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饒命!」

「爺爺,我知道錯了。」

黑水宗的那些精銳,他們在周逸之前做出反應,全部嚇得跪在地上每一個人都如遭雷擊,渾身瘋狂顫抖。

他們也不知道,龍一的身份是真是假。

但因為現在他們都太恐懼了,

所以在聽到龍一的話后,他們也沒有來得及思考,便是將其的話當真。

「哼!」

龍一冷哼。

而就在他冷哼的時候,秦無爭站起身來,他手裏拿着一罐可樂,走過來后先是一口氣將可樂一飲而盡。

然後便是眼神傲然的看着黑水宗的這些人,打過一個飽嗝后,震聲開口。

「哈哈,你們這些小瘦子都給胖爺聽好了。」

「特別是你,那個叫周逸的傢伙,你給胖爺把耳朵豎起來……胖爺姓秦名無爭,神龍殿第五金剛便是老子。」

轟!

聲音落下,恐怖的皇級巔峰的威壓,便是釋放出來。

同為皇級巔峰!

那怕秦無爭不擅長戰鬥,但他身上的威壓和屬於皇級巔峰強者的氣勢,卻是要比周逸強過數倍,近乎十倍的強度。

噗!

周逸在感受到秦無爭身上恐怖的威壓后,張嘴便是一口鮮血吐出。

這讓本就虛弱的他雪上加霜,臉色也剛蒼白了,氣息也更加的紊亂。

現在的他虛弱的話都說不出來。

但倏然間,眼瞅著要昏死過去的他,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猛地抬起頭來。

他的眼神死死的看向葉天傾,那張臉已經是找不到半點血色了。

「你,你……你,你……難道是……」

他彷彿是猜到什麼。

眼神瞪圓,滿是恐慌的看着葉天傾。

葉天傾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玩味且戲謔的笑容。

他知道周逸已經猜到了,所以他也懶得隱瞞,直接點頭承認:「沒錯,我……就是神龍殿的殿主,葉天傾!」

轟,轟,轟……

這話的威力,可比龍一和秦無爭表明身份,來的更加震撼,而且是震撼十倍百倍。

在聽到葉天傾承認身份后。

周逸的身子猛地繃緊,挺直,他整個人渾身上下宛若是石化一般,僵硬無比。

周逸帶來的那些黑水宗的精銳,也都是這般狀態。

他們的眼神齊刷刷的落在葉天傾的身上,每一個人的表情和身體都宛若石化,僵硬的動彈不得。

當然,也可以說是現在的他們都嚇得動彈不得了。。 她就是要讓全場的國醫院人都為自己撐腰。

於情於理,她都應該當選這個副院長!

台下席位里,響起竊竊私語,大多都是站在她這邊的。

白遠梅頓時更加有了底氣,迎視沈牧的目光。

沈牧似乎不滿她的挑釁,灰白色的眉毛一擰,哼聲質問道:「哦?范同生投票作假,你敢保證你的就沒有問題嗎?」

「我——」

白遠梅幾乎想也不想地就要脫口而出。

身後,另一道聲音卻率先響起:「她當然不敢!」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白遠梅詫異地扭過頭,意味不明地看着從椅子裏站起來的秦舒。

一旁的辛寶娥也是不明所以地盯着她,心裏浮上了疑雲。

只見秦舒離開座位,不急不緩地朝台上走去。

一秒記住https://m.net

經過白遠梅身旁時,朝她露出淡淡一笑,然後徑直越過她,一步跨上了三十五公分高的講台。

來到沈牧面前,朝他頷首打了個招呼。

沈牧保持着身為院長高傲姿態,用不冷不淡的語氣問道:「聽你的意思,白遠梅也作假了?」

「是的。投票之前,白院士給了我這個,讓我幫忙投她一票。」

秦舒說話間,手上多出了一個信封。

沈牧驚訝地接過,當着眾人的面打開。

裏面赫然是一條色澤通透的玉石手串,還有一張十萬塊的支票!

沈牧將支票仔細展開,看着上面的簽名,不禁眯了眯眼。

隨後,猛地盯向白遠梅。

把對方慌亂的神色看在眼裏,重重哼了一聲,「白遠梅,為了這個副院長的位置,你真是好大的手筆呀!」

沈牧此話一出,無疑坐實了白遠梅和范同生一樣收買他人投票的事實!

台下頓時嘩然。

兩個競選者,都出了問題。

這下誰能擔任副院長呢?

白遠梅好不容易扳倒范同生,滿心歡喜地以為自己就要當上副院長了,想不到秦舒這個女人竟然臨時反水!

真該死!

白遠梅怨恨的目光朝秦舒看去,臉上顯現出猙獰之色。

「賤人!」

她怒聲罵道,突然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水果刀來,朝着秦舒就刺了過去。

這一幕,嚇壞了在場眾人。

在各種驚呼小心的聲音中,秦舒反而十分鎮定。

白遠梅的攻擊在她看來略顯笨拙,躲開不是難事。

正在她準備閃身避開的時候,站在她身旁的沈牧卻突然伸手去奪白遠梅手裏的刀子。

可他哪擋得住發瘋的白遠梅?

噗嗤一聲!

