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火紅色的顏色應該是來自她的真氣,沒想到和她陰差陽錯的居然造成了雙修的結果。」李麟感嘆的說道。他不知道。白衣女子取得的收穫更大。她雖然是因為骨魔鬼蛛的淫*毒而陷入迷亂,但兩人靈與肉的結合讓雙方真氣都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李麟的先天純陽真氣本就異於常人,在武士級的時候就不弱於先天王座,後來突破武師。開闢其他穴位,更是讓真氣的質量大幅度提高,九竅合一,純陽真氣的純度達到了一種巔峰,九品王座巔峰的武者在真氣純度上都未必及的上他的純陽真氣。白衣女子之前本就處於王座巔峰。觸摸到了武皇的領域。借著這次雙修,真氣終於發生質變,她只需要好好穩定境界,進階武皇那是板上釘的事情。可以說現在白衣女子已經整個身子進了武皇級。只剩下一隻腳還在外面。而她之所以能夠在如此近的地方瞞過李麟的感覺,正是因為達到武皇級已經可以完美控制自身所有的氣息。…。

探查一番。李麟對於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全面的了解在。憑藉遠遠超一般人的真氣量,他的戰力絕對不弱於六品武宗。當然。他的境界目前依然在武宗初階。同時他也明白了自己接下來的修行之路。

「先將金剛不動明王經第一層修成,看來之前我是小看了它的威力。」想到那些金色真氣,李麟知道自己不能將金剛不壞神功當做普通的煉體功法來看。

李麟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兩枚黑色靈獸環,同時還有那件風化嚴重的衣衫。

馭獸環被他丟在一邊,他抓起那件衣服,不斷的撕扯,最終在衣服的夾層中露出一張薄如蠶翼的獸皮。

「果然有東西!」李麟神色一喜。之前他手接觸到這件衣衫的時候,體內的六芒星顫動了一下。那時李麟就知道這衣衫有古怪,沒想到其中竟然有夾層,誰能想到一件風化如此嚴重的衣服中竟然還另有乾坤。

李麟抓起這件薄如蠶翼的獸皮,臉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

「沒有字?這怎麼可能?」李麟翻來覆去的看,一個字也沒有。李麟很是不死心,能夠讓六芒星這位大爺顫動的必然不是凡俗之物。


李麟一咬牙,開始催動體內的六芒星。一股藍色熒熒之光出現在他的手中。

嗡——!

獸皮突然自主發出一陣淡淡金光,李麟只感到手掌一痛。獸皮竟然變得異常堅韌,其劃破李麟的皮膚,鮮血噴在上面。然後獸皮嗖的一聲鑽入李麟的手掌消失不見。

「我草。這是怎麼回事?」李麟傻眼了。不就是一張獸皮嘛!怎麼會有這種神異的表現。

石殿頂上的白衣女子也是滿臉詫異。剛剛獸皮爆發出來的金光讓她都感受到了不凡。對李麟的好運氣很是無語。一具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屍骸,李麟不但從其中找到了一枚武皇高手的殘損金丹,還獲得兩枚馭獸環。沒想到這些還不算什麼,最神秘的肯定是鑽入他體內的那件獸皮。

在李麟的丹田中,淡金色的獸皮正在和真氣漩渦中央的六芒星對峙。六芒星上散發出淡淡綠光,似乎對白色獸皮很是不屑。白色獸皮幾次想要衝入氣海穴的中央,都被六芒星震動藍光掃了回來。

嗡——!

六芒星似乎怒了。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藍光,藍光徹底將透明的獸皮籠罩。透明獸皮劇烈掙扎,然後其上爆發出一陣玄奧的紋路,和魔刀上的封印神符很是相似。

轟隆——!

白色獸皮上的符文開始崩潰,原本白色近乎透明的獸皮金光大盛,金光涌動,眨眼間化為一本古樸的書。

藍光收起,六芒星靜靜的在真氣漩渦中浮沉。淡金色古書在和其對峙一番之後,猛然衝出氣海穴,然後沿著經脈進入關元穴,佔據了關元穴的氣旋中央。

「我草!都是一群土匪啊!將老子的身體當做了什麼。」李麟很是無奈。他意識沉入關元穴,意識觸動古書。

金光顫動,李麟此時才發現所謂的古書只是殘影,其真實的只是古書中的那一張淡金色的書頁。看來這頁被封印的獸皮只是這部神秘古書的一頁。

意識沉入其中,書頁上不在無字,而是呈現出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但其中大部分都看不清楚。最當先兩個閃耀著金色光芒的大字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獸道」…。

