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古麗婭不知。還請陛下明查。」

藍霽華的表情有些古怪,「公主敢說,今日之事與公主無關?」

「與古麗婭無關。」

「朕聽說,公主平日便不喜不易,可有此事?」

總裁的契約前妻 古麗婭咬了咬嘴唇,看了坐在藍霽華下首的尉遲不易一眼,不過是個東越平民,卻能坐在陛下左首,簡直豈有此理!

藍霽華極淡的笑了笑,「看來確有其事,朕已經在公主的臉上找到了答案。公主不喜不易,借狩獵除之,豈不正好。」

「陛下此言差矣,古麗婭若動手,又怎麼會用御賜的金箭,不是故意給把柄讓人抓嗎?」

藍霽華點點頭,「有點道理,人人都知道金箭在你手上,若非膽大妄為,否則決不可能自行暴露。」

古麗婭鬆了口氣,「陛下聖明。」

藍霽華微微一曬,」不過朕又聽說,公主剛好是個膽大妄為的人。」

古麗婭眼睛猛一睜,「陛下從哪裡聽說……。」

「其實無需聽說,公主已經做給朕看了,不是嗎?」藍霽華冷笑,「就憑公主深夜敢摸到朕的寢宮來,朕以為,公主就算得上膽大妄為了。」

這話一說出來,滿屋子的人皆驚詫,雖然皇帝沒有明說,但憑古麗婭的膽大彪悍,大家都能猜出個一二來。

古麗婭臉色緋紅,雖然大膽追求自己的幸福,不算丟臉的事,可皇帝當眾說出來,還是讓她難堪,她心裡燒起一團火,極力壓抑著。

「陛下,這兩件事之間並無關連,陛下不能僅僅憑藉推測就定古麗婭的罪。」

藍霽華朝康岩龍使了個眼色,康岩龍手一揮,侍衛押著一個宮女上來,那宮女卟通跪在地上,「陛下,奴有罪。」

「說,你何罪之有?」

「古麗婭公主入宮后,奴被分派到百花殿中,奴不止一次聽公主和玉鴿姐姐說,要對付不易公子,奴心裡害怕,不敢把此事說出來,沒想到今日發生這樣的事,奴是陛下的奴,不易公子是陛下的貴客,萬一公子出了事,奴便是死一萬次也彌補不了過錯,佛祖保偌,不易公子安然無事,奴不敢再隱瞞,這才把事情告訴了康總管。」

藍霽華臉一沉,問玉鴿:「你家公主可說過這樣的話?」

玉鴿抖得象篩糠,嘴唇哆嗦著不敢回答。

「快說,倒底有沒有此事?」藍霽華平素和藹,發起怒來也是想當威嚴,「想清楚再答,若是有半句假話,朕賜你剮刑。」

玉鴿嚇得一震,整個人伏在地上,「陛下,我們公主只是逞口頭之勇,絕對不會……。」

「這麼說,就是有咯。」藍霽華冷笑,「我看古麗婭公主絕不是逞口頭之勇的人,公主一直看不易不順眼,上次花箭比賽的時侯,公主便動了心思,若不是朕及時出手,恐怕不易那日便已經被公主射殺了,朕念公主初犯,看上烏摩頭人的面子上,暫且姑息,公主便有持無恐,這一次變本加厲,想將不易射殺於獵場。公主是個驕傲的人,便是射殺也要落在明處,那支金箭不是不見了,是公主派上用場了,公主自持身份高貴,覺得射殺一個東越平民,不過是小事一樁,公主,朕說得對嗎?」

古麗婭抬起頭來,威嚴的君王看她的眼神充滿了厭惡和冷漠,她心裡一刺,恨得吐血,大聲道:「陛下說有沒錯,我不喜歡尉遲不易,我是摩溫克部落公主,便是射殺一個東越平民,也罪不致死。」

玉鴿驚叫:「公主!」

藍霽華注視著古麗婭,「公主終於還是承認了。」

今天最後一更,祝各位晚安。 可是,她也沒有死心。

歐陽清凌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委屈。

她抬頭看著刺眼的太陽,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

另一邊,國內。

臨海市!

黑夜中,葉墨笙緩緩的往前走,掛了歐陽清凌的電話。

他默默的停住了腳步,抬頭看著月亮。

他一直都不知道,歐陽清凌對自己的意義何在。

可是,他卻知道,沒有她不行。

這次的事情,她應該又不高興了吧!

