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蝕……心散!」

啪!

戎茂的話還沒有說完,陳風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他的臉上,直接將戎茂的一張老臉抽得鮮血淋漓。

「解藥拿來!」陳風冷冷道。

「沒……沒……沒有解藥!」

啪!

陳風又是一巴掌抽在戎茂的另外半邊臉上,戎茂的兩邊老臉馬上腫成了豬頭。

「沒有解藥,那你就去死!」

說完,抬手就要拍死戎茂,戎茂嚇得魂不附體,尖聲叫道:「不要殺我,我有辦法讓茗兒多活一段時間!」

「有什麼辦法?快說!」陳風急切道。

戎茂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顆丹藥,遞給陳風道:「這是一顆凡級七品解毒丹,能夠壓制住蝕心散之毒三個月,你是一個凡級四品煉丹師,相信你應該能夠看出來這顆解毒丹的真假。」

陳風接過解毒丹,之事看一眼,馬上知道戎茂這老傢伙的話不假,於是連忙將解毒丹給茗兒服下,茗兒七竅中的黑氣這才稍稍減少了一些。

陳風前世雖然是玄級七品煉丹師,但是並沒有涉獵毒藥方面的東西。蝕心散這種毒藥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而且看茗兒現在的情況很是不妙,想要解掉這蝕心散之毒卻是相當困難,他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毒。

戎茂看到陳風臉上閃爍的殺機,心中一個咯噔,於是連忙討好道:「其實想要解這蝕心散之毒也不是很難,只要有一株九尾龍葵花就可以了。」

九尾龍葵花雖然是地級靈藥,但是極為罕見,即使在神魔大陸,以陳風當時的實力也沒有見過幾株。

遺失之地雖然不小,但是天氣元氣匱乏,天材地寶也是非常少,高級別的靈藥更是少的可憐。而且又沒有與其它大陸有任何聯繫,能夠找到九尾龍葵花的機會微乎其微。

一念及此,一股無名怒火從陳風心中奔騰而起,想都不想,抬手一巴掌直接將戎茂的腦袋拍成稀巴爛,鮮血混合著腦漿爆射而出,沾得他一手都是紅白之物。

「呼!」

陳風深吸了幾口氣。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他必須要儘快找到九尾龍葵花,早日救醒茗兒,他絕對不能讓茗兒就這樣死去。

陳江河和陳江山兩人剛才一直站在旁邊,並沒有要馬上動手的意思。

見陳風一巴掌拍死了戎茂大師,陳江山的臉上閃過一抹怒意。戎茂大師可是三品煉丹師啊,就這麼被陳風斬殺了。

不過……陳風這小畜生既然是一個凡級四品煉丹師,那麼……就將這小畜生囚禁起來,為自己一個人煉丹好了!

要是陳風這畜生不聽話,那只有將之斬殺了!

「好了, 睡能生巧:嬌妻快躺下 !」陳江河背負雙手,瀟洒上前,淡淡道:「陳風,你是一個聰明人,聰明人做事從來不需要說的那麼直白,我想要什麼,你很清楚!」

「你這是在威脅我?」陳風冷道。

「不是威脅!」陳江河搖頭:「我只是在提醒你,什麼東西該拿,什麼東西不該拿。你沒有那個實力,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那麼後果將會很凄慘。」

微微瞟了一眼陳風,道:「我想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吧!」

「不錯!」

陳風微微點頭,陳江河明顯是猜到陰死之氣下有天材地寶誕生了,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陰死之氣裡面誕生的是萬古長青果這樣的好東西了。

不過隨即陳風又像是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我兩年前煉製丹藥的時候,你是不是在丹爐上做了手腳、丹爐這才爆炸?」

他前世是玄級七品煉丹師,對於煉丹之事了解甚深。區區地火就能夠讓煉丹爐爆炸的,這種事情陳風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更不用說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到他身上了。 「你怎麼知道是我?」

陳江河微微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自己兩年前在陳風的那個煉丹爐上做的手腳,會被陳風猜到,不由得脫口而出問道。


「果然是你!」

陳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對於要殺自己的人,他從來都不會放過。就算這陳江河是凝真境頂峰的修為,比他整整高出了一個境界,他今天也必須殺掉陳江河。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小畜生,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

陳江山冷哼一聲,和陳江河打了一個眼色,撼天拳再一次施展而出,狠狠朝著陳風砸來。

陳風可是領教過撼天拳的威力的,絲毫不敢小視。當下身形一閃,如同一團青煙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陳風手中出現了一柄青色長劍。長劍泛著淡淡的靈光,寒氣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凡級四品寶器!」

陳江山和陳江河兩人震驚莫名,整個陳家也沒有幾件凡級四品寶器,而且那幾件凡級四品寶器還是在那幾個老頭子手中。陳風這小子怎麼會有凡級四品寶器的?

「哼,小畜生,凡級四品寶器這樣的好東西放在你手上等於暴遣天物,還是給我拿來吧!」

陳江河的身形豁然躍出,如同離弦之箭,眨眼之間就到了陳風的面前。手中金芒大盛,直接就朝著陳風手中青色長劍抓來。

英雄無敵之亡靈暴君 !」

陳風冷哼,就在陳江河的手掌剛剛碰到青色長劍之際,忽然挽了一個劍花,形成了一片劍網,鋪天蓋地的將陳江河的整個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噗噗噗!

