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人家坐哪裡呢?」安玉瑩跺腳。

不等羅陽回答,唐桂花便搶先說了。

「玉瑩,你坐車頂吧,涼快。」

「桂花,人家不跟你說呢。 破陣子之雲望月 人家跟牛仔說呢。」

兩位大美女又吵嘴了,羅陽只得勸解,要是車廂足夠寬敞,羅陽可以讓兩位村花分別騎坐在一條大腿上。

可是大眾朗逸,又不是路虎,坐在車廂後座,一點也不寬敞。

「安姐,快進來,我有事要告訴你。」羅陽招手。

「人家不坐呢。」安玉瑩撅著紅唇。

在這種時候,羅陽知道只要啄了安玉瑩的紅唇,便能讓她消氣。

只是安玉瑩還沒上車,羅陽啄不了她的唇。

「安姐,快上來,聽了包你滿意。」羅陽正經道。

安玉瑩遲疑了一下,還是鑽進了車廂。

待她一坐穩,羅陽右手便摟住了她的脖子,將她的腦袋扳了過來。

隨即輕輕一啄,便啄中了她的紅唇。

「牛仔,人家不理你……嗯嗯……」

還沒說完,安玉瑩的嘴就被羅陽的嘴給堵住了。

唐桂花又施展出掐功伺候,狠狠的掐羅陽。

「桂花姐,輕點。」羅陽只得又啄唐桂花的紅唇。

在他的安慰下,兩位美女終於消氣了。

當羅陽望向坐在左邊的洪佳欣時,見她正用鄙夷的眼神看過來。

「班長,你這件衣服真好看。」

呵呵一笑,羅陽在洪佳欣的上圍行了個注目禮。

若非有其他美人在場,洪佳欣早就飛起一腳踢羅陽了。

快要上到縣城時,羅陽說道:「小喬姐,開車去陳姐的美容院。」

他所乘坐的車子在前面,喬悠思駕駛的車子跟在後面。

先將眾美人安排在陳潔那兒,羅陽才有空檔去找譚勝美,看能否勸服她,不用跟她爸媽一起吃午飯。

何況還要找林喜欣,向她請教一件事。

到了美容院后,羅陽說道:「醫院有個病人要我看。我先去一趟人民醫院,你們在這裡等我,要是我不能趕回來,你們就先去吃午飯。」

隨後羅陽帶洪佳欣去人民醫院。

在路上,他打了個電話給林喜欣,約她出來見面。

周六,林喜欣休假。

洪佳欣聽見羅陽講電話的內容,冷笑道:「你去跟人約會,帶上姐幹什麼?!」

其實她明白。

只是想到每次去做電燈泡,洪佳欣心裡很不爽。

「班長,我沒有跟人約會啊。如果有,那就是跟你約會了。」羅陽笑道。

「姐揍死你!」

說著,洪佳欣抬手就打。

「班長,別打。我在開車。」羅陽齜牙一笑。

這是事實。

洪佳欣本想抬腳踢過去,想了想,最後還是坐定了。

「待會姐搭車去美容院。」 別惹總裁 洪佳欣淡淡道。

「班長,不要,你等我一會,很快的。」羅陽勸道。

張靜就在美容院,若洪佳欣也去那兒,羅陽又不在,說不定張靜就把洪佳欣給帶走了。

勸了好一會,洪佳欣才勉強同意跟羅陽在一起。

車子駛進人民醫院宿舍樓院子里,停好車,羅陽說道:「班長,你在等一下。我很快下來的。對了,下午逛街,你要買什麼,先告訴我,到時我給你買。」

聽了這話,洪佳欣嘴角有了笑意。

「姐沒什麼要買的。」

「要是你現在還沒想好,到時又不好意思開口,我先給錢你。」

說著,羅陽從錢包里拿了差不多一千元出來,遞給她。

警察的世界 「不要!」

「拿著,拿著。」

羅陽將錢硬塞在洪佳欣的手裡,她最後拿了。

在上樓之前,羅陽又叮囑道:「班長,你坐在車裡,要多留意周圍,要是發現有陌生人走近,你就大聲喊叫。」

洪佳欣冷笑道:「姐會保護好自己的!」

忽然之間記起身上穿的內衣是唐桂花買的,並不是譚勝美買的。

羅陽知道待會譚勝美一定會檢查的。

彼時洪佳欣坐在副駕駛位。

見羅陽又溜進車廂後座,洪佳欣好奇道:「你幹什麼?」

羅陽訕笑道:「班長,別看,我換褲子。」

一聽這話,洪佳欣俏臉刷地紅了。

「別在車裡換!」洪佳欣嬌嗔道。

宿舍樓沒有公廁,不然去公廁可以換內衣。

在樓梯換,羅陽可沒那麼開放。 嘶!

看到這一幕,精靈戰士倒吸一口涼氣,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自己最強的一招居然被一隻肉掌直接捏碎了!

念此,精靈戰士頓時頭皮發麻起來,他已經知道自己面對得是一個怎樣的人族強者了,實力絕對不比九王子殿下低!

「人族,雖然有練兵場規則在,但你也不能肆意屠戮,不然等九王子殿下出來,必將斬殺你!」

精靈戰士有些色厲內荏,現如今,他只能搬出九王子來恐嚇一下易林了。

唰!

