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如果我要下基層,我也想去廣Z軍區!越危險的地方越鍛煉人!」金清石認真的道。

葉政國沉思了好一會才開口道:「讓我好好想一想!」

「兒子!就留在京城陪媽媽好嗎?」鄧惠敏急著道。

「小弟!那邊太危險了,姐姐不讓你去!」葉麗娜也急著道。

「媽媽!姐姐!如果發生戰爭也是高科技的戰爭,拼刺刀的年代早就過去了,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高科技的戰爭才更可怕!核武器、洲際導彈、巡航導彈可以從幾千公裡外命中目標!讓人防不勝防!」程志前搖了搖頭道。

「大仗是不會打起來的!摩擦、衝突是會經常發生的,只要把握好尺度,處理得當,就是大功一件!」葉政國道。

「我同意大哥的觀點!那裡的一直是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小航如果能抓住機遇,固我國防、揚我軍威!就會在軍中迅速站穩腳跟!」葉政仁點了點頭道。

「嗯!政仁說得對!小航現在缺的就是威信!明天我和沈國放、吳國志商量一下,看一看把他放到那裡好!」

「爸爸!不會這麼快吧?我香江中醫療養院正準備開業,而且還要開發我的小島啊!我沒有時間啊!」金清石急著道。

「你是一個將軍,去集團軍任職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我也要提前把路給你鋪好!要去也是明年的事情!」葉政國笑了笑道。

「那就好!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那就好!這可是我的老婆本!」金清石鬆了一口氣道。

「你和王瑩說了嗎?」葉麗娜小聲的問道。

「說了!她是同意了,不過要等家裡的決定,她爺爺今天去了外公家,現在還沒有結果,我想是在等她舅舅回來一起商量吧!」金清石苦笑著道。

「那個張恆久恐怕不會這麼輕易同意的!他現在和周家走得比較密,看樣子是想和周家聯姻啊!」葉政仁搖了搖頭道。 周國忠的兒子周剛今年35歲,現在是H南省三雲市副市長,小女兒周憐惜是京城四大房地產之一的百合地產的董事長。

