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進去吧,別在外面站著了,明兒,你等會兒還要去言府迎親,快去準備吧!」「是,父王!」

眾人有說有笑的進了王府,沒過一會兒,一輛馬車停在了昊王府門前,隨行的有十人,還有歐陽恪和沈琛騎馬在前領隊,全部人都圍繞著最中間的馬車,雖然衣著簡單,但能讓歐陽恪沈琛護衛的人,身份肯定不簡單,下人去報時,君昊聽聞變了臉色,激動不已,立刻到門前迎接!

君聖彥先出來,君聖煜其次!「皇叔,皇嬸!」「參見皇……」「皇叔免禮,這不是在宮裡,不用拘泥於禮數,微服出巡!」君昊表示懂了,又看向馬車,問:「公主她……」「嗯,來了!」

君聖彥見馬車裡沒動靜,以為靈雪又睡著了,就走上前笑著說:「小妹,到了,該下來了!」還是沒動靜,眾人都好奇地看著馬車,君聖彥無奈掀開帘子,沒想到還真睡著了,無奈地嘆了口氣,小聲叫醒她:「小妹,小妹,醒醒,昊王府到了!」

「嗯!」靈雪揉著惺忪的雙眼,問,「到了?可是彥哥哥我好累啊!」靈雪可憐兮兮地看著他,這次他沒有任著她的性子,拉著她出了馬車,將她打橫抱下來,但靈雪一到他懷裡就不鬆手了,抱著他的脖子兩眼一閉,靈雪背對著眾人,將頭埋在君聖彥的懷裡睡覺,君聖煜無奈地看著她,走到君聖彥面前接過她,靈雪接觸到熟悉的氣息,睡得更沉了,毛茸茸的腦袋直往君聖煜的懷裡鑽,看著懷裡的人兒,君聖煜寵溺地看著她,走到昊王面前!

「公主怎麼了?」君昊問道,自從回來,就沒在見過靈兒,畢竟當了她十五年的父親,感情很深,但又不敢進宮去看她,怕她責怪,聽說了她失憶的事,擔心了好久!

「無礙,昨天晚上睡得遲了些,皇叔,吉時未到,朕想先帶她去休息會兒!」「好好,夫人!」華雙見狀,將他們帶到了後院廂房休息!「皇上請!」

「有勞皇嬸了!」

剛進府,所有的官員都看到了他們!「參見皇上,王爺!」「平身吧,今日是君明大婚,眾卿不必拘禮,隨意就好!」「謝皇上!」君聖煜說完就隨著華雙去了後院!

他們這一走,所有人都議論紛紛:

「唉,皇上懷裡抱著的是何人啊?」

「難道是哪位寵妃?」

「沒聽說皇上要帶哪位娘娘來啊,會不會搞錯了?」

「你們哪真不知道!那是宣和公主,皇上的親妹妹!」

「啊!就是那位傳說是天帝之女轉世的宣和公主?」

「沒錯,祭天那天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公主一上去,天都變了,百鳥朝鳳啊,那樣的陣勢,真的是天生的鳳女啊!」

「看皇上的態度,對這位公主可真是寵愛!」

「誰說不是呢,從未見皇上這樣,也只有在公主面前才會這樣溫柔了吧?」

……

君聖煜抱著靈雪進了昊王府的廂房,一沾床靈雪睡得更熟了,他無奈的搖搖頭,有些後悔昨天晚上陪著她下棋玩鬧!看她睡得熟就沒有打擾她,他同君聖彥在外面的涼亭坐著,心中想著反正離吉時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早早出去只會讓外面的人更加拘束,索性就不出去了,坐在靈雪房門外等著,喝喝茶聊聊天!

「皇兄,小妹昨晚何時睡的,怎的這樣累?」君聖彥看了眼靈雪的房門問,君聖煜嘆了口氣,表示一言難盡!

沒過一會兒,夏贏澈也來了!

「哎呦,你怎麼也來了?」君聖彥戲謔地看著他問,他倒是一臉平靜,坐下后喝了口茶,說:「外面太吵,又要應付那些官員,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歡官場!」說完又朝周圍看了看,問,「表妹呢,還沒醒嗎?聽說在馬車裡睡著了!」

「還沒,等會兒就會醒了!」君聖煜欣賞著另一邊的美景說,腦海里回憶著前些天和鳳傾在御書房的見面……

君聖煜不停地打量著不遠處坐姿不雅的鳳傾,而鳳傾絲毫沒有緊張,而且特別放得開,一身宮女的打扮,翹著二郎腿,在御書房東張西望,時不時還品評品評!

