「李公子,這點你但請放心,西露公主骨頭戝,誰能打得她越厲害,她就佩服誰越深。你儘管放心去打她,打得她頭破血流才好呢。」

李喬與葛萊安諾都一下笑出了聲,沒想到這個美麗的公主還是一個好戰分子。

當西露公主回來時,台上兩個人已經分出了高下,漢森公子險勝娜娜西姆小姐。

當西露公主一身戎裝出現在台上時,所有在場的男生都開始大聲叫喊起來,因為西露公主穿上戎裝后,更顯得英姿勃發,靈氣逼人,在秀麗的面容中含有令人生畏的戰意,更加激起了男生的無限佔有**。當他們看到李喬站到了西露公主的對立面時,馬上四下打聽李喬的來歷。

李喬示意西露公主可以進攻了。李喬由於實在難以克服對西露公主美貌的仰慕,心中熱血沸騰,戰力也隨之高漲不少。他在心中告誡自己千萬不難輸了這場比賽。不能讓西露公主看輕了自己。

西露微微頷首,便揮動手中的法物---一支紅玫瑰,一股十分浩瀚的壓力便向李喬壓了過來,但是這股壓力非常柔和,讓對手感覺不到它的傷害,李喬立即便提高了警惕,李喬聽祖爺爺說過:「一份柔,一份愁」意思是越溫柔的對手越難對付,李喬便用於吸靈**把西露公主發出的法力全部用了起來,西露公主當下便臉色數變,因為她從來沒有遇到過能夠收取自己法力的對手,心下有點慌了,但她體內真內真氣橫流,只是剛升入無敵,還不太適應,所以她才選擇李喬這個處於宇級巔峰的對手來激發自己的戰力,但剛一出手便讓對手一個下馬威,而且是吸收自己法力的對手,讓她心中生氣,便運用自己的拿手絕技:無葉飛花。只見她將自己體內的洶湧真氣化為一朵朵無形的玫瑰,紛紛向李喬攻去,那空中閃閃有亮的玫瑰煞有好看,讓眾男生齊聲叫好,李喬知道那真氣凝聚的花朵其破壞力自然是無比厲害,所以馬上運用一招鷹擊長空,只見他飛身躍起,據於那氣化的玫瑰之上,形成一股強大的向下壓力壓制那引起飛花,而手上的劍則劍氣外泄,用真氣逼出的劍鋒直達三米,直接向西露公主的身上砍去,西露公主只好收起無葉飛花,閃身躲人,只見她以、嬌躲一閃,又是一記從天速降施展開來,只見她的真氣直衝雲霄后四下散開象焰火四射,把李喬整個包圍在當中,而她的手上玫瑰再次指向李喬發出了凌厲的一擊,李喬只好運用自己的火雲極天劍連連揮舞,一直連續劃了六道氣幕,才檔住了西露公主的進攻,李知心中暗暗稱道西露公主的厲害,而西露公主則是心中叫絕,那是一個絕望啊,怎麼自己連一個宇級對手都打不過呢?她還是真的豁出去了,今天非要贏了這個李喬不可!

只見她迅速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馬上運用起她最厲害的一招鳳舞九天,只見她輕舞飛揚,飄然而上,一直飛到三十米高空,便打算對李喬動手。李喬此時心中十分矛盾,不方便將她擊落,不然有損西露公主的臉面,但是自己又無法對抗於她,只有拚命一博了,他手持火雲極天劍,縱身一躍,準備向空中的西露公主剌去,突然之間,在場的所有看眾都目瞪口呆了,全場為西露公主的叫好聲嘎然而止,米婭和葛萊安諾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兩個的表情十分相似,難怪別人說不是一家人,不上一家門,都是命里註定啊。

只見從李喬身上突然發射出萬道青色的光芒,十分耀眼,讓人不敢直視,李喬的身體也一瞬間站在西露公主的上方,手中的火雲極天劍也發出了兩道光芒,一道是紅色,一道是白色,環繞在李喬的身體周圍。所以在場的男生和女生都知道李喬此時已經突破到了無敵級,但是他實在太誇張了,還沒有學生象他這樣升級為無敵時會有這麼大的動靜。而且他現在所立的高度足足有一百米。這是什麼概念?與小祖聖差不多的高度啊。小祖聖也就是在一百二十米左右成聖的啊!

西露公主不知道對這位站在自己上方的李喬怎麼辦了,但是她仍然不服輸,依然向上飛去,想要超過李喬的高度再施展自己的鳳舞九天將李喬打下去,李喬此時在體會突破以後的感覺,真氣洶湧澎湃,內力無窮無盡,這種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體會過,終於突破成為無敵級了,又向大道聖靠近一步了,真的很好。李喬年青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他再次使用火雲極天劍便感覺完全不同了,現在已經能夠極發出劍氣中的火與雲的初形了。可以兩儀相攻,水火交匯了。火雲極天劍此時已經能夠將雲霧之氣全部水化了。他對自己的戰力更有信心。他看西露公主還想上升,便將從自身發出的青色光芒擴大範圍,直接將她逼出了比賽台的外面,讓她從容落下。頓時,全場地立即鴉雀無聲,大家都想看看西露公主是如何表現的。誰知道西露公主落在台外后,仰臉看向上空的李喬,臉色沒有半點的憤怒,而是帶有一絲絲的仰慕。李喬等金光閃盡,才緩緩地落了下來。直接走向西露公主抱拳道:「公主,有勞了,多謝手下留情。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米婭這時走過來說:「今天李公子算是借西露公主的光,突破到無敵級了,應該謝謝西露公主,今天應該請客吧?」

