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兄果然好身手。」

崖龍雙眸金光閃現,風度翩翩。

「哪裡,小計而已,比不上聖殿高深玄功。」

黎荒客氣一笑。

「你們二人也別互相吹捧了。」

紅陌雨趕至,對著黎荒輕輕一笑,有些場面還是要過過的,而後她轉向崖龍。

「崖少殿主,此前你說這乃一個大陣演出的領域,那與你聖殿聖領之域不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此時,已經有人將張楚三人安排好,數十人都將黎荒幾人圍住,對與紅陌雨暗中推測聖殿一密很感興趣。袁暑似笑非笑的望向崖龍,刀盟那中年男子也豎起了耳朵,只有他身邊那小孩看向黎荒的眼神有些熾熱。

被一個好戰狂人盯上,還是個小孩子,這讓黎荒有些頭疼。

「本源上是一樣的。」

崖龍說了一句廢話,他可不是簡單的角sè, 謀妻攻略

「黎兄,這裡還有什麼?我等知道的還是皮毛。」

「這可能是一個局。」

黎荒語出驚人。 「其實大家想必都已經現了。」

見崖龍把球踢給他,黎荒卻是正sè道。

「魔殿內與傳聞中的有很大的差別,我曾仔細研究過地圖,地圖上描述的太過詳細,當時我就知道這裡不是很簡單,但地圖上說的與目前所遇到的都十分吻合。木族也曾得到過著份地圖,想必他們也知道。」

說完,黎荒看向人群一角,那幾人都是來自木族。

見此,那些人也沒有藏私,只是看向黎荒的眼神很有敵意,畢竟黎荒的地圖是從他們手中搶來了,這是很丟臉面的事。

「不錯,當初家族幾位長老推斷,這極有可能是一個局。」

其中領頭人說道,他是木族族長木向天的兄長木向神。

有了木族這等勢力的人作證,很多人臉sè頓時變得蒼白,不過不少人瞬間又反應過來。

「如果明知是一個局,那為何你們又會冒生命危險過來?」

此言一出,眾人也明白過來,只是對黎荒與木族兩方人前後矛盾的話顯得有些雲中霧裡。

「富貴險中求唄!」

黎荒一臉天真,甚至無奈的攤了攤手,令不少人心中吐血。

「噁心。」


有人嘀咕。不過這番話著實讓眾人心中輕鬆不少,只要黎荒不是蠢人,也不會這麼說,顯然這個局不若他們想象般那樣的殺局。

「這個局,就幾位長老推斷來說,並不是殺局,也可能是關於老魔宮殿的傳聞有誤。如果擁有地圖,對這裡的布局瞭然於心,這裡無異於一個接近返璞境界高手的傳承之地。」

倒是木族來的人比較厚道,說了實話,這話讓在場之人眼中一熱。

返璞境界的高手如今都神秘的很,除卻幾大勢力外,幾乎退隱了一般,大6上有的都是他們的傳說。而接近返璞境界高手的傳承,那是屬於祖墳冒青煙一般的運氣才能遇到,只是接下來的一句話木向神讓許多人的心跌入低谷。

「不過,除卻這一層,其它已知四層起碼是翻海三重天的實力才能較長時間呆在那裡,既是本身擁有一定的實力,才能得到相應老魔的修鍊心得。」

有句話說的好,明明知道不遠的前方擁有一筆驚天寶藏,自己卻只能遠觀,何況是一筆可遇不可求的寶藏,一些人心中似乎有幾百隻貓在撓一般。

「無妨,起碼接下來的兩層,只要大家跟著我走,雖得不到老魔修鍊的感悟,卻也能找到某些值錢的東西,比如這層里石壁上一個石窟,是以前老魔棲身之處,裡面有他當年留下的一些東西。」