「王瑩這麼多年只喜歡金清石,而且這個孩子的背後有那麼多支持他、幫助他,將來的發展不會差到那裡去!」王洪光面無表情的道。

「現在王瑩就是非他不嫁!我也不想太為難這個孩子,所以和大家商量一下!志華和惠琴是同意這門親事的!」王洪光道。

「小妹這教書教傻了!這不是把女兒往火坑裡推嗎?金清石就是一個做過牢的殺人犯,有了這個污點,他將來不會有多大的成就!」張恆遠急著道。

「這件事情你只可以在家裡說,如果傳出去,誰也保不了你!現在這還是絕密!」張長征冷冷的向著張恆遠道。

「爸爸!我不會在外面說這件事的!」張恆遠連忙回答道。

「金清石這孩子救過我的命!所以這件事情我不想說什麼!人不能忘恩負義!王瑩的事情還是由親家自已拿主意吧!」張長征認真的道。

「爸爸!這事還要慎重處理才行!」張恆久急著道。

「你們如果想得罪一個醫術高超的先天高手我也不反對!」張長征嘆了口氣道。

「小瑩都三十多了,她一直不結婚就是在等這個金清石吧!恆久已經走到了正國級,家裡暫時也不需要通過聯姻來發展起來,我看就依小瑩的意思吧!」張長征的老伴余萍笑了笑道。

「媽媽!你不明白現在複雜情況!李、吳兩家聯姻后勢力越來越大,如果我們不和周家聯手,也許下一屆我就可能退下來!」張恆久急著道。

「如果張家和周家聯姻,葉主席那裡會怎麼想?他現在已經開始亮出利刃了!年底軍方會做出一次大範圍的調整,等軍權鞏固了也就是葉主席該動手的時候了!」王洪光擔心的道。

「有鄧向國在背後支持著,葉政國想要控制軍隊並不是一件難事!而葉政國這兩年一直忍而不發,大家以為他只是一隻無牙的老虎,卻忘了老虎的利爪更可怕!」張長征嚴肅的道。

「金清石這次晉陞少將背後有葉征國的影子!看來他和葉家的關係非常密切!」王洪光點了點頭道。

「也許是金清石救了葉夫人一命,葉征國才支持他吧!」張恆久道。

「千萬不要小看一個醫生!求他的人比求你的人還多!洪主席、葉主席、唐副主席還有我,不都是在求他看病嗎?他如果親自來這裡提出讓小瑩嫁給他,我會點頭同意的!因為我欠他一條命!」張長征認真的道。

「爸爸!這個情我們會替你還上的!而且京城裡也來了幾個高人,他們醫術和丹藥一點絕不比那個金清石差!」張恆遠道。

「那些人靠不住!一個個貪得無厭!每次都索要大量的金錢和名貴藥材,你少跟這此人打交道!」張恆久瞪一眼弟弟道。

「他們拿錢治病,這很正常啊!而且他們醫術的確很高超!」張恆遠不服氣的道。

「看來你挺有錢的啊!幾百萬都不放在眼裡了!你就這樣貪下去吧!張家早晚有一天會毀到你手裡!」張恆久黑著臉道。

「大哥!我真的沒貪啊!我可以對天發誓!」張恆久辯解著道。

「天天泡在高級會所里,每天一拋千金!賭場上豪客!你以為別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嗎?如果不是我坐在這個位置上,你早就被雙規了!」張恆久冷冷的道。

「老二!你大哥說得這些都是真的嗎?」張長征大吼道。

「爸爸!大哥!這都是下面的人請客,我真的沒拿過他們一分錢!」張恆久小聲的道。

「下面的人平白無故的請你去賭博?還不是看中了你手中的權力!而且你會不收禮嗎?」張恆久道。

「大哥!你這樣說就沒意思了!大嫂炒石油期貨,虧了上億元,這些錢都是她自已的嗎?」張恆遠冷笑著道。

「你!你!你胡說!」周麗麗做為廣南省石油公司的總經理,這幾年依靠張恆久的權力,在石油項目建設上大量收取賄賂,同時將大量汽油的低價買給自已有乾股的民營企業,每年可以收到千萬的分紅,可是今年石油期貨的暴跌,讓她虧損了一個多億,她萬萬沒有想到張恆遠竟然把這事情捅出來。

「周麗麗!有這事嗎?跟我說實話!」張恆久黑著臉道。

「嗯!」周麗麗小聲的回答道。

「你!你!你想害死我啊?」張恆久大吼道。

「大哥!你也別罵在嫂!現在家家都這樣!我們和別人比起來,只是九牛一毛!」張恆遠笑了笑道。

「你們都給我滾!快滾!」張長征拿起茶懷用力摔在地上,大吼道。

王洪光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一言不發的轉身走了出去。

張恆久嘆了口氣道:「我們張家要沒落了!」說完轉身也走了出去。

王洪光回到家中,看著在客廳里心急如焚的王瑩,他笑著道:「乖孫女!等急了吧!」

「爺爺!你們商量的結果怎麼樣?」王瑩急著道。

「一言難盡啊!你外公、外婆是支持你的,兩個舅舅反對!不過我也不想聽他們的意見了!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吧!爺爺全力支持你!」王洪光看到張家這樣他已經想開了,靠誰都不如靠自已!

