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睡?」

「剛剛你在談事,我也沒有了睡意,不就是一批玻璃嗎?成品我也看了,雖說比不上靖國公府的,但是比之西洋人手中的還是強上不少,價錢定的低一點不是賣不出去。為何還如此愁眉苦臉的?」

聽到婉容這麼說,葉青先是一愣,隨後失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懂,東西你見過,可知道為何我將花樣做的那麼誇張?」

歪著腦袋想了想之前自己見到的那些琉璃造型,什麼都有,威猛的可愛的。當時自己還心中好奇,為何這琉璃都是這般模樣,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這琉璃因為方子老舊的緣故,材質比較脆生,只能擺著看,不能上手把玩,因此才做成了這幅模樣,當做擺件。

將自己聽到的解釋說與葉青,只見葉青搖頭笑了笑說道:「這只是其中一個理由而已,而是這批琉璃雜質太多,才只能做成這副模樣,要不是有靖國公出主意,這一批就廢了。」

「這麼說不值錢了!?」宛若有些好奇的說道。

「倒不是不值錢了, 天價寵妻:總裁老公太妖孽 。」

「西京當中,用得起琉璃的人家哪個沒有見過靖國公府的東西,會傻子一樣買他陳家的東西?」

「所以啊,這就需要不懂的人來買了,那就是將東西賣給大周之外的人。」

「這便是要開那什麼拍賣會的原因?」婉容面帶疑惑的開口問道。

「不錯,只是這件事情需要儘快去辦,再有三日就是皇上的壽宴了,這拍賣會只能開在前面,不能開在後面。」

「為何?」聽到葉青這麼說,婉容頓時就是一愣,難不成這拍賣東西還要看時候?

面帶苦笑的看著自家夫人,葉青頗為無奈的說道:「靖國公府這些年只要有絕佳的琉璃器物,必然是要送到宮中的,現在宮裡面,除了皇上日常不能用琉璃替代的,全都換成了琉璃製品,便是皇上的洗腳盆前段時間都聽說被靖國公給換了。」

婉容聞言先是一愣,隨後捂著嘴巴輕聲笑了笑,眼神中滿是笑意。

這邊確定下來之後,單憑山陰侯的動作,必然是趕不上了,一夜之間,鎮撫司衙門便將川西商會調動起來。

聽到是靖國公的安排之後,川西商會哪敢怠慢,匆匆開始籌備,直到一天之後,將本需要大肆準備的事情就完成了七七八八。

春香樓之中,陳光此時翻看著自己面前的請柬,不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抬頭看著葉青開口說道:「侯爺,你這看樣子沒有少花功夫,這請柬都製作的如此精美。」

「那是自然,為了賣一個好價錢,我可是下足了功夫。」

葉青喝了一口茶之後,面帶笑意的說到,只是心中卻有些想笑。自己這請柬是川西商會之前就備好的,以備不時之需,因為這次自己邀請的人不算多,這東西恰好能夠拿出來用用。

說什麼提前準備好的,不過是騙陳光罷了,看對方的模樣,似乎還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說法。

「不錯,不錯,這次定然能夠大賣,真是難為山陰侯了。」陳光拱拱手說道。

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陳光看著葉青,滿眼探尋的開口問道:「侯爺,不知道這次你都請了一些誰?」

睨了一眼陳光之後,葉青開口說道:「都是各國的使節,絕我所知,西京之中,即便是咱們能夠生產琉璃,但是依舊比不過靖國公府的,西京的大戶人家已經被靖國公府養刁了,所以這次的東西,恐怕很難賣個好價錢,我只能將東西賣給各國的商人使節。」

聽到葉青這麼說,陳光眉頭微皺,還沒有開口說什麼,便聽到了葉青說道h話。

「陳大人,這你不用擔心,方子我已經著人研究去了,下次絕不會再出來比這差的,只會更強,我這也是看你一直出錢,想著幫你回一回本錢罷了。」

葉青說道這裡,雖然面帶笑意,但是心中卻是一陣冷笑,這次賺多少,都得讓你心甘情願的吐出來。

陳光此時不疑有他,琢磨了一下之後,這才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葉青的計劃。 西京會定期的舉辦一些拍賣活動,這等事情在西京百姓的眼中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情了。

只是今天看著春香樓外停著的馬車僕役,不少的百姓還是有些好奇,今日這春香樓難不成有人要大宴賓客?

