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如何幫得你,銀子也罷,我自個兒也沒一百金;你說這第二個法子,還沒個準頭,吊在半道兒。」

清媱也是被瑩翟說的雲里霧裡。

「還是乖乖回家找你幾個哥哥哭上一哭,最為妥當~。。。。」

「哎,媱媱,那還是別了。我那幾個哥哥,現今,神龍不見首尾,好多天都難見著;」

瑩翟說著一臉神秘的湊到清媱跟前,

「你看看,這白紙黑字,寫著呢,你就去胡亂說說,混過去就好。。。。。」

神都錦繡 韓瑩翟說著便從雲紋袖口掏出一張疊的四四方方的宣紙,

『債條』兩字甚是顯眼,,,接著便是些小字兒,清媱掃了掃

「這哪是京中女兒家最受歡迎的東西,分明意思是拿你自個兒最厲害,亦或最重要的去交換。你有什麼最厲害?」

頗為沒好氣,看著歪歪扭扭狗爬一樣的落款,條子都沒看清楚,就和別人簽了

「別人早瞧出來你是個姑娘家,一天招搖過市……」

「什麼,這條子怎的含含糊糊,也不清楚些,自己最厲害……我也沒啊……除了和我三哥學了點功夫……」瑩翟的額頭皺得都打成死結了。

………就學那幾天,三腳貓兒的功夫,也算學以致用,都用來翻牆了

結款時日:八月八,

「我說你遞帖子,說什麼買及笄禮的物件兒,怎麼看,也不像……原是如此。」淡淡的說著,便講那張紙條兒合了遞給瑩翟。

對面的「俏公子」一臉期待,眼珠滴溜圓的看著清媱,還笑得沒心沒肺,露出兩排大白牙兒

都說笑不露齒,清媱也懶得糾正了,每天活蹦亂跳也挺好。

清媱故作姿態,也不說話,只是瞧著自己的腿

「哎呀,我來看看,這不得了啊,看我今日給你偷……帶的藥膏兒,舒筋活絡,愈骨療傷好用的緊」瑩翟頗具「眼色」的行動起來,將將想要上手

「行了,隨你去隨你去罷,看著葫蘆里兒賣的什麼葯……

進門半天才想起本姑娘還傷著。」清媱見狀也是哭笑不得。

「話說這臻繪軒,在京中也無甚名氣,城西,位置還偏了些,你去那做甚?」

——————————————

不得瑩翟回答,若水端著果盤子,跨了門坎兒進來

「小姐,青虞公子安好!這是赫王府小廝剛巧送來的冰鎮的葡萄和桑椹子……」

攆著小碎步,將果盤子放在了案几上,便退了下去。

話說這青虞公子,是韓瑩翟說,既然自個兒行走江湖,「飽讀詩書,不堪一般女子」,自然不輸男兒,於是自號青虞公子,每次見著流光若水,便巴巴緊逼得不許叫她小姐……

「媱媱,這赫王殿下可以啊,果真如傳言,三兩天就往侯府塞東西吶!」瑩翟一臉羨慕,瞧著清媱的眼神都是戲謔…..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說著塞了顆水晶玉葡萄,給瑩翟。

「年年一個兒樣,今年及笄禮怎麼不見你,說著怕麻煩,要東躲西藏了」

「唉,今年得給老頭兒一個面子,你不知道啊,足足請了五十桌兒,要是又跑了,可能京城皇親國戚得得罪光了,」說著囫圇吞棗的吃了果盤子,又齜牙咧嘴的呼氣兒,冷氣飄飄

「這點,我還是知數的…….

呼呼呼,這冰鎮果子…..還,還有點冷喉嚨呢…….」 夏念念驚得臉色都變了,忙把莫承佑抱起來,又怕會碰到他。

莫承佑賴在她的懷裡,皺著一張小臉:「小雨,我受傷了,我好痛!」

「不痛不痛。」夏念念急忙把莫承佑抱進了汽車,扭頭對旁邊的男人說:「快點把承佑送到醫院,這個時間應該還可以看兒科,再晚一點就只能看急診了。」

她的語氣十分熟練,就彷彿他們是一家人似的。

莫晉北眉頭微挑,她這麼在乎承佑?

如果真這麼在乎,為什麼這些年沒有找過承佑?

他深邃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兒子,莫承佑單手抱著夏念念不撒手。

兒子清脆稚嫩的聲音乾嚎著:「小雨,我好痛!」

還真是母子連心,夏念念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他是習慣性脫臼。」莫晉北淡淡的解釋。

「為什麼會這樣?」夏念念很心疼。

莫晉北沉默了下,在夏念念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開口,聲音低沉地說:「因為他媽媽在懷他七個月的時候就早產了,所以他的體質比較弱。」

夏念念狠狠地抿了抿唇,低頭掩飾她泛紅的眼眶。

承佑真的是她的兒子?