「謝謝爺爺!謝謝爺爺!我就知道爺爺最疼我了!」王瑩高興的大叫著道。

「快跟石頭說一下吧!找個機會雙方家長見見面,你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也了解,早點把婚事辦了吧!要不然真的成剩女了!」王洪光笑著道。

愛上豪門大少 「好的!那我回房間了!」王瑩說完轉上就向著樓上跑去。 金清石正幫著媽媽和姐姐收拾著碗筷,鄧惠敏自從兒子回家后,已經將國家安排的廚師和家政人員都退了回去,只是每個星期會過來搞一下衛生。

三個一邊聊著天一邊干著活,這個時候金清師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金清石看到是王瑩的電話,馬上接聽道:「姐!有結果了嗎?」

「嗯!我爺爺和外公、外婆都同意了!」王瑩高興的道。

「啊?你兩個勢利舅舅呢?他們也會同意?」金清石吃驚的道。

「爺爺沒說,不過這都不重要了!爺爺說雙方家長有時間見一下面,把事情早一點訂定來!你父母什麼時候有時間啊?」王瑩小聲的道。

「這樣啊!我要問一下才行!晚點再打電話給你!」金清石掛了電話,向著媽媽和姐姐舉起右手做了一個「V」勝利的手勢道:「媽媽!姐姐!王瑩那邊搞定了!王總長想雙方家長見個面!」

「啊?兒子真是太厲害了!不用我們出面都能把公主娶回家!我馬上告訴你爸爸!」鄧惠敏說完連忙向著書房跑去。

「小弟!你可以啊!空手入白刃、空手套白狼啊!」葉麗娜笑著道。

「你弟弟是誰啊!年輕少將、一表人才、年少多金、包治百病、無所不能的高富帥!」金清石自豪的道。

「呵!呵!你就自誇吧!還是等把王瑩娶過門再說!」葉麗娜笑著道。

「這個簡單啊!把證一領,讓她直接搬過來就可以啊!」

「我看還是你搬過去吧!你們先把證領了,然後你搬到王總長家去,等公開你身份的時候再舉辦酒席!」這個時葉政國走到客廳笑著道。

「爸爸!你不會讓我倒插門吧?」金清石疑惑的道。

「如果今年結婚,你們還是住王總家吧!等我把事情處理你們再搬回來!」葉政國笑了笑道。

「那我們還是先領證,婚禮可以晚點辦!」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嗯!你現在就跟王瑩說,讓王洪光帶王瑩過來吧!我現在是身不由己啊!只好為難一下他們了!」葉政國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馬上拿出手機撥通了王瑩的電話,電話馬上接通了,王瑩緊張的道:「你父母怎麼說?」

「我爸爸、媽媽想請王爺爺和你現在來我們家!你爺爺有時間嗎?」

「啊?是你提親啊!還讓女方主動上門?弟弟!這樣不太好吧?」王瑩鬱悶的道。

「姐!我父母出外不方便!只好委屈一下你們了,如果可以我現在就去接你們!」金清石苦笑著道。

「哦!既然他們身體不太好,那我們就去你家裡吧!我現在就跟爺爺說一下,你現在就過來接我們吧!」王瑩以為金清石的父母身體不太好,並沒有往別處想,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向著書房走去。

王洪光聽到王瑩說石頭父母身體不方便,立即點了點頭道:「我們過去也一樣!你過了門一定要好好孝順長輩,做事勤快點!」

「爺爺!我知道啦!你趕緊把軍裝穿上!好幫我撐門面!」王瑩撒嬌的道。

「好!好!我主個副國級待遇的上將,還是撐得起門面的!我就怕石頭的父母有壓力!」王洪光笑著道。

「啊?我怎麼沒想到這點呢!那爺爺你還是穿普通一點的衣服吧!」王瑩拍了一下自已的腦門道。

「呵!呵!呵!傻孩子!第一次見面一定要鄭重點!親家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還是穿軍裝吧!」王洪光笑著道。

「哦!那好吧!那要穿新軍裝哦!石頭一會就過來了!」王瑩叮囑著道。

「是!首長!保證完成任務!」王洪光苦笑著道。

一個小時候后金清石開著車帶著一身戎裝的王洪光和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像一個白雪公主的王瑩來到中南海的大門前。

