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反正也沒別的辦法!」墨九狸聞言道。 古長在所幻化出的樹幹手臂看起來既柔軟又結實,那看上去表皮乾巴巴的樹幹就這樣如粗大的繩子一般將我和虞墨鬼婆子纏了起來,硬是將我倆給活活纏在了一塊兒。

被這個樹幹牢牢束縛住,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本身自己就已經被“開膛破肚”了,現在這會兒疼的那叫個難受啊,哪裏還管得了被沒被束縛,似乎眼前的一切都要靠虞墨鬼婆子來擺平了。

看樣子虞墨鬼婆子也是要拼了,見自己和我都被這樹幹牢牢束縛着,她一隻手抱着我,另一隻手粗暴地向着這纏在身上的樹幹狠狠砸了過去。

“嘭——”

“嘭——”

可是也不知道是這樹幹太結實了,還是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無論虞墨怎麼瘋狂的徒手砸着身上的樹幹,但都無濟於事,樹幹上連一點破損的跡象都看不出來。

這個時候,我看見虞墨的臉色變了,她的臉上變的是黑一陣白一陣,直至他的臉色完全黑了下來。虞墨那一直砸着樹幹的那隻手居然做出了不一樣的變化。

她突然牢牢的抓住了纏在身上的樹幹,生怕它逃走了一樣。然後口中猛然大喝一聲道

“縛靈現世!”

隨着她的這一聲大喝,我發現,從她的手掌之上,慢慢傳來了一種黑綠色的色素一般的存在。這種黑綠色的色素先是從她的那隻握着樹幹的手臂一點點傳了出來,而後經過她的手指,向着這樹幹之上慢慢渡了過去。

讓我不敢相信的是,不只是虞墨的那隻手,就連虞墨的身子上頭髮上,這個時候都有着這種黑綠色的顆粒物從她的身體中慢慢散了出來,漂浮在半空之中,而後向着古長在一衆人的方向飄去。

“有意思,這就是你的手段嗎?”

看着虞墨所散發出來的黑綠色顆粒物,看着纏着虞墨和我的樹幹一點點的被這樣的色素所侵蝕着,古長在並沒有流露出一點恐慌的樣子。

他先是將自己幻化成樹幹的那隻手縮回來恢復了常態,不過那纏在我們身上的樹幹還依舊纏在我們的身上,好像跟他的那隻手即使脫了節,也沒有絲毫的關係,感覺就像是一棵巨樹少了一棵枝杈一般,棄了也就棄了,損失不了什麼的……

下一刻,他突然雙手高舉過頭頂,而後再就沒有了動作。

他只是將手高舉過頭頂,再就沒有了什麼動作,看樣子他似乎什麼都沒有做。

但事實上,一切都變了……

那不斷向着樹幹之上蔓延的黑綠色色素突然停滯不前。就連飄在半空之中的那些微小的黑綠色顆粒狀物也都定格在了半空之中,絲毫無法向前挪動半分了。

靜,場面一下子變得安靜的嚇人……

等古長在將高舉的雙手向着地面猛地一放,那些定格在半空中的粉塵全部垂直的落入了地面。而我和虞墨鬼婆子,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了一般,直接向着地面狠狠的跌倒下來。

“雕蟲小技,一個七級的傢伙,敢在本樹王的面前賣弄,真是不知死活!我再問你們一遍,交還是不交?”古長在氣勢凌人的背手對着我問道。

我知道,我們斷不是他這個八級妖王的對手的。我雖然不知道差在哪裏,但我總覺的,如果把各階段的實力比做成車子的話,那六級妖將可能就是摩托車,他撞不過轎車。而八級妖王就是大貨車,認你轎車開的有多快,撞在它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半分勝算……

不過讓我屈服,做夢!這個時候我心裏在想,是不是該是時候將最後一個錦囊打開逃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現在走還有機會的。

可是錦囊我只剩下這最後一個了,難道真就要在這個時候浪費掉了。

就在我左右思量的時候,古長在身後的柳萍卻開口了

“乾爹,你最好小心點,這小子能拿出一個粉紅色的錦囊,然後從錦囊裏飄出來了紅色的煙霧之後、會虛空而走出來一個遊魂,這個遊魂可了不得,能夠將他突然瞬移走。當初我就是吃了他的這個虧,才讓他躲到了鬼蜮森林裏去的。”

臥槽!

聽到柳萍這個賤女人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心裏那個恨啊,這簡直就是斷了我的後路。

“有這種事兒?放心,要是他真能引出誰來,我到時候綁也要把他綁在我的身上,我看他能瞬移到哪裏!哼!”

