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你的部下輸了呢,再不斬。」卡卡西還在和再不斬划水。

「真是沒用啊,看來還得本大爺親自出手。」斬首大刀一橫,剛剛準備結印就被衝上來的鳴人和佐助打斷。

「你們兩個小鬼。」

三道人影在橋上不斷交錯。

面對再不斬斬首大刀的攻勢,鳴人和佐助雖然速度再次提升了,一個可以憑藉寫輪眼,一個可以靠感知空氣中風的氣流,進行躲避再不斬的攻擊。

但是還是躲不過,躲不過的鳴人選擇硬擋,砍佐助的話就把佐助手一拉,兩人手牽手,由鳴人擋刀。

佐助被砍一刀怕不是當場gg,除了人柱力和那少數幾個家族,忍者大部分都點的血薄攻高的天賦。

「鳴人!」看着眼前升起的一道血花,佐助雙眼睜大。再不斬發出了獰笑,「砍中了么。」

佐助雙眼血紅,雙眼的勾玉迅速旋轉,隱約出現了第三個勾玉。

鳴人表示自己啥事沒有,就是有點疼,這會功夫傷口已經快長好了。

一抬頭看着佐助的眼睛。

「?」鳴人只覺得自己人傻了,啥啊這是,擱著交換查克拉掛都給你開了,雙眼一睜就快三勾玉了。

不過佐助都爆種了,鳴人覺得自己也不能落後,身上升起血紅色的查克拉,在周圍形成查克拉環繞,身後出現兩條尾巴,雙眼變成豎瞳,眼睛成為血紅色,牙齒長長,頭上出現了犬科動物的查克拉耳朵。

再不斬不想打了,面前這倆小鬼都是什麼。卡卡西果然是騙自己吧,剛出校門能有這種怪物?一個是宇智波家的遺孤,隊友被自己砍了一刀感覺快開三勾玉了,被砍的那個,現在身上出現的查克拉波動和這個出場自帶出廠特效的氣勢,感覺只在自己以前的忍者手冊上看到過,像是人柱力。

站在外圍看着白的卡卡西現在內心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這倆人搞不好今天真的能打過再不斬,出村就有這戰鬥力,這種怪物和自己十二歲差不多了啊,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師傅和師娘泉下有知也會高興吧。

再不斬現在有點騎虎難下的感覺,打感覺自己今天可能真的會翻車,這兩個小鬼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正常忍者哪有這樣的,而且就算打過了這兩個小鬼,卡卡西還在旁邊呢,打屁,點了,這點錢也想讓我鬼人再不斬送命。

送命題,不做,我,再不斬,投降。

再不斬轉手把斬首大道插在地上,「我輸了,卡卡西。」

鳴人現在有一種被撩起來然後告訴你憋著的感覺,佐助還好,剛剛鳴人被砍精神刺激太大了,現在不打了剛好緩緩,剛剛眼睛有一股熱流,好像寫輪眼更強了。

卡卡西划水到戰鬥結束,對於再不斬投降雖然意外但是也不用驚訝,自己要是個叛逃忍者碰到這種對手點了也就點了,沒必要非要分個你死我活的,不值得。 「你去說了,皇上不會相信的,只要我一口咬定,不是我做的,你就算是說的天花亂墜,陛下也不會相信你,我是陛下的兒媳婦,你不過是一個外人,陛下會相信你么?」顧知鳶直勾勾的盯着常陽郡主的眼睛,裏面閃爍著嘲諷,常陽郡主的腦子不好使,只能想到這些小手段,現在確認了就是自己做的,但是沒有證據,只怕是氣都要氣死吧。

「你!」常陽郡主氣的跺腳咬牙切齒地說道:「顧知鳶!」

「不用那麼大聲。」顧知鳶掏了掏耳朵說道:「我沒聾,常陽郡主,請自便吧。」

「我偏不。」常陽郡主說。

顧知鳶抱着手說道:「你說,我如果告訴陛下,你上來就打我,你猜陛下信不信,說你是因為之前在王府裏面和我發生了爭執,對我懷恨在心,故意來報仇的!」

「陛下不會相信的。」常陽郡主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

「你性格潑辣,睚眥必報,有太后給你撐腰,你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還有我哥哥和表哥作證,你說呢?」顧知鳶露出小虎牙,陰惻惻的一笑說道:「郡主好自為之吧!」

