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這個辦法出現的時候,就會是你把你剛剛搭建的所有框架都給毀滅的時候了。」

「理論是這麼來學的,書也是這麼來讀的,學科的發展,也是這麼來發展的。為什麼要做研究的道理也是在這裡,有效的科研它很難。」

當你去觸碰到某一種壁障的時候,除非你有超過解決這種辦法的強大能力,可以一下子把它全部給摧毀掉,否則的話,你就只能夠去摸索一條解決的辦法。

有解決辦法之前,肯定是要有一定的解決思路,可以提供給你思路依據的只有這麼幾種,老師的話,現有的文獻,現有的知識體系,或者說你能夠查得到的東西。

這些都是!

只是,現在陸成要面臨的,是查不到的東西,所有能夠查到的東西,都不是按照覃元武和岳南極兩個人受傷的情況來寫的,那要怎麼辦?

那就只能夠提取這些已有東西的精華,再結合自己的思維體系和知識結構進行深華。

而陸成現有的知識結構,還沒辦法去解決現有的問題,陸成還是只能夠繼續來回憶。

這是林輝給陸成講的一段話,作為他的入門引領:

「一,你怎麼做。二,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三,你還要怎麼做。四,你會怎麼放下。五,怎麼才能做得更好!」

「五層,其實就是代表了五種不同的境界。」

「怎麼做和為什麼要做,是你在住院醫師的時候,就該掌握的。就比如你已經完全熟練了基本的技能,熟練的把控了手術指征后,你會看病治病了。」

「當你知道你還要怎麼做得時候,你就可以給人解圍了。這是在你病人遇到了相關併發症的時候,你在思考怎麼去預防這些併發症,並且用你的技能減少這些併發症。這時候你就可以開始帶學生了。」

「你會怎麼放下,在這個時候,你已經對專業的領域非常熟練了。達到了這一個專業領域內的上限,然後你就該把當前的治療方式都放下,然後思考自己的治療思路,然後去追求改進的方法!」

想到這裡的時候,陸成就知道了,現在自己該做的事情,就是,把現有的治療方式暫時都放下,然後思考自己的治療思路,然後再去追求改進的方法。

這才是正確的解決之道,而目前的時間有限,任何治療方式的改進,都需要時間,所以自己就需要在短時間裡把這種辦法做出來。

陸成於是看向了自己的兩項技能:

「特殊被動技能:共通。(備註:唯一技能,無等級,不可升級,被動技能,可主動開啟與關閉)」

「特殊場景技能:沙場點兵!(唯一技能)」

「特殊被動技能:共通:擁有本被動技能后,你可以隨機臨時將一項已獲得技能等級提升至當前所有獲得技能等級中最高等級,當前最高級別限制:登峰級。」

「被動技能無冷卻,主動開啟后最大可持續時間:24h。冷卻時間:10倍主動開啟時間,依據開啟時間而定。(最大冷卻,240h)」

共通的技能是神技,所以,在自己使用的過程中,可以不用開啟太多的時間,一旦有了新的治療思路或者是試驗的思路,就完全可以交給特殊場景技能:沙場點兵。

特殊場景技能每天雖然只能夠免費使用一次,再使用一次,一次就是五千。

陸成看了看自己的金幣與銀行卡餘額,總共有十五萬,也就是能夠額外開啟三十次左右!

陸成就稍稍皺了皺眉頭,這可是自己積攢起來的買房錢啊。

7017k 尼石城上空,楚帝雄渾霸道聲響徹,清晰傳入三將將士耳中,項羽,白起,黃飛虎,李存孝等人循聲向虛空看去。

只聞楚帝巨聲,卻未曾見到四國帝王身影,諸將皆知楚帝勝了,一瞬間,他們面臨興奮,血脈賁張,縱馬馳騁於沙場上。

所過之處,殺伐愈發兇猛,兵戈揮動如飛,馬前無一合之敵。

馬鳴長嘶,殺戮不止。

夕陽西落,霞光萬丈,今夜尼石城外註定是一個殺戮之夜,這裏將變成讓天地皆驚的修羅戰場。

此時。

龍唐帝國,龍都皇宮御書房內,木案前端坐的李世民幽幽睜開雙目,嘴角一抹血漬溢出,滴落在面前木案上。

「楚帝,竟擁有禁忌之力,他總是會製造出無限的驚喜!」

「此番尼石城下四國帝王出現,雖未將楚帝斬殺,卻讓他底牌盡出。」

「哈哈哈,你註定只是跳樑小丑而已,禁忌之力,多麼讓人嚮往的力量!」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楚帝終究難逃一死!」

李世民手指輕撫而過,將嘴角血漬擦拭乾凈,泛起一抹獰笑,起身拂袖向御書房外走去。

當然。

遭受創傷的並非只有李世民一人,大秦帝國皇宮深處,始皇嬴政雙眸睜開,一口血柱飈濺而出,噴灑在面前木榻上。

嬴政目眥欲裂,龍顏大怒,尼石城外,太子扶蘇被殺,分身被毀,楚帝可算是狠狠的將他打臉。

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砰!

