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仙,你們三人誰見過這個李麟,能夠在第一被天榜認證就進入前十,這個傢伙貌似不簡單啊!」內院院長諸葛御風開口說道。他對李麟並不太感冒。不過抵不過一群老傢伙的絮叨,只能象徵姓的將三大公子找來。至於結果根本就不抱希望,畢竟李麟只是進了天字門,其他三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沒有見過,不過就算見過也不會注意。不就是外院的天榜嘛!除了神女幾人,其他都是名不副實之輩。」宇文留仙高傲的說道

「我也沒見過,他最後進的是天字門!」琴公子苦笑著說道。被一群老傢伙盯著的感覺貌似很不好受,看來以後這種場合還是少參與為妙。

「我見過!而且還交過手!」最不被人抱希望的戰公子語出驚人,一時間十幾個老傢伙二十多隻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咳咳!各位長老,有什麼想問的可以問我。我真的和他交過手。」戰公子面對這些狐疑的目光,很是尷尬不爽的說道。

「陳戰,老夫知道你好戰如命,每天跟你戰鬥的人不下十個人,你確定和李麟交過手,而是這個人還讓你印象深刻?你是不是記錯認了,你再好好想想。」一個長老貌似好心的提醒道。

「諸長老,這次我可沒有猜錯,這個李麟給我的印象很深,幾乎是難以忘記。不過諸位大可不必擔心,他的實力不如我,對於咱們內院沒什麼威脅。」戰公子尷尬的說道。心中卻極為鬱悶,難道自己的人品真的這麼差?只是一些沒有營養的瘋話不應該會這樣啊!

「既然如此,你且說說!」諸葛御風微笑著說道。

「是!」接著陳戰將在小世界和李麟交手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對了,這件事衛清璇可以為我做主,因為當時參加考試的除了我和那個李麟還有衛清璇。」戰公子突然想到同為內院弟子的衛清璇。

「清璇已經閉關了,她在小世界獲得了很大的好處,現在正在衝擊六品武皇巔峰。還要試著凝聚領域,玩玩打擾不得。」一名長老連連擺手,拒絕去找衛清璇詢問。他是衛清璇的師傅,衛清璇天賦出眾,但卻卡在瓶頸之上無法突破,現在好不容易獲得了突破的機會,這個長老自然不會讓任何人去打擾。

「好了,根據陳戰所說,老夫已經有所了解。李麟整體實力強大,戰鬥天賦出眾,還是罕見的刀劍雙劍客。唯一的短板就是武道境界偏低,只有三品武皇,不過乘風那傢伙肯定會儘可能彌補這個短板。再加上天榜的表現,這個李麟很可能會獲得外院的一個名額。陳戰,既然你對付過他,這次就依然交給你。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淘汰他。」諸葛御風沉聲說道。自己弟弟的德姓他實在是太清楚,正是因為清楚,他絕對不會給諸葛乘風嘲笑內院的絲毫機會。

「保證完成任務!」陳戰大喜,滿臉都是興奮之色。眾位長老不自覺的搖頭,戰公子對於戰鬥太過執著,反而影響了自己武道的精進。(未完待續。) 今天幹了一天的活,實在是累的睜不開眼了。就一更了,以後狀態好了會多寫一些的。

……

時間幽幽而過,眨眼間距離神魔學院開院考試已經過去了三個月,新入學的學員也徹底融入進神魔學院緊張的戰鬥生活中。再加上神魔學院的資源支持,一些新學員開始顯現出過人的天資。

同時上一屆的天才高手的威名也開始在新學員中流傳,尤其是天榜上的高手,無一不是眾人追捧的對象。其中談論最大的自然是引起天榜震動的李麟。一些高手已經放出話來,要在不久的將來衡量一下這個剛剛入院小子的成色。

而今天的神魔學院則再次被震動,因為第一次有新學員向老學員挑戰,而且對方還是天榜高手。這則消息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新學員,更是興奮的奔走相告,畢竟這很可能是一個新傳奇的崛起。