即便雙手抓着鋒利的刀鋒,那尖銳的刀尖還是刺在了他的胸口上。

「沈老!」

秦舒驚呼一聲,顧不上那麼多,抬起一腳便將白遠梅踹翻在了地上。

鮮血頓時湧出。

場面大亂。

秦舒見狀,快速掏出銀針,以嫻熟的手法飛速落針,替沈牧緊急止血。

台下,辛寶娥看着這一幕,腦海中猛然一震。。 「不是不是,小師妹你怎麼能這麼想呢?」

「你怎麼可能是魔女,只是師兄覺得憑藉我們幾人就夠了,完全用不著你出手。」

江塵連忙搖頭否認,這事兒要是穿幫後果可不堪設想。

雖說鳳靈兒之前確實是魔女,但隨著她的記憶消失她身上的魔性已經完全消失,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確實感情深厚,他不能對鳳靈兒坐視不管。

「師兄,你不覺得這樣不公平么?憑什麼你們都能揚名立萬,就我不行?我也想為師父爭光!」

鳳靈兒成功抓住張書陵的弱點,嘟起嘴撒嬌道。

然而這一招現在對張書陵不好使,只見張書陵撓了撓腦袋,中氣十足的說道:「靈兒,你就聽你二師兄一句勸,不讓你參加肯定是為了你好!」

「如今咱們這一脈風頭已經很盛了,正所謂樹大招風,還是低調點好,給其他人留點面子。」

張書陵小聲的謙虛道。

「師父,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剛剛在來的路上還交代我要爭口氣,不要給您老人家丟臉!」

鳳靈兒不服氣的爭辯道。

「是吧,酒師弟!?」

說完,她還不忘尋找幫手來作證。

酒劍河正愉快地坐著吃瓜群眾,忽然被點名,第一反應自然是懵逼,之後便是下意識的看向江塵,似乎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江塵使眼色示意,酒劍河會意,一本正經的說道:「鳳師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師父呢?師父向來都是低調之人,再說了……我們這一脈也該給別人留點活路嘛,不然人家怎麼活?」

張書陵讚賞的點了點頭,他是頭一次覺得酒劍河的領悟力如此之高。

江塵也是暗暗給酒劍河豎起拇指,這次可就將鳳靈兒獨自放在了一邊。

不過江塵卻發現身邊其他國家的人看他們的眼神有些奇怪,看著他們彷彿就像是看著小丑一般。

「好大的口氣,還給別人留條活路,我倒是求求你不要給我們留活路,讓我長長見識你怎麼把我的路堵死。」

「本事不大,口氣倒是不小,笑死個人。」

「真以為自己有十國那實力?」

有些小國家的人來的比較晚,並不知道聖都最近發生的事情,以為天湘國還是當初的天湘國。

天湘聖上都懶得搭理他們,雙方早已不是一個層次,他也沒有必要跟他們計較,反正最終實力會證明一切。

但耐不住有人蹬鼻子上臉,湊到天湘眾人身邊,神色鄙夷的看了一眼天湘聖上,陰陽怪氣的說道:「宋湘君,你以為就憑一個區區天武七重之人便可在南域聖會大放光彩?真當南域無人?」

說話這人乃是南域天狼國聖上何先子,這天狼國與天湘國關係向來不好,他自然不會放過任何嘲諷天湘國的機會。

以他的修為自然是能夠看出天湘這次參加南域聖會之人的修為最高的便是唐虎,但顯然他只看到了表面,並未將唐虎放在眼中。

「何虎刀!你過來!」

何先子招了招手,一位身穿華服的壯漢的走到跟前,眼中帶著一抹銳利之色,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兒。

「給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天才,天武八重,你們天湘在他面前算什麼?」

何先子無比驕傲的昂起胸膛,蔑視著天湘眾人,譏笑道。

跟天湘鬥了這麼多年,何先子頭一次感覺這麼痛快。

原本他以為宋湘君他們臉上會有錯愕、害怕的情緒,但最終還是令他失望了,他發現宋湘君幾人只是淡然一笑,壓根沒把何虎刀當回事。

「無非只是舉國之力堆出來的境界,有何值得驕傲?」

宋湘君掃了一眼天狼國其他幾位參與南域聖會之人的境界,最高都不過天武一重,便知道其中的貓膩。

這無疑是戳中了何先子的傷痛之處,但很快他便辯解道:「我舉國之力還可成就一位天武八重,而你們天湘呢?最多也不過天武七重罷了。」

「南域聖會之後,我定要你天湘亡國,到時候天湘的地、人、資源全部都屬於我!」

何先子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他費這麼大力培養何虎刀就是為了那一天。

何虎刀也是極其配合的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眼中更是帶著絲絲殺意的盯著唐虎,在他眼中唐虎便是他最大的對手。

唐虎顯然也感受到了,只是擺手道:「你別看我,你不配做我的對手。」

唐虎是打心底看不上何虎刀,這種貨色他一拳就可以解決。

聞言,何虎刀怒不可遏,身上的殺意更是旺盛,寒聲道:「希望你待會兒還能這麼囂張!」

天湘眾人紛紛像是看著猴子一般看著這兩父子。

宋湘君更是輕笑道:「何先子,這是你自找苦吃,既然如此……聖會之後我不介意讓天狼國消失。」

聖皇從不反對兩國交戰,他向來也不會插手這些事,甚至還會去幫更有潛力的國家,這也是之前何先子的底氣所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