開篇第一條記載的就是馭獸環的煉製。

「馭獸環竟然是利用高階靈獸的精血煉製成的,怪不得能夠捕獲該精血等級之下的所有靈獸。」看完了靈獸環的煉製,李麟終於明白馭獸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高階靈獸的精血中都蘊含著部分靈魂氣息,而馭獸環就是利用這些靈魂氣息,通過特殊的法陣轉化為靈魂枷鎖,對低階靈獸進行控制。當然,煉製馭獸環只有靈獸精血還是不夠的,還要有能夠承載靈獸精血的載體。

李麟手中的這兩枚馭獸環就是用某種玄鐵混合三階靈獸的精血打造的,因此對三階之下的靈獸功效非凡。

數千年前引發無邊動亂的馭獸環在「獸道」中竟然是最低級的控制手段。在其後面還載入了更多更好的控制靈獸的方法。當然,目前李麟能夠看清楚的只有三個。第一個自然是馭獸環,第二是通過陣法,抹去靈獸的靈智,將其練成和大唐鐵甲衛差不多的傀儡。第三個就是血契,這種血契是通過雙方的精血相連,然後通過血誓將主人和靈獸的命格聯繫在一起。主人一死,靈獸也會死亡。而靈獸戰死主人雖然不會死亡,但卻也會遭到命格反噬,承受極為麻煩的命格之傷。

李麟站起身,臉上露出極為滿意的神色。白衣女子的離去雖然讓他很是被動,但他現在九竅合一,實力大進。二階靈獸已經對其沒有威脅。面對三階靈獸也有一戰之力。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毫無自保之力。再加上獲得這張「獸道」天書,李麟對於自己活著走出黑水叢林愈加有信心。

李麟走出石殿,白衣女子從隱身處下來,看到周圍的狼藉之色,俏臉極為嫣紅。昨晚發生的情況她想忘也忘不了,每當想起自己被李麟如此糟踐,做出哪些動作,她就羞得無地自容。甚至昨晚的昏死更多的是因為羞憤而自己強迫自己暈過去的

「那個該死的冤家!」白衣女子神色複雜的看著李麟離去的方向,然後俏臉嫣紅的將染血的被褥以及被李麟撕成碎片的衣衫收入空間戒指。最後更是鬼使神差的在這裡布置了幾個防塵法陣,好像潛意識中不想這裡遭到破壞。然後身形閃動,衝出了石殿,向著李麟離去的方向而去。(..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小說平台火爆納新。

您的更新之路從『』起飛。

..p1929242059

吼一一一一!

李麟還未曾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一聲獸吼打斷了他的沉思。在巨坑對面豎立著一個二十多米高的白色巨繭。這本來是異常醒目的,只是李麟目光一直在骨魔鬼蛛身上,下意識忽略掉了毫無反應的白色巨繭。

白色巨繭不斷顫動,內部不斷發出憤怒至極的嘶吼聲。


「大地暴龍!」李麟身體瞬間緊繃,現在他終於明白大地暴龍去了哪裡,原來他被骨魔鬼蛛吐出的蛛絲纏繞成了巨大白繭。李麟仔細看才發現一根細弱髮絲的蛛絲連接在毫無生機的白玉蜘蛛的尾部,只是在骨魔鬼蛛死亡的那一刻,蛛絲生機大減,自己斷掉了。

「好傢夥!怪不得骨魔鬼蛛不攻擊我!原來它一直在拚命纏繞大地暴龍!」李麟心中大是慶幸。如果不是骨魔鬼蛛一直沒有停止吐絲。恐怕李麟很難接近它。

「吼一一!你是那個人類小子,你手裡拿的可是魔器?」大地暴龍沉悶的聲音從巨繭中傳來。

李麟從白玉蜘蛛的屍體中取出一枚拳頭大的肉色內丹。然後順手將整個白玉蜘蛛的屍體收入空間戒指中。這東西能夠將五階巔峰靈獸逼到這種程度,那身上的任何材料必然極為珍貴。

他本欲逃走,但大地暴龍的吼叫讓他停下了腳步。

「你還沒死?」李麟大聲回道。對大地暴龍那個恐怖的凶獸,李麟說不害怕是假的。

巨繭顫動起來,轟然一聲歪倒在地。但是讓李麟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巨繭依然完好,看起來異手尋常的堅固。

「本座可是巔峰王獸,豈是一隻骨魔鬼蛛能夠殺死的。小子,我們做工個交易如何,你放我出來,我放你出這片叢林。」大地暴龍瓮聲瓮氣的說道。

「你沒開玩笑!你這樣五階巔峰的王獸都打不破這蛛絲形成的巨繭,我一個小修士更加不可能了。你還是安心等著!」李麟哂笑道。

「不一一!你手中的魔器可以辦到。只要你放本座出來,我保重送你出黑水叢林。還可以送你一樁天大的好處。」大地暴龍聲音低沉的說道。

「好處?我怕我無福消受。」李麟豪不為所動,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壓根就沒有做交易的可能。

