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就不一定了…那小子的性格,到你們那,恐怕就變成一個冷血動物了吧。」無道長老諷刺著道。

「你!」黑奇臉色有些難看。

「好啦好啦!你們別見面就吵好吧,他怎麼選是他的事情,我們還是靜觀事態發展吧,也不知經過了炎湖灌頂后,他們的實力會得到多少的增長,要知道,除了這個青陽,還有其他八個人可取。」紫煙長老勸架地道。

……

當青陽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瀑布面前,只是…這個瀑布有些特別。

那些飛流直下三千尺的並不是水…而是散發著驚人炎力的火焰!

青陽瞪大了眼睛,這居然是火焰瀑布!饒是以他的定力,此刻見到這個奇葩的瀑布,都是忍不住心中一驚。

這是炎瀑啊!

不過,很快青陽便是收起了心中的驚訝之意,同時其臉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因為此刻這炎瀑居然是散發著十分可怕的威壓,那種威壓神聖無比,仿若天神般,這讓得消耗過度還未恢復的青陽心中警惕了起來,要是再承受到強烈的攻擊,恐怕青陽的小命就該交代在這了。

轟!

忽然,一道恐怖的爆破聲響徹,瀑布的中央仿若被人炸開了般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那漩渦之中,一道身影緩緩地走了出來。

隨著那腳步聲地越來越近,青陽的警惕之心也是越來越濃,小心駛得萬年船,哪怕眼下是接受炎湖灌頂,也不能掉以輕心。

但是,當那道身影完全暴露在青陽的視線里時,青陽的眼睛便是瞪得跟銅鈴一般大,而其嘴角也是在此刻微微一抽。

這…眼前這人,仙風道骨,莫不是在第八層的炎靈老人么!

青陽苦笑一聲,對著其抱拳道:「前輩…我早該猜到是您了…」

「哈哈哈!你小子…真的是很不錯,能收服真炎劍。」炎靈老人笑吟吟地看著青陽,目光有著一絲得逞的戲謔閃過。

人活到了一定的年紀,自然而然的心態就會頑皮起來,在他見到青陽的那一刻時,就想跟這個看起來很不錯的年輕人,開個小小的玩笑,玩一玩驚喜的感覺。

「前輩謬讚了,真炎劍只是看中了我的道種氣息,而非我的實力吧。」青陽心中透徹地很,立即回話道。

炎靈老人聞言閃過一絲詫異,旋即笑道:「哈哈,就喜歡你這小子夠機靈。不錯,哪怕是被封印了的真炎劍,也不可能會選擇一個修為弱小的人類,但是你身上的道種氣息卻是足夠讓它黏著你,因為它身上的封印,得靠道種一點點去消磨掉啊…」

聞言,青陽一頭黑線,還修為弱小的人類呢。

「前輩,你就不能委婉點么?」

「哈哈哈!好啦,小子,你能獲得真炎劍,是你的氣運,但這也是你的責任。」炎靈老人今天笑得很多,比以前幾年笑得還多,不知為何。

「責任?」

「前輩,我…」青陽話還沒講完,炎靈老人卻是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不急,接下來,我會一一為你解釋清楚。」

頓了頓,炎靈老人繼續道,目光中透著一絲唏噓:「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吧。」(未完待續。。) 「小傢伙,你聽說過遠古大戰么?」炎靈老人目光看向天際,一絲絲惆悵從他的話語中緩緩透露而出。

「遠古大戰?晚輩只知道這是一場十分慘重的大戰,除此之外,並無其它了解。」青陽搖了搖頭,關於遠古大戰的一切資料,都被保密了起來。

「那麼,我要跟你講的故事,就是關於遠古大戰的事情。」炎靈老人目光唏噓,眸子里有追憶之色閃過。

「曾經,有一個擁有著赤炎神體的少年,在一次奇遇中,獲得了一個火焰屬性的神器,不錯的天賦和一個趁手的神器,讓得他實力飛躍,一舉擊敗了年輕一代的所有人。」

「但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鋒芒畢露的他,被一些暗勢力盯上了,性情孤傲的他不願意屈服在暗勢力之下,儘管他的實力很強,但卻不足以跟暗勢力對抗,於是他便是開始了大逃亡的生活。與此同時,跟他有關的親朋好友盡數被暗勢力爪牙所殺害,最不能接受的,便是他至愛至疼,相依為命的妹妹,居然被那暗勢力之主生生凌辱而死,這件事讓得少年近乎瘋狂。」