這個時候,我這被刺的對穿了的傷口也被丹田之處的那股冰冷的氣流修復了不少,見古長在這麼說,我便對着古長在皺着眉頭喊道

“交什麼?我交你妹啊!tm的!有本事你就從我身上搶下來,要不然你妹的,老子就是不給你!”

“你敢罵我?!”古長在臉色突然一變。

“罵你怎麼了?你這個叛兄奪主的奸詐小人,不對,是小妖!”

聽着我這麼說他,那個古長在臉上有些繃不住了

“你敢罵本島主?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罵我!看來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了!”

“給我點厲害瞧瞧?你有本事就殺了我!不敢殺我就證明你害怕我的爺爺,你這個孬種!”我大聲喊道。

“你說我什麼?”古長在臉色是越來越不好了。

“我說你是個孬種!孬種!廢物!哈哈!還是個八級廢物!”

“你……!”

聽到我這樣說他,古長在氣的那眼睛都快噴出了火來。

“好啊!你敢這麼說我!那我就送你去死吧!反正到時候我拿到了鑰匙,去古樹那裏奪得了寶藏,等有了那裏面的寶藏之後,我真就不一定怕你那個死老鬼的爺爺!小畜生,你給我去死吧!”

話音剛落,古長在便飛身而起,向着我猛撲了過來。

我知道八級老妖動手,我是毫無倖存的希望了。但是能這麼痛痛快快的怒罵這個老傢伙,我是無怨無悔,我堅信老頭子要是活着的話,一定會替我報仇的。我不想做逃兵,至少幾世之後,若能再見到我的爺爺,我會告訴他,我是你的孫子,作爲你的孫子,即便是打不過人家,也不會怕了人家!作爲屠不凡的孫子,這點骨氣還是有的!

見古長在突然向着我發難,虞墨完全嚇住了,她慌慌忙忙的對着我說道:“你不能出事兒!我答應屠老鬼的,你不可以有事兒!”

虞墨一邊自言自語的說着,一邊用力的想要撐破纏在我們身上的樹幹。可是這樹幹太結實了,結實的就好像跟我們長在了一起一樣,根本就撐不破。

就在古長在飛身一掌向着我的面門砸來的時候,虞墨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她突然發力旋轉這纏在我們身上的樹幹,倉促間和我調換了一個身位。

古長在的一掌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她的右胸之處,瞬間,一個不停流着黑色膿血的大窟窿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見虞墨鬼婆子肯如此捨命救我,之前對她的怨氣是徹底全消了,我對着她大喊道:“奶奶!你沒事兒吧?沒事吧?”

虞墨奶奶對着我慢慢的搖了搖頭,而後說道:“我是個鬼,又沒有活人的心臟,即使身體被鑿碎了,只要靈魂不滅,我還存在。”

聽到虞墨奶奶的一番話,我那緊張的心這才落了下來。

可是某些傢伙在聽到虞墨奶奶的話有些不大高興了,這個傢伙就是古長在。

“你說只要你的靈魂不滅,你就存在?那好,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你是怎麼不存在的!”

下一刻,古長在又飛身向着虞墨鬼婆子的頭狠狠的砸了過來。這一次他出手的氣勢更強橫,看樣子是想徹底滅了虞墨。

見古長在飛起一掌而來,虞墨突然間像是放鬆了下來,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嘴巴里自言自語道

“夠了!我盡力了,屠老鬼,我真的盡力了……”

見虞墨鬼婆子似乎是已經放棄了,這似乎預示着虞墨即將要離我而去,我就要失去這個一直守護我的老婆子,一瞬間,我心裏的那種不甘如火山爆發般涌上了我的心頭。

“不!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虞墨奶奶!”

我大喊一聲,也不知道自己哪裏生出來的力氣,死命的狠狠的一轉身,而後藉助樹幹的束縛,跟虞墨調換了一個身位。

就在我和她調換了這個身位之後,可能是我個子高的關係,古長在的這一掌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我已經預感到,我很有可能和虞墨奶奶一樣被這一掌打出一個血窟窿。虞墨可能不會死,但是作爲目前我還是一個有心跳的人來說,我的心臟被毀了,那就意味着我會死的…….

