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們,這裡還有別的玩家!」

洪河一愣轉頭看向倪小春:「你怎麼知道?」

倪小春指著西邊的一座丘陵:「你看到西邊的那個丘陵了嗎?」

洪河點了點頭:「「看到了。」

倪小春:「我水友說剛剛看到那裡有人。」

洪河看向那座丘陵,距離他們差不多三,四百米遠,亂石林立,自己這個在現場的都看的不是特別清楚,那隔著一個屏幕的水友們是怎麼發現的?火眼精睛嗎?

不過,洪河有一個優點,寧可信其有,不會信其無,水友們竟然說有,那絕不是無的放矢,自己肯定要去探查一下。

天上四個黑點,有一個黑點朝著西邊的那個丘陵移了過去。

與此同時,真正的戰鬥也打響了。

四個白銀冰霜巨魔,仗著自己身高腿長,最先衝出去,很快就遇到了六隊狗頭人。

狗頭人身高一米五,狗頭人身,每個狗頭人都盯著一頂特定的帽子,帽子上是一個燃燒著的蠟燭,十分的滑稽。

每一支狗頭人隊伍都有五十人,他們穿著礦工服,拿著鶴嘴鋤,將四個白銀冰霜巨魔團團圍住,就好像一群螞蟻,包圍了一個巨人一樣。

他們跟隨狗頭人隊長的命令用鋤頭攻擊著白銀冰霜巨魔的腳踝,但他們的攻擊根本無法擊破白銀冰霜巨魔的寒冰護甲。

「次數不要太多,一下就行。」

「我要把你們全都敲死。」

特朗格爾左手臻冰戰錘,右手遠古戰錘,雙手擂動,如同打地鼠一樣,每一錘,都能砸出一個狗頭人小餅餅。

特朗格爾:我用大鎚錘,錘你們的狗頭!

「現在是巨魔時間!」

甚至都不需要別人出手,這六隊狗頭人就能被四個白銀冰霜巨魔消滅。

「卧槽!」陳明吸了一口氣冷氣,腦袋又往下邊縮了縮,隱藏在石頭縫裡。

他打開私人聊天,選中一人發送信息:「咋辦?」

倪小春的水友們沒有說錯,西邊丘陵的亂石堆里果然有人!

「我咋知道?靜觀其變!」姚廣東也縮了縮腦袋,盡量讓自己隱藏在石堆里。

「媽的!」他低聲罵了一句。

同樣都是組隊,同樣都是兩個人。

自己和盟友,兩位玩家,手下的士兵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連一隊狗頭人都打不過。

而對面這兩位玩家,手下的士兵砍一隊狗頭人猶如砍瓜切菜一樣。

「媽的,這不公平,開掛了吧!」姚廣東悶悶不樂十分不爽。

「他們不會把我們的任務搶了吧?」陳明發來信息詢問。

「別忘了,我們手裡的道具!」

姚廣東回復道:「不如讓他們幫我們清理狗頭人,然後咱們坐收漁利!」

陳明回復:「可是,我們的道具只能驅逐一個人啊!」

姚廣東伸出腦袋,偷偷的看向洪河的位置。

這時,倪小春摟著洪河的肩膀,貼著耳朵低聲說道:「兄弟,給我點面子。」

洪河歪著頭看他,眼神表示:「咋說?」

他壓低聲音:「咱們這不是馬上要贏了嗎?」

「給我個機會,讓我也指揮,指揮,你在旁邊暗示,讓我在水友面前裝裝13。」

洪河點了點頭,舉手之勞的事情。

姚廣東看著吆五喝六的倪小春,給陳明發送信息:「你覺得誰厲害?」

陳明也悄悄的伸出腦袋看了一下情況,回複信息:「我覺得那個吆五喝六的社會搖大哥。」

姚廣東嘿嘿一笑:「那咱們先把他幹掉,讓他帶著英雄和士兵滾出副本,剩下的那個玩家豈不是要被我們玩弄!」

陳明思索一下,不禁伸出大拇指:「高,實在是高!」

「不僅把任務搶了,還把有力競爭對手驅逐出副本,最後,還留個弱雞被我們弄。」

「這波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且還一石三鳥!」

姚廣東得意一笑:「接下來,等就行了。」風笑天三人也都從白亦非的話語中聽出了白亦非對他們的失望,反應過來的他們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白亦非冷眼看著三人,凌厲地說道:「你們都給我聽著,魂導器終究只是魂導器,只是戰場上的利器。正常情況下,一個魂帝能輕易的殺死一個六級魂導師。你們要是連這點自信都沒有,大可不必在雪衣堡繼續呆下去了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一是四章教訓 林雨欽也是專家醫生,她也贊同張玄的說法。

可這卻又跟前面的檢查產生了矛盾,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說過了數據跟指標不能代表全部,數據是會出錯,可我絕對不會出錯!」張玄說道。

林雨欽接觸過的醫生不少,可她還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敢說自己絕對不會出錯的。

難道他對自己的醫術如此自信嗎?

還沒等林雨欽反應過來,張玄就已經離開了病房。

「張玄,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難道連你都束手無策嗎?」

在走廊外的陳婷透過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隔離病房內的動向。看到張玄這麼快出來,她的心也是咯噔了一下。

「不,我已經確定了他們的病症。」張玄回答道。

「什麼?」

陳婷以及剛剛從後面跟上來的林雨欽兩個人皆是大吃一驚。

從進入病房到現在,才過了一分鐘而已!

他們數位專家彙集於此,研究了半天的時間都沒有得出結果。

而張玄只用了一分鐘就已經確診,天下間真的有醫術如此高明的人嗎?