在神魔學院的演武場上,田伯光光明曾亮的光頭吸引了大多數人都注意。畢竟這個大光頭在新生之中名氣極大。入院考試第二名的身份讓很多人只能仰望。排名第一的李麟引動了天榜的震動,更是沖入前十,排列在第七的高位,這極大的刺激了田伯光。當時田伯光自然想要衝擊一下天榜,延續李麟的傳奇,可惜當他面對天榜第三十六位,也就是最後一位的學長之時,田伯光很是丟人的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是對手。正是因為這個發現,這才有了三個月的苦修。現在田伯光已經去了一些突破。武道境界進入六品武皇中期,已經不屬於天榜後幾位。田伯光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挑戰的實力,自然光明正大的下了戰書。

田伯光挑戰的是一個長相普通,身背巨斧的青年,其在天榜上排名第三十。之所以選擇他,正是因為此人天生神力,是力量型的高手,正面交戰田伯光自認還有些把握。

「你可認識李麟?」巨斧青年沉聲開口道。

田伯光臉色一變,巨斧青年簡直是目中無人,竟然在這種時候提到李麟,擺明是說他田伯光根本就不夠看。

「認識又如何,不認識又如何?」田伯光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

「呵呵,認識就好。等到擊敗了你,你可以將我的戰書帶回去。我想看看他到底憑藉什麼可以高居天榜第七。」巨斧青年神色淡然的說道。就彷彿現在不是在演武場上決鬥,而是在和老朋友聊家常。

田伯光的鼻子差點氣歪了,這個傢伙還真當自己是李麟的奴僕了,竟然還說戰敗讓自己幫他傳戰書,真是豈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要你能擊敗我!」田伯光臉色陰沉的說道,內心恨不得將這個混蛋碎屍萬段。

「既然如此,你出手吧!」巨斧青年就這般負手而立,甚至連背上的巨斧都沒有使用的意思,簡直將同為六品武皇中期的田伯光鄙視的什麼都沒有了。

「欺人太甚!」田伯光一聲大吼,猛然沖向對方。

轟隆一聲,兩人毫無花哨的對了一拳。結果兩人同時蹭蹭退了數步,神色都是多了一抹異色,顯然都對對方的力量感到吃驚。

「咦?好大的力量,不愧是入院第二,力量倒是不小!再來!」巨斧青年臉上終於多了幾分幹勁,但依然沒有動用巨斧的意思。

「來就來,老子還能怕了你不成!」

在演武場遠處的一座小院中,兩名白髮老者正在煮茶,不過看這兩人都不是什麼茶道高手,一壺散發著淡淡靈氣的靈茶被其隨意的丟在一個破舊的壺中煮著。絲毫不在意那一絲珍貴的茶香逸散掉。如果這種情景被愛茶如命的諸葛乘風知道,不知道老傢伙要被氣成什麼樣呢!

「巨斧這小子越來越陰險了,小光頭著了他的道,恐怕這次挑戰將以失敗告終了。」坐在上位的老者笑眯眯的說道。兩個屋中煮茶的老者可以隨意談論遠處演武場上發生的一切,這足以說明兩個老傢伙實力的恐怖。

「還是太嫩啊!不過從天賦上來看,小光頭更勝一籌,將來超過對方並不困難。怪不得這一屆內外兩院爭奪不休,原來素質這麼高。這個小光頭如此天賦實力竟然只是排名第二,老夫倒是對那個排名第一併引動天榜的小子更加感興趣。或許可以安排人和其打一場。」另外一個老者同樣笑眯眯的說道。

「千萬別!現在那小子可是諸葛老二的寶貝,一干老傢伙都被警告了,咱們剛偷了他的靈茶,暫時還是不要再去觸他的眉頭。」另外一個老者趕忙阻止到。


「對對!差點將這件事忘了。我們來嘗嘗讓諸葛老二當成寶貝的靈茶到底什麼味道。」老者說著真氣一吸,一股沸騰的靈茶水就如同受到召喚一般飛入老者的口中。實力到了他們這種實力,百度的沸水和普通的溫水涼水沒有什麼區別。

啪嘰啪嘰!