「顧知鳶,你欺人太甚。」這個時候,常陽郡主怒吼了一聲。

顧知鳶微微垂下眼瞼坐到了石頭上,伸手抓了一塊兔子肉,常陽郡主被顧知鳶的模樣,氣的不行了,猛地揮動着自己手邊的鞭子,猛地打向了顧知鳶:「反正就算我傷了你,皇上也不會真的懲罰我。」

咻~

鞭子劃破了長風,打向顧知鳶,上官凌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了,猛地抬手抓住鞭子用力的一拉,只聽見一聲清響,常陽郡主猛地坐到了地上,一臉震驚地看着上官凌說道:「你,你瘋了吧,你居然敢這樣對我!」

「那又如何!」上官凌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常陽郡主:「你再過來,我管你是誰,我廢了你。」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匹馬沖了出來,橫衝直撞的對着顧知鳶三人,顧蒼然一看,一把將顧知鳶也擰了起來,往後一退才躲開了攻擊,那馬直接踩在了顧知鳶三人剛剛烤好的烤肉上。

頓時,濺起了煙灰與塵埃無數。

身聲身穿黑色勁裝的少年,騎在了馬上,手中握著弓箭,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冷聲說到哦:「你們三個人,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還是兩位將軍。」

此時,上官凌的怒火已經達到了巔峰值,眼看着上官凌就要暴走了,顧知鳶一把拉住了上官凌說道:「表哥,狗咬你一口,你還要咬回去么!」

顧知鳶擔心,這是就宗政文昊的激將法,想要逼的上官凌動怒。

上官凌深呼吸了一口氣,咬牙切齒地看着眼前的人說道:「我跟你沒完!」

他心中一直想着顧知鳶說的話,生怕給顧知鳶和顧蒼然惹麻煩,只能將這口氣給咽回去!

「哼!」上官凌拉着顧知鳶說道:「走。」黃土壘就的城牆上,守衛了整夜的將士強打起精神,緊張地盯着城下那如同蟻群般黑壓壓的暴民群。對方恰到好處地停在他們弓箭射程的極限,或嘶吼或拍手,竭盡全力發出他們所能發出的最大聲響,而那神婆周圍,還有幾個只拿着鑼鼓或號角的、同樣畫着彩色妝容的嘍啰,在他們的鼓動下,暴民們眼中不見絲毫畏懼,有的

《修真三國之雷奔雲譎》第七十九章神婆 瀨谷茜的嘀咕聲松繁緒美倒是沒聽到,不過面對嘉神奈略顯疑惑的神情,原本就弱氣的臉龐明顯閃過一絲驚慌之意。

她深吸口氣,小手暗中緊緊捏在一起。

在強行壓制下內心的慌亂后,這才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開口詢問道:「那個…怎麼了神奈同學?這幅畫不好看嗎?」

「啊不是…畫很好看,仔細想想這畢竟是第一回見到緒美同學的畫,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嘉神奈反應過來迅速回答起對方。

雖然的確感覺這個質量,跟先前全力爆發出來的緒美同學略有些不太像,但畢竟是對方畫出來的東西,這種事當然還是沒辦法直接說出口。

因此仔細想想,乾脆就忽略掉這種小細節算了。

「誒多…原來是這樣。」

顯然沒有想到自己的畫居然會被嘉神奈所誇讚。

聽到對方說出的內容,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松繁緒美明顯鬆了口氣,取而代之的又是那抹熟悉的弱氣臉。

