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你走的?」北冥夜薄唇輕啟,冰冷無情地說道。

顧九九瞬間找到了呼吸的空間,微張著嘴唇急促地喘氣,猶如從野獸爪下逃離般僥倖。

她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手指著蘇媚,說道:「不是讓我不要打擾你們做羞羞的事情嗎?」

還以為會讓她離開呢,真是失望!

北冥夜的嘴角抽了抽,竟然無言以對。

小女孩看上去竟然完全不在乎的樣子,真是讓他心塞。

他低沉的聲音,帶著威脅,「你要是敢走,明天顧氏就倒閉!」

呵!又拿這個威脅。

他這麼愛威脅,難道他是世界威脅協會會長嗎?!

顧九九點點頭,「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可以回房間睡覺了嗎?」

等到明天醒來,就只剩下兩天了,北冥夜就要離開允安市了。

開創魔法時代 北冥夜冰冷的視線盯著她看了許久,才慢慢說道:「去吧。」

顧九九打了個哈欠,轉身上了樓。

一直到走到樓上,關上房門,顧九九靠著房門,捂著胸口大口地喘息著。

她剛剛真的以為北冥夜會扭斷她的脖子,他看上去雖然表面上雲淡風輕,但是顧九九真的好幾次都感覺到了殺氣。

哎,還有她的頭,真的好疼。

顧九九哆嗦著兩條腿,爬到了床上。

北冥夜看著顧九九嬌小的身影消失在樓道上,心裡忽然有種很失落的感覺。

他習慣了完完全全掌控每一件事情,但對於顧九九,似乎出現了一點意外。 身邊的每一件事情,他都要完全控制。

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讓北冥夜覺得心煩意亂,無比煩躁。

北冥夜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甚至可以說非常厭惡。

蘇媚已經拿紙巾擦乾淨了臉上的紅酒,靠了過來,「四少,我會好好伺候你的,絕對比那個不解風情的小女孩要好。」

蘇媚柔軟的身體貼了上來,跪在他的面前,伸出手想要去拉北冥夜的西褲拉鏈。

忽然,下顎被一隻指骨分明的有力大手給捏住,力道大得幾乎要捏碎她的骨頭。

蘇媚說話的時候,靠得北冥夜很近,呼吸噴洒在北冥夜的臉上,讓他頓時感到一陣噁心。

下一秒,北冥夜的瞳孔猛然一縮,靠在他身上的女人瞬間一聲慘叫被甩了出去,在空中呈一道拋物線,然後落在了地上。

「滾出去!」

北冥夜的聲音聽上去迷人動聽,卻也涼入骨髓,不帶半分感情。

蘇媚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哭喊道:「四少……」

門外的保鏢進來,迅速把蘇媚給拖走。

北冥夜感覺渾身都非常難受,這些女人身上的味道實在是太噁心了。

他想要用蘇媚來刺激顧九九,卻沒想到最後受罪的人卻是他自己。

北冥夜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浴室,打開了花灑。

洗了足足一個小時才出來。

從浴室出來后,他覺得自己身上好像還沾染了別的女人難聞的味道。

墨黑色的頭髮滴滴答答地往下面滴水,下身圍著白色的浴巾,精瘦的腰線,清晰可見的人魚線,健碩的胸膛,這個男人性感得一塌糊塗。

重生之嫡妻二嫁 北冥夜皺著眉,擦乾淨身體,拿起了一件白色襯衫穿上,修長有力的手指緩緩扣上了紐扣。

他一手拿著毛巾,隨意地擦拭著頭髮,另外一隻手在手機上撥打著電話,薄唇只說了一句話:「出來陪我喝酒。」

北冥夜來到了帝豪俱樂部。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這裡是帝豪集團名下的產業,是這個城市最奢華,最醉生夢死的地方。

這裡有著全城最漂亮的舞娘、陪酒小姐、少爺。

這裡奢侈、濃艷、張揚,放蕩不羈。

當然,前提是你有在這裡消費的資本。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逐漸被隔絕,穿過蜿蜒曲折的走廊,北冥夜來到二樓最裡邊的包廂。

