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2.5,氣:0,神:2.5。

天賦:輕微刀感,強壯,無漏,野獸感知,過目不忘,詭眼

基礎刀法:顯化(刀感輕微增加)。

虎形拳:第二重圓滿,不可提升。

合煞秘法:大成,不可提升。

能量:3

狀態:精力充沛。

山君印記:山君可以通過印記,百里內追蹤你的位置。(它萎了。)

詭嬰共生:九子詭嬰選擇和你共生,選擇以你為主,你獲得了一個可以信任的強力潛力打手。(吃軟飯到你這種地步,嘆為觀止。)

備註:你得到的一切,都標好了價格。」

看着面板中的提示和備註,顧言揉了揉太陽穴。

裏面透露的信息有三點。

第一,以後丫丫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不用再想七想八。

第二,丫丫就是九子詭嬰,真的不是正常人類。

第三,丫丫以後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丫丫趁著自己不備,強行佔有了自己。

顧言能怎麼辦?

當然是原諒她了。

想到血嬰隨意吞噬詭異的姿態,顧言嘴角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

軟飯如何,老子硬吃!

想到這裏,顧言隱去笑容,面色一板:「丫丫,你怎麼這樣!」

「哥哥…」

丫丫不安地看着板着臉的顧言。

她也是一時衝動,才做出這樣的事情。

橘寶縮在一旁,忍不住了:「我都看到你笑容了,你還在這擺出不情願的模樣,呸~」

雖然它不知道丫丫和顧言發生了什麼。

但是剛才顧言抑制不住的笑容它可是看在眼裏的!

肯定是得了丫丫的好處!

橘寶心裏很酸。

顧言瞪了橘寶一眼,才捏了捏丫丫的鼻子:「好了,今天這事就算了,下次餓了,告訴哥哥,我們一起去狩獵!」

「嗯。」

丫丫擦了擦眼淚,乖巧點頭,露出笑容。

隨後,兩人嘗試着心靈交流的能力。

顧言發現,只要集中注意力,他可以感知到丫丫的情緒和心裏話,但是丫丫只能接收到自己願意讓她聽到的話。

想來,這就是面板里主次的原因。

至此,顧言徹底放下心來。

即使是面對最親近的人,他也不喜歡將內心全部展現給對方看。

安撫一會丫丫后,顧言讓丫丫去吃早點。

丫丫一走,顧言臉上的柔和立刻化作冷笑,一把將裝死的橘寶抓了起來:「昨晚跟着混吃混喝很爽吧?」

橘寶被抓住,四肢在空中撲騰:「丫丫,救命啊!」

結果丫丫抱着顧言煮的葯膳,直接進了屋子。

剛才橘寶說要吃顧言,丫丫很生氣!

唯一的救星走了。

橘寶只好警告道:「顧言你快放手,不然我生氣了!」

轟!

一股熱氣從顧言身上洶湧而出。

帶着龐大氣血,顧言抓着橘寶的手掌化作赤紅,青筋跳動:「哦?」

熾熱氣血,將橘寶衝擊的十分難受。

它只好求饒。

顧言這才將氣血隱匿下去。

「說吧,昨天到底是什麼情況?」

橘寶縱然心裏萬分不爽,還是老實道:「昨天你睡着后,丫丫突然說餓了,要出去找吃的,我怕她出事,就跟着出去了…」

一晚上時間,除了一個小鎮,下河縣周邊的詭異,都被血嬰橫掃了。

唯一倖存的小鎮,還是血嬰感覺裏面有危險,才放棄。

顧言雖然猜到結果,還是心疼不已。

都是能量啊!

不行,我得發泄一下!

顧言惡狠狠看着橘寶:「那你一路跟着混吃混喝,收穫不少吧!」

哪知,橘寶委屈巴巴。

「都是些沒有了本源的零碎,和你給我的樹枝一樣,有什麼好的,只能填飽肚子而已。」

說着,它打了一個嗝,引得圓滾滾的肚子抖動兩下。

「本源?」

顧言腦中靈光一閃。

他好像猜到為什麼不同詭異妖怪,為何提供的能量點,差別這麼大,沒有規律了。

可惜,現在周邊詭異都被橫掃了。

要想驗證,只能去封印了山君的小庄鎮看看了。 凌邱艷早就已經嚇傻了,見王麟快不行了,立刻沖了上去,大喊道:

「別打了,別打了!他可是王家少爺,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啪!