可是看了半天之後,見多識廣的西京百姓也漸漸看明白了,今日來人都是外國使節,並無多少大周的貴人。


陳光此時坐在春香樓內心中隱隱有些激動,雖說今日是賺錢,但是能夠一舉將自己的商號名頭打響,那麼便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看著此時樓內陸陸續續走進來的客人,陳光眼神之中的緊張還是落入了一旁的葉青眼中。

「陳大人,此事就不要擔心了,無人知道這家店鋪和你有關係。」

聽到這句話,陳光扭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頭戴帽子的葉青,眉頭微微皺起。

今日葉青的裝扮實在是讓自己有些難受,可是無奈的是,西京之中,鎮撫司的人無處不在,若是被其看到真容,那麼葉青絕對會出大事,即便是在屋內,他也要時不時的帶著帽子遮擋。

「你確定今日的事情能夠成功?」陳光皺眉問道。

「賺錢了就成了,不知道陳大人所說的成功是個什麼意思?」

搖頭嘆了口氣,陳光卻沒有說什麼,此時的他覺得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帶著就好。

正在此時,樓下傳來一陣吵鬧聲,葉青定睛看去,眉頭不由的微微一挑,而陳光此時卻眉頭緊皺起來。

「你怎麼把他也叫來了?」

「金帳王庭的人,自然是要請來的,再說這人聽聞在王庭地位頗高。」

聽到葉青這麼說,陳光不由的撇了撇嘴,心中卻有些不屑,即便是地位在高,在他們的眼中也不過是個被家族拋棄的人而已,有什麼好看的。

而此時的汪瑾剛剛邁步走進樓內,面帶微笑的環視了一眼周圍的景象,不由的心中一笑。

自己的身份,在座的人,只要稍稍心細一點都能夠猜得出來,因此也不顧及他人的目光。饒有興趣的在樓上掃了一眼之後,心中想著今日將自己邀請過來的人的目的。


誰都知道金帳王庭和大周的矛盾,這時候還如此不避諱,必然是一位趣人。

按照自己請柬上的指示上樓之後,汪瑾這才發現此時樓內即便是沒有大周的貴人在,依舊來了不少的人。

人剛剛坐定,汪瑾便聽到了此時樓下傳來了一道聲音。

「諸位!安靜!」

話音剛落,樓內原本嘈雜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眾人看著怔怔的看著此時站在中間的春香樓掌柜,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

就在此時,那春香樓的掌柜才開口說道:「諸位!今日之邀,乃是我西京商號萬寶樓舉辦的,諸位應當知道,這西京乃至大周境內,這一年來有一件器物頗為火爆,那邊是琉璃了。我萬寶樓日夜研究此技法,終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成功將那琉璃煉製出來。諸位上眼!」

說著,只見掌柜的將跟前那位侍女手中托盤上蓋著的紅布猛地抽離而去。

只見一隻猶如玉碗一般的綠色琉璃碗靜靜的放置於托盤之中,眾人定睛看去,頓時心中驚嘆不已。

看著眾人此時的反應,掌柜的此時慢慢的拍了拍手,接著說道:「今日共有三件物品拍賣,不知諸位做好了準備沒有?」

而此時樓上的陳光聞言,頓時眉頭一蹙,扭頭看向葉青,開口問道:「只有三件?」

「不著急,只是打響名氣而已,而且今日的三件東西都是這次品相極好的,你也需要讓人知道咱們的實力不是?」

聽到葉青這麼說,陳光雖然覺得那裡有些不太對勁,但是依舊點了點頭,最開始玩這一套的就是西京的人,自己不清楚其中的套路,也只能任由葉青安排。

過了片刻之後,只見四名壯漢抬著一個巨大的架子從後台走了上來,落在檯子之上后,居然還有一絲震動,此時眾人不由的有些好奇,這出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正在此時,只見那掌柜的走到架子跟前,隨後手扶在紅布之上,笑著說道:「此物巨大,乃是這次萬寶樓能夠製造的最大的一尊琉璃之物,諸位莫要被嚇到!」

話音剛落,隨著紅布被拉扯下來,只見一隻巨大的老虎出現在了高台之上,雖然是琉璃製作,但是那淡淡的黃色已經將這老虎映襯的威猛無比,在燭台的照射之下,那琉璃老虎此時身上煜煜發光,讓人看得有些痴迷。