燈光旖旎,焚香裊裊。

他坐到寬敞的皮質沙發上,扯扯衣領,有些不耐煩地點燃了香煙。

指間明明暗暗,香煙燒至半根時,厚重的門被推開,房間內的光線有些暗,但是他出現的那一刻,彷彿自帶光環,整個包間都明亮了不少。

「四少。」容若走到距離北冥夜不遠的沙發坐下,他問了一句:「怎麼又叫喝酒?」

北冥夜的姿勢一直沒有變,神色慵懶,他搖晃了一下酒杯,仰起脖子,金黃色的酒液順著性感的喉結滑下。

他瞥了一眼容若,「你很忙?」

容若拿起酒杯,自顧自地倒了一杯酒,說:「也不是忙,就是有點事。」

招惹大牌女友 北冥夜冷冷地看他一眼,端起酒杯放在唇邊。

「四哥,我好像談戀愛了。」容若忽然幽幽地說道。

「噗!」北冥夜一口酒噴了出來。

容若一臉痴獃地捧著胸口,痴痴地說:「是真的。」

北冥夜拿紙巾擦了擦嘴,動作優雅好看至極,他漫不經心地說:「說說看?」

容若嘴角勾起,露出了溫暖爽朗的笑意:「我遇到一個女孩,很漂亮,讓我有了心動的感覺。」

北冥夜嫌棄地說:「你懂什麼叫心動?我看你是見識太少了,根本沒見過幾個女人,才會產生這樣的幻覺。」

北冥夜說著說著,忽然自己就豁然開朗。

是的,沒錯。

他大概也是因為兩年前那件事情留下了陰影,導致他誤以為自己對女人沒興趣。

只是恰好遇到了顧九九,所以才會產生「她很可愛」這樣的幻覺。

是的,一定沒錯。

容若拿牙籤叉了塊水果,塞到了嘴裡,不以為意地說:「你以為我是宋景辰那個風騷的小子啊?我這一次可是認真的!」

北冥夜淡淡地掃了他一眼,說道:「那我們就打個賭。」

「怎麼賭?」

北冥夜按下了呼喚鈴,很快門外就有人敲門進來。

「四少,請問有什麼吩咐?」

「最近有沒有什麼好貨色?」

那人恭敬地回答:「有的,最近來了幾個一等一的貨色,剛剛培訓好,還是乾淨的。」

北冥夜點頭:「把人送過來。」

「是的,四少。」

容若有些驚訝,道:「四哥,你不是對女人沒興趣嗎?」

說完,目光還十分隱晦地看了一眼北冥夜的下身。

北冥夜瞬間黑了臉,沉聲道:「等下進來的女孩都是受過專門培訓的,對於男人來說,可是天生的尤物。你多見幾個女人,再來跟我說,你是不是要談戀愛了。」

「我已經認定我心中的女孩了。」容若肯定地說道。

不一會兒,兩個青春靚麗,長相清純可人,身材火辣,充滿了年輕朝氣的女孩走了進來。

女孩好奇地打量著屋子裡的兩個男人,大眼睛眨巴著,並沒有一般的陪酒小姐那樣眼神直接而充滿對金錢的慾望。

「去,伺候他。」北冥夜挑眉指了指對面的容若。

女孩們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失望,原本還以為能夠伺候大老闆呢。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其中一個女孩略帶羞澀地走到了容若的面前,還怯怯地抓住了容若的袖子。

容若抓了抓腦袋,有些懊惱地說:「不是,四哥,這樣有意思嗎?」

北冥夜的嘴角勾起冷笑:「害羞了?你不是說你已經認定了嗎?」

「你……不喜歡我們嗎?」另一個女孩抿了抿唇,大眼睛閃著淚花,卻又倔強的沒有落下,揚起小臉,努力地露出了一個爛燦的笑臉。

容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沖著北冥夜連連擺手,道:「四哥,你饒了我吧,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啊!」

說完,容若就逃也似的跑了。

那兩個女孩覺得好笑,想笑卻又不敢笑,只能乖乖站在那裡。

北冥夜好看的手指把酒杯轉了轉,放下,然後慵懶地站起來,說:「跟我走。」 北冥夜帶著兩個女孩回了別墅,這讓管家著實吃了一驚。

平時四少從來不讓女人近身,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竟然會接二連三的帶女人回來?