可是我不後悔,既然做了,既然擋下來了,我就不會後悔,因爲我是個男人,是大名鼎鼎的八級鬼王的孫子! 三人在無盡的山脈中,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本來以為用點時間,就能走出去的,可是接連走了半個月的時間,三人發現才走到了山脈的中心位置,半個月走了一半,可見這山脈是有多大了……

這一晚墨九狸三人選擇原地休息,這半個月的經歷告訴他們,這個山脈很安全,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危險,同樣也沒有任何的機遇,甚至是沒有任何的寶貝,這半個月晚上三人也沒停下,今天這還是他們走出密林,第一次停下來休息……

不過,墨九狸不得不承認,三重天的靈力,確實比二重天濃郁了很多,但是晉級依舊是很難,現在墨九狸和馮西遊,花無悔三人的實力都是靈王中級……

一路走來半個月的時間,除了墨九狸之外,花無悔兩人的實力都沒動,只有墨九狸的實力隱隱的要突破到高級了!這讓花無悔兩人簡直羨慕不已啊……

他們兩人這半個月可是沒少吃空間裡面的靈果啊,雖然這三重天的靈力濃郁,但是墨九狸空間裡面的靈果跟丹藥似的,靈力充沛,為了讓自己快點晉級,兩人這半個月都從喜歡吃肉,變成了吃素了……

可是實力雖然提升了進步了,卻還是追不上墨九狸的速度,重要的是,墨九狸也沒有像他們兩人那麼吃靈果啊,果然人比人氣死人啊!

墨九狸靈力提升的快,是因為墨九狸的體質特殊,從前不覺得有什麼,到了三重天墨九狸隱約發現,自己的身體時刻吸收靈力的功能,似乎更加明顯了……

每天她就是不修鍊,身體也自動吸收靈力,為她省去了很多修鍊的時間,真的是很不錯了……

「主人,我們今晚吃肉吧!」花無悔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的!晚上烤肉……」墨九狸聞言點點頭說道。

三人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來,然後墨九狸拿出空間裡面的食材,做了烤肉,三個人吃飽喝足,墨九狸回到帳篷內休息,花無悔和馮西遊兩個人守夜……

半夜的時候,花無悔忽然間覺得鼻子有些不舒服,睜開眼睛看了眼對面的馮西遊,剛想說什麼,就眼皮一沉昏倒了,失去意識的前一秒,花無悔看到馮西遊也是眼睛一閉,快要倒下了……

花無悔心裡懊惱自己大意了,墨九狸在空間裡面,小書看到外面花無悔和馮西遊暈死過去,才通知了墨九狸。

墨九狸從空間剛出來,鼻息間聞到什麼,眼神微微一愣,走出帳篷,看了眼地上的花無悔和馮西遊,然後假裝中招的自己倒在地上,沒過多久,兩個人出現在墨九狸的帳篷面前……

「主人,是一男一女,只是這兩個人長相很奇怪,竟然是三頭六臂,其中一個男人脖子上面長了兩個腦袋,另外一個女人長了四隻手臂,真是怪物!」小書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看看他們想做什麼!」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 我本以爲我這次死定了,面對一個和老頭子一個級別的妖王全力一擊,我根本就不可能活的下來。但是有的時候,命運卻總會跟我開各種各樣的玩笑,讓我想不到的是,我沒死,就在我生死關頭,又是陰兵冊救了我。

古長在的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我的右胸之上,但是在這個地方,我的陰兵冊同時也被安放在那兒,說白了,古長在的這一掌實則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我的陰兵冊上。

而我的胸口並沒有出現過疼痛,我也並沒有被這一掌擊飛,反而不知爲何,古長在突然猛地一縮手,跟自己受到了傷害一般,快速的向着身後退去……

怎麼回事兒?

見他突然撤退,我跟丈二和尚般摸不着頭腦了,。眼尖的我發現,在古長在向着我打來的那個手掌掌心上,突然變得有些發黑發腫。

低下頭,我看着我胸口的陰兵冊,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陰兵冊已經慢慢自動從我的胸口處爬了出來,然後飄在了半空之上……

難道我又激發了陰兵冊裏的那股神祕的力量?看到陰兵冊飛離在我的面前,我忙對着我身後的虞墨鬼婆子問道:“奶奶,是不是我又激發了陰兵冊裏的那股神祕的力量?”

重生之絕世廢少 這一次,虞墨奶奶卻搖了搖頭:“我沒有感受到這股力量的存在。”

“啊?那爲什麼陰兵冊會自己跑出來?”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陰兵冊在我的面前自動開始翻起了書頁來,等翻了一圈後,陰兵冊又回到了第一頁,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從那一頁裏,慢慢飄出來了一塊黑色的斑點,這黑色的斑點跟浸在水裏的墨汁一般,越擴散越大,直到這個黑色的斑點擴散成爲了一個人,一個讓我日思夜想的人!

