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老臣去請他吧,您只要將他穩住就行了,老臣去請元始天尊來調解這件事情。」太白金星橋道。

「好吧,你快去快回!我可穩不了江帆多少時間。」玉帝悄聲道。

「玉帝,您放心吧,老臣這就去請元始天尊。」太白金星道。

隨即太白金星跑到江帆身邊,「呵呵,江帆老弟,剛才和玉帝商量一番,他開始死活不同意,我可費老大勁,他才同意你娶七仙女。可是有一點,自古嫁娶是你情我願之事,必須七仙女親自來和你見面商談,你看如何?」太白金星笑呵呵道。

江帆愣了一下,剛才他看到太白金星和玉帝悄悄嘀咕幾句,使用千里耳也沒聽得太清楚,他本來是想捉弄一番玉帝的,沒想到隨口說要娶七仙女,玉帝還真的答應了。

既然有機會娶七仙女,江帆當即放棄了砸毀雲霄寶殿的想法,畢竟七仙女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他當年也就是偷看七仙女洗澡被玉帝貶下凡塵的,如果這次真的把七仙女收到後宮,那可是圓來了自己夢想。

「好吧,你去請七仙女來,不過我可警告你們,如果你們敢耍什麼陰謀,那我就把雲霄寶殿給砸毀了!」江帆警告道。

「呵呵,江帆老弟,您放心吧,我們怎麼敢有陰謀呢,我這就是叫七仙女來,您就在雲霄寶殿等后吧。」太白金星微笑道。

「嗯,快去快回,好久沒有看到七仙女了,還真想見她們呢!」江帆對著太白金星揮手道。


「好的,江帆兄弟,您請稍等,我這就去了!」太白金星給了玉帝一個眼色,隨即匆忙出了雲霄寶殿。

太白金星離開雲霄寶殿之後,他已經去七仙女的七仙宮,見到來了七仙女,「七位公主,玉帝有難了!」太白金星咋胡道。

「怎麼了,太白金星?」七仙女中的大姐道。

「那個江帆又來了,他威脅玉帝要娶你們七個呢!」太白金星露出焦急之色。

「什麼,那個江帆不是被困在炎火之山了么!怎麼又出來了?」七仙女中老三道。

「老臣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出來的,他現在在雲霄寶殿等你們去呢!你們趕緊去應付他一下,我去請元始天尊來調解此事!」太白金星道。

「哦,太白金星,原來你是想請元始天尊來調解此時呀,那我們就去應付江帆,你可要快點請元始天尊來!」七仙女中老大點頭道。

「好的,雲霄寶殿的安危就拜託你們七個了,老臣去請元始天尊了!」太白金星立即駕起雲頭直奔仙界的玉清境內的玉虛宮。

太白金星走後,七仙女立即趕赴到雲霄寶殿,江帆早已經等不及了,他乾脆坐在玉帝身邊,手搭在玉帝肩膀上,正和玉帝聊天呢。

突然看到七仙女來了,江帆眼睛放光,「哇,七仙女來了!」江帆立即站了起來,他對著七仙女招手道:「快來,十幾年不見,你們七個還是那麼迷人!」

七仙女到大殿之下,「江帆,是你找我們姐妹七個?」七仙女中大姐微笑道。

「是的,難道太白金星沒有和你們說起么?」江帆笑道。

哦,今天兄弟姐妹們又給了我這麼多月票,我繼續三更,謝謝大家!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太白金星是說了,可是你想娶我們七姐妹,那沒問題!但是我們七姐妹要求很高的!如果你能達到要求,我們七姐妹就嫁給你!」七仙女大姐微笑道。

「呵呵,你們七姐妹有什麼要求呢,儘管說出來,是不是我只要滿足你們要求,你們就嫁給我呢!」江帆笑道。

「我們七姐妹從小就立下誓,我們要嫁的仙人必須符合這三個條件,第一,他必須達到天尊境界,第二,他必須是仙界最富有的仙人,第三,他必須在仙界有威望,一呼百應!如果達不到這三個條件,我們七姐妹誓死不嫁!」七仙女大姐道。


