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凝!!這邊這邊!」

許醉凝看到了小兔子似的周雙卿,就連眼神也一時間溫柔了下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歐陽楚,自己最在意的人就是周雙卿了。

「你說什麼?許醉凝她居然真的給老太太開藥了?老太太……還吃了?」

魏晴嫣其實沒有想到的事情會發展的如此順利,主要是沒想到許醉凝真的敢這麼做。

魏晴嫣不是傻子,這個時候也大概知道了事情恐怕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許醉凝如果一點把握都沒有,又怎麼敢那麼乾脆的答應下來。

顧薇薇在一旁有些坐不住了,她敏銳地察覺到了魏晴嫣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於是她拉住魏晴嫣的手寬慰。

「晴嫣你就別想那麼多了,許醉凝那點三腳貓功夫,會直接答應下來恐怕就是因為太想出風頭了,所以才會不計後果的!我們在一起都當了這麼久的同學了,我還是了解她的!」

魏晴嫣看著自己的手被顧薇薇拉住,掙扎了半天才壓抑住自己想要甩開顧薇薇的衝動。

不過,聽到顧薇薇的信誓旦旦,也確實讓魏晴嫣得到了一些安慰,畢竟自己和許醉凝又不熟。

顧薇薇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夠長,這件事情應該還是有把握的吧。

顧薇薇看著對方的臉色有所緩和,不免滿臉堆笑的問道。

「對了晴嫣,你不是說要給我介紹比卓宏凌還要更有錢的男人嘛……什麼時候能介紹給我呀?」

魏晴嫣看著顧薇薇的眼裡掃過了一絲厭惡和不耐煩。

「你先別著急……等事情都辦妥了,我自然不會虧待你!」

許醉凝原本一直在認真聽課,手機卻一直震動的沒完,到最後沒辦法,許醉凝只好掏出手機偷偷的看了一眼。

大概有五六條簡訊,全部都是來自於歐陽楚的,許醉凝大概的翻閱了一下……主旨大意就是歐陽楚後天就要回國,希望許醉凝都能夠準備準備。

許醉凝關掉手機,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兒,有什麼好準備的?畢竟都已經是情侶了。

許醉凝自己沒有察覺,她的臉上已經染上了一絲不正常的紅暈,倒是周雙卿。

她自然也感受到了許醉凝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的震動,好奇的看著許醉凝看完手機就紅了臉,不由得調侃。

「看什麼呢?那麼高興!」

許醉凝嚇了一跳,一下子臉就更紅了,輕輕的推了周雙卿一把。

「別胡說!」

周雙卿卻還是滿臉的笑意,直到現在她仍然記得剛剛和許醉凝關係好起來的那段時間。

許醉凝總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樣子,好像對什麼都不感興趣,可是現在她正在見證許醉凝一點一滴的變化。

她開始會哭,會笑,也會臉紅和覺得尷尬,終於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了。

很快就結束了一整天的課程,許醉凝一下課就被卓家的司機接去了卓家的大宅。

老太太這個時候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在管家的帶領下,許醉凝輕手輕腳的走進了屋子。