「不是我說啊,你這御書房氣氛有些陰沉,不像我皇兄那兒,異常明亮,而且夜夜笙歌!」說完還喝了口茶,君聖煜看著他的樣子,無奈地搖頭,問道:「時候未到,七王來早了吧!」「唉唉唉,不早不早,見到公主就不早!」隨後又嘆了口氣,「要不是那天突然被人暗算,也不會……」

「靈雪救了你,就憑雲鳳兩國的關係,你大可以鳳國七王的身份入住驛館,為何隱瞞身份,還這副樣子留在靈雪身邊?」君聖煜有些惱怒地看著他,很不滿意他接近靈雪,好像除了他,任何男人接近妹妹都是圖謀不軌!

「聖煜哥,求保密,求收留!」鳳傾突然可憐兮兮地望著他,君聖煜扶額,捏了捏眉心,表示非常無奈,這傢伙小時候就這個樣子,現在長大了還以為他會有所收斂,沒想到這不要臉的功夫越來越高,和前世有過之而無不及!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副表情,朕可以答應你讓你留在宮裡,直至鳳西涼抵達,但是……你不能住在未央宮,要恢復你的身份,最重要的一點,和靈雪保持距離!」

「好好好,我答應,謝謝聖煜哥!」鳳傾城先答應下來,不過要是讓君聖煜知道他在想什麼,非得把他趕出宮去……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不過打鬥的時候雖然有新人加入,但暗處不知從哪兒射來的飛鏢,將他們周圍偷襲的人一一解決,出手的人沒有全部射殺,而是一旦發現有黑衣人偷襲,他們才會出手!

房頂上的那位也注意到了:怎麼回事?

「我去,這是咋地了,有高人相助了?」

「王爺,小心右邊!」歐陽恪大喊!

……

那個黑衣人無意間看到馬車周圍還有禁軍護著,立刻想到了馬車裡還有人,還是君聖煜兄弟倆很在乎的人,於是趁他們戀戰,突然向馬車那邊襲擊,同伴們替他引開了馬車周圍的禁軍,讓他一路暢通無阻,本以為會得手,沒想到他的劍還沒有接觸到馬車的一角,就被一股強悍的靈力震開,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公主!」「小妹!」

還以為公主出事了,沒想到緊接著就聽見了靈雪略顯慵懶的聲音:「真是吵啊,想要睡個覺都不得安寧,哈!」好像還打了個哈欠,那些人都懵了,以及那位披著黑色斗篷戴著面具,立於高處的幕後主使,對馬車裡的人都充滿了好奇!

「誰在裡面?竟敢傷我兄弟,還不速速……啊!」

「聒噪!」靈雪此話一出,周圍冷意橫生,突然從馬車裡傳來了一陣強勁的琴聲,所有人都被定住不能動彈,而此時君聖煜君聖彥歐陽恪都盤膝而坐,運功療傷,他們都感覺到有一股很純凈的靈力正在注入他們的身體里,這種感覺讓他們身心舒暢,而受了一掌的沈琛卻被靈雪的靈力吸到了馬車的斜上方,馬車裡還傳來了靈雪的聲音!

「沒想到會這麼弱……」停頓了一會兒,接下來等待沈琛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劇痛,琴聲持續響起,馬車周圍的光暈在他周身徘徊,「封霽,該醒了!」琴聲驟然停止,而懸浮在上空的沈琛竟然模樣大改,連身上的衣服都變了,當他落地時,君聖彥與歐陽恪看著面前陌生的面孔異常震驚,而君聖煜就明顯平靜很多,封霽是什麼樣子,他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

「他是……」君聖彥奇怪地指著他問,回答他的是他的親哥。「沈琛,也許現在應該喊他―封霽,天界第一神將,十二將之首!」

封霽猛然睜開眼,察覺到馬車裡熟悉的氣息,單膝朝馬車跪下,畢恭畢敬地說道:「參見公主殿下,殿下安好!」「去吧,速戰速決,留活口!」「是!」靈雪一聲令下,封霽就開始了,在他轉身的那一刻,眼神里透著很強的殺氣,完全沒有往日沈琛的樣子!