「就是那一日,他單槍匹馬地殺入了暗勢力所在的區域內,神器在手,殺紅了眼,根本沒人是他的對手,火焰滔天,連天空都是被焚成了暗紅色,那一日血氣瀰漫。」

「只是…好景不長,過度消耗的他,最終還是被暗勢力逼入了絕境。那一刻,神器器靈出現了,將他從絕境中救了出來。並離開了暗勢力。」

「此後,少年大隱於市,靠著其驚人的毅力和不錯的天賦,修為一步步攀升,此間更是受到一個神秘人的指點,時光飛逝,他漸漸地進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直到五十年後。一個渾身瀰漫著冷酷殺意的半百之人出現在暗勢力的面前。」

炎靈老人說到這,便是停了下來,言語之間的感慨。真真切切中透著一絲絲的懷念。

「然後,結果呢?」青陽聽得入神,連連問道。

炎靈老人輕笑一聲,眉目間有著一股淡然的肅殺之氣:「那一天。暗勢力被那人連根拔起。沒有絲毫餘地,強大到讓人顫抖的力量肆虐在天地間,哀嚎遍野。」

「那一天,暗勢力之主,被那人大卸八塊,懸屍城門之上,而在那片沾滿血的土地上,一片旗幟緩緩地被插在了血土之上。旗幟上刻著一個字——挽。」

「他的妹妹,叫挽。」炎靈老人微微嘆息著。那充滿了肅殺的凄涼一幕,至今他都忘不了。

青陽聽罷,沉默了半晌后,忽然開口道:「前輩…你是那個少年吧?」

聞言,炎靈老人忽然大笑,他搖了搖頭,道:「非也,這個少年你應該不陌生,故事,還沒完。」

「此後,那人便是憑著翻雲覆雨,令人不得不顫抖的力量征服了一個又一個勢力,他決定整合勢力,一統大陸。」

「一統大陸??」青陽眼中的不可思議緩緩放大,此人的心,竟是如此之大!隱隱中,青陽似乎猜到了這個少年…是誰了。

看到青陽有些狐疑的神情,炎靈老人笑了笑,道:「不錯,看來你猜出來了。這名少年…就是如今名震大陸,唯一一個統一了炎陸的人,炎祖!」

炎祖?!!

當這個名字再度出現在青陽的腦海中時,青陽的內心立即掀起了狂濤駭浪,一股沸騰的感覺陡然從青陽心中湧現,這一瞬,青陽有些感到窒息了。

炎祖…那個少年居然是炎祖!

炎祖之名,在炎陸那可是象徵著絕對的強大,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身,但是他的傳奇卻是為所有人津津樂道的,然而,卻是沒有人知道眼前這個故事。

對於這麼一個統一了炎陸的男人,青陽心中沒法平靜,從心眼裡,他還是崇拜英雄強者的,這樣一個擁有著傳奇色彩的男人背後,居然有這樣的經歷。

炎靈老人笑吟吟地看著青陽,他知道任誰聽到這個故事,都會有如此的反應。

「呵呵,故事還要繼續,接下來就是真正的關於遠古大戰了。」

「那時候的他,實力雖然天下第一,但卻也沒有達到祖境。」說到祖境,炎靈老人頓了頓,發現青陽並沒有太過注意這個詞,便是繼續道。

「在他統一了炎陸的幾百年內,他看破了人世間的各種愛恨情仇,也悟透了人生的道,所以,他成了祖,成了天地間實力最為強橫的九個祖之一,炎祖。」

「就在那個時候,天地間忽然出現了一種邪惡無比的怪物,他們的勢力如同雨後春筍在炎陸之內瘋狂地滋長起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元魔。」

「元魔?」青陽疑惑。

「不錯,元魔這種邪惡怪物實力強大無比,哪怕是最低級的元魔,也非現在的你,可以擊敗,他們數量奇多,殺傷力又恐怖,整個炎陸一下子便是被他們攻佔了三分之一!」說到這,炎靈老人的目光之中,閃過一道厲芒。