葛萊安諾也說道:「李喬今天真是意外,在對戰中升級,我到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如此異象,可喜可賀,今天就由我來做東吧,慶祝李喬突破無敵修為。」

西露公主笑道:「你們不必為我庶丑,我今天是輸了,我來請客,誰也不許跟我爭。我看好李公子,今後前途無量啊。」

這時一個非常英俊的青年快步向李喬走來,西露公主一見他馬上驚喜的張大了嘴巴,米婭也瞪大了雙眼傻傻地看著他不能言語。那位青年對西露和米婭點點頭,然後對李喬說:「這位少年,你這把劍是來自何處?如果我沒有看錯,它是大道聖曾經用過的火雲極天劍吧。」

李喬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妙啊。看來自己的身份早晚要被揭穿。但是自己現在能力不夠,可能招來無妄之災,於是李喬便打起了馬虎眼:「是的,這是火雲極天劍。我是來自多波羅蘭禁地,與大道聖曾經有過師徒名份,是他送我們三人來帝**事學院學生的。不知道閣下是?」

「我,叫尉遲太空,今天得見火雲極天劍也是我的運氣。請問,大道聖近來身體可好。」尉次太空說道。李喬這時才發現西露公主和米婭臉的表情,他心中對尉遲太空不由生出了一絲妒嫉,口中說道:「大道聖現在正在多波羅蘭禁地抗擊魔族,身體尚可。」

「那就請他好好注意身體,等魔族事了,我定要向他老人家討教幾招。告辭!」尉遲太空對幾個人拱拱手,然後自顧自的走了。而西露公主、米婭公主則都一臉迷糊在看著他的後背,十分神往。

而其它在周圍聽到這一切對話的學生都對李喬產生了濃濃的興趣。他是大道聖的學生?難怪剛才突破無敵時會產生那樣強烈的光芒,而且竟然會在一百米度空突破,奇才啊。將來必成大器!可惜不是我們學院的,軍事學院今後就單靠他一人也要出名了。不過看起來我們學院的尉遲太空可能更有希望在近期成為小祖聖,也許能夠將這個奇才壓死讓他永遠無法翻身。

李喬見此間事情已了,自己突破了無敵級有許多方面需要強化,所以告辭要走,而西露與米婭一直沉浸在尉遲太空所帶來的震撼中沒有解脫出來,也沒有多說什麼,李喬就一人走回軍事學院了,葛萊安諾打算今天就留在高級武者學院陪米婭了。

誰知他剛走了沒多久,葛萊安諾就趕來把他叫住,說是西露公主出事了,讓他趕緊過去看看,能否幫助一下。李喬便與葛萊安諾一起跑回了高級武者學院,他一看見西露公主便知道她現在是處於升級過速後遺症。主要是內虛以至於內臟受損。米婭和許多女孩都十分著急,就連尉遲太空都被讓人給找來了,尉遲太空看看西露公主的情況后對米婭公主說:「她是最近升級太快,招致內虛,只有真氣循環而沒有良藥補充,才造成這樣,我這裡只有一些鍵體強身的藥物,對她也沒有太大的幫助,你們還是要向她家裡打聽,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助她恢復的奇葯,不然時間一長,西露公主生命堪憂。」說著尉遲太空拿出了一些藥物遞給米婭公主,然後就告辭了。

米婭一時也沒了主意,只是趕快派人向西露公主的家裡送信,讓她家人趕快拿葯來治病救人。很快西露公主的家人就趕來了,他們一聽說西露公主是在與李喬比賽后才發病的,便對李喬惡語相加,似乎要將李喬除去而後快。西露家來了一位大哥,是無敵五階的戰師。他告訴李喬讓他等著,等西露的事情一了,他馬上向李喬挑戰,為妹妹報仇。

李喬此時非常擔心西露的安危,一直在考慮如何才能將西露轉危為安,突然他想到了祖爺爺送給自己的十幾滴聖水,正在他猶豫之時,西露公主的病情突然惡化,隨同西露公主的大哥來的醫生和高級武者學院的醫生都束手無策了,頓時房間里是哭聲一片。這時李喬走過去,悄悄地問一個醫生道:「請問,用聖水可以救她的命嗎?」

「當然可以。可是我們羅斯帝國都沒有一滴聖水啊。只要一滴就夠了。」醫生滿面遺憾地說。一旁的米婭趕緊問道:「李公子,你有聖水嗎?」


西露的大哥說:「他個窮小子那來的聖水,眼淚水還不多。」

「大哥你不知道,他可是大道聖的弟子,可能會有聖水。」米婭對西露的大哥解釋了一句又對著李喬說:「如果你有聖水,我們只需要一滴,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請你務必幫這個忙。」說著她就要跪下,葛萊安諾趕緊拉著米婭,對李喬說:「你到底有沒有聖水,有就幫她一把吧,西露是米婭最好的朋友了。」

