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學院,離帝都不遠,皇陵之地,有你父親長眠之地,作為不敗的神話,你父親被破例葬在皇冢,和前任帝王同陵。你若有空可以選擇去拜見你父和帝王之陵,那安睡的帝王才配做你父親的兄弟。

看來那皇上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傳奇,也不然怎會收到外人如此尊崇「帝都還有羅家人?」驚奇一聲,羅天被感不解。

「當然,如此輝煌龐大的家族。怎會消失。因為你的父親才落敗。我也無臉面留在帝都,離開是最好的選擇,為了羅家,也為了你。」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夢露就是那個保護傘吧。」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等待羅璇的回答,卻沒想到之等來五個大字:「你和夢露不合適。她的身份太過特殊。」

靠,這老頭真不懂風情,什麼叫不適合,她本就是妹妹一樣。我怎會對自己的妹妹有想法那,在說她可是自己的保護傘。為了給羅璇一個定心丸,羅天輕笑一聲:「對她。我沒有想法。」

羅天說完,怎感覺心裡怪怪的,「絲絲痛苦,心不舒服……」 清晨的陽光肆無忌憚的照射著大地。那縷嬌艷的陽光慵懶的伸了一下懶腰。挺直了腰干。

「悠悠庭院。離別的羅天被圍在中間。

看著羅嵐那流淚的眼睛。難免心有傷痛。她給了自己母親般的溺愛。讓羅天對她有慕名的依賴。緊握羅嵐手的羅天。在額頭上輕輕一點,薄唇輕抬,略帶哽咽:「姑姑,保重,等我回來保護你。」


夢露躲在羅嵐的身後,看著那要離開的人兒,心中帶著萬分不舍和羞澀:「羅天哥哥,我在神武學院等你,你記住,一定要回來找我。」

看著眼睛通紅的夢露。羅天心中一絲說不出的情愫在中間,她是妹妹。是自己的保護傘。看著哭紅眼的夢露。羅天不斷告誡自己。修鍊。不應該有情愫在裡面。心裡這樣警告了兩到三遍,還是說了一句安慰夢露的話。

「小妮子。羅天哥哥的跟屁蟲什麼時候都不能丟,以後還指望你保護我那?」羅天調戲了一下夢露,摸摸那蓬鬆的頭,卻被夢露踮起腳尖,偷襲了一口。

「靠,這妮子太大膽了,她不會愛上自己了吧。難道說夢露對自己產生了非分的愛情。情愫,愛情。危險,快離我遠點。」

「妮妮,你記得少爺的話,跟在夢露後邊好好修鍊,你是少爺的守護騎士,騎士可不能只會用身體當拳頭。實戰才是提升實力的最好方法,記住了嗎?」

「羅天的話剛剛說完,妮妮便淚如雨下。身為奴隸的她,心中對自己現在的少爺多

有的不僅是尊重。更多的是依賴之情。」

「少爺,妮妮記住了,我一定會好好跟著夢露主人。主人放心。我會好好修鍊,用實戰提升自己,做好少爺的盾牌。」

「任誰都沒想到,羅天一句用實戰提升自己的提示,讓神武學院出了一個專業用挑戰別人,提升自己的女修羅,人送外號,修羅妮。」

橘貓主神的歷練日記 羅嵐妹妹,後悔有期了,希望我們還能在見面。」話音落,帶著羅天騰空飛去。那三道身影在空中少少停頓一下。便。朝著南方飄蕩而去。遠去的身影慢慢變小,變淡,消失不見。

夢露撲在羅嵐的懷中,哽咽的眼淚斷了線,那哽咽的哭啼讓羅嵐也濕潤了眼眸:「姑姑。羅天哥哥還回來不…。。」

「乖。別哭……」

飛翔的感覺在再次出現在腳下,這次帶著羅天飛的不是影飛,而是是影閃。空中的影飛快如風,可比起速度,還遠遠落後影閃。

「羅天,小七那?」

影飛從離開到飛進魔焰城。還沒有看到小七出現。按道理來講他們形影不離才對。在這種情況不應該看不到那和羅天有生死牽連的小七啊。

「聽到影飛的提問,影閃也疑惑一下。」對啊,小七那?怎一直沒有看到她的出現,飛行可是她的本事,空中可是她的天下,要是有小七代步,可節省不少力氣那?雖然帶著羅天不累,可那又坐在飛行魔獸上暢快那?

