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為什麼在內院見不到這位師兄呢?」很顯然萬江打聽了不少這個地榜第一神秘師兄的事情。

「不清楚,他這個人完全是為了追求仙路而修鍊,很少與人見面,大多數的時候都在外歷練,所以你們很少見到他,所以你就打消了想請教他之類的想法。」孟易見稍稍一想就清楚萬江心中的念頭,於是開口說道。

「就是萬江,你就別打聽那個傢伙了,他是個怪人。」孟菲菲也十分的贊同哥哥的話語,雖然他不過今年才進入青山書院的,但是對那個神秘師兄的名聲可聽了不少,起初也與萬江一般,想要打聽他的消息,但是到了現在已經放棄了。根本尋不到他的蹤跡。

「孟師姐,我們怎麼去帝窟呢?」就在這個時候,向東拿起身邊那比他還要高大的星殞砣問道。

「我們在這裡等幾個人到時候有人會帶路」孟菲菲望著與星殞砣極為不搭調的向東有些啼笑皆非,但還是忍不住的說道。「向東,你拿著的這個大鐵鎚是你的武器?太難看了,來給我,我給你換一個。」

說完,孟菲菲就伸手想要從向東手中接過。

「停,孟師姐,你別動我的星殞砣你拿不動他。」向東連忙阻止,畢竟這個幸運砣可是有九九八十一斤重,如果掉以輕心的話都能砸死一個人。

「有那麼誇張嗎?連你一個小不點都能拿動?我還拿不動?」孟菲菲不信,覺得向東是在糊弄他,細長的柳葉眉微微皺起,小嘴朝上一掘,漂亮的臉蛋寫滿了不樂意。

「孟師姐,向東說的是真的,這個幸運砣有九九八十一斤重,是向東從兌換殿兌換的。」萬江見狀,急忙解釋道,還怕孟菲菲不信將兌換殿也說了出來,相比在青山書院這麼久的孟菲菲應該知道這東西。就算不知道,看也看見過。

「什麼?這就是那個黑漆漆的大鐵鎚?」孟菲菲聞言,張大了嘴,滿眼的不相信,隨後對這向東問道。「這個大黑錘可要一千五百點靈點你難道把莫石長老那個任務的靈點就兌換這個了」

此時孟菲菲不能不相信了,在青山書院這麼些日子,兌換殿一層的東西可以說非常的熟悉,這大黑錘曾經就讓許多的師兄大為頭疼,甚至有一陣子他還想讓他哥哥孟易見兌換出來當武器呢。

「對了,我都忘記了,你可是連莫石長老那塊鐵鎚都揮動的如大風車般的小怪物呢!」隨後孟菲菲突然想起來煉器殿的事情。

向東無語,沒有回話。也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走來四人,一女兩男和一個中年男子。這一行人衣著基本相同,好似城主府的裝飾。

「菲菲,你這麼早就在這裡等我們了呀。」突然遠處那個黑衣女子見到了孟菲菲,快速的朝著這裡跑來,年紀不大卻身姿高挑,身軀玲瓏有致,面小目大,十分誘人,這少女長了一副禍國殃民的臉蛋,與孟菲菲的青舒淡雅不同。

「娜娜?」孟菲菲聽見,轉過身子看奔跑而來的豐滿女子喜悅的說道,很明顯孟菲菲和這個叫娜娜的女子關係親密。是很要好的朋友。

「良叔,良兄。」與此同時另外兩個模樣十分相同的少年和中年男子也來到了近前,一臉無奈的看著極度興奮的娜娜,而一旁的孟易見則急忙招呼道。

「易見兄,許久不見,修為又漲了!看來此次的帝窟之行,可以拿到點好傢夥了。」這兩位模樣相同的少年對這孟易見開口,十分熟絡的說道。

「這兩個傢伙不會就是你和我說的青山書院的兩位師弟吧?」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名叫娜娜的少女輕悠悠的走到了萬江和向東的面前不過雙眼卻十分好奇的望著向東說道。

「嗯!沒錯,這個小傢伙就是我們青山書院不久前院長親自測試的小天才,向東,那他身邊的就是萬江一直都是青山書院的弟子,只不過一前都是外院不久前才進的內院。」孟菲菲見狀趕緊給眾人介紹到向東與萬江。

「但是你可別小瞧這個萬江,他雖然才剛剛突破到氣旋境一重,但是人家匯聚的可是匯靈旋。」孟菲菲望見眾人的目光都在向東身上,於是連忙把萬江的信息說給眾人。

「嗯?不錯不錯。」那中年男子一聽,將目光看向了一臉淡然的萬江誇讚的說道。而娜娜和模樣相仿的兩個少年也罷目光從向東的身上轉移到了萬江。

幾位都是年輕人,沒過一會兒的時間互相認識了起來,那豐滿誘人的少女名叫良玉娜是晏城城主的長女,而那兩位模樣十分相似的則是晏城城主的雙胞胎兒子哥哥叫良玉青,弟弟叫良玉成。兩人都是良玉娜的弟弟。

