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說,林凡什麼境界?不過聖人而已,怎可有你說的諸般能耐,斬臨帝,誅群聖,殺兵卒?」珏公主身後,一個臨帝冷冷開口。

李闖道:「在下若有半點虛言,任公主殿下懲處。」

珏公主眼眸眯起,看向林凡:「林郡王,這李闖說的可為真?」

林凡道:「李闖所言不虛。」

「哦?」珏公主臉色冰冷下來,喝道:「那本公主需要你的一個解釋。」

林凡看了一眼珏公主。

他知道,這個『解釋』只要一出之後,就是對這郡王府最後的懲處了。

可他根本沒有那個機會開口,只因,靈狐又開口了,凄厲道:「他林凡本就是天人界的妖孽,就算來到我第七界后深受公主看重,可賊心不死。

這是在誅死我第七界的有生力量,在荼毒蒼生。

公主殿下,若這林凡真的為郡王,不知還有多少生靈將冤死在他手中啊……」

「殿下,這林凡仗着你的看重,目中無人,藐視法度,實在該殺。」

「殿下,王栩兄說得正是啊,這林凡身在曹營心在漢,辜負殿下看重,該死。」

……

一個個郡王府之人都喊冤叫屈,在請求珏公主,速速斬死林凡。

「殿下,那些被林凡斬死的聖,可也都是為這第七界撒過熱血,征戰過千百次,百戰餘生的勇者啊,若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殿下就不怕天下兵將等寒心嗎?」李闖咆哮震吼。

這句話,殺傷力真的很大。

他將整個天下的兵將等,與他們並論,很容易讓諸人同情以致群情激奮,讓天下兵將奮起。

這種情況,若是處置不好,怕真的是會寒了天下人心。

在郡王府諸人口中,這林凡不死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與告慰英靈,不千刀萬剮,不足與安民心。

「好言辭。」林凡讚歎,他高高在上,俯瞰著下方跪伏的李闖等人,笑道:「我斬臨帝,這是事實,我斬他之地,在何處?」

李闖等人臉色微變。

林凡繼續道:「我殺三千兵卒,根源何在?」

「我誅十餘聖,為何無人阻攔?」

譏誚的看着李闖道:「以上說的種種疑問,是我說出,還是郡王閣下自己說出?」

靈狐冷哼,珏公主則是直接打斷:「閉嘴,爾等說了半天,不過是爾等的一家之言,本宮現在倒是想聽聽林郡王之言語。」

靈狐心中一冷。

這件事,莫非不是林凡主導,而是那座宮廷的意志嗎?

可這也不對。

他偷瞄了珏公主身後,並沒有帝跟隨,只有臨帝諸人。

心中微緩了下來。

若真是那座宮廷的意志,這珏公主身後,定然是帝者成群。

「哼、兼且,林凡區區聖人,可竟然能橫殺臨帝與諸聖,便也說明,那些人只不過是些廢材,千萬莫在說那些是我第七界勇士,我魔尊宮可丟不起那種人。」

珏公主冷然開口,道:「爾等是想要魔尊宮成為天人界笑柄嗎?

要讓天人界諸人知曉,我魔尊宮依仗的所謂百戰勇士,盡皆是浪得虛名,連一個聖人都不能抗衡的蠢材?」

此話一出。

李闖等人,心中陡然冰涼涼。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直接將那些被林凡斬殺的諸聖域兵卒的前塵功過抹除。

有公主這句話,世人都會想,死去的這些人,怎麼可能會如同他郡王府所說的這般強悍?

若真有臨帝與十餘帝者死於此役,那麼他李闖麾下,得垃圾到什麼程度?

甚至,諸人都會猜測,這肯定是他李闖的誇張之言,目的就是為了用些許不那麼重要的兵卒性命,坑害這林凡,以求自己坐穩這郡王位。盛長楊過繼這種事情,沒有必要在外邊說,等盛長槐一行到了老宅,見過大老太太之後,盛長槐帶着明蘭給大老太太磕頭,大老太太高興,給盛長槐一方硯台,雖然是名家之作,上面還刻着范相公的題詞,但也不算多名貴。

明蘭和長楊就享福了,老太太第一次見,給了盛長楊一個黃金做的長命鎖,個頭比衛姨媽買的大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二章盛長梧 「趙黑虎。」

陳天龍點頭之後,闞安瀾看向趙黑虎,淡淡地道:「你救了我兒子,我救了你弟弟,咱們之間已經兩清了。從現在開始,闞氏已經不欠你任何人情了,告辭。」

說完,闞安瀾便不再理會趙黑虎,沖著陳天龍等人拱了拱手,然後便長身離去。

闞安瀾和趙黑虎斷絕關係,這已經是給陳天龍面子了。

陳天龍這個級別的人,一定會記住這份人情。

所以,闞安瀾現在離開是最好的選擇,若是上趕著和陳天龍攀談,反倒損了闞氏的名聲。

「闞先生慢走。」

陳天龍沖著闞安瀾微微頷首,算是和闞安瀾告別。

等到闞安瀾離開后,陳天龍沒再去看趙黑虎,而是看向薰老闆,道:「我剛才就說了,既然大家是一起來的,那現在,也該一起走了。」

「既然陳老闆多次相邀,那薰依依便恭敬不如從命啦!」

薰老闆臉上綻放出一抹溫柔的笑容,伸出纖纖素手,搭在陳天龍的手掌上,和陳天龍一起向外走去。

她對待陳天龍的態度,儼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初見面的時候,她還是保留了自己的名號——薰老闆。