北冥夜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神色淡淡地看著兩個年輕的女孩,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燈光下是一張驚艷絕倫的臉,卻格外的冷漠矜貴。

兩個女孩互相看了一看,其中一個女孩大著膽子說:「四少,需要我們做些什麼。」

北冥夜勾起唇角,狹長的黑眸輕挑,光彩流轉,看得兩個女孩心跳加速,他薄唇輕啟:「上樓。」

說罷,他看也不看兩個女孩一眼,就徑直上了樓。

兩個女孩趕緊跟上去,卻詫異地發現他並沒有帶她們回房間,而是站在一間貌似客房的門口。

北冥夜挑眉,只說了一個字,「脫。」

兩個女孩羞澀地低頭,她們經過專業的培訓,知道該怎麼取悅男人。

而她們這一款是清純可人型的,就是不管男人提出要求,都會無條件地照辦。

兩人抬手,緩緩拉下了裙子的拉鏈,純白色的蕾絲內衣,勉強遮住了重點部位,身子扭動出誘人的弧度。

少女青澀的身體,在燈光下彷彿帶著難以言喻的誘惑,讓人幾乎看得難以移開視線。

可偏偏北冥夜的目光卻越來越冰冷。

兩人信心滿滿地扭腰朝北冥夜走去,但是還沒有走出幾步,北冥夜就吸了一口煙,噴出煙霧,吹到了女孩的臉上。

「咳咳……」女孩只好頓住了腳步。

「站到門口去。」北冥夜淡然地說道。

兩個女孩心裡百般不解,卻還是按照要求,走到了門口站定。

北冥夜看著她們,眼睛里卻是一片清明,絲毫沒有任何慾念。

他的眼神清清冷冷的,從骨子裡透出的冷漠。

他承認這兩個女孩的身體都很美,但是卻無法勾起他心底那種原始的渴望。

北冥夜又想起了容若說的「心動的感覺」。

他忽然想笑。

連容若都會心動了呢。

兩人等了半天,都沒有動靜,於是大著膽子轉頭看他。

北冥夜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在認真地想著什麼事情。

女孩們覺得有些羞恥,她們還是未經人事的女孩,剛剛經過了培訓,她們是最頂尖的兩個人,任何男人看了她們都會把持不住。

可偏偏今天遇到兩個男人,一個落荒而逃,一個直接走神了。

兩人鼓起勇氣,嬌柔地喊了一聲:「四少……」

北冥夜嫌棄地看了她們一眼,語氣冷漠道:「你們趴在門上叫,叫大聲點。」

兩人眨了眨眼睛,叫?

北冥夜看她們半天都沒有反應,原本已經有些不悅的心情,更加煩躁起來,聲音頓時冷了不少,「怎麼,不會?」

他眼中的殺氣閃過,妖孽般俊美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宛如來自地獄般的殺意,讓人不寒而慄。

女孩嚇了一大跳,驚得身體都渾身顫抖不已。

她們是受過專業的培訓的,知道北冥夜指的是哪種叫。

她們聽話地趴在了客房的門上,嘴裡媚聲叫起來,「嗯……嗯……好舒服,嗯……還要……」

北冥夜斜靠在牆上,修長的手指拿著煙,半明半暗中,走廊的燈光在他完美的俊臉上打下了陰影。

看不清楚他臉上是什麼表情,卻莫名的讓人覺得遙不可及。

「啊……啊啊……好舒服,四少,輕一點……」

「四少,不要碰那裡,啊啊啊……」

外面一聲雷聲劃過,下起了傾盆大雨。

兩個女孩子嬌媚的叫聲此起彼伏,就好似一首銀靡的合奏曲,聲音在這雷雨夜聽起來更加具有誘惑力。

她們閉著眼睛,用腦子幻想著,彷彿真的在受著男人的寵愛似的。

她們本來就被調教過,極易動情,早就看上北冥夜這麼俊美的男人了。

她們叫得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賣力。

整棟別墅里,都是她們勾魂攝魄的叫聲。

管家和傭人們都紅了臉,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女佣人,更是羞得更不得捂住耳朵。

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

兩個女孩的聲音都叫得沙啞了,但是北冥夜似乎還沒有讓她們停下來的意思。

兩人心裡納悶,還以為這是有錢人的特殊嗜好。

北冥夜的臉色卻越來越陰沉。

之前他帶蘇媚回來的時候,顧九九還會和蘇媚撕逼。

可現在,她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睡死了,沒聽見?

北冥夜頓時火大了,他沖著兩個女孩惡聲道:「再叫大聲點!不然我扭斷你們的下巴!」

兩個女孩被他渾身的戾氣給嚇得不輕,聲音里已經染上了哭腔。

又過了一個小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