「是的,這就是我們七仙女多年來一直未嫁的原因,因為仙界上始終沒有沒有這種男人!」七仙女中老三點頭道。


「江帆,如果你達到這三個條件,我們七仙女絕對會一起嫁給你!」七仙女們一齊點頭道。

江帆頓時傻了眼,他發現上當了,但是不能丟了面子,「好,這就是你們開出條件,三個條件之中,我已經達成一條了,剩下兩條要不了多久就會達到的,到時候我肯定會娶你們的!」江帆點頭道。

江帆說達成一條,那就是指財富,因為他洗劫了龍宮,還有南帝府,還有他身上那麼多法寶,這些財富加起來應該是仙界首富了吧。

至於天尊境界江帆也差距不遠了,他目前是神符境界中期了,相當於大羅金仙後期。距離天尊境界也就是一點點了。只要找到青龍殿的三塊鑰匙,進入青龍殿吸收青龍血,成為仙界第一人,那根本沒問題的!

七仙女暗自吃驚,沒想到江帆已經達成一件了,「既然你才達成一件,還差兩件,那等你達成三個條件再來找我們吧!」七仙女大姐道。

這位分明是在趕自己走啊!江帆笑道:「呵呵,我和你們七仙女的事情暫告一段落,你們可以走了,我還要和玉帝談談其他事情。」

玉帝暗自吃驚,「呃,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玉帝冒汗道。

「呵呵,你當初叫金翅大鵬拿著太極通天圖去叫雲中子抓我,還有南帝把我困到火炎之山,這些事事情難道就這算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太好欺負了吧!」江帆笑道。

「呃,江帆,當初我是叫金翅大鵬拿著太極通天圖找雲中子抓你,可是並沒有抓住你呀!至於南帝把你困在火炎之山,那可不是我注意,此事與我完全無關!」玉帝搖頭道。

其實江帆也猜到南帝把自己困在火炎之山和玉帝沒有關係,他只是想證實一下,「真的不是你叫南帝去的?那為何金翅大鵬和南帝在一起呢?」江帆驚訝道。

「金翅大鵬為何與南帝在一起我也不清楚!」玉帝搖頭道。

「好,就算南帝把我困在火炎之山的事情與你無關,但是我被打入弱水之淵總和你有關吧,你準備如何賠償我?」江帆笑道。

這分明是訛詐呀!玉帝臉色十分難看,「呃,江帆,我是把你打入弱水之淵了,可是你把我的雲霄寶殿給毀掉了,此時我們就算扯平了吧?」玉帝尷尬道。

「嘿嘿,我在弱水之淵呆了那麼多年,你只毀掉了雲霄寶殿,你不覺得太便宜了么!你必須給我一定補償,否則我沒完!」江帆陰險笑道。

玉帝暗自叫苦,真是不該惹了這江帆,他也太難纏了!他心中不禁十分生氣,要知道重建雲霄寶殿可是花費來了一年多時間,還花費了很多錢呢!

「江帆,你這是欺人太甚了!如果我不賠償你,你又如何?」玉帝臉沉下來,他想元始天尊應該快來了。

我靠!玉帝既然口氣變硬了,沒有看到太白金星,看來是叫幫手去了。想到這裡,江帆冷笑一聲:「哼,如果你不賠償我,那我只有把你的雲霄寶殿給毀掉了!如今如此,以後只要你重建雲霄寶殿,我就把它給毀掉!」