「神奈同學能夠滿意就好。」

「當然滿意,總之美術部的各位繼續完成社團活動吧,好不容易忙完工作我先去稍微休息會。」

在哪當模特待了接近一個小時,即使是嘉神奈也都不免感到有些疲憊,因說話這話后揮了揮手,徑直就走向沙灘椅的方向。

「嘖嘖嘖…」

剛抵達目的地,還沒來得及躺下來。

耳邊忽然就響起一陣咂嘴聲響。

「沒想到嘉神同學原來也挺會討女孩子歡心呢。」

「啊這…」

聽到這略顯嘲諷的聲音,嘉神奈下意識扭頭看了過去。

此時的白川綾正滿臉悠閑的躺在椅子上,閱讀著隨身帶來的書。

從這個方向看去,能將對方修長身段儘可能的納入眼帘。

粉嫩肌膚毫無阻礙的暴露在空氣中,略顯豐滿的曲線在單薄衣料的襯托下,更是顯現出些許誘人。

配合對方清冷的表情與語氣,反而形成一等別樣的反差美感。

「這隻能算是禮貌性的回答。」

「畢竟緒美同學的畫的確不錯,我也不能說假話不是。」

努力將目光從罪惡的軀體上收斂回來。

嘉神奈輕輕咳嗽兩聲,做出一副從容的語氣回應。

雖然這個問題少女的確會經常給自己帶來麻煩。

但即使如此,嘉神奈的眼睛也並沒有瞎。

僅僅單純從欣賞的角度來說,對方的身體的確也算得上極其出色,因此偶爾多看兩眼倒也算是極其正常的情況。

「果然還是好欺負的女孩子容易討得男孩子歡心啊。」

修長手指慢悠悠的翻動書頁。

白川綾嘆了口氣,聲音聽起來竟然稍顯有些惆悵。

「說的好像你不討人喜歡一樣。」

「所以嘉神同學喜歡我?」

「這個…」

本來嘉神奈直視單純抱着安慰對方的想法,畢竟聽到那種略顯惆悵的口吻,你讓自己什麼事情都不做,那顯然也有些說過去。

但沒有想到,聰明的白川同學反應竟然會快到這個程度。

幾乎伴隨着話音落下同時,就已經順帶展開反問。

從嘴角陡然揚起的壞笑弧度來看。

這傢伙…

剛才根本就沒有失落吧?

「如果白川同學能夠少戲弄我們一些的話…」

「就會喜歡上我?」

「這個說不準哦。」

擺了擺手嘉神奈微閉眼睛,徑直躺在椅子上。

既然白川綾這傢伙完全就沒有失落之類,那自己當然也就失去了理睬她的必要,有這功夫還是直接躺着休息比較好。

「無情的嘉神同學,這就放棄繼續安慰下去了嗎?」

看似充滿抱怨的說了一句,但是從根本沒有舒緩下來的嘴角來看,顯然此時的白川綾心情正是不錯。

清澈眸子悄然打量過身旁的嘉神奈,白川綾笑吟吟的又把視線落在書本上,繼續悠悠的嘀咕道:「唉…被拋棄的女人真痛苦,還是繼續自己安慰自己好了。」

「時~停~啊~」

不咸不淡的語氣在身旁響起,手指隔空指了指泳裝。

瞬息后,理解了對方含義的白川綾臉色微變,立馬就停止了嘮叨下去的打算。

「我錯了。」

「嗯~」

嘉神奈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白川同學,接下來我們打算把你當做素材,可以自然看書然後跟我們稍微配合下嗎?」

遠處傳來瀬谷茜的詢問聲。

白川綾遙遙擺出ok的手勢,接着乖乖躺好繼續看書,顯然被威脅之後不敢再搞事。

雖然她能讀心,但拿會時停的嘉神同學可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真被停止半分鐘然後讓他為所欲為的話。

嗯…

喜歡他歸喜歡他,但這種聽起來就稍微讓人有些緊張的事。

還是…稍微有那麼點緊張的。

白川綾在心情複雜的嘀咕道。

美術部的採風活動仍然在繼續著。

迎接遠處吹襲而來涼爽微風,感受細微海浪引發的聲響。

就像是靜謐的催眠曲般讓人的心情都彷彿變的逐漸好了起來。

嘉神奈微微閉着眼睛,傾聽耳邊響起的浪花聲。

海風陣陣的拂過身體,傳來極其柔和與輕盈的觸感,就像是能將內心煩惱一併捲起般隨風逝去。

「海邊度假的感覺好像還不錯啊~」

(以下內容凌晨一點刷新)

(本章防盜,凌晨一點看)

瀨谷茜的嘀咕聲松繁緒美倒是沒聽到,不過面對嘉神奈略顯疑惑的神情,原本就弱氣的臉龐明顯閃過一絲驚慌之意。

她深吸口氣,小手暗中緊緊捏在一起。

在強行壓制下內心的慌亂后,這才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開口詢問道:「那個…怎麼了神奈同學?這幅畫不好看嗎?」

「啊不是…畫很好看,仔細想想這畢竟是第一回見到緒美同學的畫,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嘉神奈反應過來迅速回答起對方。

雖然的確感覺這個質量,跟先前全力爆發出來的緒美同學略有些不太像,但畢竟是對方畫出來的東西,這種事當然還是沒辦法直接說出口。

因此仔細想想,乾脆就忽略掉這種小細節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