嬴政面容猙獰,一掌將面前木案拍成齏粉,縱聲怒喝道:「趙高,召墨家,陰陽家,墓王,邪鬼子等人入宮,另外傳國師前來見駕。」

「陛下,何事如此動怒?」

「快去!」

聽到趙高的詢問聲,始皇暴怒厲喝,御書房內真氣漣漪將大殿震蕩的支離破碎,雄渾聲滾滾而動,趙高臉色蒼白,不敢有絲毫遲疑,起身大步流星離開。

始皇動怒,楚帝殺扶蘇,毀他分身,讓他決定一品大秦的顏面盡失,另外楚帝施展的大衍生術和禁忌之力,讓始皇非常垂涎,召集各大勢力前來,責令他們取楚帝首級。

當然了。

怒不可遏的非始皇嬴政一人,遠在大汗帝國的鐵木真此刻暴跳如雷,右賢王赤術隕落,二十五萬大軍有去無回,尼石城一役,大汗帝國損失最為慘重。

「父皇,何事如此動怒?」

「托雷,傳朕令,命十大戰王,八大統帥,四方元帥以及仙師,入宮見駕,朕有重要事情與他們商榷。」

「孩兒得令!」

托雷稟拳領命,起身疾步向殿外走去,鐵木真面色鐵青無比,恨得咬牙切齒,突然陰桀雙眸中一抹精芒閃過。

「來人,命真別姬公主前來!」

尼石城一戰,徹底讓大秦,大汗,龍唐三國帝王陷入暴怒中,只有劉邦一人悠然自得,分身返回后,大漢皇宮內響起劉邦狂笑之聲。

經過尼石城一役,劉邦看似同時和四國交惡,可實際上獲利最大的就是大漢,劉邦料定接下來時日裏,大秦,龍唐,大汗三國必將與楚不死不休。

大漢帝國獨善其身,坐山觀虎鬥,最終坐收漁翁。至於對楚國的態度,不結盟,不打擊。

……………..

一晃半個月時間過去,尼石城外大戰早就結束,眼下楚國名動天下,以一敵四立於不敗之地,將四國來犯大軍擊潰,消息早已像瘟疫一般,席捲大陸上每一個角路。

大戰止,天下驚。

楚帝卻因為身受重傷,一直處於閉關療傷中,姜尚和白起負責尼石城內大小事宜,關於尼石城外大戰,眼下俘虜成為楚軍最大隱患。

四國百萬雄師前來,戰敗后,苦戰三日時間,輾轉千里之遙,最終只有不到三十萬殘兵逃走。

此戰,楚軍斬敵五十萬眾,俘虜達到二十萬人,四國將士皆有之,這半個月時間裏,姜尚,白起,項羽等人一直商榷俘虜歸屬的問題。

一次性將二十萬俘虜穿插在楚國大軍中,眾人擔心會存在隱患,要是他們委曲求全,沙場交鋒時倒戈一擊,那對於楚軍可是致命的打擊。

最終,姜尚提出先將二十萬俘虜分批看押在巨石城中,等楚帝出關之後再聖裁。

此時。

尼石城內,將軍府後院,楚帝一襲龍騰鳳舞的白衣,移步從房間內走出,長吁一口氣,張開雙臂活動了身子。

楚帝環顧四周,並未發現小桂子的身影,也不知城內情況如何,起身向前廳方向走去。

就在此時,尼石城外出現一支兵馬,正浩浩蕩蕩席捲而來,大軍人數眾多,荒野上一眼望不頭。

滾滾煙塵襲空掠動,馬蹄鞭撻大地,隆隆巨響傳入尼石城上空,城池上守將是秦瓊,尉遲恭二人,忽見城外大軍襲來,皆是面露惶恐之色。

「四國大軍剛剛逃走半月,不會這麼快有捲土重來!」

「敬德,馬上擂鼓鳴金,同時城內諸位將軍前來城池之巔,前來大軍身份不明,三軍必須馬上戒備。」

聞聲,尉遲恭緊攥手中馬槊,身影昂立如槍,舉目遠眺城外大軍,雄渾聲響起:

「擂鼓,鳴金!」

「轟隆!」

「轟隆!」

城池之巔,戰鼓四起,守軍劍拔弩張,全軍進入戒備中。將軍府內,楚帝尚未抵達前廳,就聽到隆隆戰鼓聲,瞬間改變方向,朝着將軍府外走去。

此時。

白起,項羽,黃飛虎,賈復,李存孝,姜尚等人循聲而動也正向府外走去,將軍府門口,諸將與楚帝相遇。

見楚帝出現,眾人紛紛上前施禮。

「子牙,白起,可知發生何事,怎麼突然傳來戰鼓聲!」

「陛下,末將尚不知發生何事,循戰鼓聲動,準備前往城池上一探究竟。」

聞聲,楚帝頓了頓,拂袖向府外走去,道:「一起,去看看!」

少時。

楚帝帶領諸將登上城池,此刻,城外大軍已經直逼城下,旌旗招展獵獵作響,戰馬嘶風長鳴,陣型整齊劃一,將士龍精虎猛,可看出是一支極具戰力的軍團。

哐哐哐~

哐哐哐~

馬蹄鞭撻大地,大軍停止前行,橫列於城池之下,清風吹徐而過,鋒芒四射的戰甲和兵戈,散發出璀璨耀眼的寒光。

「陛下,城下大軍並不屬於四大帝國,這旌旗倒像是雲幻帝國的雲騰旌旗,一品雲幻帝國怎麼會突然揮軍前來尼石城?」

姜尚面露疑惑,不解之聲響起,白起,項羽,黃飛虎眾將亦是詫異不已,雲幻帝國遠在數千里之外,難道他們也想趁著四國大軍攻城時分一杯羹? 《你來選偶像》的第十一期節目播放出,點擊量高到爆表,兩大頂流男明星,第一次出現在同一個綜藝節目上,雖然沒有過多的交流,卻依舊看點很多。

遲辰顧允澤,顧允澤顧顏沫,林森落性感美女的詞條,也在節目播出不久后,迅速上了熱搜前十話題討論度過億。

我操,遲辰和顧允澤兩個人站在一起,我他媽突然好想磕CP,我一定是瘋了。

這兩個人是對家耶,為啥互動看起來很好磕,主要兩個人顏值都太高了,好帥,他們兩個要是演一部耽改劇,絕對爆火呀。

都讓開,這兩個人都是我老公。

顧允澤對顧顏沫也太好了吧,把歌給她唱,還來幫忙扣舞蹈動作。

我只想說,顧顏沫給錢了嗎?

我他媽想魂穿顧顏沫。

林森落好美好辣,好,性感,我好愛。

我要是遲辰,林森落顧顏沫,我都要。

我突然好希望遲辰跟林森落複合呀,然後兩個人去參加戀愛綜藝,我好想看看,帥哥美女是怎麼談戀愛的。

隨著節目第十一期的播出,馬上就要迎來《你來選偶像》的總決賽,總決賽採用直播形式,直播前三個小時,開啟線上投票,總和前幾期的所有票數相加,前六名選手出道。

《你來選偶像》的投票機制,絕對的公開透明,沒有黑幕,也是觀眾一直喜歡追的原因,所以從這個節目出來的選手,不管是在團,還是之後解散單獨出道,人氣都是非常高的。

顧顏沫從劇組趕到連市錄製總決賽,總決賽的日程,粉絲們都知道,於是顧顏沫下飛機后,便有很多粉絲接機。

顧顏沫穿了一件黑色衛衣,搭配了一條藍白格子的長裙,裙子的花邊袖子長出衛衣的袖子,黑色小皮鞋,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活力的像剛從遊樂園出來的少女,美好的像是展現在櫥窗里的洋娃娃,讓人愛不釋手到尖叫連連。

顧顏沫被粉絲們簇擁著出了機場,她很感恩的在上車前朝他們鞠躬,揮手,輕柔的對他們說,節目現場見。

顧顏沫很疲倦,這段時間不僅拍攝了電影,她還在拍攝電影期間,看了好幾個周嵐給她選的劇本,估計電影《憐》殺青后,她便又要進組了,她不想這麼累,這麼趕,可周嵐告訴她,這才是一個明星的正常工作的時間,那就是沒有停下的瞬間,你如果停了,會像壞掉的秒鐘,很難追回到那個正常的時間裡。