王洪光雖然看到車上的中南海通行證,也只是以為這是為了給首長看病方便,才給他辦理的,可是現在去見家長,石頭怎麼開到中南海來了?他向著金清石疑惑的問道:「石頭!你來要這裡辦事嗎?」

「沒有啊!我回家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家住這裡?」王瑩吃驚的道。

「就住這裡啊!我爸爸就在這裡上班!」

「你父親在這裡做什麼工作的?住這裡的人級別可不低啊!」王洪光激動的道。

「就是一個公務員!王爺爺你就放心吧!你和我爸爸很熟悉!見面就知道是誰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我熟悉?可是這裡我不認識姓金的首長啊!」王洪光疑惑的道。

「臭石頭!快說你爸爸到底是誰!」王瑩舉起粉拳道。

「呵!呵!呵!馬上就到了!」金清石笑著回答道。

汽車很快在一棟別墅門口停了下來,看著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戒備森嚴的地方,王洪光震驚了,他雖然經常來中南海開會,可是從來沒有來過這裡,住這裡的人都是正國級的首長吧!

這個時候忠叔、鄧惠敏正在別墅的大門口,王洪光一下車在看到鄧惠敏后一下楞住了!主席家?石頭的父親不會就是葉主席吧?他連忙快步上前敬禮道:「夫人好!」

「王總長快請進!我先生正等著你們!」鄧惠敏微笑著道。

「夫人!石頭是您的……….?」王洪光遲疑著道。

「呵!呵!呵!我們進去說!」鄧惠敏笑著道。

四個進到了別墅里,忠叔將大門關好后,直接坐在了門口的台階上,巡視著四周。

王洪光剛剛走到客廳,就看到葉主席微笑向他走了過來,他連忙快步走到主席身前,敬禮大聲的道:「首長好!」

「呵!呵!王總長!你沒有想到金清石會把你帶到這裡吧?」葉政國笑著道。

「首長!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會來你家啊!金清石是首長的乾兒子?」

「他是我親生兒子!只是小時候失散了很多年,剛剛相認沒多久!本來應該是我們男方上門提親的,可是你知道我一出去,很多人都要忙起來,所以只好委屈你和小瑩了!」葉政國抱歉的道。

「首長!不委屈!不委屈!」王洪光連忙擺手道。

王瑩捂著嘴楞楞的看著這一切,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孤兒的小石頭,突然搖身一變成了太子!這個變化真的太大了,她徹底驚呆了!

「大家快坐下!我們現在可是一家人了!小瑩可真漂亮!我非常喜歡!」鄧惠敏笑著道。

金清石拿著手在王瑩眼前晃了晃笑著道:「魂沒啦?我媽媽在表揚你呢!」

「啊?伯母!對不起!我沒想到石頭父母會是你們!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王瑩紅著臉道。

「呵!呵!呵!如果你不能和我兒子結婚,我也準備收你做我的乾女兒!因為我兒子對你比親姐姐還親!」鄧惠敏笑著道。

「謝謝!伯母!」王瑩紅著臉道。 大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喝著茶一邊聊著天,葉政國向著王洪光微笑著道:「王總長!我兒子的身份現在還不能公開,他小時侯被人搶走,差一點丟了性命,我和他媽媽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了,為了保護他,他的身份還請你保密!」

「領導!我明白!現在情況複雜,再加上他現在又成了將軍,別人會誤會是領導以權謀私!」王洪光點了點頭道。

「嗯!我的意思是讓他們先把證領了,婚禮晚點再舉行!」

「一切全聽領導安排!正好小瑩可以多陪我一段時間!」王洪光微笑著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等志華回來我們兩家人聚一聚,訂婚儀式還是要搞的!不過她外公那邊怎麼辦?」葉政國擔心的道。