「張玄,那他們到底是得了什麼病?」陳婷連忙問道。

「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解釋這些,你去幫我準備一些青橙,就是還未完全成熟的青色橙子!至少要十斤的量,速度要快點。救命要緊!」張玄說道。

「好,我親自去買!」

對張玄的醫術,陳婷絲毫不懷疑。

她立刻就跑出去買青橙了。

而張玄跟林雨欽則朝著討論室走去。

「張神醫,你讓陳局去買青橙莫非是跟治病有關?」林雨欽問道。

「不錯。而且只需要青橙即可,不需要其他的東西做輔助。」張玄點了點頭。

「青橙也能成為治病的藥材嗎?」林雨欽驚訝道。

「從中醫的角度來說,萬物皆可入葯!」張玄笑著說道。

在他們談話間,已經走到了討論室的門口。

他們兩人剛剛推門進去,就聽到了一聲刺耳的聲音。

「喲,這不是我們的張神醫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難道已經找到治療的方案了?」

說這話的自然就是青山縣年紀最大,名望最高的周齊了!

「不錯。」張玄神色淡然的說道。

「你們從會議室離開才短短几分鐘時間就已經確診並且找到了治療方案了?張神醫的醫術果然高明!」周齊陰陽怪氣的笑著。

「呵呵,幾分鐘時間,也就夠你們從這裡走到隔離病房一個來回的時間而已。以我看,他們根本就沒有進入隔離病房。只是出去穿了個隔離服裝裝樣子而已!」專家甲冷笑道。

「沒進入病房也是正常的嘛,畢竟那些患者可能感染了病毒。誰又能不怕死呢?」專家乙笑眯眯的說道。

「年輕人,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剛才話說的那麼大聲,最後還不是慫的跟條狗一樣!」周齊輕蔑的笑道。

這些所謂的專家,根本就不相信張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確診並找到治病方案。

看著他們對張玄冷嘲熱諷的樣子,林雨欽都看不下去了。她剛剛要說話,卻被張玄給攔住了。

「多說無益,到時候用事實說話就行!」張玄輕聲道。

周齊的眼睛轉了一下,隨後問道:「張玄,你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打賭?你想要怎麼賭?」張玄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如果你能治好這些患者,我就認你當師傅,給你端茶倒水!」周齊冷笑道。

「拜我為師,就不必了。我不想收你這麼沒有天分的學生!只要你給我端茶倒水就行!我這人喜歡錢。要是我贏了,你到時候給我五十萬塊錢就行!」張玄一臉嫌棄的說道。

聽到張玄的話,周齊的臉都氣歪了。

誰不知道他周齊是青山縣最有威望的醫生?哪怕陳婷都不敢對他如何。而他要拜師,竟然被張玄嫌棄。他怎麼能不惱火?

「好,一言為定。可要是你治不好這些患者的話,以後見到我就要恭恭敬敬的給我行禮。並且從今往後都不準行醫!」

周齊當醫生已經有幾十年了,幾十萬的錢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可如果能夠趁著這個機會斷了張玄的從醫生涯,這也算是替他那不爭氣的學生出口惡氣了!

「張玄,萬萬不可!」林雨欽勸阻道。

張玄可是一名懂得望氣的中醫,這樣的神醫如果離開醫界,這絕對是整個華夏的損失。

「不用擔心,我有把握的!」張玄笑著說道。

「行。今天在場的各位都做個見證!」周齊生怕張玄事後反悔,於是連忙說道。

周齊德高望重,這些專家自然也要給他一些面子。

「張玄,竟然你已經有了治療方案,那不知道何時能夠開始治療?」周齊問道。

「不急,我要的東西還沒回來呢!」張玄笑著說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門就已經被人推開了。

只見陳婷氣喘吁吁的說道:「張玄,你要的東西我已經給你買回來了。20斤夠嗎?」

張玄看了一下她手裡的那袋青橙,說道:「夠了!」

「青橙?張玄,你該不會是想說用這些青橙治病吧?」周齊問道。

「不錯,有什麼問題嗎?」

「好好好,那你就讓我們見識見識你的醫術吧。」

得知張玄打算用青橙治病之後,周齊就知道這一次的賭約他是贏定了!

當張玄陳婷以及林雨欽三人一起走進隔離病房之後。這幾位專家也終於是破天荒的站在了隔離病房外的玻璃窗前。

這是他們距離患者最近的一次,只可惜他們並不是為了治病。而是為了要看張玄的笑話。

「張玄,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陳婷問道。

「將這些青橙的汁擠進患者的嘴裡。一個患者大概一個青橙就行了。記住一定要擠乾沒一滴汁!」張玄吩咐道。

「這樣就行了?」林雨欽問道。

「對,這樣就行!」張玄應了一句。

陳婷二話不說就按照張玄說的去做了。

林雨欽猶豫了一會,也連忙照做。

三個人的效率自然很快。不過一會的功夫。這三個人病人就都已經被餵了青橙汁水。

他們在病房裡忙著救人,可病房外的那些專家就好像是看耍猴一樣。

「呵呵,橙汁要是能治病?那奶茶店不早就已經賺翻了!」周齊大笑道。

「就是說,橙汁治病,滑天下之大稽!」

可他們的話音剛剛落下,張玄的那個患者就已經發出了一聲輕咳聲。

「咳咳咳……」

。 在彭建明剛進屋,彭若若就發現了,沒過一會兒,男人濃烈的氣息將她全部包裹,如此緊密,兩輩子都是母胎單身到現在,讓她渾身都不自在起來,轉過身,一雙小手也不由自主的推搡著,緊抱著自己的男人,小臉上羞紅一片。

彭建明看著她的樣子,越發不肯放手,連看著彭若若的眼睛里都在噴火,她不在身邊的日子,多少個不眠之夜,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還好,一旦閑下來,身體每個器官都在叫囂著想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