「他們所到之處,儘是無盡的破壞,整片炎陸民不聊生,生靈塗炭。至此,炎祖大怒,集結了炎陸上的精英力量與他們進行一次曠古之戰。」

「而更恐怖的是,不僅在炎陸,在其它九個大陸之上,也有著同樣的怪物,元出現。於是,九個大陸紛紛發動了恐怖的大戰,而這九場恐怖的曠世之戰,便是被稱為遠古大戰!」

「那大戰的結果呢?炎祖怎麼樣了?贏了嗎?」青陽急忙問道。

炎靈老人笑了笑,道:「如果大戰敗了,你還能出現在這?」

「那一戰,天昏地暗,所有的天地強者都是同出一氣,勢要將這莫名降臨在九大陸的元魔怪物給驅趕出去,可是元魔的力量遠遠超過了人類,那一戰有太多太多的英才強者隕落,也正是他們的隕落換來了如今炎陸的祥和。」

「炎祖在那一戰中,可謂是威名赫赫,擁有著赤炎神體的他,操控著極致的火焰,生生將元魔所在的集聚地焚了個十年,正是這十年焚天,才是將元魔給逼退出炎陸!」炎靈老人言語之間,透著一股濃濃的傲意,炎祖之威,誰人聽了都是驕傲無比,這是人類的強者!

青陽聽得有些心神迷離了,他心中熱血沸騰,好想穿越時空,回到那個年代,一睹炎祖風采啊。

「只是,這一戰的代價太大了,整個大陸都受到了嚴重甚至是毀滅性的打擊。而炎祖本人,更是受到元魔重創,他的神器也在這一戰中,作為媒介,生生將元魔給封印在了這一片大地之上。」炎靈老人語出驚人。

「什麼?封印?難道炎祖沒有將元魔盡數逼退,甚至是斬殺嗎?」青陽疑惑地道。

但是炎靈老人卻是連連搖頭,目光有些忌憚地道:「元魔的恐怖,遠遠超出了你的想象,饒是以炎祖之力,也無法將他們盡數毀滅,只能選擇封印,而他的兩種神器,一種受到了重創被封印,一種則是作為媒介,封印了這該死的元魔。」

「而那並被重創而封印的神器,便是你所獲得的…真炎劍。」

「什麼?真的假的?!!」青陽連忙將真炎劍從羅戒中取出,震驚無比地道。

「這柄劍…居然是炎祖使用過的…神器!!!」青陽手有些激動得顫抖了,這劍…居然是炎祖用過的!

「呵呵,你這小子…的確,這劍便是伴隨了炎祖大半輩子征戰的神器,只是如今它已重創,不得已才自封印起來,這下…你也明白我所說的責任了吧?」炎靈老人見狀也是哈哈大笑,年輕真好。

「慢著…」青陽忽然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

「既然這劍是炎祖使用過的神器之一,它會在此處…那另外的一種神器不會也在這裡吧…那炎靈前輩…你是…!!!」

炎靈老人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青陽,祥和地笑道:「不錯…我正是那另一個神器的器靈,炎靈!」(未完待續。。) 「什麼?前輩!你果然是神器器靈!」青陽目光閃爍不定,努力平復著心中的震駭,其實在第十層見到炎靈老人的時候,青陽心中便已經有了猜測。

只是沒想到,這炎靈老人居然是炎祖使用過的神器之靈,一瞬間青陽便彷彿看到了炎祖當年瀟洒的身影,那個年代,是苦痛的,但也是讓人無限嚮往的,因為,那個時代,強者漫天飛。

「呵呵,事實上,嚴格上來說,我只是神器器靈的一個身外分身。若是我真身在此,又豈會停留在此處。」炎靈老人目光中有著一絲笑意,緩緩地道。

「分身?」青陽連問道。


「不錯,這也跟遠古大戰有關。」頓了頓,炎靈老人的臉色忽然變得肅穆起來,他繼續道。

「準確來說,是跟遠古大戰的禍首元魔有關。」

「元魔??」青陽吃驚的道,聽完那個故事後,青陽大概能想象這群邪惡的元魔到底有多恐怖,至少連炎祖都無法滅盡他們,無奈只好選擇封印他們。

「不錯,元魔不僅實力驚人,同時他們的生命力和繁衍力也很恐怖,當年炎祖生生將元魔域焚了整整十年!十年間,火焰獠天,可是即便如此,那群元魔依舊猶如蟑螂一般,始終無法滅盡。」