雪亮的刀光,在這昏暗的天色閃爍,精靈戰士的頭顱飛了出去,滾落在草地上,眼中還布滿了驚恐。

一絲絲血液在草地上流動,朝著魔刀涌去。

周圍的精靈見此,紛紛倒退,他們有些也是如那精靈戰士一樣的修為,但看到易林這斬殺銅環初階如殺雞一般輕易后,頓時不敢再上前了。

「人族中怎麼還有這等強者待在外區,他們不應該都去內域了嗎?」

有精靈畏懼地看著易林。

「不知道,反正小心點吧,我可不想被波及。」

「那是鐵面?!」

有人族認出了易林,雖然己方實力並不比精靈族弱多少,但有尊強者,也提升了不少底氣,即便這強者的名聲並不是很好。

矮人族來人倒並不如精靈族那幫有肆無恐,他們比較安分,默默地搜索著,只要旁邊不干擾他們,他們是不會主動招惹別人的。

「行了吧,這些精靈族的血肉哪有內域里的鮮美。」

易林將魔刀橫在眼前,緩緩說道,雖然剛剛殺得這些精靈族實力並不高,但給他帶來的力量反饋也並不少。

這或許可以用抗性來解釋,之前在森林裡殺了那麼多的魔獸,因為都是二星級,殺得多,魔刀估計產生抗性了,恩,用通俗的話來解釋,就是膩了,想要獲得更多的力量反饋,應該需要新的種族,或者更高階的種族。

魔刀輕顫,像是在回應。

黑白她們的戰鬥還在繼續,這兩個暗夜精靈似乎對精靈族有著很深的仇恨,每一劍都極其狠毒,往精靈身上的各處要害刺去。

她們時銅環級初階的鬥氣戰士,但即便面對銅環級中階的精靈都沒有絲毫的畏懼,甚至還能打成五五開。

至於凱里他們倒是很「謹慎」,找得都是和自己同級的對手,不過也有兩個獸人已經死了。

人命在這片平原,或許是最不值錢的東西吧。

出手將他們的對手擊殺,易林將所有奴隸集合在了一起,除了他,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輕重不一的傷勢。

混戰之下,誰也不能保證自己的後背不會遭到攻擊,能活著都是一種僥倖了。

「給你們一個選擇,是隨我去內域,還是留在這裡。」

易林問道。

當初選這些奴隸是用來當炮灰的,但後來了解到有內域與外區之後,這心思就有些淡了,畢竟在內域里,凱里他們連當炮灰的資格都沒有,與其帶進去,還不如留在外面,沒準還能找到些寶物,到時上交給他。

「以我們的實力,即便進去對主人也產生不了絲毫的作用。」

凱里等人互視一眼,隨後說道。

「我們如果進去了,得到的東西能歸自己嗎?」

黑問道,兩姐妹中,黑似乎是外交官,白只負責沉默。

「可以。」

易林點頭。

「那我們倆選擇進去。」

黑說道。

「行,那麼,走吧。」

易林提著刀,往前走去。

沒有人敢攔在他的身前,無論是人族,精靈,還是矮人,先前易林那殘暴的殺戮,著實震驚到他們了。

黑白跟在易林的身後,像是兩位僕從,不緊不慢。

平原的盡頭,便是內域,龍陵的真正所在。

那是一座巨大的陵墓,佔地足足有千米,如同一隻史前巨獸,盤恆在那裡,氣勢雄渾,震人心魄!

陵墓圓頂方形,成暗青色,上面還有諸多裂紋,像是已經有很長的歲月,古老的氣息瀰漫出來,很是蒼涼。

易林停下腳步,眼前是一道略顯虛幻的大門,時不時會有水紋般的漣漪擴散開來。

易林抬起手,印在了大門上,毫無阻礙沒入了進去,見此,易林便不再猶豫,整個人走了進去。

黑白互視一眼,也跟了進去。

剛走到陵墓里,一股厚重如山的氣機便撲面而來,像是突然進入到了一片蒼茫天地,有些渺小之感。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殿堂,殿堂里金銀閃爍,鋪滿了成山的錢幣,而在這些金錢中,一副足足有百米長的龍骨仰天而立,龍頭向上,像是在咆哮,在怒吼,它空蕩蕩的眼眶中有兩團紅色的火焰在燃燒著。

咻!

突然有破空聲響起,一隻箭矢射了過來。

易林眸光平靜,沒有絲毫的慌亂,右手抬起,二指直接夾住了那枚箭矢。

箭尾顫動,想要穿透過去,但易林的二指卻如同鐵箍一般,堅不可摧,讓其不得動彈。

眸光位移,易林看到不遠處殿堂的柱子橫樑上,正站著一個精靈族。

這是一個女性精靈,眸子清冷,面容冷漠,手中拿著長弓,她看到易林如此輕易地就接下了箭,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畢竟她可是銅環級高階的鬥氣戰士,即便這是一般的攻擊,也不能被兩根手指頭給接下吧。

「你通過考驗了,進去吧。」

女性精靈說道。

她是普利斯里留下來堵路的,凡是打不過她的都不允許繼續深入。

「恩?暗夜精靈?」

女性精靈目光落在黑白身上,卻是一眯,在精靈族,暗夜精靈可是叛族,屬於敵對陣營。

「把她倆留下,你才能進去。」

女性精靈手中長弓拉滿,「不然就留在這裡吧。」

女性精靈倒不是沒腦子,她知道眼前這人族鐵面人很強,但自己身後可有著九王子殿下,這人族再強,還能比九王子還強?所以心中底氣十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