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陽,多謝,多謝你拯救了我們。」

龍天嬌和楊雲飛率先飛掠而出,向葉陽表達感謝,魔天邢也用感激的目光看著葉陽。

雖然此人身上氣息陰冷,皮膚髮黑,好似一個兇殘的魔鬼,但絲毫不能掩蓋此人身上的豪爽氣息。

「大膽人類,竟敢肆無忌憚的闖進這裡大開殺戒!」

就在這時,一個震怒的聲音,突然從薩摩淵更深的十一層傳了出來。

「不好。」聽見這個聲音,葉陽臉色頓時一變, 偷婚九月天:秦老師,要舉高高!

「感謝的話就不必說了,我也是順手救你們而已,有無敵的魂獸來了,誰也不是對手,我先走一步。」

葉陽身軀一動,惡魔之翼猛地一震,帶著他整個人筆直而上。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他現在的目的已經達到,已經成功讓排名上升到了第一名的位置,相信憑藉自己身上那空前絕後的三十億積分,絕對會吸引來一大批的狩獵者,要把他當成獵物進行搶奪。

換做其他人,肯定會想著怎麼躲閃,但葉陽不但不躲閃,反而要專門等待這些人上門,就看看偌大個刑天戰場,到底有什麼樣的天才人物。

誰敢來搶,必定讓他竹籃打水一場空,偷雞不成蝕把米。

「南宮月,我身上有這麼多積分,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衝出薩摩淵的葉陽臉上帶著冷笑,以此女的高傲,絕對不可能看著自己奪得第一名,十有**要來搶奪自己身上的積分,好因此以最好的成績獲得太古長清門。

這也是葉陽所期待的事情,只要對方敢來,他就會讓對方有來無回。

走!葉陽在極速之中,迅速遠離了薩摩淵,是要去尋找一個絕佳的大戰之地。

知道眾多天才人物要前來,他總不可能隨便選個地方乾等著吧,至少也要準備一番才行,說什麼也要讓南宮月這個女人永遠的留在刑天戰場。

嗖嗖嗖!

就在葉陽衝出薩摩淵消失在天邊的時候,薩摩淵又衝出來了三道身影,是龍天嬌三人。

「哪裡逃!」

就在三人剛剛衝出薩摩淵的時候,一頭強大的魂獸出現了。

這頭魂獸是一條怪魚,渾身繚繞著混沌之氣,一出現周圍的虛空就在扭曲,是達到了第八奪奪混沌境界的魂獸。

本來這種魂獸到了萬不得已不會輕易從薩摩淵出來,但是葉陽剛才擊殺了二十多位魂王,完全攪亂了第十層的秩序,連第十一層都受到了影響,所以這頭奪混沌的魂獸忍不住了,就算冒著被刑天戰場處罰的危險,也要把葉陽殺死。

可惜葉陽消失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連他都來不及追趕,只能對前方的龍天嬌三人窮追不捨。

「完了,果然是奪混沌境界的魂獸,這種魂獸敢出來作亂,難道就不怕被位面使者懲罰?」

魔天邢咬了咬牙道:「看來我們三人是逃不出這頭奪混沌境界的魂獸的手裡了,只能用凝魂令離開刑天戰場。」


一旦使用凝魂令離開刑天戰場,就會被立即淘汰,三人有這樣的決定,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如果葉陽沒有惡魔之翼,那他在這頭奪混沌境界的魂獸的逼迫下,也只有捏碎凝魂令這一條路可以走。