玉帝臉氣得鐵青,眾仙人沒有一個敢之聲的,雲霄寶殿氣氛正緊張的時候,突然殿外傳來:「托塔李天王道!」

玉帝心中大喜,急忙喊道「快傳李愛卿進殿!」有托塔李天王在,也可以支撐一陣。

托塔李天王來了,他手中托著鐵塔,他身後跟著哪吒三太子,他進入雲霄寶殿就看到了江帆手搭在玉帝肩膀上,又看到玉帝臉色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江帆,你到雲霄寶殿來做什麼?」托塔李天王不悅道。

「呵呵,我當然是找玉帝算賬嘍!」江帆笑道,他是看在哪吒面子上,要不然他早就罵人了。

「在仙界,玉帝是最高統治者,你憑什麼找玉帝算賬,我勸你早點離開雲霄寶殿,否則我不客氣了!」托塔李天王冷冷道。

江帆站了起來,他走到大殿之下,望了托塔天王背後的哪吒一眼,冷冷道:「托塔李天王,我是看著哪吒面子上,不與你計較,如果換成旁人的話,我在就把他打飛出去了!」

托塔李天王臉色立變,他默念咒語,手中玲瓏寶塔扔了出去,一道青光一閃,玲瓏寶塔瞬間變大,把江帆罩在塔中。

「哦,江帆被罩住了!」大殿上仙人立即喜悅道。

玉帝也露出喜悅,拍手叫道:「好,還是李愛卿的玲瓏寶塔厲害!」

托塔李天王正準備收回玲瓏寶塔,突然玲瓏寶塔飛了起來,朝著托塔李天王飛了過去,把托塔李天王罩住了。

雲霄寶殿的仙人都震驚了,托塔李天王的塔怎麼把自己給罩住了!江帆安然無恙地笑道:「呵呵,你這塔還不錯,就罩住你自己吧!」

一旁的哪吒大驚,「父親!」他急忙呼喊道,隨即對著江帆道:「江兄弟,我父親怎麼樣了?」

江帆微笑道:「哪吒兄弟,你父親沒事,暫時被困在玲瓏寶塔之中!」

哪吒也納悶,自己父親的玲瓏寶塔怎麼會罩住自己主人呢?真是搞不懂了!江帆再次回到玉帝身邊,手搭在玉帝肩膀上笑道:「玉帝,托塔李天王是你搬來的救兵吧?」

玉帝嚇得渾身顫抖道:「呃,江帆,你,你想做什麼?」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我靠,好歹你也曾經是大羅金仙呀,膽子也太小了吧!天天養尊處優,法力下降了!我看你現在境界也有君仙前期了!」江帆重重地拍了一下玉帝肩膀。

玉帝嚇得驚呼道:「呃,你,你不要亂來啊!」

「呵呵,玉帝,我的法號就叫亂來!十幾年不見,你養肥了不少呢!是不是我幫你減減肥呢!」 名門婚寵之全能影后

「呃,你要做什麼!」玉帝驚呼道,他急忙閃開,可是江帆緊緊地拉著他的胳膊,他無法挪動分毫。

就在玉帝正尷尬的時候,突然殿外傳來太白金星的聲音:「江帆,你看誰來了!」

一道金光一閃看,一位白鬍子老者飄進雲霄寶殿,玉帝看到白鬍子老者,如同看到救星,「元始天尊,快救我!」玉帝喊道。

江帆大吃一驚,原來玉帝搬來了元始天尊,自己身上的煉魂塔,還有陰陽封印都是元始天尊的寶物。雖然自己沒有和元始天尊謀面,但是畢竟得到人家的關照啊,他急忙站了起來。

「師傅!」江帆對著元始天尊喊道。

元始天尊對著江帆微笑道:「呵呵,你和如來稱兄道弟,我可不敢當你的師傅!」

「不管如何,我江帆承蒙多次關照,在此謝謝了!」江帆微笑拱手道。

「呵呵,江帆兄弟,你客氣了!」元始天尊微笑道,隨即他又道:「今天太白金星跑到我的玉虛宮請我小調解你和玉帝的摩擦,江兄弟,你能否看著老兄的薄面上,就此和玉帝化干戈為玉帛呢!」

江帆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不給元始天尊面子吧,又覺得不好,畢竟人家多次暗自幫助自己,相當於自己的師傅。給他面子吧,那豈不是便宜了玉帝!該怎麼辦呢?