「混蛋,你以為我們靈獸會和你們人類一樣卑鄙,本座可以發誓。」大地暴龍暴躁的說道。

「抱歉,沒興趣!」李麟淡然的說道。任大地暴龍舌綻蓮花李麟依然不為所動。不管大地暴龍是否遵守諾言,變數太大,李麟不是貪得無厭的人。相比於天大的財富,平平安安的離開黑水叢林更符合他的想法。而現在骨魔鬼蛛的內丹已經到手,白衣女子的火毒也可以解了。跟著白衣女子總比和這頭暴龍打賭要好得多。

李麟將爆炸周圍散落的骨魔鬼蛛的斷肢收進空間戒指。雖然不清楚為何骨魔鬼蛛的母蛛為什麼不是黑色,但白玉色的骨魔鬼蛛更讓李麟願意收走。甚至李麟還準備回去問問白衣女子這骨魔鬼蛛能否食用。二階階靈獸精肉就足以支撐他平常修鍊,而這頭骨魔鬼蛛明顯遠超三階,其靈獸精肉那還不是超級大補藥啊!

聽到李麟遠去的腳步聲,大地暴龍劇烈的掙扎,不斷的發出嘶吼聲。


「小子,回來!回來!」…。

………」

白骨山後方,李麟找到一座巨大的石屋。從建築格式來看,這裡應該是萬年前巨人族祭司居住的地方。雖然依然沿襲巨人族的巨大簡樸,但比其他祭祀建築還要精緻一些,受歲月侵蝕也輕一些。

李麟用力推開大石門,迅速的閃身進去。在一側角落裡,白衣女子靜靜的盤膝而坐。隔著老遠就感到一股熱浪撲來。

「你怎麼樣?」李麟略帶緊張的問道。

白衣女子沒有絲毫反應,整個人身上如同火爐般滾燙。李麟湊近才發現,她已經徹底被燒昏迷了。

「你再忍忍,骨魔鬼蛛的內丹我給你弄來了!」李麟急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拳頭大的肉色內丹。然後取出一把匕龘首,輕輕戳破點洞。一股鮮紅色近乎血液的液體流了出來。李麟輕輕托起白衣女子的下巴,將丹液滴入她的口中。

咕咚一一!

白衣女子下意識的咽了下去。

李麟鬆了口氣,只要白衣女子記憶沒有出錯,那她就算有救了。害怕一口丹液功效不足,李麟又給她灌了一口。整顆內丹瞬間減小了三分之一。

白衣女子臉上的痛苦之色消失了。李麟將剩下的內丹收起來,整個人略微放鬆的跌坐在一旁。

沒想到兩大巨**戰結果竟然是一死一被困。這讓李麟也不得不感嘆白衣女子的好運。如果不是骨魔鬼蛛被重創瀕死,李麟也不可能搞到骨魔鬼蛛的內丹救她一命。

「不知道骨魔鬼蛛的蛛絲能夠困大地暴龍多長時間。如果堅持不了多久,那這裡也就不安全了。」李麟很是無奈。以他的實力,除了這片地域,難以找到更安全的地方。

白衣女子身上的火毒開始消退,她整個人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聲,慢慢恢復了意識。

「我還沒死?」白衣女子看到坐在一旁,臉現關心之色的李麟,不可置信的說道。

「當然,你的運氣真好。大地暴龍和骨魔鬼蛛兩敗俱傷,我也就僥倖得到了救你的骨魔鬼蛛的內丹。」李麟笑了笑說道。有白衣女子這個大高手在身邊,李麟明顯安心了很多。

「兩敗俱傷了?那大地暴龍也死了?」白衣女子驚奇的問道。

「沒死,不過卻被骨魔鬼蛛的蛛絲纏繞成了巨大的白繭。我現在擔心他從白繭中衝出來,那我們停留在這裡可就危險了。」李麟擔憂的說道。

「無妨,骨魔鬼蛛的蛛絲是出了名的堅韌,是難得的煉器材科,如果大地暴龍開始掙脫不了,那短時間內他絕對掙脫不開。」白衣女子說道這裡,臉色突然一變,道:「等等,你說骨魔鬼蛛的蛛絲是白色的?」

「是啊!乳白色,還有些透明。」李麟點點頭,不明白白衣女子為什麼這麼驚訝。

「那骨魔鬼蛛是個什麼樣?」白衣女子臉色漸漸凝重道。

李麟一揮手,將破破爛爛的骨魔鬼蛛取了出來。

「白玉色!」白衣女子發出聲一聲驚呼。

「怎麼了?難道骨魔鬼蛛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嗎?」李麟好奇的問道。

白衣女子虛弱的白了他一眼,說道:「當然,正常的骨魔鬼蛛是黑色的,成年母蛛最多也就媲美四階巔峰靈獸。只有那些血脈特異的骨魔鬼蛛會通過蛻皮而不斷進化,根據記載,骨魔鬼蛛每百年蛻一次皮,每次蛻皮身上的顏色也就變變化一次。而白玉色的骨魔鬼蛛最少經歷了八次蛻皮。天哪,我們竟然碰到了這種恐怖的東西。」白衣女子后怕的說道。…。