「你們這幾個人類,擅闖薩摩淵也就罷了,還敢深入,深入也就算了,還敢在裡面大開殺戒,完全是在挑釁我薩摩淵的底線,既然你們非要找死,那就都去死吧。」

奪混沌境界的怪魚魂獸張口一吸,頓時虛空震蕩,好似他那巨口變成了一個擁有無窮吸力的黑洞,要把龍天嬌三人活活吞下肚。

一旦被魂獸吞下肚,再強的靈魂也只能淪為魂獸的養料。

「大膽,奪混沌境界的魂獸也敢出來對付刑天戰場的試煉弟子,看來你是忘了當初的規定?」


轟隆隆!就在龍天嬌三人要被怪魚魂獸吸進肚的時候,一個暴怒的聲音,突然從刑天戰場的九天之上響起。

緊接著,咻,一道千丈劍芒從天而降,這劍芒好似流星,摩擦之間產生了熊熊火焰,使得千丈劍芒完完全全成為了一道火焰劍芒。

這火焰劍芒好似天神降下來的天罰,要給冒犯天條之人一個慘痛的教訓。

「啊,該死,被發現了。」

見到火焰劍芒從天而降,要把龍天嬌三人吞下肚的怪魚魂獸頓時大驚,連連求饒道:「位面使者,我錯了,我不該違背約定,擅自出來對付刑天戰場里的試煉弟子。」

「你的錯誤,是給其他魂獸敲的警鐘。」

冷漠的聲音從昏暗的天穹之上傳來,奪混沌境界的怪魚魂獸幾乎做不出任何反抗,龐大的身軀在千丈火焰劍芒下,被一劍劈成了灰飛,在熾熱的高溫中化為了灰燼。

一頭奪混沌境界的恐怖魂獸,連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就這樣被『位面使者』殺死。

「多謝位面使者!」

龍天嬌三人盯著天空,一臉的感激,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刑天戰場自創立以來就有裁判守護,這個裁判便是位面使者。

沒有人知道位面使者到底有什麼修為,但人人都知道有位面使者守護的刑天戰場,絕對的安全,不用擔心會有強大的魂獸出來作亂,不用擔心刑天戰場有人作弊。

「沒想到位面使者居然會出手幫助我們。」

楊雲飛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掃了眼眼前那好似蜈蚣猙獰一條直線的薩摩淵,再結合之前位面使者的那道千丈劍芒,心中猛的一驚,難道眼前這個魂獸聚集的深淵,真的是被一劍劈出來的溝壑不成?


「走,我們趕緊走吧,快點遠離這裡。」

魔天邢率先飛掠而出,卻見身後的龍天嬌一動不動。

「魔天邢,楊雲飛,我要離開刑天戰場了。」龍天嬌臉上有著明悟的神情,「通過剛才和魂王們的廝殺,在剛才的絕境之中,我已經有所領悟,相信再過不久就能達到奪混沌境界,眼下刑天戰場只有十天就會結束,葉陽以足足三十億的積分排在第一名,我們就算聯合起來,也沒有超越他的可能,我還是先走一步。」

咔擦。

龍天嬌話音一落, 歸一 ,是被傳送出了刑天戰場。

「天邢兄,剛才的戰鬥我也有所領悟,也先走一步。」

在龍天嬌之後,飛天黨的創始人楊雲飛也捏碎了身上的凝魂令,離開了刑天戰場。

「這兩人都走了,我一個人留在這裡也沒用,反正葉陽那三十億的積分沒有可能超越,與其浪費時間,不如早點離開。」

魔天邢想了想,也捏碎凝魂令,提前離開了刑天戰場。

嗚嗚嗚。

一片陰涼的大荒之中,冷風肆意的吹刮,有一道身影在大荒深處鬼鬼祟祟的來回走動,不知道是在幹什麼。

這個身影,正是葉陽。

葉陽離開薩摩淵,立即找了個開闊的大戰之地,在這裡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積分,絕對會把刑天榜上那些鼎鼎有名的天才人物吸引過來,這些排在榜單前十的人物,不能有任何的小覷,得做好準備才行。