「小七,她在閉關修鍊,稍後才跟來那?」羅天說完,腦海就聽到小七幽怨的說道:「算你還有良心,夜晚我出去取點要藥材。」

聽到藥材,羅天眼中冒出精光。前世多少入道,靈符之是必修課的一堂,畫符,煉丹,布陣,可都是羅天的專長,九幽道祖嘴擅長的就是丹道,作為他的親傳弟子,這項技能,羅天天也是當人不讓的強。

「小七,你可知哪裡存在著混沌之火。」羅天說完,小七也陷入的沉思之中,混沌之火她聽都沒有聽說,沉默了好一會才問道:「混沌之火是什麼?」


小七剛一出口,幾看羅天身影一晃,拆點脫離影閃,要不是影閃手快,羅天直接在異界體驗一把不帶降落傘的空中跳傘。

「怎了?」影閃出聲問道,羅天只好臨時找了一個蹩腳的借口說道,「自己有恐高症,怕高。」

「恐高症,是因為在羅家吃飯不良引起的高空反應嗎?」聽了這話,羅天不得不說影閃很有思想,腦中有長人的

看著羅天點頭,影閃露出一絲羅家對羅天待遇的不滿。不過那短暫的不快在臉上一瞬,也就消失淡化。「小傢伙。你放心,當你到琉璃島,讓你吃海鮮。」

「海鮮,聽到這個前世只有大款才能消費的食物,臉上也流出一絲嚮往的神色。那不適的驚恐也慢慢變淡。」

安靜了一段時間,羅天在次憤恨的說道:「小七,不知道別亂說,不然我把你丟到空中把你摔個稀巴爛。」

「哼…,」

生氣的小七狠狠白了一眼,會飛的她對羅天這樣的威脅基本是事兒不見,雖然是一種無用的威脅,可她心中還是滿幽怨,是你沒說清楚,還怪我亂說。

「混沌之火就是,可溶萬物,毀滅天地,是天地之間最詭異的存在,也是交融天地的靈氣火焰。」

聽到羅天詳細的講述,這次小七回答的非常迅速,可唯一沒變的就是回答的內容相同:「不知道。」

小七的回答讓羅天倍感失落。這種情緒讓和羅天有契約的小七也波及到,感覺羅天的失望,小七帶著對羅天的不滿,幽怨的說道:「不過。我使用的火焰也不差。雖然不能煉化虛無。有關,我的本體火焰雖然沒有你說的混度之那樣詭異,但也比靈氣轉化的火焰強悍。」

「你要想找混沌之火的來源,也許在神聖大陸有一些有用的消息。」深深的記下這個名字,羅天緊緊握住拳頭,狠狠的說,哪裡我一定會去得。

可惜我煉丹需要有火焰相助,雖然你的火焰很強,仙石都能煉化。丹藥講究的是自控。雖然你我心靈想通。可,那種煉丹時對火候的控制。非當是人不能。少有誤差,珍貴的藥材,就會變成碳灰。

聽說羅天精通煉丹。小七來了精神,思索一下,幽怨變成了狂喜:「你要是煉丹,我有辦法把我的火給你。不過作為交換,你的給免費煉製我要吃的丹。」

「借火,雖然是好主意,可惜羅天更本不知道怎樣才能把小七的火焰轉化成自己的本命火焰幫助自己煉丹。」至於小七說的幫助她煉製丹藥,那不是條件,那是順手行事罷了。

「你答應不答應。」小七催促的聲音在羅天的腦海想起。

「當然,」聽到羅天肯定的回答,小七說道,「借火對別人來說,那是天方夜譚,對你來講卻很簡答,等我抽出本領之火給你,你把它煉化存放丹田之中,用我現在所在的空間靈氣孕育餵養,你會發現半年後,你就能使用我的朱雀之火,除了練丹。還能戰鬥。」