而那中年男子則來歷頗大,是整個晏城的護城統領良康,晏城城主良振的親弟弟。這次也就是良康護城統領帶幾人去帝窟。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去帝窟了。」過了一會兒,等眾人都互相熟悉后,良康望著幾人說道。

眾人沒有異議,早就已經磨拳霍霍。於是騎上青山學院養殖的奔雷馬跟隨著良康朝著帝窟貳去。奔雷馬是一種雜交凶獸,沒什麼攻擊了,速度又快,所以是大荒通常的代步工具。

此前良玉娜就對向東拿著那對其身子來說巨大的鐵鎚感到疑惑,一問得知后,想要看看在馬上向東由該如何,然而結果令他大吃一驚。

只見騎在馬上的向東,依舊手持星殞砣穩穩的將其放在手中,絲毫沒有因為奔雷馬奔跑而產生的劇烈抖動所影響,十分的穩固。

只不過築基中期的實力,卻揮得其將近萬斤重的星殞砣不可謂不是個怪才。而良振良康兩兄弟望向向東的眼神則充滿敬佩。

這兩兄弟都有著氣旋一重巔峰的實力,但戰鬥方法比較奇怪,兩兄弟是並肩作戰,一旦一個人離開,則另一個人的戰鬥力將大幅度下滑,但是兩人一旦在一起,實力就會成倍。對上氣旋境二重的人也不在話下。

良玉娜和孟菲菲一樣式氣旋一重中期,實力相差不大。而萬江則比二人強一點,畢竟匯靈旋所帶來的氣罡非同一般。向東除了他自己外怕是其餘人都不清楚具體戰鬥力。

所以這一行人整容十分強大,人數雖人不多,但每個人就是精英般存在,到時候只要在帝窟中配合默契基本上難遇敵手。

沒過多久,眾人跟隨著良康就來到了帝窟不遠處停下。

帝窟傳聞數萬年前晏城拜帝境強者所有的秘境,也是其隕落之地,其中兇險異常,一般封王境強者也不敢掉以輕心,但是隨著多年來晏城強者的探索,很大一片區域已經十分的安全,雖然還有一些兇險的地方,不過這也在所難免。


這畢竟是拜帝境強者所開闢出來的秘境,其中數萬里大小,有些地方禁制重重,如果碰到那就算是封王強者也會受傷,這還是經過晚年禁制減弱,要是一些強的禁制怕是封王強者也會飲恨其中。

此刻帝窟前已經來了許許多多的家族,其中童家赫然就在最前方,在其身旁不遠處有一群來歷神秘的少年,正是吳郡孫家孫士。

他們幾人除了孫士外,都與童飛等人相聊甚歡。就在此時他們也發現了孟易見等人。於是童飛以及孫士旁邊一身材高大,卻極其纖廋的男子朝著孟易見道。

「童飛見過良統領。」童飛先是對這良康一拜,畢竟良康可是封王境界強者,是晏城的護城統領,而在他身邊的高瘦男子卻一聲不吭,沒有將良康放在眼裡。

良康雖然見到,但是卻沒有說什麼,對這少年的身份他也了解,心中雖然怒其不懂規矩但卻不想給他大哥招惹麻煩所以直接無視。


「菲菲,你們怎麼現在才來?」這個時候童飛對這孟菲菲一臉柔情的說道。

「要你管。」然而孟菲菲十分的不領情,美眸一瞥,一眼都不象看童飛,轉過身子說道。

「呦,這是誰家的姑娘脾氣挺暴的,不過本少爺喜歡,來**給少爺轉過來看看!」就在這個時候,那身形高廋卻佝僂一臉痞氣的對這孟菲菲說道。

霎那間,連童飛的面色都是一變,四周圍許多雙眼睛朝著少年望去,氣氛陷入一種怪異。 第二十六章結仇

陳謚也就是那高瘦少年,並不在意,在他的心中看來晏城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之地,與自己身處的吳郡根本無法向

比較,所以根本看不其晏城人,就連童飛要不是需要他,怕也看不上。

不過除了那些封王境的強者陳謚有些忌忐外,其餘人其餘人都不放在眼中,而陳謚的表現引起了不遠處孫士的不滿

,兩道劍眉輕輕一瞥,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

「你是哪根蔥?」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孟菲菲根本不管陳溢是什麼身份,俏臉怒氣沖沖,朝著陳溢喝道。

陳溢一聽,原本眉飛色舞的面容霎那間陰沉下來,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孟菲菲絲毫不給他面子直接呵斥,這讓一向

注重顏面的陳溢無法接受。

右手突然向著孟菲菲抓去,氣旋境一重巔峰的修為顯露,很明顯這是要教訓一下孟菲菲。

突然動起手來的陳溢讓眾人吃驚,孟易見也沒想到,就連童飛也十分詫異,可是就在這轉眼間那虛空中凝聚的手掌

就快要掐住孟菲菲的脖子。

孟菲菲面色黯淡,他被陳溢的氣息鎖定在加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馬上就要被陳溢抓住。

碰!!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柄十分怪異而笨重的大鐵鎚突然出現在孟菲菲面前,一錘將那手掌敲散,並且帶著勢如破竹的