「按照你這麼說,這骨魔鬼蛛不是應該很厲害,為何還不是大地暴龍的對手?被打的這般凄慘。」李麟很是不解。能夠讓白衣女子變色,說明這東西很是恐怖。但這種恐怖東西面對大地暴龍卻被完全虐殺。這讓李麟很是有些不解。畢竟面對大地暴龍白衣女子雖然一直在逃,卻沒有露出這般忌憚的神色。

「骨魔鬼蛛的顏色只是代表潛力,而不是實力。白玉色的骨魔鬼蛛,一旦成長起來,實力最差也可以達到靈獸的巔峰。」

「那豈不是說這東西是大補?」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骨魔鬼蛛擁有什麼樣的潛力李麟並不如何在意。他更關注這頭骨魔鬼蛛能否作為食物使用。

「補,當然大補了。不過這東西不能直接吃,卻是很多高階丹藥的藥引子。你好好收起來,或許日後有大用。」白衣女子神色嚴肅的說道。

「不能吃啊!」李麟有些惋惜的說道。然後揮手將骨魔鬼蛛收了起來。

白衣女子臉上的漲紅消失了。她看向李麟的目光溫柔了很多。畢竟在那個關鍵時刻李麟肯問題冒險就足以讓白衣女子將其視為同伴了。

「謝謝你救了我。我已經沒事了。鬼面珠果也已經尋到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

李麟點點頭,這個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呆。白衣女子起身剛走了兩步,突然身子一軟,幸虧李麟反應快,否則白衣女子就摔到地上了。

「怎麼了?火毒不是都解了嗎?」李麟不解的問道。之間白衣女子原本恢復正常的俏臉迅速嫣紅起來。

「混……蛋,你……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白衣女子臉上現出悲憤的神色。

「草,什麼叫我給你吃了什麼!不是你說的骨魔鬼蛛的內丹可以解火毒嗎。為了怕你解毒不幹凈,我還特意給你服用了整顆內丹的三分之一,如果那些還不夠,我這裡還有不少。」李麟很是無辜。

「三分之一?白玉色骨魔鬼蛛的內丹你給我服用了三分之一,你是豬嗎!」白衣女子欲哭無淚。

「靠,你到底怎麼了,說清楚!」李麟眉頭皺起。

「這次真被你害死了。過猶不及的道理你懂!而且……而山……我也是突然發班……」白衣女子臉色越來越紅,說話都不自覺的喘息起來,但詭異的是身上的體溫卻並沒有上升多少。

「嚶嚀,一!」

白衣女子控制不住發出一聲讓她羞憤欲絕的呻吟聲。


(未完待續。)哥不是被樓主標題的所吸引、也不是被帖子的內容所迷惑、哥不是來搶沙發的、也不是來打醬油的、也不是來為樓主吶喊加油的,更不是對樓主圍攻的。哥不在意小說的合理與不合理、不在意你的廢話連篇、也不在意種馬與不種馬、更不在意主角剛出生就能幹掉在書中屬於巔峰的存在。哥只是為了十萬積分默默奮鬥。你是美女,哥不會嫉妒、你是怪獸,哥不會在意、你是個帥哥,哥也毫不關心。你的情再怎麼高尚,哥也不會讚美、你的道德如何淪喪、哥也不會唾棄。之前也是看帖無數、基本上不回帖、後來發現這樣很傻,很多比哥註冊晚的人級別都比我的高、哥終於覺悟。於是哥就把這一段文字保存在手機里、每看一帖,就複製粘貼!混……蛋,你……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白衣女子臉上現出悲憤的神色。「草,什麼叫我給你吃了什麼!不是你說的骨魔鬼蛛的內丹可以解火毒嗎。為了怕你解毒不幹凈,我還特意給你服用了整顆內丹的三分之一,如果那些還不夠,我這裡還有不少。」李麟很是無辜。「三分之一?白玉色骨魔鬼蛛的內丹你給我服用了三分之一,你是豬嗎!」白衣女子欲哭無淚。…。

聽說發圖漲經驗,真滴假滴哦

聽說度娘有了,誰幹的?不會騙淫

呵呵,度娘生孩子的話,不知道像誰?她貌似木有老公哦

所有要仔細觀察,是不是真的發八張圖可以拿五分

你看,你看,我的犧牲這麼大,不給分的就虧大了,是。。。

也要割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