除此之外,她氣質、風格,全都給人一種幹練女強人的感覺。

但此刻,她不僅主動報出了自己的本名,甚至還露出溫柔的笑容,一副小女人的樣子。

顯然,在陳天龍這尊「龐然大物」面前,尤其是陳天龍剛救了她的命,她已經沒必要再豎起「防身的刺」了。

隨著陳天龍和薰老闆一起離開,王婧和戶恆通等人也紛紛跟了出去。

陳天龍並沒有對付趙黑虎。

雖然他之前有說過,要將趙黑虎連根拔起,但現在闞安瀾已經和趙黑虎斷絕了關係,那就用不著他來出手了。

包湘儀因為趙黑虎,當眾丟盡臉面,還將視為接班人的薰依依拱手讓了出去……

這是何等樣的深仇大恨?

包湘儀能放過趙黑虎?

就憑包湘儀掌握的那麼多趙黑虎「七寸」,趙黑虎這輩子都別想再翻身了。

……

離開酒吧之後,陳天龍伸了伸懶腰,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

雖然酒沒喝成,飯也沒吃上,但和闞氏有了私交,又從包湘儀那裡學到了些手段,也算是不白來。

陳天龍先看向盧清兒和池涵涵,道:「我將你們留下來的目的,現在你們應該已經想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

盧清兒嘻嘻一笑,道:「剛才我們特別注意了一下鄧康,那傢伙嚇得縮起了腦袋,唯恐你提起他。」

「那種小蝦米,還不值得我浪費口舌。」

陳天龍笑著搖了搖頭,然後道:「經過今天這件事情,他肯定是不敢再招惹你們了。你們該上學上學,該工作工作,家裡的生意也該怎麼干就怎麼干……唔,你是叫盧清兒對吧?如果那個鄧康和你家解約了,你就去和他說。」

說著,陳天龍指了指戶恆通,道:「這位戶總的身份,剛才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別的不敢說,保證你們家不會破產還是沒問題的。」

「您好盧小姐。」

一聽盧清兒是陳天龍點名要關照的,戶恆通趕緊放下架子,上前兩步道:「咱們可以留個聯繫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話,盡可以來找我。」

見戶恆通如此和善,盧清兒心跳都加速了。

她多次聽父親提起過戶恆通,知道戶恆通是個怎樣的大人物。

連父親上次在一個商業酒會上要找戶恆通攀談,都被戶恆通的助手無情地攔了下來,沒想到自己卻能擁有戶恆通的聯繫方式!

要是讓老爸知道這件事情,他得多開心啊!

當然,盧清兒也知道,戶恆通在她面前和善,不過是給陳天龍面子罷了。

否則的話,戶恆通壓根不會正眼看她。

但不管如何,這個電話對於她們家來說,未來都將是一道保命符。

陳天龍親口說了不會讓她們家破產,那就不會讓她們家破產!

「戶總,你送一下這兩位小姐回家,一定要安全送到家,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可要把你扔到黃浦江里去。」

陳天龍本就是帝都人,在郭東平身邊見過戶恆通,所以和戶恆通開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想到喬瑜可能喜歡上了另一個男人,他的心裡嫉妒的發狂,恨不得將宋則撕成碎片。

喬瑜更加懵逼,一臉無語:「我怎麼可能喜歡上宋則?盛柏聿,你是不是眼神不好?」

「那你為什麼要替老男人求情?」

喬瑜更是無語了,什麼叫宋則是一個老男人,雖然人家已經快要五十歲了,但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歲好吧,依舊是一枚帥大叔。

喬瑜怕盛柏聿生氣,把宋則和她說的那些話跟盛柏聿簡言意駭說了一遍:「……我猜測,是因為我媽的原因,宋則……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527章饜足 黎素有些神思不屬的回了自己住的房間,心中回想著蕭奕辰說的那個稱呼。

「蘭嬪……」

那日給宮中嬪妃看診的時候,她倒是聽說過這蘭嬪的名字。

這蘭嬪與周舒怡是同一批進宮的宮妃,如今也不過十八九歲而已,正是最好的年紀。

與周舒怡柔弱清純的長相不同,這蘭嬪據說長的十分艷麗,因此那些嬪妃們提起她的時候,多數要罵上一句「狐媚子」!

可想而知,讓後宮這麼多女人嫉恨,這蘭嬪定然是姿容傾城,艷壓群芳。

只是沒想到,在宮中一向受寵的蘭嬪會和太子搞到一起。

不過仔細想想,倒也不難理解。

蘭嬪正是花兒一樣的年紀,哪裡會甘心跟隨皇帝那般年紀的人。

太子是儲君,她若真懷上太子的孩子,往後倒的確更有保障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