前腳進了老太太的卧室,秦老和楚老就已經跟在身後進來了。

今天早上和中午的時候,老太太已經吃過今天的葯,病情基本上已經平定下來,而第三次要服的葯就是為了能夠痊癒。

至於令人死去活來的頭疼的癥狀,在吃過了今天中午的葯之後,就已經完全消失了。

只不過為了之後的調養,所以要徹底根除,不得不連吃三天,否則其實只要兩天的葯就已經足夠。

許醉凝走近卓老夫人,老夫人也恰好在這時睜開了眼睛,對著面前妝容醜陋的女孩微微一笑。

「你來了,今天的葯我已經都吃過了,感覺真的已經好了很多啊。」

許醉凝也微笑著點頭示意,然後又示意老夫人把胳膊伸出來。

「我再給您把把脈吧,看看還有什麼其他的病症需要一同醫治的,我就順手都幫您治了吧!」

老夫人聽了這話自然也是心裡高興,笑眯眯的把手伸了出來,許醉凝只輕輕的搭上去,心裡就完全的安定了下來。

與自己料想的一樣,其實老夫人的病症並不複雜,也並不是什麼頑固之症,只要用對了葯,現在果然已經完全去除了。

許醉凝這才收回了手,老夫人平日里也是有楚老和秦老每日把脈照顧的,所以除了這個被他們誤診的頭疼之外,倒是也沒有別的什麼大問題了。

許醉凝這時候,對兩位老中醫有了些改觀,其實他們的業務水平還是在線的,就是為人實在是太頑固。

又總是那樣的自視清高,不肯回頭看看自己所犯下的過錯,這才會導致老夫人的病越發的嚴重。

如果知錯能改,倒也不負他們杏林聖手的名聲了。

楚老和秦老站在許醉凝的身後,許醉凝在把脈的時候兩個老人也是面面相覷。

他們兩個人畢竟已經看了中醫這麼多年,問聞望切這些還是不在話下,運用的也是純熟。

雖然還沒能去給老太太把脈,但是只看卓老夫人的面色就知道昨天晚上休息的還不錯,而且這個時候也並沒有被頭疼的病症給糾纏。

整個人精神不知道好了多少,也是這半年來頭一次的神采奕奕。

難道這……這個小姑娘的葯真的有效果了嗎?

他們心裡還在疑惑著,許醉凝這邊就已經把完了脈,轉身正回頭看著他們兩個人。

「兩位請吧。」

楚老和秦老皆是心頭一跳,楚老前日還算是頗有風度,後來也出言規勸過許醉凝,許醉凝對他的影響倒也不是那樣的無可救藥。

秦老卻是一個完完全全的老頑固了,即使是這個時候心裡有些慌張,可表面上依然還是很張狂的樣子。

「我倒要看看你這個黃毛丫頭能做到什麼地步!」

說罷秦老狠狠的瞪了許醉凝一眼,邁著步子顫顫巍巍的走到了老夫人的身邊,伸手搭上了老夫人的胳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秦老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最後竟然是臉色都變的發青了。

又過了半晌,老夫人心裡也開始惴惴不安了起來,盯著還在給自己把脈的秦老發話。

「怎麼樣?」

秦老卻是渾身一顫,好像剛回過神來似的,但是卻不敢對上老夫人的眼睛,只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在一旁一臉疑惑的楚老。

楚老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走過去接替了秦老的位置,他也是同樣的,剛把手搭上了老夫人的胳膊,臉色就一下子變了。

隨即好像是細細的又感受了一下,這才站起身來,回答了老夫人原本是問秦老的問題。

「恭喜卓老夫人,你的頭痛之症應該已經根治好了!」

卓老夫人其實也只是得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答案,這個時候自然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讚賞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許醉凝。

秦老卻還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不依不饒的喊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呢!這麼長時間我們都沒能調理好的頭痛,你怎麼可能兩天就給治好?你是不是用了什麼激素類的藥物!」

秦老一時著急就口不擇言了,楚老看著他的目光都變了。

「如果用了激素類的藥物脈象是不會這麼有力平穩的,秦老你糊塗了?!」

楚老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卻對許醉凝露出了一副讚賞的表情。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你這小丫頭年紀不大,醫術卻是高明的很!我等老朽也甘拜下風!」

許醉凝什麼都沒說,只是微笑著沖楚老點了點頭,她原本也不討厭這樣的老人家啊!