聽了小七的解釋,羅天叩謝老祖,還好有浮黎老祖宗的神器在身,要不是有她估計自己也孕育不出小七,更不會有借火一說。

「夜裡安全,等你來。」

聽了小七那略帶調戲的語言,羅天摸摸自己的挺拔的鼻子,壞壞的說道,「小七話說的跟偷情一樣。」

話音剛落,小七那輕靈的聲音帶著鄙視的言語通過靈魂深深的傳進羅天的腦海:「色狼…。。」

夜色下,篝火點燃。

這是魔獸森林的內部,是高級魔獸出去的地點。非常危險,為了夜晚的安全,影飛和影閃特意找了一個偏僻被風,有溪水彙集成清潭水的地方安頓調息。

皓月當空的夜晚。身在魔獸森林的三人。除了聽到遠處的魔狼叫月外。寂靜一片。

「突然,空中一道波動,小七搖擺的翅膀飛近了羅天的肩膀,看著小七那興奮的目光就知道收穫豐盛。看著打坐的影飛和影閃沒有反應。羅天動動嘴角默念,「天地鴻蒙,閃。」

在羅天消失的瞬間,影飛和影閃睜開眼,看著憑空消失的羅天,張大了嘴,這是什麼隱身術,怎臉氣息都隱藏的全無。

「影飛,你還能感覺到有羅天的氣息存在了嗎?」聽到影閃的問話,影飛搖搖頭,眼中充滿疑惑朝著周圍看了一圈。肯定的回答:「沒有。」

「你那?」

「廢話。」

「什麼意思?」

「我感覺到了還問你。不知道你是腦子不轉。還是笨蛋。」被影閃鄙視了一下的影飛摸摸自己的下巴,很不在意的說道:「是嗎?。」

「本來就是。」聽到影閃不依不饒的肯定,影飛嘿嘿一笑,潺潺的說道:「你說我要不要再去一趟梧桐林。哪裡有不少靈草珍葯。」

聽了影飛的話,影閃白了他一眼說道:「你認為還有必要嗎?那叫小七的朱雀剛剛回來,我干保證她是採藥回來。」

「可惜了,小七是之鳥?」聽了影飛的話,影閃瞪了他一眼,「你這個當舅舅的怎想的,讓自己的外甥和鳥好,齷齪…。。」

影飛不可否認的聳聳肩,壞笑的說道:「那可是朱雀。自然女神的孩子。高貴無比……」

「嗯……」聽著影閃的怒哼。影飛歉意的說道:「你也很好貴,比自然女神都美……」

閉嘴!影閃說完。影飛嘿嘿笑,小聲哼到:「其實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每一次發怒都讓我心醉,你的美……」

伴隨時間。歌聲無聲無息……

浮黎宮,小七化作一個小女孩的摸樣,玩著手中的藥材,略顯得意的朝羅天抬抬手,來展示她豐富的戰利品。

「尖牙沒有阻攔你嗎?」聽了羅天的問話,小七玩弄了一下自己蓬鬆的秀髮,嬋嬋一笑,得意的說道:「他不知道。」

看著那珍貴的藥材,羅天摸摸小七那蓬鬆的秀髮,狠狠的捏了一下小七那白玉嬌嫩的臉,狼吼一聲,把藥材都搶了過去,放進了自己的寒冰手鏈。

看著羅天粗暴的行為,小七倍感不滿,但是限於羅天那沒腦子的說句,讓小七羞澀的放棄了放抗,「你是偷,我是搶,我們真有夫妻像。」

「貪婪。」

聽到小七那幽怨的鄙視語言,羅天憨然一笑,並沒有反駁。平靜了一下那狂笑的心吼道:「小七,借個火……」 「聽到借火。小七鼻子一翹。羞紅的小臉出現兩片紅霞。靈動的雙眸低頭不在看羅天的雙眼。蠕動的紅唇想要表達。卻沒有說出所以然。

「怎了小七,你不願意嗎?」疑惑的羅天焦急的問道。借火對羅天來說太過重要。

「不是。」臉紅的小七羞澀的回答。卻閉口不說原因。

「那是為什麼?難道你改變了主意。」百思不解的漆黑雙眸跳動。有絲焦急。有絲煩躁。

「不是。」小七急切的解釋道。

看著羅天迫切的表情。小七很不好意思的說道:「借火一般人不可能實現。考慮到你有這虛無空間,有最純潔的靈氣,我才剛做一下試驗,不過借火要心脈相連,唇齒相對。」

說道唇齒相對的時候。小七發出的聲音如蚊蠅一般小。可惜浮黎宮相當安靜,小七的說的字字言語都傳入羅天的耳中。

呵呵,羅天尷尬一笑,用手摸摸自己的鼻子。這東西貌似男人應該要主動點。為了以後的仙術大道。要是這點羞澀就把自己困擾了。飛升那簡直痴人說夢話。想到這裡,也只好拼了:「小七。『

「嗯……」

「手一挽。」小七那纖受的身體傾倒。還沒來得及閉嘴的紅唇,在次發出一聲蚊子一般的「嗯…」唇齒舌入。」

小七頓時痴獃。做夢也沒有想到。雙眼陷入短暫的迷茫。僵硬的小七,看著閉著眼的羅天。嘴角略顯羞澀的上揚,眼睛慢慢閉上。心裡卻千萬遍的告訴自己,這不是情愫,這只是老大借個火。