一時間,他們都沉默了下來。

小小的車廂里只剩下莫承佑誇張的喊疼聲。

莫晉北從後視鏡里用凌厲的視線掃了一眼乾嚎個不停的莫承佑。

小傢伙癟了癟嘴,不再大呼小叫的,只是抱著夏念念不停小聲的哼哼唧唧。

到了醫院,夏念念把莫承佑抱了出來。

五歲的莫承佑還是挺重的,夏念念抱了一會兒就有點手酸了。

「我來。」

莫晉北高大的身材走到她旁邊,動作很自然地把莫承佑接了過去。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掛了號,進了醫院的辦公室,兒科醫生正準備下班,看到他們抱著孩子來了,問道:「小孩怎麼了?」

「右手脫臼。」莫晉北回答。

莫承佑對著夏念念說:「小雨,你到外面去等我吧!我不想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有損我男子漢的形象。」

醫生失笑,對著夏念念笑道:「你兒子真可愛!」

莫承佑皺眉,什麼嘛!

這個醫生一點眼力勁兒都沒有。

小雨明明就是他的女朋友好不好?

莫晉北姿態冷漠地站在那裡,完全沒有解釋的意思。

夏念念動了動嘴唇,沒說什麼,輕柔地對莫承佑說了一句:「承佑,你要勇敢。」然後她就轉身出去了。

夏念念站在走廊上,心緒起伏不已。

莫承佑會是她的兒子嗎?

當初霍月沉明明告訴她,那個孩子因為早產,生下來沒多久就離開了人間。

現在莫晉北身邊卻有了這麼一個活蹦亂跳的五歲的兒子。

重生之最強元素師 莫晉北明明看到她了,為什麼他假裝不認識她?沒有拆穿她?

這讓她感覺很恐慌,彷彿有一張無邊無際的大網朝著她慢慢撒開。

夏念念想了想,拿出手機給霍月沉打了個電話。

「念念。」霍月沉的聲音聽起來很疲倦。

「月沉……」

夏念念的心裡很亂,還沒想好怎麼開口,就聽到霍月沉抱歉地說:「念念,對不起,我這幾天很忙,這周可能沒空過來看你。」

霍月沉進了總統府工作,他正在積極的準備幾個月後的總統選舉。

如果這一次成功當選,他就可以正明光大的把夏念念接過去,所以他卯足了勁兒在準備。

「月沉,我……」

「閣下,會議可以開始了。」

電話那頭傳來秘書的聲音。

霍月沉抱歉地說:「念念,我要去開會了,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夏念念輕輕抿了抿唇,她知道霍月沉現在全身心都投入在工作上,這一次的選舉對他非常重要。

他很忙,她現在實在不想去打擾他。

「沒事,我就是想你了。」她輕輕地說。

霍月沉低低地笑了一聲:「我也想你。」

夏念念剛剛收了電話,突然看到莫晉北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的身後。

她嚇了一大跳,手指緊緊攥著電話。

莫晉北眸光深沉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問道:「在給你的情郎打電話?」

夏念念選擇沉默。

莫晉北斜斜地勾起一邊的嘴角,那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得夏念念渾身都不舒服。

她咳嗽了一聲,轉變了話題:「承佑怎麼樣?」

莫晉北沒有回答她,只是冷哼了一聲,扭頭就走了回去。

夏念念深深吸氣,有些猶豫是該這樣走掉,還是回去看看承佑。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裡面傳來莫承佑稚嫩的聲音「啊!」,接著就是乒乒乓乓的聲音。

夏念念顧不得許多,急忙推門進去,問道:「承佑,怎麼了?」

就診室里,莫承佑的褲子脫了一半,露出粉嫩嫩的小屁股。

他的兩隻手上抓著兩個藥瓶,裡面還有半瓶紫紅色的藥水。

站在旁邊的莫晉北,白襯衫被藥水染了一大片紫紅色,就連西褲上也未能倖免。

莫晉北一張俊臉緊緊繃著,周身都散發出冰冷的氣壓。

莫承佑明顯嚇呆了,那又呆又萌的樣子,和站在門口的夏念念完全一模一樣。

莫承佑知道自己闖了禍,見到夏念念,急忙大喊:「小雨,快點來救我!」

他從病床上跳了下來,撒開小短腿朝著夏念念跑過去。

只是還沒跑出兩步,就被莫晉北給從後面提著領子拎了起來。

「小雨,爸爸要揍我,快救救我!」莫承佑索性放聲大喊。

莫晉北黑著臉,黑眸在就診室里掃了一圈,視線落在牆上掛東西的掛鉤上,立刻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

然後,把小短腿亂踢的莫承佑給掛在了牆壁上。

「小雨,救救我!」莫承佑大喊著。

夏念念想也不想的就沖了過來,把莫承佑從牆上抱了下來,緊緊護在懷裡。

她毫不畏懼地對上了莫晉北的眸子:「承佑才五歲,你這麼做是虐待兒童,是犯法的!」

莫晉北挑眉,這個女人以為他經常體罰兒子?