氣勢朝著陳溢貳去。

「向東!」孟菲菲心裡一喜,方才她就快絕望了,可是向東的出現讓她開心不已。

此時向東小小的身子拿著與其不上匹配的星殞砣狠狠的砸向陳溢,陳溢也如同孟菲菲一般沒有想到有人敢對他出手

,所以並沒有反應過來,但是氣旋一重巔峰的境界不是擺設。

陳溢面上風輕雲淡,向東的境界不過築基中期,在他眼中就如螻蟻,所以他右手朝著飛奔而來的鐵鎚輕輕回擋,在

孟菲菲幾人怪異的眼中被鐵鎚轟飛出去。

將不遠處的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童飛見狀,面色凝重的望了一眼很輕鬆的向東,原本在他心中就已經很高估向東了,以為他碰上氣旋一重的人都可

以抗衡,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陳溢乃是氣旋一重巔峰的修為,卻依舊擋不向東一錘,雖然是大意的情況下,但就這也

不得不讓童飛心中警惕。

吐!!跳出大坑的陳溢一身狼狽,嘴角還掛著一絲絲血漬,頭髮凌亂的披在身後,雙眼惡狠狠的望著小小身子的向

東,戾氣道。

「陳伯,給我把那個小雜種抓起來。」很明顯陳溢生氣了並且十分的痛恨向東,因為向東讓他丟了人,在這麼多

人面前,這足以殺了他。

「是,少爺。」陳溢來的時候陳家派了一個氣旋七重的高手保護他,此刻這面容蒼老的被陳溢稱作陳伯的老者緩

緩走出,對這向東陰森森的說道。

「小傢伙,你竟敢對我家少爺動手,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量,」這老傢伙說著,手中一揮,很顯然是陳家的一貫

手法,雖然與陳溢動作相同但是威勢卻天壤之別。

這老者在虛空匯聚的大手十分凝實,厚重,像是一塊玉,散發著瑩瑩精光,龐大的氣場直接鎖定向東壓制住他。

然而讓老者吃驚的是,向東絲毫沒有被其氣息所壓迫,嗖!的一下,在玉手飛來的瞬間,身形消失在原地,速度非

常快的奔向老者身前,星殞砣帶著一道僵硬的姿勢朝著老者揮去。

陣陣的破空聲響便虛空,強大的氣流撲面而來。眾人吃驚。而萬江則心中駭然,向東所施展的怪異姿勢正好是黑

色古樸殘篇的動作。令萬江沒想到的是向東這麼快就在實戰中用了出來,並且對手還是一個氣旋七重的強者。

咚咚咚!!向東和老者在空中連續對拼了三下,隨後被老者一巴掌揮來連帶著人和星殞砣都被其擊飛,重重的摔

在地上,一個比陳溢還大的巨坑出現在地面上。

嗖!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向東很快就從深坑中跳了出來,除了身形微微狼狽外和嘴角溢血其他一點傷都沒有,這讓

老者的面色開始沉重起來。

「小子!叫什麼名字?是那個大族的後輩?」很明顯老者遲疑了,他害怕向東身後有人,這等的天才放在吳郡都

是前列的,如果成長起來怕更加兇悍,所以謹慎的問道。

「關你屁事,」但向東十分的不給面子,擦了擦主角的血漬,十分不屑的朝著老者撇撇嘴說道。

「好小子,既然你這麼沒大沒小,我就帶你家長輩教訓教訓你。」老者心機十足,抓住向東無禮的把柄想要出手

,到時候就算其有人相助也有借口。

又是那玉手襲來,這次老者全力出手,氣旋七重的氣息死死的鎖定住向東,讓其動彈不得。但是向東一張嘴卻大喝

道。「就憑你,還代替不了我長輩。」很硬氣,向東沒有畏懼,抓起手中的鐵鎚提在身前,想要硬拼。

然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陣陣破空聲,一行四五人出現在眾人面前,為首的一位老人身著白色的長袍,面目慈善


大手向著襲向向東的玉手而去。要解救向東。

「執法殿長老!!」孟菲菲等人見狀,驚喜異常,知道向東無礙,而孟易見萬江幾人也是鬆了口氣,方才在他們

心中可是為向東捏了把汗,畢竟還沒到氣旋境界就與氣旋七重的強者交手,實在有點驚駭世俗。


執法殿長老所帶來的四人皆是青山學院天榜的幾位天才,此刻正自兀的站在不遠處,一點也沒有關心這裡。

執法殿長老有著封王境界的實力,很輕鬆的就將那玉手給攔了下來,隨後來到向東身邊,對這不遠處陳溢身邊的老

者說道。

「這小傢伙是我青山書院的弟子,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看在我的面子上,繞了這小子。我代為賠罪。」執法殿

長老早就洞悉了前因後果,知道是陳家的小子失禮在先,可是向東對老者出手也有些失禮所以開口說道。

「原來,這小子,是青山書院的高徒,不過這德性方面可不怎麼好,長老該多多管教一番。」這陳姓老者和顯然

知道執法殿長老在青山書院的地位,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