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還沒有一點天書的線索,玄天宮已經派人去卧底了,但是一直沒有發現天書的蹤跡。就連玄天宮宮主也不知道天書的事情,天書會不會是子虛烏有的呀?」司徒媚道。

司徒亮搖頭道:「天書的事情絕對是真實的,這可是來自仙界的消息,掌門也是受到仙界的委託,特意尋找天書的。如果我們找到天書,那我們就發了!掌門承諾,只要我找到天書,就提升我為副掌門!」

「只是天書的事情一點頭緒也沒有,無從下手呀!」司徒媚搖頭道。

「你要派人仔細搜索玄天宮的每個角落,天書肯定就在玄天宮的!」司徒亮道。

「嗯,我會派人去搜索整個玄天宮的!只要天書在玄天宮,肯定能找到的!」司徒媚道。

「哥,如果我們真的找到了天書,我們一定要複製一本留下!」司徒媚聲音突然變低道。

司徒亮臉色大變,做一個噓的手式,「妹妹,你聲音小點,萬一被掌門知道了,我們小命不保呀!」

「哥,你怕什麼,這可是在冰晶殿!這裡四周都是我們的人!」司徒媚不屑道。

「小妹,你太單純了,掌門的眼線遍布各地,你冰晶殿難保沒有掌門的眼線!說話一定要小心!要知道隔牆有耳!」司徒亮悄聲道。

「哥,你也太小心了吧!」司徒媚搖頭道。

司徒媚和司徒亮的談話全部被江帆用千里耳術聽到了,「我靠,原來司徒媚的哥哥是來自修仙界的雲霄派的人,他是奉命來尋找天書的!」江帆道。

司馬紫燕驚訝道:「為什麼我們玄天宮從來沒有聽說過天書的事情呢?」

「姐,天書是絕密,秘密肯隱藏在禁地!」司馬紫蝶道。

司馬紫燕搖頭道:「應該不會是禁地吧!也許根本沒有什麼天書呢!」

「我看肯定有天書之說,無風不起浪,就連修仙界都來人尋找天書,肯定是確有其事的。」江帆道。

「嗯,我也感覺天書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知道在玄天宮的什麼地方而已!」黃富道。

「哎呀,主人,不要討論什麼天書了,我們都被捆綁了,怎要想辦法逃出去才是!」納甲土屍喊道,他用力掙扎,想把繩子崩斷,但是繩子十分結實,無法掙斷。

「嘿嘿,我當然有出去的辦法,只是我們再離開這冰晶殿之前,必須收拾那個司徒亮!」江帆壞笑道。

江帆還不忘報復那個司徒亮呢!因為司徒亮打了他幾個耳光,這個仇不報,那絕對不是江帆的作風。

江帆默念咒語,使出縮身術,身子變小,繩子掉落下來,「嘿嘿,這繩子還想捆住我!」江帆笑道。

「主人,快給小的解開繩子呀!」納甲土屍急忙喊道。

「我靠,你真是傻蛋,這大聲喊,你是想人知道呀!」江帆瞪眼道。

江帆走到司馬紫燕身邊,使出茅山開鎖咒解開了捆綁的繩子,接著又解開了捆綁司馬紫蝶的繩子。接著解開捆綁黃富的繩子,最後才解開納甲土屍身上的繩子。

「你們就在這裡等我,我去收拾司徒亮再來!」江帆道,牢里比外面更加安全。

「江郎,不還是不要去吧,萬一被司徒亮發現了就麻煩了!」司馬紫燕道。

「沒事的,我施展隱身術就不會被司徒亮發現的!」江帆笑道。

「主人,要小的陪您去嗎?」納甲土屍道。

江帆搖頭道:「不用,你就在這裡保護好大家,我去去就來。」

江帆立即使出隱身術遁入地下,他悄悄地離開了牢房,片刻之後,他進入冰晶殿。此時司徒媚已經上廁所去了,大殿的卧房裡只剩下司徒亮一個人,他坐在冰晶桌子旁邊,桌子上有一杯熱氣騰騰的茶。

司徒亮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他正在思索如何找到天書的事情,還有找到天書後如何偷偷地複製一本。江帆到了門口,立即輕輕地敲了一下門,「誰?」司徒亮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沒有人回答,司徒亮立即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伸出頭左右望了望,沒有發現人,驚訝道:「剛才是誰敲門呢?」