“我說古長在,山中無老虎,你這個猴子卻稱起了大王。你說你當你的大王也就罷了,爲什麼還要想着報仇,還要得罪我的孫兒,當真是活膩歪了不成!”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爺爺屠不凡!沒錯,是他,他從陰兵冊裏走出來了!

當看到他從陰兵冊裏出來了之後,我整個人都懵了。上一次在鬼蜮森林裏,我只是懷疑,現在我可是真真切切的看着他從陰兵冊裏走出來了,爺爺怎麼會在陰兵冊裏?不是隻有鬼物才能呆在那裏嗎?難道爺爺一直都沒走遠,一直都陪在我的身邊?如果他已經成爲鬼物,那爲什麼我不可召喚他,他卻能自己走出來呢……

不過眼下可不是我該想我這個神祕的爺爺是怎麼出來的的時候,既然老頭子他能來,就證明這將會是一場曠世大戰,八級鬼王面對八級妖王,到底誰會更厲害?而老頭子又能不能取得勝利呢?

但老頭子出來了之後,那飄在半空的陰兵冊先是自主的回到了我的懷裏,而後他轉過身來,先是向着我露出了一臉慈愛的微笑,跟着對着虞墨只是面色冷淡的點了點頭。

我發現了一個細節,雖然老頭子看向虞墨的時候,表情是相當的冷淡,但是虞墨在看向老頭子的時候,那可是滿臉的激動之情,這讓我十分的不解……

等對着我們遞了眼神算是打過了招呼後,老頭子對着我們這邊隔空用右手這麼一比劃,便見一道黑色的風刀向着我們身上的樹幹劈砍了過來。

當黑色的風刀劈砍在捆綁在我們身上的樹幹上之時,那原本虞墨鬼婆子怎麼搞都搞不開的樹幹就這麼被老頭子的一道風刀下來就輕鬆的砍斷了…..

攻略小社會 看着我們身上的樹幹被砍斷了,我由衷的佩服起來我的這個神祕的爺爺。

等束縛我們的樹幹被解除了後,我便一邊用手按着被鑿破了的胃腹,一邊好奇的看着老頭子的那邊。我等着看這個老頭子是如何暴揍這個以大欺小的古長在的!

看着面前的這個古長在,老頭子一臉嚴肅的對他道:“你還真當我這個老傢伙不存在呢!問我孫兒要鑰匙?我看應該換換套路,還是你把鑰匙交出來吧!”

聽到老頭子的這話後,他面前的那個之前對我們趾高氣揚的古長在,居然一臉緊張的看着老頭子,口中支支吾吾的回道:“鬼…鬼道士,!我不是有意要傷害你的孫子,我只是想拿回屬於我的鑰匙,那鑰匙是我大哥的,是屬於我們千妖島的,所以鑰匙必須還給我!”

聽到古長在的話後,老頭子微微笑道:“那不是屬於你們的,那是屬於你哥哥的,它是古長青的私有之物,既然古長青把他交給了我的孫兒,那就是屬於他的東西,何來歸還給你一說?”

聽到老頭子的這一番話,古長在臉色微微有些惱怒道:“鬼道士,你別仗着自己的修爲在鬼王之境登峯造極,就可以爲所欲爲!要不是我身上舊傷未愈,要不是我在閉關期間被他們給驚擾出關,站在你的面前,我並不膽怯與你!”

“哪來那麼多的要不?罷了罷了,交不交鑰匙?交了我饒你一命,不交我讓你後悔一輩子!”

“鬼道士,你別咄咄逼人!當日你殺子之仇我還未報,今天咱們新賬老賬一塊兒算!即便我古長在贏不了你,那我也不會讓你好過!”說着話,古長在居然率先向着老頭子發動進攻了。

不過我明顯能夠感覺的到,古長在在向着老頭子發動攻擊的時候,明顯身子還打着哆嗦,也不知道是緊張或是害怕的……

見雙方這就要開打了,我趕忙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老頭子正經跟別人戰鬥這我還是第一次看,上次和周昊天的面對面明顯不作數。我倒要要看看,人稱鬼道士的老頭子到底是有多麼的厲害。說句實在話,這個時候,我居然透着幾分興奮。

可是讓我預料不到的是,就在我聚精會神準備看着這場大戰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我的後腦被人悶頭就是一棍。

“臥槽!尼瑪,這是…誰……”

我這話還沒有說完,只覺的眼前一黑,跟着,我就這樣昏死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了,反正是我的身邊已經沒有了古長在他們這羣人了。不過好在除了虞墨奶奶之外,老頭子居然還在,這讓我興奮不已。

不去顧忌後腦的隱隱痛楚,我趕忙站起了身來,對着老頭子問道:“爺爺,爺爺,這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又出現了?這次我可看的是真真的,你是從陰兵冊裏出來的!”