此時那些刺客已經能動了,只不過被封霽的變化嚇懵了,忘記了他們的刺殺任務,而當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就有一道黑影迅速閃過,等他們反應過來已經遲了,暈倒的時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太厲害了!」君聖彥忍不住發出讚歎,眾人都走到封霽跟前,都好奇的打量著此刻的「沈琛」!

「把他們都押回天牢!」「是,皇上!」

此刻沈琛的樣子讓君聖彥忍不住抬手伸向他的臉,但被沈琛躲開了,而且還一臉嫌棄地看著君聖彥!「我的天,你真的是沈琛?」「應該是前世,不過……」歐陽恪看向君聖煜,「皇上是怎麼會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好似還很清楚?」

君聖煜聽后嘴角上揚,看向沈琛,說道:「封霽,好久不見,上次見面還是……」「九萬年前的事了!」封霽說出了讓人震驚的數字,「好久不見,陛下!」

「九九九……九九萬年前,我靠,神話故事啊,amazing!」君聖彥特別驚訝,不過他這句話有些……馬車裡的靈雪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瞬間起了興趣,她之前就有些懷疑,現在幾乎是可以確定了,她的這位彥王哥哥……和她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一聽發音就知道沒好好學英語!

「你又說讓人聽不懂的話了王爺……」歐陽恪無奈地看著他說!「好多年不說了,一時沒忍住,嘿嘿!」君聖彥訕訕的笑著,絲毫沒有發現他的英文發音被馬車裡的靈雪吐槽了!

「封霽!」靈雪突然從馬車上緩步走下來,封霽看到后立刻上去扶她下來,靈雪也不拒絕,搭在他的手上下來,君聖煜突然眼神變了,他察覺到靈雪的變化了,那不是曦和元神覺醒,而是她本來的樣子!

「你……恢復了?」君聖煜很不情願承認這一點,靈雪就笑著看向他說:「不是恢復,而是……本就沒有失憶,大哥雖然用帝璽封印了我的記憶,但是大哥忘了,帝璽上也有我的一滴血,所以……」「對你沒有任何作用!」君聖煜失望了,他不希望她想起來!

「不過還要感謝大哥你,若不是你動用了帝璽,我的內傷也不會好,琴靈也不會恢復的那麼快!」

「算了,想起來就想起來吧!」君聖煜認了,但他的心裡還有著打算,決不能影響後面的計劃……

「你們……在說什麼?」 畫春光 君聖彥一臉懵圈,不像歐陽恪那般沉靜,大致情況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

靈雪看向封霽,打量了他一會兒,說:「不錯,戰鬥力還行!」「殿下過獎,還得多謝殿下喚醒了屬下!」「沒事沒事,舉手之勞!」

這樣以後讓你辦事也方便了,沈琛說到底都站在大哥那邊,絕不會幫我,但封霽不會,封霽可不會聽我之外的任何一個人!

「唉不是我說,你們能跟本王解釋一下嗎,聽著似乎很有故事,小妹小妹,跟二哥八卦一下!」君聖彥對靈雪擠眉弄眼的,一副很期待的樣子,但靈雪看向他,打量了一下,問:「二哥你確定我跟你說了你能聽懂?」「能能能,你二哥我可是聰明絕頂,無論多難都能理解滴!」

靈雪停頓了一會兒,接下來的話讓君聖彥激動不已,她說:「一個連英文發音都不標準的人,我能指望你理解我的話!amazing!」 豪門厚愛:強佔小嬌妻 「什麼呀,我可是英語八級……等等等……等一下,小妹你剛說什麼再說一遍,我沒怎麼聽懂!」

靈雪有些無語地捏了捏眉心,嘆口氣說:「唉,智商堪憂,理解能力差勁,看來語文也不好,八成是體育老師教的!」靈雪說完徑自走開,不理會他,「好了,我都困了,回去吧,應該沒事了!」說著眾人徒步走回皇宮,君聖彥一路上話很多,一直在問靈雪和君聖煜他們的故事,眼見他們不理他,他就去問封霽,但封霽回了他一句讓他的心都涼了!

「我沒必要回答一個凡人的話!」說完頭也不回的跟上靈雪,歐陽恪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也走了!