「最終,炎祖便決定將神器作為媒介,生生將那片元魔域給封印起來!而老夫的真身,正是鎮壓著這幫畜生!」說到這。炎靈老人渾身氣勢一變,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陡然瀰漫開來,讓得青陽心中大驚。

聽到這裡。青陽心中的驚駭已經是不能用言語形容了,眼前的這個老人,居然鎮壓著當年令人聞風喪膽的元魔!這是何等的魄力和實力,才能做到!


想到這,青陽眼中的敬意已經是泉涌而出,他恭恭敬敬地朝著炎靈老人抱拳道:「前輩真是讓青陽敬佩不已,僅憑一人之力。鎮壓著那恐怖的元魔。」

然而炎靈老人卻是微微擺了擺手,嘆道:「呵呵,沒什麼。真正出力的是炎祖。這麼多年過去了,這群元魔也是可怕,居然在老夫的鎮壓下,還能不斷釋放出魔氣侵蝕著封印。若是有朝一日他們爆發而出。那恐怕將又是人間一大災難啊!」

「什麼?難道他們還能傷害到炎靈前輩您?」青陽雙目一閃,心中感覺到這元魔恐怕比想象中還要恐怖啊。

「哈哈,豈止傷害,簡直是要生吞了老夫!」炎靈老人忽然一笑,道。

「不過,老夫作為神器之靈,又豈能讓這幫畜生作孽,拼盡全力再度壓制住了這群傢伙。近來多虧了炎湖之靈的相助,老夫可以保證五年內這幫畜生不能出來肆虐。」炎靈老人徐徐道。目光中有些擔憂閃過。

「炎湖之靈?前輩您不就是炎湖之靈了?」青陽狐疑道。

「非也,老夫乃神器之靈,炎湖之靈是天地孕育而成的靈物,不同。而此番你們的炎湖洗禮,也是炎湖之靈出手的。」炎靈老人搖了搖頭,道。

「原來如此,那麼前輩…五年後呢?」


聞言,炎靈老人眼中的擔憂之色立即變濃,嘆息道:「這正是我所煩憂的事情,五年之後,老夫恐怕就鎮不住這些畜生了,他們的生命力和實力一直不斷恢復,總有一天,老夫是壓不住他們的。到時候…恐怕世界就要亂了,而事實上,這也是我找你來的原因。」

「我?」聽罷,青陽楞住了。

「不錯,記得前面我說的責任么?真炎劍既然選擇了你,那麼你就是神將之王,神將之王的任務便是齊集輪迴后的九道神將,準備再次迎接跟元魔的戰爭!」炎靈老人拋出重磅炸彈。

「什麼?神將之王?九道神將?」青陽感覺有些突然,腦袋有些混亂。

炎靈老人目光凝聚在了青陽的身上,認真的道:「不管你願意與否,這個責任,你必須擔下,因為你手中握著真炎劍。」

「當年炎祖封印了元魔后便是元氣大傷,匆匆留下了幾句話后便是閉下了百年之關,而今已經過去了好幾百年,期間他只收了一個徒弟。而他留下的幾句話,便是要求老夫找到未來的神將之王,同時齊集九道神將。炎祖大人早就知道,封印是斬草不除根的事情啊…」炎靈老人唏噓地道。

「你…願意背上這個重擔么?」炎靈老人無比認真地盯著青陽,沉聲道。

說實話,一下子接受這麼多的信息,青陽覺得有些混亂,但不管怎麼說,他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懵懂小子,他經歷了一遭凡人人生后,心境早就不一樣,那種明悟天地的感覺,讓青陽明白,有些事情,因果循環,恐怕該擔下的,還是得擔下。

沉默了半晌,青陽忽然抬起頭,目光閃爍著亮光,他不是一個懦弱的人,他也不是一個沒有承擔的人,男人,就要頂天立地!

「我願意,前輩!只要青陽這點微薄之力能夠發揮作用,我定會傾盡全力!」青陽斬釘截鐵地道。

「好!哈哈,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炎靈老人聞言心情大好,豪邁的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