見我一臉興奮的看向了他,老頭子衝着我慈眉善目道:“孩子,其實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一直在我的身邊?什麼時候?我好奇的問道?”

老頭子對着我回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因爲我揭露的天機過多,所以我的肉身已經徹底被毒瘡侵蝕了,導致我不得不放棄我的肉身。可是因爲我自身泄露天機過多的關係,我可能還會受到天地的懲罰,所以我想了個辦法,以魂之軀偷偷溜進了陰兵冊裏,等待時機,才能重見天日。不過…….”說着說着,老頭子猶豫了起來。

“不過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不過我之前跟古長在好一番大戰,雖然我滅殺了他,但是這也讓我消耗極大,差點魂飛魄散,要是想讓我重新走出陰兵冊你必須幫我!”

“什麼?你把古長在滅了?”聽到這樣的消息,我震撼極了,那麼強大的妖王,老頭子說滅就給滅了……

老頭子衝着我笑了笑道:“那傢伙本來就不是我的對手,再加上他舊傷未愈,又被你們攪合的匆匆出關,所以也讓我輕鬆了不少,但還是差點毀了我!”老頭子解釋道。

”你說要我幫你,我怎麼幫你?我又問道。

“很簡單,我需要百鬼築身!” 「大哥,這個女人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啊!」這時其中的女子聲音沙啞的說道。

「那這個女人你吃了,這兩個男人我吃了!」男子聞言說道。

「多謝大哥!」女子開心的說道。

說完便來到了墨九狸的身邊,抓起墨九狸的手臂,就往自己嘴裡塞,墨九狸實在是沒辦法繼續裝下去了,再裝下去,豈不是要被人吃掉了……

想了想墨九狸直接睜開眼睛,翻身站起來,對方被墨九狸的動作嚇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彷彿看著什麼怪物一般……

「你怎麼會醒來的?這不可能啊……」對方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墨九狸冷冷的看著對方說道。

果然如同小書說的一樣,對面兩人男子身穿黑衣,頭頂兩個腦袋長相一模一樣,女子身穿白衣,四條手臂一樣長度,全部都比正常人的手臂還要長一段出來,看起來真的是十分駭人……

特別是在這漆黑的夜晚,看著兩人跟黑白無常的鬼怪差不多!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對我們的毒藥沒有反應?」黑衣雙頭男子視線盯著墨九狸問道。

「你們的毒藥我為什麼要有反應?」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對方問道。

「你分明是人族,不可能對我們的毒藥沒有反應的,你到底是什麼人?」黑衣雙頭男子仔細看著墨九狸許久,再次問道。

「這個我想和你沒關係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當然有關係,別說是人族,就是神族也無法躲避我們的毒藥,為什麼你可以?只要你啃告訴我,為什麼你對我們的毒藥沒反應,我可以放過你們三人的性命!」黑衣雙頭男子執著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高冷Boss的命定妻 墨九狸聞言微微皺眉問道:「你真的想知道?」

「沒錯,我一定要知道!」黑衣雙頭男子聞言說道。

「可以,只要你先告訴我,你們是誰,我就告訴你,我為什麼對你們的毒藥免疫,你覺得如何?」墨九狸聞言想了想看著對方說道。

「你不認識我們?」聞言白衣女子詫異的問道。

「我該認識你們?」墨九狸聞言無語的問道。

墨九狸的話落下,黑衣雙頭男子和白衣女子對視一眼,看著墨九狸的視線微微有些不同,他們兩人是三重天出了名的人物,別說三重天的人了,就算是四重天,或者二重天和一重天的人,也都會他們忌憚不已……

至少他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四重天之下,沒有人不認識他們兩個的,可是此刻面前味道好聞的女人,竟然不認識他們,真的是太奇怪了,讓兩人也對墨九狸越發的好奇了……

「你從二重天來的?」黑衣雙頭男子看著墨九狸問道。

「是的!」墨九狸如實道。

「既然你是從二重天來的,為什麼還對我們不知道?難道你在二重天住的地方十分僻靜?」黑衣雙頭男子看著墨九狸十分疑惑的問道。

「不是僻靜,」 “百鬼築身,什麼叫百鬼築身?”對於老頭子的要求,我是一頭的霧水。

老頭子對着我回道:“所謂百鬼築身,就是要用一百個鬼物幫助我重塑真身,然後方能走出陰兵冊,再現世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