「小妹啊,你是不是,是不是……嗯,啊,嗯,唔,你懂的!」君聖彥一直在追問,但靈雪今天累著了,不想回答他任何問題……

等回到未央宮,靈雪已經很累了,送走了君聖煜,又送走了死纏爛打的君聖彥,耳根終於清凈了,當她躺倒在床上的時候,看著頭頂的床帳發獃,突然問了一句:「那個人抓到沒有?」

黑暗中的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回答了她:「公主,還沒有,不過根據我們的調查,那個人就是林逸,林臏的義子!」

「這麼肯定,你們魔教的消息這麼准?」靈雪笑著問,又說道,「今晚多謝你們出手相助了!」「舉手之勞,更何況,您與我們教主關係匪淺,教主早下過命令,要時刻護您周全,再有魔教和雲宮是一體的,公主殿下!」

早在幾天前,鳳傾城恢復七王身份時,他們就攤牌了,也是鳳傾城幫她到宮外聯繫到了魔教在雲都的分壇,雲宮並沒有在雲國建立分壇,所以只能找王兄的魔教幫忙了,她還記得那天讓鳳傾城幫她的時候,那是千萬個不願意,那人還趁火打劫了好多東西……

「對了,我讓你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嗎?」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對於靈雪要查的事,他們就是死活查不到,按理說,鳳傾城在回去時,一路上遭人刺殺,流落雲國,魔教不可能查不出來是誰幹的,但連千機閣出動了,依然是毫無收穫,就好像從未發生過一樣,靈雪總感覺幕後有一個神秘人在操縱這一切,但如今毫無頭緒!

兩人談話到此結束,靈雪很早便睡了,在閉上眼睛之前,忽然想到今晚看到君聖彥的樣子,莫名覺得有些好笑,總覺得這個二哥好熟悉,她嗤笑一聲,自言自語道:「我怎麼會覺得那麼像你呢,二貨?呵呵呵……」

靈雪不再想了,無論他是誰,待明天就會知道了!

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又是一個絢麗多彩的早晨,帶著清新降臨人間。靈雪正坐在鏡子前梳裝,未央宮裡沒有了往日的歡聲笑語,隨之而來的是靜謐安寧,平靜得像一碗水!

喜鵲和紅袖在給靈雪梳頭,時不時地瞄一眼鏡中的公主,她們似乎有些不習慣公主的變化,而且靈雪今日竟然不要穿準備好的華麗宮裝,而是一襲雪白的紗裙,特意囑咐他們不用繁瑣的髮飾,只盤一個簡單的髮髻,一支玉簪點綴就好,待梳妝完畢后,靈雪滿意的點點頭,還誇了他們手巧,隨後起身說了一句話:「傳膳吧!」

「是,公主!」兩人答道,但心裡不知有多少疑問!

「喜鵲姐姐,你有沒有覺得公主有些不一樣了?」「是不一樣了,性子更沉穩了,而且今天的衣著打扮都太素凈了!」「昨天晚上回來之後也沒有讓我們伺候,直接就寢了!」「皇上說過,公主好了!」喜鵲說完就徑直走到靈雪旁邊伺候,不再言語,作為公主的貼身侍女,無論公主變成什麼樣,公主還是公主,這就夠了,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小妹,小妹……」靈雪還沒動筷就聽見了君聖彥的聲音,嘴角一勾,就知道他要來!

君聖彥剛進來就看到如同天仙下凡的靈雪,和以前看到的靈雪好不一樣,但這不是他今天來的重點!「既然來了就坐吧,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靈雪甚至連看他一眼都不看,自顧自的用早膳,他有些不習慣,因為習慣了靈雪的鬧騰,突然變得這樣安靜,有些接受不了!

「說吧,你的故事!」靈雪說。「我的故事?不知道從何說起哎!」「比如你的名字,身份,如何來到了這裡,何時來的,怎麼來的?」靈雪放下筷子和碗,「你們先下去吧,沒有喊你們不準進來!」 老師別亂來 「是,公主!」她一手撐著下巴看著他,一副聽故事的狀態!

半晌后,君聖彥才開口:「我可不是一般人,我在那邊可是大明星,天王級的巨星,我是四年前來到宣和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來的!」

「哦,怎麼說呢?」靈雪平淡的語氣中藏著一絲絲的激動,君聖彥不知道當他說出天王級的巨星時,靈雪有一瞬間的驚喜!