看到江帆一臉為難,元始天尊微笑道:「江兄弟,我看這樣吧,讓玉帝做出點補償,把太極通天圖送給你,作為補償!再說你也毀掉人家的雲霄寶殿,你可是想做人家的女婿,可不能得理不讓人哦!」

一旁玉帝也點頭道:「是的,我願意把太極通天圖送給你做補償,此事我們就算扯平了吧!」

哎!算了吧!畢竟還想做人家玉帝的女婿,不能把他逼急了!於是江帆點頭道:「好吧,既然元始天尊出面了,我總要給你幾分面子,我就收下太極通天圖作為補償,此事就算徹底了結了!」

元始天尊大喜,玉帝急忙對著太白金星道:「太白金星,快去王母娘娘那裡去太極通天圖來!」

太白金星點頭道:「好的,微臣馬上就去!」

「呵呵,既然大家都和解了,你就把托塔李天王釋放出來吧,他可和你有一定淵源呢!」元始天尊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好吧!」一揮手,玲瓏寶塔立即飛到江帆手中,托塔李天王脫困了。

江帆對著哪吒道:「哪吒兄弟,這玲瓏寶塔還給你了!只是咒語變了,你附耳過來!」

哪吒走到江帆身邊,江帆對著哪吒耳旁嘀咕幾句,哪吒臉上露出吃驚之色,他默念咒語,玲瓏寶塔飛到手中。

片刻之後,太白金星來了,他帶來了太極通天圖,「玉帝,微臣把太極通天圖帶來了!」太白金星雙手托著太極通天圖遞給玉帝。

玉帝接過太極通天圖,然後對著江帆道:「江帆,這卷太極通天通天圖就送給你了!從今以後我們之間的恩怨也就一筆勾銷了!」

江帆接過太極通天圖,微笑點頭道:「好的,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以後說不定我們還成為親戚呢!」

玉帝尷尬地笑道:「呵呵,如果你能達成我七個女兒的三個條件,我當然不會反對!」

「好了,既然你們都和解了,我也改回去了!」元始天尊笑道。

「多謝元始天尊相助!」玉帝拱手道。

「呵呵,玉帝不必客氣,雖然在這件事上你看起來吃了點虧,但是日後你會發現你佔大便宜了!」元始天尊暗示道。


玉帝一臉茫然,他不明白元始天尊的意思,只有點頭笑道:「請天尊明示!」

「呵呵,天機不可泄露,你以後就會明白的!」元始天尊隨即對著江帆招手道:「江兄弟,你過來,我有幾句話交代。」

江帆立即到了元始天尊身旁,微笑道:「元始天尊兄弟,您有何指教?」

「江兄弟,太極通天圖回到你手裡了,你抓緊時間去辦事吧!你只要找到青龍殿吸收了青龍血,就不怕將來的仙魔大戰了!」元始天尊悄聲道。

江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既然你已經很清楚了,那我也不多說,我這就去了!」元始天尊剛想瞬移,江帆急忙拉著他的胳膊道:「天尊慢點,我有一件事情要請教你!」

「哦,是什麼事情?」元始天尊驚訝道。


「你知道我青龍族的叛徒是什麼人么?」江帆問道。

元始天尊搖頭道:「此事我也不得而知,你暫時別管你青龍族的叛徒是誰,抓緊時間找到青龍殿,那叛徒遲早會露出面目的!」

江帆露出失望之色,點頭道:「好的,我先找到青龍殿!」

「江老弟,我去也!」一道金光一閃,元始天尊消失不見。江帆扭頭對著玉帝道:「玉帝老兒,我也告辭了!」江帆一個筋斗雲,也消失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