他也能猜到,畢竟,他早就知道,她去了米國。

葉墨笙搖搖頭,繼續向前走去。

第二天一早。

靳言早早的酒離開了,昨晚,他再歐陽清凌家的別墅門口,站了一夜。

他突然就明白一個道理。

如果水凝煙想躲著他,他也不可能抓著水凝煙不放。

除非,她自願回到自己身邊,原諒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

這幾句話,說起來簡單,但是,如果要做的話,那可是相當的苦難!

首先,他就得創造機會,讓自己跟水凝煙見面的機會。

這樣的機會,必須是水凝煙心甘情願的跟自己見面,而不是自己抓著她,她恨不得擺脫自己的那種。

想通了這些,靳言就轉身回家了。

他相信,他會有辦法的。

畢竟,機會都是人想出來的。

就在靳言離開后不久。

水凝煙起床了。

她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兩個寶寶做早飯。

他們吃完早飯,有一個不速之客登門拜訪。

水凝煙本以為,是靳言來找她了。

畢竟,靳言已經知道自己在哪裡了,他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可是,當她開門后,卻發現,的確是自己想錯了。

因為來人是,葉墨笙。

水凝煙本以為,葉墨笙此刻還在米國工作。

現在突然看到他出現,意外的驚喜不已。

葉墨笙笑著說道:"surprise!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水凝煙連連笑著點頭:"驚喜不已,非常意外!"

葉墨笙笑著走進來,看著水凝煙開心的樣子。

他將帶給他們的禮物放在一旁,笑著問道:"兩個小傢伙呢?"

"在樓上呢!"水凝煙說:"走吧,我們上樓去!"

葉墨笙點了點頭,跟水凝煙一起上樓。

只不過,剛剛走了兩個台階,水凝煙就愣住了。

她止住腳步,轉身看著葉墨笙:"葉墨笙,你一個人回來了?"

葉墨笙點了點頭:"對啊!"

"你沒有看到清凌?"水凝煙皺眉,疑惑的問道。

葉墨笙的神情,頓時有點不自然:"那個,怎麼說呢,我的確是沒見著她,只不過,我回來后,才知道,她去國外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水凝煙突然有點生氣。

因為她覺得,葉墨笙是故意的,這樣的話,歐陽清凌心裡肯定萬分難受。

葉墨笙當然知道水凝煙心裡在想什麼。

他無奈的看著水凝煙:"好了,你別再胡思亂想了,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去跟清凌解釋就行!"

聽到葉墨笙這樣說,水凝煙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

兩個人上了樓,兩個小傢伙一看見葉墨笙,頓時驚喜萬分。

三個人時不時的傳來陣陣笑聲,氣氛瞬間熱絡起來。

水凝煙在一旁看著,時不時的笑出聲。

葉墨笙跟孩子玩了一會,走過來問水凝煙:"你什麼時候離開臨海市?"

其實,他的潛在意思,其實就是想問水凝煙,多久才能擺脫靳言。

重生從2004開始 水凝煙抬頭看了他一眼,悶悶的開口:"我也不知道,伊姿韻讓我看情況而定,臨海市的事情,還比較麻煩,需要留住幾個大客戶,需要我坐鎮,昨天,我去指導了一下設計部的工作,今天,我還得過去,我跟他們約好下午見面,我去看看那些設計師的修改進程,以及,他們修改的方向是否正確,這樣磨蹭一下的話,估計也得一個禮拜了,最重要的是,讓他們把設計稿上交,對方公司過目,覺得效果不錯,簽了合約,這樣的話,我也就大功告成了!"

聽著水凝煙解釋,葉墨笙心裡有點無力。

他不知道要怎麼告訴水凝煙,她最大的客戶,其實不是別人,而是靳言。

那些小客戶,都是跟風的。

所以說,只要鴻達商場的合約簽了,他們也都會跟著紛紛效仿。

可惜,水凝煙不知道,葉墨笙不想說。

葉墨笙不想給水凝煙增加那麼多的壓力。

上午,葉墨笙在歐陽清凌家裡,陪著兩個孩子完了一上午。

中午吃完飯,他就離開了。

其實,他沒有跟水凝煙說,他最近也非常非常忙!