西露的大哥也走了過來對李喬說:「小兄弟,如果你有聖水,請給我一滴,今後我們西家就認你這個朋友。你有什麼困難,我們一定會全力幫你。」

李喬苦笑道:「如果我不想幫西露公主,我就不會多嘴了。現在我給葛萊安諾兩滴聖水,如果救治西露公主一滴不夠就用第二滴,如果一滴夠了,那我這一滴聖水就送給我的朋友葛萊安諾,我就先告辭了。」李喬掏出玉瓶滴出兩滴聖水給葛萊安諾,然後轉身走了,他對西露的大哥實在難以忍受。米婭抖動著嘴唇說不出話來,西露公主的大哥也是馬上眼含熱淚,就連給西露公主看病的醫生也是滿是欽佩的眼神,他們都知道聖水是無價之寶,是千難萬難求得的東西,整個羅斯帝國目前就連一滴都沒有,李喬為了救西露公主一下子就拿出了兩滴聖水,這是多麼大的恩典啊。一滴聖水就價值連城,兩滴聖水是什麼概念?而且是不求任何回報的免費贈送!葛萊安諾更是對李喬讚美有加,真不愧是我的朋友,真為我長臉,這個朋友我認定了。

當然在聖水的幫助下,西露公主很快就恢復了鍵康,從此,李喬這個名子也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裡。兩滴聖水保她的命,這是多麼深厚的饋贈!自己一定要報答他。

當葛萊安諾回到軍事學院要還給李喬那一滴聖水時,李喬差點與他翻臉,他才意識到李喬是認真的。他從心裡對李喬更喜愛了。有了這一滴聖水,他葛萊安諾的身價也會漲不少呢!當李喬聽到西露公主身體已經痊癒后,心情也好像開朗了不少,西露公主這朵美麗的花兒還在開放,真好。

李喬近期特別注意防止出現與西露公主同樣的情況,他不知道因為他身體受過聖水的浸泡,所有的練功意外情況都已經完全免疫了,而且現在歐陽姐妹兩也因為聖水受慧小少,歐陽夏珠已經成為宇級中階戰師,而歐陽夏慧也已經成為帥級巔峰的意師了。歐陽夏珠的升級速度在班裡成為神話。她基本是一個月升一級,簡直就是逆天啊。當同學們發現李喬已經是無敵三階時他們才意識到,李喬與歐陽夏珠基本都是可以每個月一級的速度升級,他們對大道神更加敬仰了,他們全都以為這是大道神的功力才有這種情況產生,所以一時間,在軍事學院他們兩人成了真正的英雄,無人敢與他們叫板了,因為他們不知道要到什麼級別時他們才會停止升級,所有的學生都怕被他們兩人超越以後來秋後算賬,所以現在還是不要惹他們的好。

列英男爵多次好奇地問歐陽夏慧,為什麼她姐姐這麼厲害,而她卻比她姐姐不如?歐陽夏慧說:「其實我姐姐的天賦條件不如我,但是她與李喬有奇遇,所以造成了她的成長速度非常快,她和李喬很可能成長為大道聖。」

「什麼奇遇有如此厲害的效果?難道他們等到神助?」列英男爵也在傻傻地猜道。其實列英男爵今年也才十九歲,可是天賦異秉,才智出眾,是當今帝國皇帝看好的後人,而且十足是一個練武天才,所以他在國家事務中還是有著一定的說話權力的。他經常聽歐陽夏慧談起她們在多波羅蘭禁地的生活,對魔族的現狀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是主戰派、主張對魔族立即開戰的。他反而對官場上斤斤計較、反覆商量、結果一事無成的現象非常反感的。當然他能夠如此看待魔族,這裡面也有歐陽夏慧的很大功勞。

「差不了多少吧。我不方便多說,因為這是一般人完全無法碰到的奇遇,說了也沒有用。但是你千萬不要輕視他們兩人。而且我也是沾了他們的光,也會比其它人的修鍊稍稍快點。」歐陽夏慧說著,心情阤好了不少,雖然她對姐姐並不服氣,但是看到姐姐強大,她心裡還是很高興的。列英牢牢記下的歐陽夏慧的話,因為他看出歐陽夏慧是個極具智慧的女孩,不可多得。

李喬已經完全掌握了涌動天地的三招式。形成了初步的打擊力量,現在他開始學習祖爺爺專門為他安排的無敵級戰技:火海翻騰。火海翻騰共有六招。第一招叫起火。這一招是起式,李喬通過三天練習就會了,不過當李喬看到那洶湧的火勢也在心裡暗暗吃驚,這可是近千平米的熊熊烈焰啊,就憑這招也能嚇退不少高手哪。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李喬便接著練習火海翻騰,它的第二招叫運火,第三招叫火海,第四招叫翻騰,第五招叫衝擊,第六招叫移動。在第一招起火后,第二招的作用就是將火勢擴大而且均勻布置,第三招的作用就是形成各有重點的熊熊火焰,但是要注意保護在火海之中的保護對象,不能全部燃盡。第四招的作用就是讓已經升高的火焰互相衝擊,形成真正的火海翻騰,第五招的作用就是讓已經升起的火焰能夠定點進行破壞,在不斷提高火焰溫度的情況下,對火海中五到十個點進行定向攻擊。以逐步消滅火海中的敵人。第六招的作用就是移動火場攻擊新的目標而不用重新起火。火海翻騰的作用在火雲極天劍的火勢幫助下,其威力會得到更大的提高。