「那天我讓我的經紀人推了所有的通告,活動,去參加我一個好朋友的婚禮,誰知道我才剛到酒店門口,抬頭就看見一個白色的影子從頂樓掉下來,本來想救她的,可是不知怎麼的,突然失去了知覺,等我醒來就在彥王府了!」

「你還沒說你的名字!」「靠,我還以為我說天王巨星你就能知道我是誰呢,全世界只要是個人都應該認識我吧,你是不是平時不看雜誌,也不看什麼娛樂新聞?」君聖彥說著就炸毛了,一聽靈雪猜不出他是誰他就來氣,「小爺當年可是風靡全世界,迷倒萬千少女的國民男神安莫初,你竟然不認識小爺我!」

安―莫―初!

「唉,你那什麼表情,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當時失去意識了,不是我不救她的,是來不及救!」君聖彥看著靈雪此時的表情,有些奇怪,看著他的眼神柔情似水,「你別這麼看著我,你不會是喜歡我吧,千萬別,雖然小爺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但是我們倆現在可是親兄妹,不能那樣!」見靈雪還是那樣,他又急忙說,「雖然你長得和她一模一樣,但是在我心裡她是最完美的,沒有任何人能和她比!」

「二貨!」

他聽見了什麼,那個久違的稱呼,一個只有一個人那樣叫他的稱呼! 軍寵,校園神醫 眼裡的震驚不可忽視,他震驚地看著他這個妹妹,顫抖著問:「你你……你叫我什麼!」

「二貨,二貨……」靈雪又叫了幾遍,此刻君聖彥的心裡已然明了,兩人的眼眶裡都有淚光閃爍,君聖彥笑了!

「不是告訴過你,不許再叫我二貨嗎?」

「可是我叫習慣了怎麼辦?還有你本來就很二!」

「我比你大,要叫哥哥!」

「可是我已經有厲寒哥哥,不可以再有別的哥哥了,他會不開心!」

「那我當你的騎士好不好,每一位小公主都有屬於自己的守護騎士的!」

「好啊,你當我的守護騎士,那你會保護我嗎?」

「會,一生守護!」

兩人說著這些話,好像回到了小時候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兩人相識一笑!

「好久不見,我的守護騎士!」

「好久不見,我的公主!」

……

他們聊了很久,未央宮裡時不時地傳出兩人的歡聲笑語,外面的宮人都被靈雪的笑聲感染了,她的存在好似有魔力一般,沒有人見到她是不開心的吧!

君聖煜站在未央宮外,聽著裡面的聲音,突然放鬆了不少!

「皇上,您不進去看看小公主嗎?」

「不了,有聖彥陪著她,她會很開心,朕想,她現在也不會想要見朕這個大哥,畢竟朕做了那樣的事!」君聖煜搖頭有些後悔了,那笑容好凄涼,他走了,繼續回去批他的奏摺,宮人們突然感覺,這位偉大的帝王也是孤獨的,越是身處高位,越是有很多的不得已!

……

「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呀,左飛飛,右飛飛,飛呀!」

「輸了輸了輸了,來來來,二貨!」看著靈雪手裡準備好的紙條,君聖彥膽顫了,他的臉上已經快要貼滿了,但是在靈雪威脅的眼神注視下,還是認命的將臉湊過去!接下來的幾局,都以君聖彥的失敗而結束,靈雪幾乎沒輸過,紅袖和喜鵲看著此刻被紙條貼滿臉的彥王,忍俊不禁,沒想到彥王殿下也有今天哪!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每次都是我輸!」君聖彥真是後悔,怎麼會答應和她玩遊戲呢?明知道玩不過她,唉!

他揭下臉上的紙條,一臉幽怨地瞪著靈雪,而後者泰然自若地喝著茶,眼裡的笑意掩飾不住!「二貨你……」「叫什麼呢?我是你哥!」必須在這個上壓住這丫頭,不然以後還不翻天了!

「好好好,彥哥哥,我問你,你想回去嗎?」靈雪認真地問他,他說:「想啊,做夢都想,想我那群粉絲,想我在舞台上的意氣風發,不過最想的還是……美食,古代的那些東西都吃膩了,也沒有新花樣!」「你要是想吃,有時間我給你做啊!」「就是啊,我怎麼沒想到,你的廚藝很好啊,當初你為了慕逸塵,可是練了很長……」君聖彥瞬間住嘴,他注意到靈雪的變化,在她面前,慕逸塵這三個字,是禁忌!