「請領導放心!這是我們王家的事情!張家同不同意都不重要!我也不會通知他們來參加小瑩的訂婚!」王洪堅定的道。

「這事要處理好!畢竟他們也是小瑩的親人!」葉政國點了點頭道。

「是!領導!」王洪光立即回答道。

王瑩乖乖坐在爺爺身邊聽著大家討論著訂婚和婚禮的事情,當鄧惠敏笑著問道需要多少彩禮的時候,王瑩連忙搖頭道:「伯母!我不要什麼彩禮!我有錢!」

「呵!呵!呵!這是小航孝敬你父母的!必須要給的!」鄧惠敏笑著道。

「夫人!彩禮你們看著給吧!意思一下就行了!不需要太多!」王洪光微笑著道。

「那就一個億吧!」金清石開口道。

王洪光聽到金清石張口就是一個億,看來這石頭還真不差錢啊!不過這錢也不能要啊!他連忙道:「這太多了!你就給九千九百九十九就行!天長地久!好意頭!」

「王總長!這要的彩禮太少了!我可不同意!就給個九百九十九萬吧!這小子錢多,可以多要點!」葉主席笑著道。

王洪光猶豫了一下點點頭道:「那好吧!這些錢將來也是留給他們的!」

「這些錢就是給你們用的!為什麼要留給他們!你就使勁的花!沒有了就再要!」葉政國笑著道。

晚上十一點鐘金清石將王洪光和王瑩送回到了總參的大院里,在王瑩依依不捨的眼光下,金清石開著車直接回到了卧龍名苑,師傅正在院子里指導著小虎練功,看到金清石回來小虎馬上高興的道:「哥哥!我終於可以控制力量啦!」

「好啊!小虎真是太聰明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這小子是被我硬*出來的!不練好就沒飯吃!從早上到現在還沒吃過東西呢!」無塵笑著道。

「呵!呵!師傅的飢餓訓練法果然厲害!一天就見成效!」

「不快不行啊!我們馬上就要去香江了,中醫療養院需要高手坐鎮才行!」

「師傅!小虎既然能控制力量了,我想讓小虎去打拳擊比賽,一是鍛煉一下他的實戰能力,二是為他掙點零錢花!」

「嗯!你看著安排吧!別讓他有危險就行!」無塵點了點頭道。

「那我現在和沈雅商量一下,看看去那傢俱樂部好,後天我們就去香江!」

「我也不懂這些!你和沈雅看著辦吧!不過現在最主要的是吃飯!小虎的肚子一直在打鼓呢!」無塵笑著道。

「我要吃好多好多肉!」小虎立即大叫著道。

沈雅和杜娟、杜媽媽坐在客廳里,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聊著天,沈雅看到小虎直接衝進了廚房,馬上笑著道:「小虎變成餓虎了!」

「這就叫餓虎撲食!」杜娟笑著道。

「你們給小虎留吃得了嗎?」金清石笑著道。

「一大盆豬腳!足夠他吃得了!」沈雅笑著道。

「雅姐!你知道那個拳擊俱樂部比較有名嗎?我想讓小虎去打拳擊比賽!」

「猛虎拳擊俱樂部算是頂級的,老闆是百合地產的周憐惜,這個女人可是非常不簡單啊!不膽身家幾百億,而且還是周國忠總理的小女兒!在那裡了會員,在比賽中打死人也用負什麼責任,所以很多高手都是猛虎拳擊俱樂部的會員!」沈雅想了想道。

「哦?周家的人?在那裡了會員不會有什麼限制吧?」

「每個俱樂部都不一樣,明天你過去問一下就知道了!」

「你和那個周憐惜熟悉嗎?」

「只是互相認識,沒有什麼交集!不過這個人的口碑還算可以!」

「哦!那明天我帶小虎過去看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一個小時后,金清石換好衣服和沈雅從樓上走了下來,沈雅紅著臉道:「昨天我腿抽筋,吵到大家了吧?」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哥哥欺負你呢!」小虎認真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