只是秦老似乎不能接受的樣子,依然滿臉憤恨的瞪著許醉凝。

「這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你一定是用了什麼歪門邪道的東西!膽子挺大的啊小丫頭,敢在卓老夫人身上用不明不白的藥物!」

許醉凝原來有些緩和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眼神也變得冰冷無比,只消看一眼,就讓人如墜冰窟。

「秦老,我敬你是前輩,可你說這話還真是不知悔改!」

秦老被許醉凝突如其來的冰冷語氣,嚇了一跳,雖然已經害怕,但還是要強撐著繼續破口大罵。

「你敢做我為什麼不敢說?你肯定是暗中使了個什麼手段!」

許醉凝不由得冷笑了一聲,也就是這片大陸的中醫如此落後,才能讓這樣的無德無才之輩獨佔鰲頭,只是這一切也應該結束了。

許醉凝冷笑一聲。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如果三天之內你還查不出老夫人身上有任何問題,就從此退出中醫界!」

楚老秦老聽到這話心裡都是一驚,楚老自然是率先開口打圓場。

「小姑娘,你這又是何必!這確實是我們技不如人,不如就這樣吧!老秦你也少說兩句吧!」

秦老卻是脖子一梗,面紅脖子粗的說道。

「賭就賭,如果你輸了,你就從此給我消失在這個行業里!還要公開給我道歉!」

許醉凝語氣冰冷。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楚老見兩個人是就這麼徹底杠上了,一時間也沒有了辦法,只能搖頭嘆息。

「罷了罷了,老秦你真不應該這樣做!」

楚老是個明事理的,他知道面前的這個小丫頭絕非尋常,所以恐怕這次老秦要在這個小丫頭身上再一個大跟頭了。

秦老卻還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高高的昂著頭。

「她指定是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三天之內她一定會露出馬腳的!」

許醉凝冷哼一聲,也不與他多做爭辯,跟老夫人打過招呼后,就轉身離開了。

被卓家的司機送回學校,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許醉凝剛下車就發校門口停著那輛熟悉的幻影勞斯萊斯。

許醉凝下車,遠遠的看著那輛勞斯萊斯發獃,歐陽楚一定是回來了吧。

只是兩人分別了這麼幾天,現在想想要見到他了,心裡不知是激動還是緊張。

也許是近鄉情更怯,這個時候眼看著歐陽楚就在自己面前的車上,居然是一步也走不動了。

可是也不等許醉凝在門口再做掙扎,咔噠一聲車門就開了,眼前很快就出現了一雙大長腿,然後腿的主人三兩步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許醉凝這才緊張的抬起頭,臉前出現的是歐陽楚那張帥的慘絕人寰的臉。

「你……回來了。」

許醉凝囁嚅著,生平第一次懂得了害羞的滋味,臉上飛起了兩團紅暈,也不像當初那麼冷清了。

歐陽楚一時間被女孩兒臉上的羞澀給晃了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

很快這個悠長纏綿的吻就再次奪走了許醉凝的呼吸,一直到許醉凝雙腿發軟,歐陽楚這才意猶未盡地撒開了她。

「我回來了。」

兩個人像是夫妻之間一般的對話,不由得令人有些遐想,還是歐陽楚先咳了一聲,然後對許醉凝說道。

「我這次出國調查出了一部分事情的真相……到車上,我給你講清楚。」

許醉凝慌亂的點了點頭,意圖掩飾自己的害羞,歐陽楚也是十分難得的沒有調侃她。

兩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車上,宋旭坐在前排低著頭,噤若寒蟬,連喘氣都不敢大聲。

許醉凝上車剛剛坐好,就被歐陽楚一把撈到了懷裡,被嚇了一跳,許醉凝下意識的掙扎了一下。

沒想到卻對上了男人幽深晦暗的目光,於是霸道炙熱的吻再次落了下來,一直到許醉凝喪失了所有的行動能力,歐陽楚這才心滿意足的又摟緊了,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去國外著重的調查了依耶芙特夫人,卻發現這個女人沒有在國外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她從未出現過一樣。」