陳江河措不及防之下,身上被陳風劃出了好幾道口子,隱隱能夠見到絲絲鮮血流出。原本英俊的臉上現出了一片猙獰之色。

「陳風,這是你逼我用全力的。」

陳江河說完,全身真氣瘋狂湧向右手食指之上,一股極其強悍的氣勢從他這根食指上散發而出。

「九天指!」

隨著陳江河的話聲落下,抬起手,對著陳風連續點了九下。每一下點出,都有一道猶如實質的勁氣襲來,帶著噗噗的破空聲,瞬間來到了陳風的面前。

「該死,早知道修鍊幾個防禦武技了!」

陳風面色陰沉,但身形早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刷刷刷,手中青色長劍連續斬出,將前面的五道實質的勁氣斬碎。

之後殺戮之劍飛出,又是抵擋了一道勁氣的衝擊。

還剩下三道勁氣,陳風的身形在千鈞一髮之際豁然側了一下,險險躲過了兩道勁氣的攻擊。

但是最後一道勁氣卻是怎麼也躲不過。

噗嗤,那道勁氣直接穿進了陳風的肩頭,陳風面色一白,一個踉蹌,身形差一點摔倒。

「凝真境九層的修為還真不是蓋的!」

陳風並沒有理會自己肩頭的傷勢,身形如同獵豹一般急速掠出,手中青色長劍光芒大盛,直奔陳江河胸口而去。

陳江河施展九天指顯然也是消耗極大,他要趁著陳江河最虛弱的時候將之斬殺。

「你區區一聚氣境的小子也敢殺我,簡直找死!」

面對陳風這氣勢凌厲的一劍,陳江河竟然不躲不避,而是伸出包裹著金芒的雙手直接抓住了陳風的青色長劍。

「小子,寶器拿來吧!」

陳江河冷冷一笑,他現在施展的可是金剛爪,是一種非常厲害的武技。施展之後雙手可以比擬兵器,可徒手直接抓去別人的兵器,威力強悍無邊。

但金剛爪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太過於消耗真氣了。

不過能夠得到一柄凡級四品寶器,消耗一點點真氣也不算什麼了。

「哈哈,小子,拿命來!」

一旁窺視已久的陳江山看到陳風被制住,馬上大喜的跳了出來,身形如電,馬上出現在了陳風的身後。

錚,一柄散發著幽森寒芒的小劍出現在手中,直奔陳風後背上的茗兒心口刺去。

陳風現在和陳江河僵持之中,要是陳風真的那麼在意茗兒,就必須鬆開手中的青色長劍,轉身救茗兒。


但如果陳風寧願捨棄茗兒的性命,而非要那柄青色長劍的話,那麼他就殺了茗兒,然後再殺掉陳風。


這簡直就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該死!」

陳風暗罵,茗兒是他來這個世界第一個認可的人,是他的親人,他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茗兒身隕的。

只是如果陳江河有凡級四品寶器在手的話,那麼他要戰勝兩人就更加難了。

兩難的抉擇,陳風怎麼選擇都是對自己不利。

只是眼看著茗兒就要被陳江山殺死,看到陳江山和陳江河兩人臉上那令人作嘔的冷笑,陳風心中殺意如潮,仰天爆吼一聲,身體瞬間拔高了三分,原本常人的身高馬上長到了兩米,此刻更是如同魔神一般的充滿了凶戾的氣息。

與此同時,陳風鬆開青色長劍,猛然轉身,大步向前,雙拳如錘,猛然揮出,勁風呼嘯,渾然不顧自身安危,就這樣向著陳江山衝擊而去

陳江山心中一凜,面對這樣連環而至的拳頭,他竟然泛起了一種無法躲避的念頭。哪怕是他的身形急閃,似乎也始終籠罩在陳風的拳頭之下,那凌厲的拳頭驟然在他臉龐略過,竟然給他帶來了如同刀割一般的感覺。

陳江山大駭,一雙醋罈大的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胸口。

嘭,咔嚓,陳江山的肋骨直接被砸斷。

嘭,陳風又是一拳打出!

噗!陳江山再一次噴出一口鮮血,胸口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洞,鮮血直流,隱隱的還能夠看到裡面破碎的內臟。

嘭嘭嘭!

陳風沒有停止,拳頭依舊如同雨點一般落下,寂靜的密室之中回蕩著如同敲鼓一般的震響響聲。

十幾拳之後,陳江山已經完全不成人形,直接被陳風打成了一灘爛泥,軟到在地上,鮮血混合著內臟將地面染紅。

「該你了!」

陳風轉身,一踏地面,地面都為之震動了一下。


「你……你這是什麼武技?」

陳江河不可置信的看著陳風,就像是看怪物一般。陳風的身形怎麼變成了巨人,而且他的實力……

「一種可以殺人的武技!」


冰冷的話語從陳風的口中傳出,左腳一蹬地面,右腳猛然踏出,瞬間來到了陳江河的面前,巨大的拳頭帶出一股呼嘯的勁風,直奔陳江河的面門砸來。

陳江河兀自還在驚駭之中,但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陳風那巨大的鐵拳已經到來。慌忙之下,只能運起全身真氣抵擋。

碰!

陳風一拳打在陳江河的護體罡氣之上,發出沉悶的聲響,陳江河的身形也是隨之踉蹌後退。

陳風得勢不饒人,左腳再一次踏前一步,又是一拳打出。

嘭!

陳江河的護體罡氣轟然破碎,整個人都被陳風打飛了出去。

「啊,陳風,不要殺我,我是你七叔,你不能殺我。你別忘了,我之前還救過你的,你不能忘恩負義!」

陳江河驚聲尖叫,這個時候終於知道了陳風的可怕了,但是為時已晚,誰叫他敢去招惹大名鼎鼎的陳殺魔呢?

在神魔大陸,凡是招惹過陳殺魔的人從來沒有一個好下場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