「這、這東西還能夠製作的如此巨大?」此時有人忍不住驚嘆一聲說道。

「先前見到的都是精巧無比的琉璃製品,這東西看樣子有些水平,若是沒有一點辦法,怕是沒有辦法做到。」

「不錯,原以為這萬寶樓不過是釣名沽譽,誰知道居然還有如此手段。」

而此時的汪瑾看著眼前的猛虎,即便是自己見多識廣,依舊有些震驚,好在還能夠穩住自己。

但是身後的其他人卻不這麼認為,一旁的烏爾汗扯了扯汪瑾的袖子,吃驚的說道:「先生,此物…」

「不要著急,第一件都如此稀有,相比後面的也不簡單,此物對我們沒有多少作用。」

聽到汪瑾這麼說,烏爾汗吞了吞口水,但還是將話聽了進去,只是並未將目光收回去。

老虎在金賬王庭有特殊的意義,只是既然先生這麼說了,自己肯定不能不乖乖聽話。


此時叫價的氛圍很激烈,不過片刻功夫,這老虎的叫價就到了八千兩的地步。

樓上的陳光聽得是熱血沸騰,這才不過盞茶的功夫,就能入手近萬兩的銀子,擱誰眼裡都有些激動。

回頭看著靜坐的葉青,陳光一臉興奮的說道:「這買賣我跟了,今日所賺的錢,我都投進去!一分錢都不剩!」

葉青聞言,眼睛猛地睜開,隨後靜靜的看著陳光,隨後微微一笑,開口說道:「陳大人,還是先看看比較好。」 陳光此時的反應有些超出葉青的預料,很明顯,此時的他並沒有想到,只不過是第一件東西而已,這陳光就如此迫不及待的做了決定。

稍加思索片刻之後,葉青覺得,自己拖一拖似乎還能夠拿到更多的好處。

果不其然,在琉璃老虎拍出了一萬兩白銀的價格之後。第二件琉璃錦鯉的價格也拍出了八千兩的價格,這讓陳光覺得,自己即便是往裡面在多投一點錢也不是不可能。

夢靈道主

只見隨著紅布被緩緩拉下來,待東西的真容顯露出來之後,陳光頓時就是一愣,指著此時高台上的琉璃,開口問道:「這東西不是說要當做鎮店之寶嗎?」

「此物留著是個禍患,若是被鎮撫司的人盯上是個麻煩,倒不如換個好價錢。」

葉青說完,便看到了陳光眼中的可惜,心中冷笑一聲,陳光打的什麼主意自己清楚,這東西嚴格來說乃是禁物,留下來就是個禍患,只能儘快將其出手。

看著高台上的琉璃盤龍,汪瑾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此時的他看著這東西,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對於萬寶樓後面站著的人也有了一絲興趣,到底是誰這麼大膽,連盤龍都敢製作出來販賣?

而此時在場的人也是被嚇了一跳,但是神情轉瞬間就瘋狂起來,看著那高台上的琉璃盤龍,不禁吞著口水,眼神中滿是震驚的神色。

「此物可以拍下!」汪瑾此時突然開口說道。

烏爾汗聞言頓時有些驚愕的看著汪瑾,不知道為何先生突然這麼一副表情。


而汪瑾此時想的是,這件東西自己一旦帶回金帳王庭,那麼內部的亂象轉瞬就會平息,這可以當做天命的象徵。

烏爾汗此時看著汪瑾眼中堅定不移的眼神,明白這件事情已經不是自己能夠阻止的了。

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先生這麼說,那麼我們就做,這盤龍必然是要拿到手的。」

「不惜一切代價!」

此時的眾人已經開始叫價,不過片刻功夫,便有人喊出了一萬兩的價錢。

烏爾汗此時在汪瑾的授意之下,開口高聲喊道:「一萬五千兩!」

價格猛地抬高了大半,眾人頓時就是一愣,愕然的看著一臉志在必得的烏爾汗,一時間有些猶豫起來。

金帳王庭雖然被大周揍了一遍,但是不代表其他的小地方的使節敢招惹這位,此時的在場的不少人,可是和金帳王庭在西部接壤的小國。再說他們也不敢一下子動用這麼大量的銀錢。

「兩萬兩!」

此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將眾人的視線瞬間拉了回去,只見此時說話的居然是北涼的人,頓時眉頭一皺。

樓上的陳光面帶興奮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中暗暗替兩方加油好讓自己的東西能夠賣出個好價錢。

聽到北涼的叫價之後,汪瑾皺著眉頭看過去,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北涼和大周之間齷齪不斷,眼看就要撕破臉了,這時候居然還敢在西京放肆,是真的不怕死?

烏爾汗見汪瑾遞過來的眼神,咬牙說道:「白銀兩萬兩,外加駿馬五百匹!」

話音剛落,眾人頓時就是倒吸一口涼氣,金帳不缺好馬,但是其他的地方缺少。

一匹好馬叫價一百兩都有人搶破腦袋,這邊價格一出來,誰還敢去叫價?

北涼的人此時狠狠的瞪了一眼汪瑾還有烏爾汗,隨後重重的冷哼一聲之後,起身離開了場子,再沒有說一句話。

見對方離開,汪瑾這才稍稍鬆了口氣,眼神亮晶晶的看著眼前的那尊琉璃盤龍,才將目光落在了掌柜的身上。

別過來我身後有大佬 是不是可以確認了?」

聽到汪瑾的聲音,那掌柜的這才急忙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琉璃盤龍,白銀兩萬兩外加駿馬五百匹,成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