「沒什麼特別的啊?那諸葛老二不會是當院長當的傻了吧?這種東西有什麼好喝的!」喝茶的老者吧唧吧唧嘴,臉上的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好像他喝的不是靈茶,而是普通地攤上的粗茶。

「行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老者笑著剛想說什麼,神色突然一變,神識延伸掃向天帝城。

「那是?」老者失聲說道。

「看那個樣子不會錯的,上古萬族中的皇族獅族。在這個時候他來到神魔學院意欲何為?」另外一個老者神色同樣凝重。

「讓幾個小傢伙去試試水,如果只是來試探的,倒是可以放其一馬,如果抱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堅決幹掉他。」

「那就讓這個光頭小子和巨斧去吧!挑戰的結果就看兩人這次行動的完成情況。」上位的老者拍板決定道。

天帝城,一個相貌粗狂,脖子上長著一拳棕色的毛髮,頭頂上兩隻貓兒不斷的閃動著,臉上幾道詭異的魔紋看似好似天生而成的。其腰間的一條棕色尾巴不斷的搖動,如果不是其一只在動,所有人都會忽視,認為這只是一條款式特殊的腰帶。


「獸人,難道是傳說中的獸人出世了不成?」天帝城一些老傢伙自然也看到了這個詭異的獅族青年。只是眾人卻未曾出手干涉。看玩笑,獸人族是個什麼人都能夠招惹的嗎?傳說獸人擁有人類和野獸的雙重天賦,天生擁有讓人類望塵莫及的天賦神通,各個都是天生神力,體格強壯不輸於真正的靈獸之軀。正是這些天賦使得獸人族在上古創下了赫赫威名,全勝的時候號稱萬族,人類在崛起之前也是屬於獸人族的猿人一脈。不過現在以天地主角自居的人類已經不會承認這點而已。


所有人都在秘密關注著獸人族青年的動向。一路上也有人駐足,但感受到獅族青年身上讓人震驚的彪悍之氣,明智的退到一邊。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天帝城依然維持原來的繁華安定,只是暗中卻不是如此,一道道皇級神念縱橫不已,突然出現的獅族青年高手引動了各方的關注。並隨著其腳步不斷神識跟進。對於這些監視的神念,獅族青年高手好像絲毫不在意。一路沿著某種道路不斷的前行。

等獅族青年高手停下腳步的時候,眾人臉色一變,因為獅族青年停靠的位置正好是三個月前被李麟大鬧的元氣大傷的西門家族。沒想到這個獅族青年竟然是奔著西門家族來到。難道西門家族命犯小人,先是李麟一個少年將家族搞得實力大損,現在又有更加神秘的獅族高手找上門來。甚至有人惡意的猜測西門家族和獸人族合作,為獸人族打探蒼龍大陸人類的情況。

「應該是這裡沒錯!只是現在卻又感覺不到了,真是怪哉!」獅族青年自言自取。邁步上前,輕輕一推,遍布禁制的西門家族大門應聲出現一個可容一人從容而過的坑洞。而且誒切口之處平滑異常,彷彿是被利器切割而成。

「大膽,什麼人擅闖西門家族!」一個西門家族子弟臉色陰沉的跳了出來,他只是去上了個側錯,前後不過幾分鐘,沒想到麻煩就在這幾分鐘中找上門來。

「西門家族?沒聽說過,這裡是人類的世界,我不想亂開殺戒,你讓開!」獅族青年沉聲喝道,輕輕一揮手,一股尖銳的音爆聲響起,恐怖的壓力瞬間包裹西門家族之人消失不見。

一些關注的老傢伙倒吸一口涼氣。隨手將敵人拍飛,這份實力遠超同時代高手。

「站住,這裡是西門家族重地,異族小子你要做什麼?」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被驚動的西門家族高手立刻停下腳步,一臉崇拜的看向後方不起眼的小院。西門家族二祖,一個讓整個西門家族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安定的男人。有這個的超級高手坐鎮,西門家族反而因為之前的動亂人心凝聚了起來。