歐陽楚好看的劍眉微微蹙起。

「我也在想,到底是什麼樣的勢力能夠與歐陽家作對到這個地步,在仔細的調查之後才發現……是我家族內部出了問題。」

「這個依耶芙特,恐怕就潛伏在歐陽家的家族勢力中,也是,我無論如何調查應該都不會太懷疑自家人,更不會輕易用歐陽家的力量去對付自己人……這就叫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許醉凝聽著也不禁點了點頭,確實是這個道理。

「那大概能夠確定她在什麼範圍內嗎?」

歐陽楚眼神晦暗不明,沒有直接回答許醉凝的問題,卻又挑出了另一個問題。 「你剛開學的時候,好像還和你們學校的一個男生傳過閑話是吧。」

許醉凝坐在男人的懷裡也不禁臉一紅。

「這……我和宋修逸只是朋友,他會那樣做,也只是為了維護我,我們之間沒有別的……」

突然被這樣提起,這些事情還是有些尷尬的,許醉凝的頭越來越低,男人卻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暗暗的低笑。

「好了,不逗你了,這個宋修逸。屢屢出現在了我們調查的行進路途中,我懷疑……他是對方勢力中很重要的一顆棋子!」

「怎麼會!」

許醉凝驚訝,她一直都認為宋修逸只不過是個家裡有點小錢,恃寵而驕的富二代而已,但也就只是普通學生罷了。

怎麼會牽扯到這麼大的勢力當中?

「他並不是一個學生那麼簡單。」

歐陽楚卻是簡單明了的給他定了性,許醉凝這個時候卻想起了宋修逸曾經對自己說過的想要挑撥離間的那些話。

不由得有些微微失神,她這副樣子自然是悉數落在了歐陽楚的眼中。

「怎麼?想到什麼了?」

許醉凝卻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沒什麼。」

也是,只不過是自己一點不靠譜的猜測罷了,又怎麼能隨便講出來影響歐陽楚的判斷呢。

眼看著時間都快要到宿舍門禁的時候,歐陽楚又把許醉凝按在車裡又親又揉了一通,才心滿意足的把許醉凝送進了宿舍樓里。

許醉凝一進宿舍,周雙卿正躺在床上玩手機,看到她回來了,高興的坐了起來。

「醉凝!你終於回來了……你……」

周雙卿這個時候才看清了許醉凝,許醉凝被歐陽楚這個男人狠狠的又親又揉,這個時候連臉上的妝都給蹭掉了大半。

身上自然也不是太整齊,那些褶皺都在叫囂著剛剛一刻的甜蜜和溫存。

周雙卿不由得嘖嘖。

「怪不得回來的這麼晚!」

許醉凝竟然也是罕見的紅著臉瞪了她一眼,周雙卿這才不由得感慨,許醉凝的改變也太大了些……

「不過你回來了就好,我還有點事想和你商量的!」

許醉凝投去了一個好奇的目光,示意周雙卿說,周雙卿興奮的搓了搓手。

「我想明天去給我媽媽挑一個禮盒,然後再給她買一條絲巾!」

「怎麼突然想起來明天要去了?」

說到這個問題,周雙卿搖頭晃腦的捧著自己的下巴,眼神亮晶晶的。

「我媽媽不是要過生日了嘛,之前我不是還在龍熙盛景給她打造了一套鑽石的首飾,可是龍熙盛景的盒子包裝實在是太明顯了,我想讓媽媽的驚喜不要那麼快就被認出來啊!所以想另外買一套包裝盒,然後再搭配一條小絲巾,就完美了!我媽媽一定會很喜歡的!」

許醉凝贊同的點了點頭。

「反正明天下午也沒課,我就陪你去吧!」

周雙卿歡呼一聲,從床上跳下來,一把就抱住了許醉凝。

「醉凝你對我太好了!愛你愛你!」

許醉凝佯裝嫌棄的推開了周雙卿,那個人也就嘻嘻哈哈的洗漱著睡覺了。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清晨,結束了一上午的課程,兩個人就打算下午去逛街買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