自從李喬達到無敵修為後,他的吸靈**基本已經達到了無限的程度。李喬都不知道以後要是達到了小祖聖會是什麼景象了。現在他可以任意吸收近萬米以內的各處的靈氣以為已用。不光是植物,就是一些動物的真氣也隨著自己的級別升高而逐漸加強。如果對手是一位帥級戰師,李喬可以在一個時辰內吸完他體內的所有真氣。這是多麼可怕的手段。在戰鬥中一方面要消耗真氣,一方面被李喬吸收真氣,誰能對付這種對手?李喬自己也在暗暗發笑,這招一出,可以無敵啊。

只是現在李喬偶爾會跑到很遠的地方去練習自己的招式,因為在學校練習動靜太大,他也發現許多高年級的學生也會到校外自己找地方練習功夫。但是要經常花很多時間飛行,實在是麻煩,在過了飛行的新奇感覺后,他向老師提出能否讓自己住到校外去,也好專心練習自己的武功。杜邦烈夫老師笑著說:「李喬同學,別人都是在三年級、四年級才是這樣的要求,你怎麼一個一年級新生就如此要求呢?難道你不想打好基礎了?你要知道,基礎非常重要的。雖然象你這樣一年級就成為無敵級修為的你還是第一個,但是就是如此,基礎對你更為重要,我想大道聖送你來這裡學習的一個重要目的,是想讓你掌握指揮能力,而你卻只顧自己武級的提高,這樣大道聖也不會滿意的。」

李喬聽杜邦烈夫老師一說,覺得也有道理。只好暫時住在學校裡面了,他仍然堅持每天去上課,拚命學習軍事指揮藝術。只要一有空,他便練習自己的火海翻騰。轉眼六個月過去了,李喬現在已經是無敵五級的修為了,儘管他自認為是戰師系的,但是他的意師技法也很不錯,比起一般的宇級巔峰意師的技法也不差分毫。他有空也會涉及法師的書籍,學習一點法師的法術。他想今後向全科戰師看齊。然後成為全師系的武者。只是目前有點偏科系了。

但是現在歐陽夏珠與李喬的差別逐漸顯現出來了。她現只能用二個月時間才能升一級了,但儘管這樣,她也達到了宇級巔峰狀態。成為班上的強者之一。而李喬的名頭越來越大,他隱隱佔據了學校強者前幾名的位置。一般的宇級同學都不敢再與他相提並要論了。現在歐陽夏珠再到李喬的房間幫他整理房間,他的同學都她叫屈,堂堂一個宇級巔峰的高手還要為同學收拾房間,實在太不象話了,李喬也多次要求歐陽夏珠不要再去宿舍收拾了,可是她仍然堅持去幫李喬,她只是笑著對李喬說:「我就是成了大道聖,也會為你收拾房間的。」這讓同班同學都十分驚訝,這就是明顯的求愛節奏啊。一個武學天才,竟然厚顏求愛,她也實在太膽大了吧?李喬也是受到了感動,但是仍然勸她,她也不聽,只是堅持。最後還是歐陽夏慧找到李喬,對李喬說:「小哥,你就讓我姐姐幫你打掃房間吧,不然她會傷心的。你不懂女人的心。但是請你不要傷害她。」

李喬只有答應了歐陽夏慧的要求,但李喬自己把房間收拾的非常乾淨,但是歐陽夏珠非要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安排房間里的一切,所以李喬也只好隨他了,只要李喬沒事,歐陽夏珠就會打來飯菜與李喬一起就餐,這時是歐陽夏珠最高興的時候,她常常看著李喬發笑,嘴裡不說什麼,但心裡感到非常幸福。她就要求這樣簡單的快樂和幸福。


而歐陽夏慧則是經常與列英在一起,他們彼此欣賞,他們的關係雖然還沒有到男女朋友,但已經是很好的夥伴關係了。

但是,慢慢地帝國高級武者學院傳來了李喬身上有聖水的消息,一下子就在帝**事學院炸開了鍋。他們終於知道李喬和歐陽夏珠為什麼能夠如此神速的成長了。大家都對聖水充滿了無窮的想象。當然他們也聽說了李喬在救治西露公主後送給了葛萊安諾一滴聖水。這樣李喬、歐陽夏珠、葛萊安諾,最後連歐陽夏慧也成了學校眾目睽睽的人物。大家的心裡都希望從他們四人手裡得到聖水。當然每個人的想法和打算不同,有人想靠拉近關係,有人想靠武力解決問題,有人想靠親情來達到目我。比如列英男爵就非常想得到聖水,所以他就向歐陽夏慧開了口:「小慧,請你幫我向李喬要一滴聖水吧。我卡在無敵七階已經很長時間了。一直未能突然,聽說帝國武者學院的尉遲太空已經達到無敵九階,馬上就望升為小祖聖了,我心裡急啊。他可是比我晚了三個月才進入無敵的,讓我非常難堪。你看看能不能幫幫我。我可以答應他的所有條件。」

歐陽夏慧心裡一動,用一滴聖水換一位滿意的夫君,倒也不算吃虧。但是怎麼開口呢?於是她找到了李喬,將她自己的打算告訴了李喬讓他幫忙,李喬滿口答應。他願意幫助她們兩姐妹。何況這種自己不花本錢的事情呢。

歐陽夏慧心裡對列英男爵非常滿意,想與他把關係定下來,又苦於沒有原由,現在她想把自己手裡僅剩的一滴聖水送給列英,但是要由李喬出面來送,同時要向列英提出要求,就是今後要迎娶歐陽夏慧為妻。李喬答應后又徵求了歐陽夏珠的意見,她也完全同意,既然是妹妹本人滿意,那她也會同意妹妹的選擇。