一個保鏢直接轉身,一巴掌把凌邱艷,抽懵逼了。

「滾開!別多管閑事!」

凌邱艷大驚失色,捂著臉,急忙躲到了一旁。

足足過了三分鐘,這些保鏢才散去,王麟已經被打廢了,爬都爬不起來。

見狀,凌邱艷立刻跑了過去,晃動了許久,王麟才醒過來。

「別打我,別打我!」

王麟護住腦袋,眼睛不斷亂看,像是傻子一樣。

「王少爺,沒事了,他們走了,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王麟愣了片刻,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

隨後,打開車門,快速躲進了車裡,一踩油門,嚎叫著離開了。

凌邱艷瞪大了眼睛,看王麟自己逃了,瞬間傻掉了。

「王麟!你是不是瘋了!我還沒上車呢!你TM快給我回來!」

莊園外的保鏢,冷笑了一聲。

一小時后,王麟被下人抬出了醫院。

他全身纏滿了繃帶,整個人腫了三圈。

「哎呦,哎呦,你們TMD給我輕點!疼死我了!」

王麟痛苦的坐到了車裡。

下一秒,凌邱艷渾身怒氣的搶過了車門,灰頭土臉的上了車。

「王麟!你個沒良心的,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裡是什麼意思?」

「你……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等凌邱艷看到王麟的真容后,突然愣住了。

王麟渾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樣,看起來十分滑稽又很是可憐。

「邱艷,不是我要丟下你,當時你也在場,那麼多保鏢打我,他們若是追上來,把你給打了,我會心疼死的,我只是不想連累你。」

聞言,凌邱艷的怒火消失了一半,立刻整理了一下爛衣服,急忙檢查著王麟的傷勢。

「你怎麼打成這樣了?嗚嗚嗚……我就知道你不會丟掉我,你最愛我了,對不起,我剛才誤會你了,你這是傷到哪了?」

凌邱艷,急忙拉住了王麟的胳膊。

「哎呦,別碰我,這疼!」王麟不斷的哀嚎著。

凌邱艷,怒火上涌,立刻大罵道:

「他們這是瘋了吧,明知道你的身份,還下這樣的毒手!」

「陳閻王是不是瘋了!不僅不見你,還讓手下把你趕了出來!」

王麟也是一陣陣心煩。

「他們一定是搞錯了,等我查清楚后,一定讓他給我一個交代,先把我送回家!」

另一邊

凌家外院

葉臨天圍著圍裙,正在廚房做飯,瑤瑤在小桌板上畫著畫。

不多時,凌雪薇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外院。

「雪薇,快洗手吃飯吧。」

葉臨天在廚房裡大喊了一聲。

凌雪薇小聲的回應了一聲,眼圈瞬間紅了。

她的右臉,印著五個鮮紅的手指印,剛進門匆匆躲進了卧室。

葉臨天眉頭一皺,把飯菜一一放在了飯桌上,輕輕敲了敲門。

「雪薇,飯菜準備好了,出來吃飯吧?」

卧室里的凌雪薇沒有應答,不多時,房間里出現了細微的抽泣聲。

葉臨天臉色一沉,快速走進了房間,輕輕關上了門,單膝跪在了凌雪薇的身前,小聲的問道:

「雪薇,怎麼了?」

凌雪薇,一個顫抖,坐直了身子,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苦笑了一聲,轉過身子,不斷躲閃著。

。 眾人聽到艾米莉亞說,她的腿,還有點兒酸,都不由在臉上,露出怪異的神色來。

就好像,艾米莉亞剛才,是幹了什麼羞人的事情了似的。

艾米莉亞被他們看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她那有幹什麼羞人的事情?李初晨這傢伙甚至都看不上她呢。

一個巴掌拍不響,就算她想要,也沒有用啊!

偏偏的,這種事情,艾米莉亞還不好解釋,她要是強行解釋,說不定,顧三通他們幾個,還當她是在掩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