「好了好了,不提他了,靈靈,你上次在王府里做的那些吃的,我就覺得很熟悉,不過當時我見你身上沒有一點像她,所以立刻否定了,不過現在好了!」君聖彥說著握著她的雙手,「我要吃糖醋小排骨,紅燒鯉魚,可樂雞翅,珍珠丸子,拔絲地瓜,還有還有……」

「你說這麼多,想累死我啊?」靈雪好笑地看著他,哪知他說:「沒事沒事,這才哪到哪啊,你一天做三道,不,一道,一道都行,好不好嘛,靈靈靈靈……」這可憐兮兮的樣子,真是和靈雪有得一拼,沒辦法,靈雪就答應了他!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不過打鬥的時候雖然有新人加入,但暗處不知從哪兒射來的飛鏢,將他們周圍偷襲的人一一解決,出手的人沒有全部射殺,而是一旦發現有黑衣人偷襲,他們才會出手!

房頂上的那位也注意到了:怎麼回事?

「我去,這是咋地了,有高人相助了?」

「王爺,小心右邊!」歐陽恪大喊!

……

那個黑衣人無意間看到馬車周圍還有禁軍護著,立刻想到了馬車裡還有人,還是君聖煜兄弟倆很在乎的人,於是趁他們戀戰,突然向馬車那邊襲擊,同伴們替他引開了馬車周圍的禁軍,讓他一路暢通無阻,本以為會得手,沒想到他的劍還沒有接觸到馬車的一角,就被一股強悍的靈力震開,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公主!」「小妹!」

還以為公主出事了,沒想到緊接著就聽見了靈雪略顯慵懶的聲音:「真是吵啊,想要睡個覺都不得安寧,哈!」好像還打了個哈欠,那些人都懵了,以及那位披著黑色斗篷戴著面具,立於高處的幕後主使,對馬車裡的人都充滿了好奇!

「誰在裡面?竟敢傷我兄弟,還不速速……啊!」

「聒噪!」靈雪此話一出,周圍冷意橫生,突然從馬車裡傳來了一陣強勁的琴聲,所有人都被定住不能動彈,而此時君聖煜君聖彥歐陽恪都盤膝而坐,運功療傷,他們都感覺到有一股很純凈的靈力正在注入他們的身體里,這種感覺讓他們身心舒暢,而受了一掌的沈琛卻被靈雪的靈力吸到了馬車的斜上方,馬車裡還傳來了靈雪的聲音!

「沒想到會這麼弱……」停頓了一會兒,接下來等待沈琛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劇痛,琴聲持續響起,馬車周圍的光暈在他周身徘徊,「封霽,該醒了!」琴聲驟然停止,而懸浮在上空的沈琛竟然模樣大改,連身上的衣服都變了,當他落地時,君聖彥與歐陽恪看著面前陌生的面孔異常震驚,而君聖煜就明顯平靜很多,封霽是什麼樣子,他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

「他是……」君聖彥奇怪地指著他問,回答他的是他的親哥。「沈琛,也許現在應該喊他―封霽,天界第一神將,十二將之首!」

前方高能 封霽猛然睜開眼,察覺到馬車裡熟悉的氣息,單膝朝馬車跪下,畢恭畢敬地說道:「參見公主殿下,殿下安好!」「去吧,速戰速決,留活口!」「是!」靈雪一聲令下,封霽就開始了,在他轉身的那一刻,眼神里透著很強的殺氣,完全沒有往日沈琛的樣子!

此時那些刺客已經能動了,只不過被封霽的變化嚇懵了,忘記了他們的刺殺任務,而當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就有一道黑影迅速閃過,等他們反應過來已經遲了,暈倒的時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太厲害了!」君聖彥忍不住發出讚歎,眾人都走到封霽跟前,都好奇的打量著此刻的「沈琛」!