就在他離開桌子的時候,江帆立即悄悄跑到了桌子旁邊,立即拿出一包西班牙蒼蠅粉,迅速抖入茶杯之中,伸手指攪拌。

「嘿嘿,司徒亮,我看你吃下一包西班牙蒼蠅粉會有什麼反應!」江帆陰笑道。

司徒亮回到桌前,他端起茶杯就喝水,片刻之後一杯茶被他喝乾了。江帆就躲在一旁看著司徒亮喝茶,心中暗樂:「司徒亮,你馬上就要發作了!」

片刻之後司徒亮感覺到渾身發熱,口乾舌燥,渾身血液澎湃,有種特別衝動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哦,我今天是怎麼了,擎天怎麼來了呢?」司徒亮驚訝道。

作為修仙界的修鍊者,他們大多數人都是獨身的,只有少數人才有修鍊伴侶。司徒亮這幅尊容當然沒有人願意和他做修鍊伴侶,因此他一直是一個人清修的。

在修鍊過程中有了那種想法或者反應就叫擎天,因為他們大都在夜間子時修鍊,特別是修鍊之初都有擎天一柱的現象,所以就叫擎天。

於是司徒亮立即打坐,他想排除雜念,消除擎天現象。他剛坐下,司徒媚進來了,她此時已經拉得渾身乏力,「哥,你臉怎麼這麼紅,你喝酒了?」司徒媚看到司徒亮滿臉潮紅。

司徒亮看到了司徒媚,眼睛立即放光,如同餓狼看到了綿羊,他再也坐不住了,立即朝司徒媚撲了過去,「媚媚,我想要你!」司徒亮急切道,此時藥力已經完全發揮了。

司徒媚急忙推開司徒亮,「哥,我是你妹妹,你不能這樣!」

「好妹妹,哥實在是忍不住了,快給我吧!」司徒亮滿臉通紅,眼中冒著火,伸手就開始解除司徒媚的武裝。

「哥,不要呀!我們不能這樣!」司徒媚驚慌喊道。

怎奈司徒亮根本聽不到司馬媚的聲音,他的眼裡只有一團火,他一把抱起司徒媚朝冰晶床走去。

一旁的江帆不禁搖頭道:「哦,葯是下重了點,看來下次用半包就夠了!」


江帆就在旁邊觀看,大約五分鐘后,江帆悄悄地到了司徒亮背後,伸出食指點了一下司徒亮的促精穴,暗自笑道:「讓你精盡人亡!」

片刻之後,司徒亮發出尖叫聲,他體內能量全部一瀉而盡,最後一動不動地趴在司徒媚的身上。

司徒媚渾身乏力,她用力推開了司徒亮,她發現司徒亮緊閉雙目,臉上慘白,急切道:「哥,你怎麼了?」伸手就去探司徒亮的鼻息,沒有呼吸了!

「哥,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司徒媚哭喊道,她用力搖著司徒亮的腦袋,司徒亮一動不動。

「呵呵,不用搖了,你哥哥已經死翹翹了!他是風流死的!是在你身上風流死的!」江帆解除隱身,顯了出來。

司徒媚震驚地望著江帆,「是你在我哥哥身上做了手腳!」司徒媚憤怒道。

「是的,誰讓你哥哥打我的臉!讓我太沒面子了,我就要他的命!不過剛才你們兄妹兩人可瘋狂了,太讓人震驚了!」江帆嘲笑道。

「你,你卑鄙無恥!我要你死!」司徒媚臉上露出兇狠之色,朝江帆撲了過去,她太恨江帆了,簡直是恨得入骨,是江帆讓她和他哥哥發生看那事嗎,而且江帆害死了他哥哥。

江帆早就有防備,一閃身,伸出食指點了司徒媚的肋下,司徒媚立即癱軟在地上,「呵呵,謝謝你的誇獎,卑鄙無恥是我最大的優點!我不喜歡殺女人!特別是你這種醜女人!」江帆笑道。