當歐陽夏慧告訴列英李喬同意有條件的給他一滴聖水時,列英馬上高興的手腳亂舞,抱著歐陽夏慧就是一陣亂啃,讓歐陽夏慧心中生出了無限漣漪,這可是列英第一次對她有所表示。當列英聽到李喬提出能夠給他聖水的唯一要求是保證迎娶歐陽夏慧為正妻時,列英更是心花怒放,就正是他的心中所願啊。現在自己不僅能夠得到聖水,還能夠娶到自己非常喜愛的歐陽夏慧為妻,同時也能夠與李喬結同盟關係,他的心裡都要高興的快爆炸了。他連連對著李喬點頭稱是。而且馬上拿出紙筆寫下了保證書,同時他還要求歐陽夏慧也寫下保證書,保證能夠與他百年好合,這讓李喬為難了,李喬只是表示,他也保證讓歐陽夏慧同意嫁給列英男爵。雙方才在友好的氣氛中結束了談話。

不久,列英男爵衝破二年禁錮,達到無敵八階的消息馬上傳遍了羅斯帝國。讓皇上的龍顏大悅。

為表達謝意,羅斯帝國皇帝要召見李喬、歐陽夏慧、歐陽夏珠姐妹。

招見的前一天晚上,歐陽兩姐妹找到李喬,希望李喬幫她們恢複本來面目,她們希望趁這個機會恢復自己的身份,生死在此一博了。如果皇帝能夠認可她們兩姐妹,那她們家門的背叛之名也可以揭開了,從今後也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了。李喬想了一下,也同意她們的打算,如果皇帝要翻臉,最多就是重新返回多波羅蘭禁地生活,去打擊魔族。心中既然決定,李喬就幫她們倆姐妹恢復了面容。兩姐妹抱頭痛哭,為過去的屈辱生活而傷心。

第二天早上,列英找到了李喬,他對著李喬單膝跪了下來,讓李喬嚇了一大跳。他對李喬說:「原來歐陽姐妹如此美麗,而賢弟與她們長期撕守,卻不破其身,實為君子所為,當受我一拜。」說著他真的拜跪下去,讓李喬非常驚恐,忙將他扶起。

列英又道:「難怪弟要將歐陽夏慧推薦於我,你是早就認為她能夠配我的,誠不欺我。謝謝了。但是就算她是原來那個樣子,我還是喜愛她的。」

李喬笑道:「英兄不要見怪,實在是她們家中有些不便之事,萬望見諒。」

列英也保證道:「她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賢弟請放心。」

於是歐陽夏珠、歐陽夏慧與李喬三人在列英皇子的帶領下進到了皇宮裡,在威嚴的大殿里,歐陽兩姐妹訴說了她們的經歷,讓皇帝十分汗顏,鑒於他們一家已經全部隕落,只剩下兩個孤女,於是在大殿之上當場宣布:「歐陽天侖一家世代忠良,追封其為鎮北侯,封地萬傾。今命歐陽夏珠繼其侯位,領鎮北侯。命歐陽夏慧為鎮北副使,賞封地八千。另立公館。所有兩位生活所需及用役開支由皇室支付。另鎮北候所有年奉依舊制供給。」

當下,歐陽兩姐妹也成為了貴族,當然也有了與皇室通婚的理由。兩姐妹大哭一場,並向皇帝表示了謝意。

李喬也因為獻葯有功,賜黃金千兩,黃色五品頂代花翎一套。可是李喬看都沒有看一眼,就把它扔進了儲物戒指裡面。

當歐陽兩姐妹回到學校仍然感覺象在夢裡一般,第二天她們就馬上回到原來的家中,家中早已被封,打開看后,所有東西都還完好,只是物是人非,兩姐妹又抱頭痛哭了一場。兩個人接著在家中招聘人員、培訓下屬,又去找了幾個親戚來幫助打理家事,因為兩姐妹都沒有時間來管理,只有出此下策了。幸好列英派人幫忙,用了將近半月時間,她們兩人才算把家裡諸事打理完結。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列英的事情傳開后,尉遲重也聽說了李喬送給列英一滴聖水和一個美嬌娘的事情,他也琢磨著弄一滴聖水來讓自己突破,他也是已經在無敵七階有一年多時間了。當他聽說帝國武者學院的尉遲太空已經達到無敵九階時,心中非常著急,眼看著他們後來居上,那種感覺真的不好過。況且尉遲太空家與自己家還有點不對付,所以急切想要儘早突破這個瓶頸。他分析了半天,實在無耐,只好想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他利用歐陽夏珠不備,將歐陽夏珠抓了起來,雖然歐陽夏珠現在有十個親兵護衛,但身手太差,所以還是被他一抓就抓來了。只是當時歐陽夏珠沒有防備,要不然尉遲重抓她還要費一些周折的,畢竟然歐陽夏珠的戰力還是不錯的。抓到歐陽夏珠的同時他就通知李喬,要他馬上拿聖水來與自己交換歐陽夏珠。李喬當聽說此事,氣得火冒三丈,七竅生煙,發誓要將尉遲重挫敗楊灰。其實李喬是個非常穩重的人,而且心智足夠,也不願意與人為敵,但是尉遲重此舉讓李喬十分震怒,他認為尉遲重此舉就是公開與他為敵,與魔族的行為完全一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雖然李喬目前才無敵四階,但是他有信心戰勝那個無敵七階的尉遲重,為歐陽夏珠報仇雪恨。尉遲重的這一行為也完全破壞了作為同學的友誼。