「把他們都押回天牢!」「是,皇上!」

此刻沈琛的樣子讓君聖彥忍不住抬手伸向他的臉,但被沈琛躲開了,而且還一臉嫌棄地看著君聖彥!「我的天,你真的是沈琛?」「應該是前世,不過……」歐陽恪看向君聖煜,「皇上是怎麼會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好似還很清楚?」

君聖煜聽后嘴角上揚,看向沈琛,說道:「封霽,好久不見,上次見面還是……」「九萬年前的事了!」封霽說出了讓人震驚的數字,「好久不見,陛下!」

「九九九……九九萬年前,我靠,神話故事啊,amazing!」君聖彥特別驚訝,不過他這句話有些……馬車裡的靈雪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瞬間起了興趣,她之前就有些懷疑,現在幾乎是可以確定了,她的這位彥王哥哥……和她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一聽發音就知道沒好好學英語!

「你又說讓人聽不懂的話了王爺……」歐陽恪無奈地看著他說!「好多年不說了,一時沒忍住,嘿嘿!」君聖彥訕訕的笑著,絲毫沒有發現他的英文發音被馬車裡的靈雪吐槽了!

「封霽!」靈雪突然從馬車上緩步走下來,封霽看到后立刻上去扶她下來,靈雪也不拒絕,搭在他的手上下來,君聖煜突然眼神變了,他察覺到靈雪的變化了,那不是曦和元神覺醒,而是她本來的樣子!

「你……恢復了?」君聖煜很不情願承認這一點,靈雪就笑著看向他說:「不是恢復,而是……本就沒有失憶,大哥雖然用帝璽封印了我的記憶,但是大哥忘了,帝璽上也有我的一滴血,所以……」「對你沒有任何作用!」君聖煜失望了,他不希望她想起來!

「不過還要感謝大哥你,若不是你動用了帝璽,我的內傷也不會好,琴靈也不會恢復的那麼快!」

「算了,想起來就想起來吧!」君聖煜認了,但他的心裡還有著打算,決不能影響後面的計劃……

「你們……在說什麼?」君聖彥一臉懵圈,不像歐陽恪那般沉靜,大致情況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

靈雪看向封霽,打量了他一會兒,說:「不錯,戰鬥力還行!」「殿下過獎,還得多謝殿下喚醒了屬下!」「沒事沒事,舉手之勞!」

這樣以後讓你辦事也方便了,沈琛說到底都站在大哥那邊,絕不會幫我,但封霽不會,封霽可不會聽我之外的任何一個人!

「唉不是我說,你們能跟本王解釋一下嗎,聽著似乎很有故事,小妹小妹,跟二哥八卦一下!」君聖彥對靈雪擠眉弄眼的,一副很期待的樣子,但靈雪看向他,打量了一下,問:「二哥你確定我跟你說了你能聽懂?」「能能能,你二哥我可是聰明絕頂,無論多難都能理解滴!」

靈雪停頓了一會兒,接下來的話讓君聖彥激動不已,她說:「一個連英文發音都不標準的人,我能指望你理解我的話!amazing!」「什麼呀,我可是英語八級……等等等……等一下,小妹你剛說什麼再說一遍,我沒怎麼聽懂!」

靈雪有些無語地捏了捏眉心,嘆口氣說:「唉,智商堪憂,理解能力差勁,看來語文也不好,八成是體育老師教的!」靈雪說完徑自走開,不理會他,「好了,我都困了,回去吧,應該沒事了!」說著眾人徒步走回皇宮,君聖彥一路上話很多,一直在問靈雪和君聖煜他們的故事,眼見他們不理他,他就去問封霽,但封霽回了他一句讓他的心都涼了!

「我沒必要回答一個凡人的話!」說完頭也不回的跟上靈雪,歐陽恪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也走了!

「小妹啊,你是不是,是不是……嗯,啊,嗯,唔,你懂的!」君聖彥一直在追問,但靈雪今天累著了,不想回答他任何問題……

等回到未央宮,靈雪已經很累了,送走了君聖煜,又送走了死纏爛打的君聖彥,耳根終於清凈了,當她躺倒在床上的時候,看著頭頂的床帳發獃,突然問了一句:「那個人抓到沒有?」

黑暗中的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回答了她:「公主,還沒有,不過根據我們的調查,那個人就是林逸,林臏的義子!」

「這麼肯定,你們魔教的消息這麼准?」靈雪笑著問,又說道,「今晚多謝你們出手相助了!」「舉手之勞,更何況,您與我們教主關係匪淺,教主早下過命令,要時刻護您周全,再有魔教和雲宮是一體的,公主殿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