「我乃是尋找我族高手,打擾之處還請見諒!」獸人族青年臉色一變,看向西門家族後院的神色多了一分忌憚。

「這裡沒有你要找尋之人,快些退去吧!」二祖的聲音多了放鬆的意思,顯然獅族青年給了他很多的壓力。

「不行,我族高手的氣息就在這裡,即便有禁止隔絕,但絕對不會錯的。」獅族高手沉聲說道。

「說了沒有就是沒有,退去吧!」二祖的聲音立刻嚴厲起來,彷彿獅族高手一個不同意就要出手大打一場的意思。(未完待續。) 獅族年輕高手臉色瞬間陰沉,粗狂的臉上獸紋一陣波動,一股恐怖的氣勢從獅族青年高手身上爆發而出。

「既然主人家不願意,那老子只有硬闖了!接招!」其脖子上的鬃毛一陣暴漲,獸紋瞬間蔓延整個頭部,一陣金光之中,獅族青年的腦袋化為一頭雄獅,對著西門家族的內院一個咆哮。

吼——!

一聲獅吼震動整個西門家族,同時滾滾音波如同海浪一般向著後院而去。

「大膽!」一聲厲嘯,西門家主從後院橫衝而出,對著音波拍出一掌。

轟隆一聲,音波四散,西門家主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被打了回去,凌空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瞬間煞白如同金紙。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瞬間駭然,要知道被打飛的可是西門家族的家主,七品巔峰的武皇高手。這個實力放到神魔學院或許不算什麼,但在天帝城絕對算是一方豪雄。就是這般人物竟然擋不住獅族青年高手的隨意一擊。

一股柔和的力量從後院深處升起,西門家主身上的恐怖力道瞬間被卸掉,即便這樣,這一擊之後,西門家主也失去了戰鬥力,只能默默的退到一邊。識時務者為俊傑,對方沒有下殺手,擺明不想不死不休,如果再出手,能不能活下來都要另說。

「人族高手,還是你出手吧!如果你勝了老子,老子立刻就走!」獅族高手雙目死死的盯著後院深處說道。

「八品巔峰武皇的境界,九品武皇的戰力,不愧是上古獸人族的皇族,天賦異稟,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西門烈風的聲音傳來。話音中有讚賞,還有無奈。

「你能看清我的實力,為何卻不敢現身一戰?」獅族青年上前一步,周身戰意勃發。

「老夫不如你,要找你就自己找吧!西門家族之人不的阻攔!」半響之後,西門烈風無奈的聲音傳來。

「二祖!」西門家主臉色大急,如果真的讓這個獸人隨意搜查,那西門家族的臉面算是徹底沒有了。想到這裡,西門家主想要集合整個西門家族高手的力量,用陣法圍殺此人。

「住手,你想讓整個西門家族覆亡嗎?」二祖的聲音傳來,讓西門家主臉色一僵,高高舉起來的手怎麼也揮不下去。

「多謝!」獅族青年高手收起身上的氣勢,神識籠罩整個西門家族的駐地,半響之後,迅速向著西門家族中央之地而來。在那裡有一座新建立的小宮殿,獅族高手再死確定氣息之後,迅速沖入其中。

「二祖,他發現了下方小世界的入口!」西門家主虎牙緊咬的說道。


「無妨,那個小世界已經被固化,除非是武尊級高手親身前來,否則無人能夠撼動。而且老夫也想藉助他的手打開閉關之地,看看家族高手是否還活著。」二祖沉聲說道。

西門家主臉色一動,心中暗暗佩服。果然姜還是老的辣,西門烈風的舉動看似示弱,實際上卻是一舉數得。冷靜下來的西門家主自然清楚二祖如果和其交手,極大的可能影響西門家族的命運。畢竟二祖因為練功出了岔子,能夠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並且一生不可能離開閉關之地。

嗡——!

幾道身影出現在西門家族之中,為首的正是冷麵金剛宋元。在他後面有幾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每一個的實力皆是深不可測。

「宋院長,您怎麼來了?」西門家主臉色一變,連忙上前微笑著說道。

「哼!那個獅族之人呢?」宋元並不搭理他,冷麵上完全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畢竟之前西門家族的所作所為已經讓神魔學院不滿了。如果不是西門家族在內院有一個長老的族人,恐怕早在之前西門家族就被滅了。

「那個獅族之人進了家族密地,請隨在下來!」西門家主的姿態放的極低,如果是在之前,西門家主雖然客氣,但絕對不會這般恭敬。

眾人隨著西門家主進入地下密室之中,剛剛一進入就看到一道金色身影被拍飛出來,一個烏黑的遮天大手從虛空中探出來向著金色身影抓來。

「不好,是上古強者的氣息!」宋元臉色大變,連忙和身後的三位白髮老者同時出手,一口氣對著巨掌轟出十幾拳。九品武皇巔峰高手的全力攻擊竟然只是阻攔了遮天巨手一個呼吸。趁著這個空擋,眾人從入口之中沖了出去。而那道金光也同樣絲毫不慢,甚至在速度上還要超過西門家主一層。

轟隆一聲!