儘管葛萊安諾再三勸他不要輕舉妄動,而且歐陽夏慧也去找列英了,要他再等一下,但是李喬此時完全不聽勸阻,執意前去找尉遲重算賬。葛萊安諾只好陪他前往。

當李喬來到尉遲重指定的地點時,尉遲重已經與其餘四人在那裡等候多時了。葛萊安諾一看,那四人都是學院里的高手,有二個無敵級的,兩個是帥級巔峰的,他們顯然是來幫助尉遲重的。當李喬一出現,尉遲重馬上開口道:「李老弟,我出此下策實屬無賴,望著老弟見諒。只要老弟給我一滴聖水,我什麼條件都可以滿足於你。」

李喬已經完全氣極,根本就不聽尉遲重的解釋,他的骨子裡是吃軟不吃硬的,尉遲重的行為突破了他行為標準的底線。所以他不管不顧的對著其它人說道:「水火無情,還望無關人員遠離此地,如果不離者,後果自負。」說完李喬示意葛萊安諾馬上離開。他迅速起動涌動天地,這個時候李喬使用涌動天地的招數與他在宇級時所施展又有不同,只見天色馬上昏暗了下來,頓時天空烏雲密布,高空之中有隱隱身雷聲,天色也暗了許多,李喬再次高喊道:「無關人員請馬上離開,我們開打了。」

尉遲重身邊的兩個宇級同學立即離開了,而那兩位無敵修為的同學心中十分氣惱,他們來這裡原是為勸阻尉遲重不要如此壞了學院規矩,而且他們也想勸李喬不要動火,大家好商量,可是李喬一來不讓他們開口,馬上就要打要殺的,他們兩人也不由生氣,彼此互相看了一眼,都沒有動身。倒想看看李喬究竟憑什麼如此囂張。因為他們也是無敵修為,量李喬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

只見那涌動天地第一招護理天地已經展開,這時一近二千平方米的範圍內立即寸草不生,有些退讓不及的學生多少受到了一些傷害,但是李喬喊話在先,倒也不能多怪他的,只是在場中的三個無敵高手,一個個都灰頭土臉的,拼了全力才承受了這一擊,他們很是氣憤,當即三人組成環形向李喬圍了上來。他們想把李喬拿下后再商量。不然看李喬如此氣憤實在難以接受別人的意見。而四周圍觀的同學卻被李喬的力量嚇得夠嗆。幾乎是二千平方米的面積,完全是一毀而盡,需要多少能量啊。

李喬見場地已經打開,又見他們三人一齊圍向自己,心中怒氣更堪,掏出火雲極天劍,便向三人砍去。只見那劍身發出兩道色彩,火與水交叉出現,而且速度極快,讓人防不勝防,三人只有出手相抗。對面三人中,以尉遲重的修為最高,是無敵七階,其它兩人分別是無知六級和無敵五級,其中尉遲重是法師,六級無敵肖尼是戰師,五級無敵坎敦也是法師,見李喬大力壓來,尉遲重與坎敦馬上使出法術,肖尼也馬上運用戰技以對抗李喬的攻擊。因為坎敦實力較弱,所以在李喬的壓力下感到難以承受,便立即施放了大招:一線流。這種招式在這種情況下施展最是有利,因為說白了它就是定向進攻,將自身法力化成一條線流向對方攻擊,無敵的內力本來就十分強大,變成一條線后其威力當然十分驚人,而此時尉遲重並不想傷害李喬,他也害怕李喬的成長性,所以他以壓制李喬的威壓為主,並使出了他的獨門法術:波浪楊柳。十分強勢的抵抗李喬的劍氣壓制,而肖尼卻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你李喬敢向我們三人動手,那你就應該有對付我們三人攻擊的覺悟。於是他就立即施展了他的戰師系無敵招式:動天佛地。這招也是他新近練成的,所以他也想通過戰鬥來檢驗其實戰威力,於是他馬上全力施展起來。李喬這時感覺到坎敦的攻擊是最強的,而尉遲重並沒有攻擊,只是防禦,強勢的防禦,而肖尼雖然在全力攻擊,但是他的攻擊力並不是很強,李喬也想通過這次一對三的戰鬥來強化自己,所以他就試著將自己的能力一分為三,一邊用吸靈**去對付坎敦,吸收他的法力,一邊左手揮動火雲極天劍抵擋肖尼的攻擊,一邊用右手施展簡單的化一戰技。這手化一戰技是李喬祖爺爺閑來無事時的偶得,所以他傳給李喬,是在自己精疲力竭時用於自保的招數。就是不斷的晃動手臂,形成一種力幕,一方面可以阻抗對方的進攻,一方面可以吸收對手的體力化為自用,李喬在多波羅蘭禁地里經常使用,已經非常得心應手了。這是他第一次一心三用,所以略顯手忙腳亂,但是隨著對戰的開展,李喬的運用能力越來越熟練,而那尉遲重等等三人看李喬居然能夠以一敵三,心中也不由暗暗叫好。當下更激起他們爭強好勝的鬥志,一時間,整場上烏雲翻滾,劍氣亂飛,火光衝天、人影四射。打得難分難解。這場混戰,一直打了近一個時辰。還是不分勝負。李喬的體內真氣已經完成了四十次大循環,自從升級為無敵後李喬是第一次如此痛快淋漓地開打,感覺真是無比暢快。這時他對這三人的武技和法術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而且自己以一對三的運用也已經熟練,所以他就想痛下殺手結束戰鬥了。