公司出事了,這次不光他,全家人都在想辦法,拯救公司。

這話,其實他告訴水凝煙,也無濟於事。

水凝煙只是一個小小的設計師,對於力挽狂瀾這件事,她根本不行。

葉墨笙想,他現在只能加倍努力的工作,能多做一點,就是一點。

葉墨笙離開后,水凝煙給兩個小傢伙,囑託了一番,這才離開。

其實,水凝煙心裡也挺吃驚的,按照靳言的性格,他今天居然一天都沒有出現。

水凝煙到了公司。

董潔依舊接待她。

模式還是跟昨天一樣,採取完全保密的措施。

只不過,水凝煙看到,大家修改的設計稿,速度並不是很快。

她保守估計,按照這種速度,也得一周。

只不過,她回來就是處理這件事情的,時間也不算什麼問題。

還算是寬裕。

只不過,他們看完設計稿的修改進度滯后,董潔卻告訴水凝煙一件事:"寧小姐啊,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你說吧!"看著董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是很為難,水凝煙開口,安慰她,給她些許勇氣。

董潔在水凝煙鼓勵的目光下,她這才緩緩開口道:"是這樣的,我呢,想跟你說的這件事,與公司有關係,還需要你親自出馬!"

董潔給了水凝煙些許暗示,水凝煙似乎能猜到一點什麼。

她看著董潔,開口道:"跟我有關,需要我出馬?"

董潔點點頭:"是的,必須你親自出馬!"

"那你先跟我說說,到底是什麼事情呢?"水凝煙問。

董潔開口道:"是這樣的,昨晚,我們不是給你準備了接風宴嘛,然後,那些不同意跟我們合作的商場,他們的老總,現在又變卦了,他們說,這個合作,只要是你寧不悔去談的,還是可以的!"

聽到董潔這麼說,水凝煙頓時皺眉。

因為她是真的不想,出現在公眾面前。

可是,看著董潔懇求的目光,水凝煙又止不住心軟。

畢竟,寶麗珠寶,對她也算是有知遇之恩,出錢讓她學習,她做些回報,也是應該的。

水凝煙不想當一個不知道知恩圖報的人。

可是,這個要求,需要她拋頭露面。

看著水凝煙猶豫的神情,董潔立馬再次開口:"不用你每家公司都去談,只要跟最大的一家商場談好協議,其他的公司,也會跟著簽署合同的,生意場上,就是這樣的!"

董潔說完,水凝煙點點頭。

這個效應,她還是能理解的。

她想著,自己這兩天也不算太忙。

最後,便點頭答應了:"那……行吧,我明天去最大的那家公司談一談!"

董潔趕緊笑著點頭:"謝謝你,真的太謝謝你了,寧小姐!"

"沒事的!"水凝煙搖了搖頭。

董潔看著她,繼續開口道:"你不用去他們公司的,你直接去鴻達商場就行了,他們老總說了,明天在商場見面,先去專櫃轉一轉,然後,你們再找個咖啡廳,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水凝煙頓時鬆了口氣。

去商場轉,這樣可比坐在辦公室里談生意,要好多了。

她也覺得,身上壓力沒有那麼大了。

而且,她也能理解對方老總的要求,去專櫃里,很容易能看出來,時下流行什麼!

設計的風向如何,他們如果能談到一起,她把他的意思,傳達給公司的各位設計師。

這個合作,想來還是可以繼續進行下去的!

想到這裡,水凝煙點了點頭:"這樣不錯,那你把見面的詳細地點,時間發我手機上,不然的話,我容易忘記,到時候,我明天一定趕過去!"

董潔沒想到,水凝煙答應的這麼爽快。

她頓時高興不已:"寧小姐,我現在請你去吃晚餐吧!"

水凝煙搖搖頭:"不了,我還要回去呢,我就先走了,你留步吧!"

董潔見水凝煙堅持,她只能點了點頭:"那你慢走啊,路上小心點!"

水凝煙點了點頭,便告別董潔,離開公司。

水凝煙回到家裡的時候,發現歐陽清凌竟然回來了。

她除了剛進門,吃驚了了一下之後,神情便很快就恢復如初。

也對啊,葉墨笙已經回來了。

歐陽清凌在自己回國之前,基本都跟父母在一起。

她留在那邊,還覺得自己影響父母。

葉墨笙在哪裡,歐陽清凌的心就在哪裡!

水凝煙還是知道的。

她看著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的歐陽清凌,開口道:"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