這個小鬼有多調皮,她就不知道嗎?

「小雨,你對我真好!」莫承佑兩隻手死死抱著夏念念不撒手,還不停地那胖乎乎的臉蛋去蹭夏念念。 ——————————————————————

清媱頓了頓,「你這條子也是不甚清楚,到時候只得先問問,再見招拆招了。」

「嗯嗯,我的女諸葛只要答應了,這就沒解決不了的事兒」,韓瑩翟一如往常的狗腿吹噓,忙前忙后,端茶遞水。

————————————————

不過幾日,清媱便可以下床走動了。

人間三伏天,屋子裡著實悶熱的厲害,若水便扶著她到攬月居的半夏亭納涼兒,

半夏半夏,「半分成夏,半分春秋」,自是侯府數一數二納涼賞景的美處。

侯府榮膺幾朝,自是厚物沉澱,飛檐走角,亭台疊疊,莫不是紅木錦雕,佳木蘢蔥,奇花熌灼。

雕甍綉檻,漸行漸隱於樹杪之間。水聲淙淙而起,清溪瀉雪,石磴穿雲。

而這半夏亭便飛跨在清溪之上。

擺上纂了小字的烏木琴,卻是八月流火般的芯,古紅椿木,三千年月,腐而不朽,方成烏木。

一品傾城王妃 腐而不朽……..清媱靜靜凝視,人,也是如此,嗎?

山風過境,掀得衣炔翻飛,

也是巧妙,看這區區七弦八音,便得變幻萬千,情愫迭起的曲子。

撫琴片刻,燥熱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忽的想起廣寒寺那晚,月華如水,山風徐徐,萬籟俱寂,只是手中一顆夜明珠引著歸途。自己卻是那麼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安穩,還有,一絲悸動。

叫了若水研磨,提筆而成:

「浮雲吹作雪,世味煮成茶,舊事猶難忘,心頭一點硃砂」

淺淺幾筆,抬眸望去,倒不似她平日里的-簪花小楷精巧娟秀,恍惚間有種利落的洒脫鐫刻在字裡行間,一鉤一劃,清雋有力。

片刻,又小心翼翼的燒了燭淚封存起來,

紅葉信箋,多情罔顧,都,做土罷。

悠然空靈的笛聲傳來,時而高聳如雲,又低沉如呢語;時而飄渺如風中絲絮;時而沉穩如松颯峭崖……..

樂音乃心聲,氣勢磅礴,百轉千回,可見吹奏之人,心境之高,造詣匪淺。

清媱卻是疑惑,「若水,近日,府里可新進了樂師嗎?」

「小姐,未曾聽聞~」若水微微頷首答道。

「小姐是說著笛聲么?聽說近日,侯爺新進門客楚先生,年少卓絕,博學多識,還,還猶善音律。」

「外男怎的能在攬月居?」

明了緣由后,清媱皺了皺眉,頗為不啻此類仗著幾分文墨,風花雪月,卻故不守禮的書生,連著剛才對笛聲的几絲好感,都偏見般的消散。

「怕是,怕是楚先生方進府,尚多不曉,不知此乃後院罷…….畢竟聽說先生也是周遊列國,無拘無束慣了……」若水諾諾的說著,也是在找些好話兒

「也罷,既是父親門客,不便下了臉面。」清媱也不想再糾結於此

無拘無束?怎的還巴巴進了侯府,這話清媱可不信的。要麼便是做個假樣,實則還是想著封妻蔭子;若不是……雖不可知其根,但心意也可誅了。

————————————————————

昏黃影斜,地熱卻是私下逃竄,如蒸籠蓋兒,貼著人面兒的熱氣,清媱的素錦輕紗也是黏黏膩膩,髮絲繞著脖頸,酥酥麻麻。 —————————————————

回去的道兒上,順手摘了幾片青荷葉,再是抄了個清暑解氣的方子,

竹葉、石斛、麥冬、知母各十二錢,銀花、連翹各十八錢,黃芩、蘆根十五錢,炙枇杷葉、人蔘、甘草,,洋洋洒洒寫了一頁紙。

「若水,按著方子去藥房抓了藥材,煮了湯給夫人和二小姐都送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