誰知此時,列英男爵趕來了。他見三人打一人,怕李喬吃虧,馬上放出大招:旭日東升。將所有人的真氣全部趕到一邊,並且大聲喊道:「各位住手,有話好說。」

李知也不好意思再打了,畢竟要給列英一個面子,心中對列英的實力也是大大讚美。要知道剛才四個無敵的合力是多麼巨大,雖然大家都沒有盡全力,但也是很可怕的一股力量,而列英僅憑一已之力就能將合力破開,其實力不弱啊!而尉遲重與那兩位高手也盼有人前來好好說話也不想再打了,於是大家都停下手來。

列英看向尉遲重也是略帶指責地說:「尉遲兄,這次是你做錯在先,你應該有個交待。」

尉遲重苦笑道:「列英老弟,你知道我也卡在無敵七階的兩年了,一直沒能突破。現在既然李喬老弟有聖水,我就想向他要一點來,只是沒有理由開口,請想請歐陽夏珠小姐代話,如有得罪,萬請海涵。」

列英不由氣極反笑了:「尉遲兄,不能這樣啊。如果此風盛行,那我們學院與匪窩何異?綁人票、撕人肉,那就國將不國了。」作為皇子,他當然不會同意犯上作亂,恣意妄為的:「尉遲兄,你也應該知道,歐陽夏珠現在是朝廷命官,世襲鎮北候。你這樣一來就是綁架朝廷命官,與謀反無異啊。」說著,列英的臉色也漸漸陰沉了下來。身上的浩然真也運用起來,好象馬上就要動手的樣子。

尉遲重並不知道歐陽夏珠是朝廷命官,而且是世襲鎮北候,地方相當尊崇啊。當下他真的害怕了,如果列英拿他一個反上的罪名,那他就是死無葬生之地啊。而肖尼與坎敦也是面露難色,這下麻煩了,怎麼會卷進這種事情當中去呢?他們在心中直罵歐陽夏珠,你既然已經是羅斯帝國的鎮北候了,位高權重,為什麼還要在學院裡面晃來晃去呢?不是存心害人嗎?

列英歷聲叫道:「還不趕快將歐陽候放回,還待何時!。」

這時尉遲重才意識到列英是要幫助自己脫困,所以趕緊對一邊圍觀的眾人喊道:「馬夫,快去請歐陽小姐前來,千萬不得怠慢。」

李喬見列英已經出面,便不再言語,心中雖然對尉遲重非常氣憤,但一時又不至於把他怎麼樣,李喬才不在乎什麼綁架命官、什麼鎮北侯呢。如果歐陽姐妹不是他的朋友,他也難得管這種事情。在他的心中,只有朋友,沒有官吏。因為當今天下,大道聖只有一位,而皇帝卻是好幾十位呢。所以在李喬的心裡,只相信實力。

不久,歐陽夏珠在幾個人的陪同下,走了過來,她一看同見李喬便馬上跑了過來,對著李喬不好意思地笑笑。李喬問道:「歐陽姐,他們欺負你了嗎?」

「他們趁我不備,突然襲擊,將我擊昏,並挾持到他們在後山的一個山洞裡,說是要等你拿聖水來換我。」歐陽夏珠說著也氣憤起來,她也算是出身名門,現在回到羅斯帝國,而且已經受封為世襲鎮北候,當然對尉遲重的行為認為是侵犯。她現在身邊也有十幾個親兵在保衛她,但是修為太差,與尉遲重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但是尉遲重畢竟沒有把她怎麼樣,雖說是挾持她,但是還算客氣,所以她暫時只有忍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李喬冷冷地追問道:「歐陽姐,有幾個人參與其中?」

歐陽夏珠指著幾個人說:「是尉遲重帶著他們幾人前來抓我的。」

李喬立即對列英男爵說:「他們既然敢欺侮我的朋友,我就向他們挑戰。他們幾個我一齊對付了。我也不算占他們便宜。尉遲重已經是七階了,再加上其餘幾人,至於這兩位是否要一起上,隨便他們。」最後這一句李喬是指著肖尼與坎敦兩人說的。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怖的殺氣,受李喬的影響,在李喬周圍一百平方米的範圍內氣溫急劇下降,眾人都明顯的感覺到了寒氣逼人。一些身體較弱者已經開始退讓。

尉遲重直向列英使眼色,讓他勸阻李喬。他知道李喬與歐陽夏珠都不是好惹的,對自己一時糊塗用歐陽夏珠來要挾李喬之事真的後悔了。而肖尼與坎敦此時也向列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原來他們就是來勸說尉遲重的,可是李喬不讓他們說話,所以他們才會加入戰團,他們對李喬毫無惡意。

列英與尉遲重早已猩猩相惜很久,雖然交往不多,但也彼此仰慕。而且尉遲重也算是帝國人才,不能輕易損失。此時列英當然不希望李喬與尉遲重為敵。李喬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親戚,所以他轉身對李喬說:「李老弟,給為兄的一個面子,讓我帶他到朝廷去治罪,因為這件事情關係到朝廷名譽,不宜私下處理。請見諒。」