西門家族在入口處建立的小宮殿轟然崩塌,一行六人沖了出來,一個個心有餘悸的看著下方。

「混蛋,你剛剛做了什麼?」西門家主臉色陰沉的沖著金光之中的獅族高手吼道。

「***,你們竟然敢坑老子!」獅族高手反應更快,直接指著西門家主的鼻子大罵。

「坑你,明明是你在裡面做了什麼才出現這般混亂!」西門家主自然不甘示弱,好好的家族密地怎麼在這個獸人進去之後變成了修羅地獄,如果不是他們反應的快,在危機關頭逃了出來,恐怕現在早已經在遮天大手之下化為血污。從小世界的氣機來看,西門家族在內部閉關之人恐怕無一倖免,皆遭了對方的毒手,這無疑讓實力本就大損的西門家族雪上加霜。

「倒打一耙,你們人類經過了十幾萬年的發展,還是這麼的無恥。今天老子就算是拼著一死也要討還公道。」獅族高手悲憤的說道。眾人這才發現,和之前相比,獅族高手身上的氣息確實減弱了一些,而且臉上那金色的獸紋也暗淡的幾乎磨滅消失。顯然在進入小世界短短的時間內,獅族高手經受了難以想象的創傷,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撐到西門家主等人進去。

「你……欺人太甚!」西門家主憤怒的顫抖,如果不是實力不如,恐怕他早已經出手將這個顛三倒四的傢伙滅殺了。

轟隆——!

一股恐怖的氣勢從下方升起,眾人臉色大變,無不以最快的速度脫離這裡。

下方並沒有大手襲來,只是一座大陣迅速隆起,形成一個高達百丈的大土包,同時一股恐怖的吸力沖入虛空,一塊足有千丈的石碑從虛空中衝出來,轟隆一聲坐落在土包前。

「我……曰!這***難道是一座墳墓?」看著這詭異的情景,眾人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其中臉色最難看的無疑就是西門家主了,好好一個風水寶地竟然三兩下成為了墓地,如果這只是還原的話,那豈不是說西門家族數千年以來始終是住在一個絕世強者的墳墓上繁衍生息,一想到這個結果,以西門家主的心姓都感到脊背發涼,雙腿酸軟。

「走吧!」宋元神色凝重的開口道。這些東西已經不是他能夠處理的了,必須上報更高層,讓實力更為恐怖的傢伙出手才行。。

「等一等!」旁邊劍拔弩張的獅族高手突然開口說道。

宋元回身,眉頭間有著一抹不滿之色。

「你是神魔學院的高手吧,我要向你挑戰!」獅族青年自信滿滿的說道。

宋元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雙眸盯著獅族青年高手淡淡的說道:「你的年齡還不到一百歲吧,在獅族之中只算是剛剛成年,我不會和你打的。想要挑戰自己去神魔學院吧,那裡多得是你這種天才。」

「你不敢應戰?都說神魔學院是人類之中最厲害的學院了,沒想到作為神魔學院之人竟然連接受別人挑戰的勇氣都沒有!」獅族高手哂笑道。

宋元眉頭一皺,一股恐怖的殺機迸發而出。

儘管之前早已經有了防備,突然面對宋元實質的后無縫隙的的氣質,獅族青年依然臉色大變,一股冷汗從心底升起。

「年輕人有衝勁是好的,狂妄自大就只是找死了!」宋元淡淡的說道。轉身破碎虛空離去。獅族青年的實力根本讓他連一戰的興趣都沒有。就像之前宋元所說,等他挑戰勝同代強者之中再說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