「哼,你不殺我,我遲早要殺掉你的!」司徒媚惡狠狠道。

「行,我隨時恭候你來刺殺我,不過就憑你的那點本事,還殺不了我,只怕被我侮辱哦!」江帆冷笑道。

「除非你現在就殺掉我,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司徒媚怒吼到。

江帆沒有理會司徒媚,走到門口,扭頭道:「哦,你剛才的叫聲真的很好聽!你骨子裡的浪勁很足呀!」


司徒媚臉羞得通紅,「你,你無恥!卑鄙!下流!」司徒媚怒吼道。

江帆回到了牢房,「主人,您可回來了,我們快走吧!外面來來了不少高手呢!」納甲土屍道,他已經聞到了陌生的味道。

「嗯,我們從冰晶殿後門出去!傻蛋,你在前面開路,無論是誰,只要阻擋我們離開,你就爆了他!」江帆道。

「好的主人,誰他媽敢阻擋我們離開,小的就爆了他!」納甲土屍點頭道。

江帆等人悄悄離開了牢房,一路上十分順利,很快就到了冰晶殿後殿。後殿有一道小門,是通往外面的,江帆等人剛要朝小門的時候,「有人來了!快隱蔽起來!」江帆道。

黃富、司馬紫燕、司馬紫蝶、納甲土屍立即躲在拐角處。吱的一聲,小門開了,進來兩個人,一高一矮的兩位女人,她們背上背著一柄劍。

「師姐,我們不是要到玄天宮去尋找天書嗎?怎麼到冰晶殿來呢?」那位矮個子女人道。

「師妹,你這就不知道了吧!那個司徒亮到了冰晶殿,他妹妹是冰晶殿的宮主,據說冰晶殿藏有古老的冰晶戰衣,如果我們得到了冰晶戰衣,把它獻給掌門,就算沒有找到天書,掌門也會誇獎我們的!」

「師姐,你怎麼知道冰晶殿藏有冰晶戰衣呢?」

「這個當然是打聽到的,你平日就知道修鍊看,一點一步關心外面的事情,你當然不知道這些的!」

「師姐,既然冰晶殿有冰晶戰衣,那她們的宮主司圖媚肯定穿在身上了!我們怎麼盜取呀!」

「冰晶戰衣太貴重了,司徒媚不敢穿出來,誰不覬覦這種寶物呢!」

「師姐,那個冰晶戰衣有什麼功效呢?」

「冰晶戰衣穿在身上不僅刀槍不入,而且能增強法力呢!」

「哇,這麼好的冰晶戰衣呀,那我們不能放過!」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最近忙於家裝,一般都是晚上發書。 龍江夾在殺氣騰騰的一窩蜂中,聽得又驚又怕。

融入體內的戒指,竟然擁有這麼多傳奇的歷史,造就瞭如此多的輝煌傳奇,足見它的奇異和珍貴。

可是這麼稀罕的東西,爲什麼會找上龍江?他人單力孤,勢力弱小,根本無法抵擋滾滾而來的江湖勢力覬覦。

尤其是龍江拖家帶口,有爹有媽有姐,行動更是不便。

低調,沒有足夠強大起來後,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瞬間他下定了決心。

大頭師兄默默合上眼,手指卻在掐動,嘴裏唸唸有詞,衆師兄妹見狀紛紛低聲議論,消化着這一驚人的信息。

“四姐,你說有這麼神的東西嗎,那不成了神器?”

“老八,你可別亂說,大師兄的話能有錯嗎?”

“那倒是,大師兄能掐會算,江湖號稱半仙兒,咱們每次行動都能逢凶化吉,說過的話還真沒落空過。”

……

良久,衆人議論聲漸低,大師兄停了手,驀然睜開了眼睛:“好命格,好小子,我們還真低估了你。”

衆人住口,大眼瞪小眼,不明其意。

“這小子古怪吧?四妹戰無不勝的盜術被破,老五迷魂香竟然迷不了他,我剛纔用時辰臨時起了一卦,嘿嘿,小夥子,我問你,你想死相活?”

龍江無奈翻了翻眼皮,看了看不遠處霹靂蜂老七夏侯陽的那兩把黑兮兮的手槍,收起了打倒衆人奪路而逃的心思,無奈道:

“煞筆纔不想活。”

“要想活命,那就對我說實話,這張紙到底哪來的?”

龍江舉手作無辜狀,急道:

“我敢保證說的每句都是真的,不信,你們可以抓了那個什麼譚五,我倆對證!”


大師兄擺了擺手,魚龍戒指的消息重現江湖,每次它的出現,都帶來一番腥風血雨,隨之而來各種江湖勢力重組。

這個消息一定要報告師尊。

“譚五我們當然要去抓,我大頭蜂王天一,江湖上也有些薄名,說話算話,你說謊也罷,真話也罷,我現在可以給你個活命的機會。”

黑臉蜂封元不幹了,低聲道:“大哥,和他廢什麼話,直接餵了啞藥,送到索馬里不就得了?”

王天一擡手止住了封元:“二弟,這裏有些玄機,稍後再講。”

轉頭看向一臉緊張的龍江:“這裏有包東西,限你24小時內,幫我們送到一個指定地址,你就可以活命。”

龍江大喜,剛要答應,卻聽王天一接着說:

“你叫龍江,有個姐姐開美容院,父母住在前進老街,我沒說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