顧顏沫不會反駁,她只是覺得累,不是身體的累,是那種,她無法形容出來的累,就像她趕著畫了一張又一張的畫,可她一張都不滿意,因為她像一隻被牽著到處飛的蝴蝶,看起來很美,實際,沒有頭緒的像壞掉的泥。

顧顏沫嘆氣,唯一待在娛樂圈最開心的事情便是,她可以見到遲辰,卻不是隨時隨地,節目馬上就結束了,他工作那麼忙,比她嫌的很忙,還要忙,所以,她不知道,下一次的見面,是多久之後了,而她必須要更加努力,才會有下一次他們的見面吧,上次節目錄製結束后,他們都沒有再聯繫過。

顧顏沫還是常常上微博,卻不是看熱搜,更不是看自己的消息,而是看遲辰的動態,簽到打榜,看他什麼時候上過線,如果剛好她上線時,他也正好在線,她會開心到彷彿自己中了頭等獎,是那麼的幸運,我們剛好,在做著,同樣一件事。

遲辰不常發朋友圈,所以一個可以主動找他聊天的契機都沒有,讓顧顏沫很是傷感,她很想主動找他聊天,卻每每那時,都找不到一個很好的開端,沒有一個理由,要是她找他聊天,像魚鉤誘魚,該有多好呢,是不懷好意的蓄謀已久,卻是深思熟慮般的理所當然,誰都不會懷疑和猜測,多正常的互動和行為。

一想到又要很快見到遲辰,顧顏沫的嘴角,便忍不住泛起笑容,期待而又惶恐,她前幾天有看到他工作室發他拍攝雜誌的花絮,只是一個簡單到像剪紙的花絮,她卻覺得好看到像看完了一個展覽,只想快點見到他,雖然上次許睿的出現,讓她覺得心煩意亂,可是那些煩惱,在能見到遲辰時,化為烏有,遲辰是能讓她看見光,而想要繼續活下去的陽光,陽光在黑暗的生命面前,都能救活她,那沒有任何關係的許睿,能弄死她嗎?她為什麼要去在意呢。

場館外已經聚集了特別多的粉絲,人山人海的像是游在海里的水母,嘈雜擁擠的不會讓人覺得煩,只會覺得很美。

距離晚上八點鐘的直播還有四個多小時,選手們都在綵排,遲辰也在,他穿的很休閑,一身黑色的休閑服,戴著黑色的漁夫帽,卻讓人悸動到不敢上前。

遲辰站在台下,專註的看著選手們的綵排,結束后,認真的指出選手們的問題和站位,顧顏沫覺得,每次自己覺得好像,可以自如的跟他打招呼聊天相處時,他的優秀,他的光芒,他的耀眼,便瞬間把她打回原形,像一株信誓旦旦的含羞草,每次都失敗的無能為力。

顧顏沫轉身的瞬間,遲辰隨意的側身,漫不經心的目光,隨著她消失的背影而收回,早在她進來這裡時,他便看到了她,他很不明白,為什麼要盯著他看那麼久,卻不上前打一聲招呼,他也很不懂他自己,為什麼要等她上前,而不提前轉身,他寫過很多首情歌,唱過很多首情歌,演過言情偶像劇,卻好像,並不懂愛情。

顧顏沫進入她的化妝間前,遇到了段修予,面對他熱情的招呼,她依然顯得很淡很冷,彷彿他們從來不熟,他們也的確不熟,節目都快錄製完,總共沒有說過幾句話,儘管他們還在私底下一起吃過飯,還上過熱搜,也沒能演變成一個不打不相識的大眾梗,這讓段修予,哭笑不得,他在這個圈子裡混了這麼久,就沒見過顧顏沫這種,連裝一下都不裝的藝人,有個性,比他還有個性,比他更說唱。

。 不多一會,黑狗數量已經越來越多。

視野盡頭的甬道,到處都是亂串的黑影。

助教羅莎也發現了,跟着大部隊跑反而是拖累,她帶着一個人跑會靈活太多。

她的決斷也是非常果斷,拉起了那個叫「蕾娜」的女孩,然後就朝着蘇倫大大喊:「嚮導先生,我們分開走,請你務必把學員們帶到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