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能在群雄的窺覷之中立於不敗之地。

他布置了一座陣法,仙魔時期才出現過的三千劍陣。

他將三千劍陣悄悄布置在大荒深處,就算有長生境的老妖怪前來,不仔細觀察也難以看出,而奪虛空的境界根本沒有看出任何端倪的可能。

葉陽什麼都沒做,只布置了這一座劍陣。

然後他盤坐在地,開始漫長的等待。

一邊等待群雄的到來,一邊進行修鍊。

他是在修鍊邪風曲,如果能將這門聖級下品的武學領悟到『大成』的境界,再配合身上那五十一頭遠古巨龍之力,發揮出來的威力甚至不亞於聖級極品武學。

這就是九轉龍神訣的強大,沒有點強大而又神奇之處,這門功法又怎麼可能遭到神靈的窺覷。 葉陽在漫長的修鍊中,實力再次突飛猛進。

他身上的巨龍微粒再次蘇醒,達到了五十二頭。

邪風曲也有了進步,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大成的境界。

嗚嗚嗚。

就在葉陽修鍊的時候,一頭猙獰的雄獅,突然從虛空中出現了。

這頭雄獅擁有奪星辰的境界,一現身就拍出來能夠撕裂山河的一掌,猝不及防的拍向了葉陽的腦門。

「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排在第一名擁有三十億積分的葉陽,居然只是小小的奪陰陽境界,真是天助我也,葉陽,你小子快把身上的積分交出來。」

「來自宙州大陸的天才,一頭妖族?」

葉陽睜開眼睛,看著這名從前方向自己發出偷襲的雄獅,淡漠的搖了搖頭,「奪星辰的境界,比獅長空都還要不如,這種修為也敢來搶奪我,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自信?」

啪!他隨手一扇,排山倒海的真氣匯聚成了一面真氣大手,當場將那頭襲來的雄獅扇飛了出去。

「不可能!」這頭奪星辰境界的雄獅發出來慘叫的聲音,「我乃奪星辰境界,能夠借用諸天星辰的力量,居然會被一個小小的奪陰陽境界騎到頭上,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

就在這頭雄獅發出慘叫的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是葉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這頭雄獅大吃一驚,想也沒想就要轉身打出一拳,但還沒來得及轉身,就有一隻拳頭從他的胸口處探了出來,那隻拳頭手裡抓著一顆撲通撲通跳動的心臟,正是自己的心臟。

「我的心…」雄獅大驚,想要把自己的心臟搶奪回來,但是這隻貫穿他胸口的大手猛地一捏,那顆黑漆漆的心臟立即爆炸開來。

奪星辰境界的雄獅,就這樣被捏碎心臟,一命嗚呼。

「廢物一樣的境界,也好意思來搶奪我。」

葉陽冷笑著將真氣長臂收回,目光隨意的掃了眼四周,在四周感應到了很多隱藏的強大氣息。

他是在殺雞儆猴,以碾壓性的方式將這頭奪星辰境界的雄獅擊殺,是為了給周圍那些窺覷他的人一個警告,免得什麼蒼蠅蚊子都敢跳出來,不把人煩死?

「好傢夥,原以為這個葉陽只是一個奪陰陽境界的草包,沒想到舉手投足就殺死了一頭奪星辰境界的雄獅,看來此人的確有點本事,不過還是不足以擁有那麼多的積分。」

果不其然,在葉陽乾淨利落的將突然跳出來的雄獅擊殺后,隱匿在周圍蠢蠢欲動的氣息,慢慢收斂了起來,覺得葉陽不好招惹,等更多的高手前來再見機行事。

距離葉陽在薩摩淵擊殺魂獸,得到三十億的積分,已經過去了兩天。

這兩天時間裡距離葉陽較近的試煉弟子,幾乎都來到了葉陽這裡,想要看看排在刑天榜第一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很多人見到葉陽只有奪陰陽境界的修為,都認為可以隨便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但跳出來的人不是死在了葉陽手裡,就是嚇得捏碎凝魂令逃出了刑天戰場,反正敢出來搶奪葉陽積分的人,最終身上的積分全部落到了葉陽手裡。

唰唰唰。

葉陽的積分還在暴漲。

三十億,三十一億,三十二億……

時間一晃。

又過去了一天。

此刻的大荒之中,天上地下已經聚滿了人,全部都是大有來頭的人物,最弱的修為也在奪陰陽的境界,奪星辰的境界更是隨處可見,是各個大陸的天才人物,現在都聚集在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

刑天戰場還有六天就要結束,誰都知道只要搶奪了葉陽的積分,就能拔得頭籌,得到太古長清門。

其中有不少渾水摸魚的人,也有異常強大的人物。

這些人物見到越來越多的高手聚集在此地,知道不能夠再等待下去了,發出大喝道:「葉陽,你也看到了,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就是為了你身上的積分,把你身上的積分交出來吧,你一個小小的奪陰陽境界,沒有資格擁有這麼多積分,快點交出來,不要引起眾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