伴隨時間的流逝。心跳澎湃的二人恢復如初。那體內的火元素在小七細心控制下慢慢的剝離。順著香唇,伴隨絲絲火熱的溫度,流進羅天的口中。

剛剛接到一絲火元素。37度的口溫。好似在吃一個火爐。那熾熱的溫度。不斷烘烤著羅天的口腔。熱的發燙。心一橫,牙一咬,喉嚨發出一生咕隆。一絲略帶濕潤的甜,伴隨火焰流掉下了喉嚨。

還沒來得急品嘗那一絲甘甜的羅天。瞬間被一股萬針穿心的痛苦燒烤。火元素在羅天的心田猶如游龍,上下翻騰,那燃燒內髒的疼,讓緊咬牙關的羅天身子顫抖的不停。

朱雀之火。號稱不死之火。身為羅天,怎能直接吞併。

感覺羅天的變化。緊閉眉頭的小七也緊蹙眉頭。痛苦的羅天不緊咬牙關。那不經意間的抬動。把小七那誘人的紅唇咬破了皮。流出鮮紅的血,下一四火焰和流淌的血液混合在一起被羅天吸收進體內。

柳眉緊蹙,小七忍受著羅天在次咬著自己紅唇的疼。在腦中不停的提醒,自己要清醒。自己要廉恥。自己要專心。這只是借火,是個意外。不含情愫。

「被火元素燒烤的羅天,心中有苦不能言,體內那胡亂奔跑的火焰。好似被拋棄的孩子在體內上下亂竄。還好羅天體內被混沌鴻蒙改造。要不然,就拼借一絲火元素就可以把羅天體內的五臟六腑變成灰炭。

痛苦的忍受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羅天那抖動身體不受控制哆嗉起來。其實,小七和羅天都忽視了小七的本體是神鳥後裔、火鳥一族,小七抽出的本體火焰,雖然沒有混沌之火強,相比三味真火。強弱在伯仲之間。

「啊…」

一聲慘叫,撕心裂肺、。兩個緊貼的身體分開不動。嘴唇離開了小七誘惑,體內火燒火燎,陣陣苦痛然讓羅天仰天長吼一聲。

忍著五臟六腑疼痛,勉強維持著靈魂的清明。 重生醫武劍尊 ,堅強的打坐在浮黎宮中,運轉太極心法,調節體內那狂躁的火焰。

看著羅天那發紅的肌膚。小七忘記唇齒流血的疼痛,很是後悔自己對羅天錯誤的建議。怎辦?看著羅天的表情,那分明是堅持不了火言然後的痛苦。

六神無主的小七,摩擦著自己的眼淚。追悔莫及。這是一次試驗,雖然羅天處於浮黎宮中,有混沌鴻蒙滋養。可。並不能代表著就是安全。

痛苦的臉變了形。手僵硬。這樣的羅天放在外邊,讓那個醫生來看,那都是不治之症,必死無疑的診斷。

生命懸一線。身體通紅,衣服被燒爛。看著羅天那身體被燒烤成碳的外套,小七身子也發顫起來。和羅天有血契的她。明顯感覺羅天的生命氣息在弱化。

心有不甘,可卻束手無測。毫無辦法。燒烤無物的羅天,**裸的出現在小七面前。猛然,一股溫度再次升起,渾身通紅的身體上有一股鑽心的寒在羅天那火紅的身體上出現。冰的的出現是那樣的詭異,那樣的突然。

寒冰手鏈。那是寒冰手鏈中出的萬年冰髓。也只有萬年冰髓有這樣寒氣。不用想。不用看。現在全身**裸的軀幹上也僅存那寒冰手鏈和納物戒指點綴著那光著軀幹。


寒冰手鏈中寒冰含有冰髓。那冰髓都有萬年之齡。那手鏈自從獲得到今天。羅天就把這東西當作納物戒指使用,其實已經本忘記它本身具有的屬性。是冰。誰都想不到這個時間寒冰手鏈起了作用。它的爆發。讓羅天熾熱的身體得到一絲舒緩。

萬年冰髓對調戲火焰發出寒冷的氣息。一熱一冷在羅天的體內相互纏繞搏鬥。本以會好轉的小七。突然發現羅天成碳的衣服凝聚成紅和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