李喬也看出列英是有意幫助尉遲重,一時也沒有辦法,只好點頭道:「那我就等他出來。如果我不對付他,那天下人都以為我的朋友是可以任意欺負的,隨時都可能挾持他們以要挾我。今後我還怎麼正常學習?我李喬現在已經沒有了父母,但我不能沒有朋友,也希望英兄明鑒。」


李喬的番話,意思十分明確,就是李喬的朋友不能冒犯。這時一旁站立的尉遲重的好朋友馬可西姆和列英的好朋友葉開花都深受感動,李喬這位才是真正重情義、講義氣的朋友。這樣的朋友才值得交往!因為他們都聽說了李喬送給了他的朋友葛萊安諾一滴聖水的事情。現在又為朋友與三位無敵大打出手,這是真朋友啊。

列英將尉遲重帶走了。大家才慢慢地都散了。

那西北受傷以後,一直對李喬耿耿於懷,一次,他通過斯坦妙華的父親羅斯帝國將軍斯坦博野認識了羅斯帝國的小祖聖坦夫斯基。而且聽說坦夫斯基原來是斯坦博野的弟子,所以他就經常在坦夫斯基面前講李喬的狂妄故事,引起坦夫斯基的十分不滿。坦夫斯基記下了李喬這個名字,今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天高地厚才行。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就是坦夫斯基是格詹爾萊西家的女婿,他娶了格詹爾樂為妻,對於皇上追封歐陽天侖為鎮北候也是十分不滿,但是了他們看到歐陽家族已經沒有男丁,所以也不再竭力反對,但是他們對於歐陽夏珠世襲鎮北候倒是十分在意的,如果今後歐陽夏珠也找一個武者為夫的話,那就將他們一起趕盡殺絕。但是當他們聽說歐陽夏慧與列英男爵關係甚好時,就有了顧慮,他們決定看看再說。到時再決定計策吧。

尉遲太空已經達到無敵巔峰了,消息馬上傳遍了羅斯帝國的全境。一名新的小祖聖馬上就要誕生了,人類又要有七位小祖聖了。自從歐陽夏珠的爺爺歐陽天陽去世后,人類只剩下六位小祖聖了,他們分別是:多波羅蘭禁地的龔帝為小祖聖九階、羅斯帝國的坦夫斯基為小祖聖六階、阿夫羅帝國的阿波羅小祖聖五階、南斯皇朝的軒轅無策小祖聖六階、普魯士皇朝的但丁西小祖聖四階、東部皇朝的東方雄小祖聖六級。而且這六位小祖聖都是成名多年的老英雄了,如果再出一位青年小祖聖,那會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事情啊。

大家不知道的是列英也進入了無敵巔峰狀態,現在羅斯帝國對他進行全面保護,完全不讓他與其它人進行接觸,以防出現意外,所以消息沒有外露。自從他得到那滴聖水,修鍊速度突飛猛進。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頂級修鍊天才,而且在皇帝的大力扶持下,各方面的條件都是別人無法比擬的。自然是事半功倍了。

經過多方斡旋,在阿夫羅帝國皇帝的感召下,各大陸統一對抗魔族大會在阿夫羅帝國舉行。會上傳出了許多令人吃驚的消息:

魔族已經的三人達到了大道聖的戰力;小祖聖戰力的已經發現的有四位;


魔族的總統帥是羅漢羅斯。

魔族已經佔領了阿夫羅帝國五分之四的領土;

沙米爾森禁地與波多海爾禁地已經被魔族打通,只是現在尚未能連成一片;

多波羅蘭禁地已經被魔族佔領了一半;現在多波羅蘭禁地的魔族正在與沙米爾森禁地的魔族互相靠攏,最近的地方已經不足五百里了;多波羅蘭禁地的魔族與在與波多海爾禁地的魔族互相靠攏,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在一千里之內了。

因為抗擊魔族,死傷了大量對抗魔族的英雄志士,民眾更是遭受了滅頂之災,約有二千萬人平民被魔族俘獲,被魔族消滅的民眾達到三百多萬。

傳來的好消息是:目前已經有三百多萬民間英雄自願到前線加入抗擊魔族的戰鬥;

龔帝在李世良的幫助下,已經突然成為人類第二個大道聖。他與李世良一道,正在多波羅蘭禁地抵抗三個魔族大道聖的進攻。

會議決定:由在最前線的阿夫羅帝國的阿波羅小祖聖挂帥,由大陸上的所有國家各自派兵歸阿波羅指揮,級成統一的抗擊魔族總指揮部。各大學院應儘快組織學生軍到前線參加戰鬥,更要鼓勵民間武者到前線去對抗魔族。

會議的決定和會上傳來的消息讓整個人類都激憤起來了。大家都開始同仇敵愾,想方設法來對付魔族,特別是不少仁人志士開始大量奔赴前線,以抵禦魔族前進的步伐,而更多的武者更是苦練功夫,爭取也能夠有條件親赴前線與魔族一戰。民眾百姓也自覺加緊生產,以利於前方的戰鬥。反而是各位皇帝貴族,一直在丁丁計較,都想保存實力,以方便戰後的爭奪。所以真正的正面戰場還是嚴重的缺乏戰鬥人員,特別是高級武者。整體形式依然不容樂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