黎荒是生怕情況不亂,人越多,讓那些勢力越頭疼,對他就越有好處。

話剛說完,便有幾人附和道「黎兄,我等定於你共同進退。」


他們此刻已經被老魔的傳承給迷住了,顧不了這麼做會引來幾大勢力的報復。

急忙將自己與黎荒綁在一起,希望他可以幫助其得到老魔的傳承,在他們看來只要得到老魔的傳承,那就意味著實力的飛躍,倒那時便是讓別人敬仰般的存在。

不過也有幾人心中明白,天上不會有掉下來的餡餅,黎荒這麼做也是想攪渾這趟水,而他們為此處最低端的人,先遭殃的就是他們,所以66續續有接近十人退出這群人。

得到寶藏是好,就怕沒命用,何況更可能的是徒做別人嫁衣。這九人有一半都受了傷,剩下的也都是此行人中最差的,不敢拿命冒險。

「這裡所有的威脅已經被摸除掉,不過出於對前輩的尊重,你們只可在此領悟心得,也可拿走石窟里對你們有用的東西,卻不得破壞石窟。」

黎荒轉向這些人,臉sè浩然,像極了德高望重的正義之士。

那些勢力所有人都似看怪人一般望著黎荒,似乎對他突然間的正氣吃了一驚,只是少數人看向他的眼神與其他人不同。

「到會收買人心。」

這是那幾人心中同時冒出的念頭。這般話一說,讓那些此前決定跟隨黎荒的人心中更是堅定,能尊重逝者,在意與自己無關之輩的安全,跟著這樣的人他們也放心。

只是說這句話的時候,黎荒是心中突然有一絲感觸,他對這裡突然有了一絲親意,雖然不知為何,但他知道他以後定然還會再來。

「話就說到這裡,我們動身。」

黎荒轉身一揮手,頗有一方大佬的氣勢。現在他也像個大佬,起碼有幾個被忽悠來的小弟。

「天刑,騰柄,接下來你們要小心,無論如何也得守住心神,別被迷惑住,下一層的幻境會引出你們心中的貪xìng,不過我會暗中助你們。」

黎荒暗中向跟隨他們身後的兩人傳音。

隨後他又向崖龍與紅陌雨傳音「下一層也是個幻境,名為「幻」。遠比石窟里的幻陣更具迷幻xìng,一般的翻海三重天的高手在此都會迷失心xìng,從而喪失自我,成為大陣的傀儡。這個陣主要以人xìng的貪念為主。但應該不會對你們造成太大的困繞。」


「多謝黎兄告知。這大陣我倒是聽說過,有些名氣。」

聽黎荒的傳音,就表示這是好開頭,崖龍心中自然高興,起碼他比別人就多了一絲機會。

「呵呵,希望我們能一直這麼合作。」

紅陌雨輕笑,即使是神念,她的話也若仙音一般。

黎荒暗暗一笑,沒在回應她,卻是帶著剛收的幾個心中有著不同小九九的小弟向著森林的內部走去。

黎荒此前在意的幾方人馬,此時也一如進入廣場那般神sè,那幾方人馬與木族交好,想必暗中得到了木族的提醒。黎荒想了想,也穿了一道神念給血修羅,直覺告訴他,血修羅並不如傳聞那般,是值得他深交之人。

聽到他的傳音,血修羅望了望他,卻沒有說什麼。隨後也暗中提醒了自己剛收的幾個小弟,這幾人都是他的棋子,還不能那麼早就死掉。隨後他又穿念給幾個勢薄之輩,想多拉些盟友,這些人都是有些實力,幾乎都是翻海三重天的高手,有一人甚至離化龍境界也不遠矣,他也趁此機會將天刑騰柄二人拉到身旁。

就在眾人動身後,剩下的九人也紛紛趕至石壁下,抬望著那石壁上龍飛鳳舞的字跡一動不動,有幾人甚至當場開始運轉玄功,想藉此融合老魔的心得。

「各位,我們已經到了。」

重生異能影後:男神,一寵到底! ,黎荒停下腳步,回頭對身後那些人說道。這裡是一處懸崖,兩旁有明顯人跡,顯然剛離開不久。

這一次,剛開始並沒有人懷疑黎荒,因為大多數人都感覺到這裡與其他地方的一絲不同,只是隨後明顯有些人將不懂就要問的jīng神揮到極致。

「這明明懸崖,哪裡來的石門?」

這話頓時引來數十道鄙視的眼神,這幾人不愧是此行人中墊底的,由於實力過低,他們感覺不到這裡與其他地方那一絲不同的變化。

「誰告訴你每一層的入口都是石門?好好感悟這裡的五行之氣。」

黎荒解釋道。


不等黎荒繼續說下去,刀盟那中年男子此刻冒出一句話「這裡別有洞天。」。

說完便接連結出幾道手印。有見識的人都知道,這是五行陣印的一種印記,隨著結印的開始,眾人眼前的景sè也開始變幻,當結印結束后不久,一個黝黑的深洞出現在眾人面前。

「黎兄,下一層又是什麼機關?」

有幾個小勢力既沒有和這裡其它勢力交好,也沒與黎荒有太多的交集,在廣場那裡已經吃了一擊悶虧,這一層若不是前面有人開路,想必也必會吃些悶虧。現在倒是長了心眼,他們都是散修,沒有那些勢力之間說不清的關係,因下一層對他們來說完全是未知的。

「就是,黎兄,既然你了解,那倒是告訴大家。」

有人附和。

「哦,你這麼一說,我倒是忘了,瞧我這記xìng。」

黎荒打了個哈哈。

那些人見此也是皮笑肉不笑,他們不敢向木族這麼問,只好問向黎荒,而黎荒的心思他們也了解,卻不能撕破臉皮,這種情況下比的就是臉皮的厚度,很顯然這方面他們比不過黎荒。

「這裡也是一個幻境,只要你們小心些就好,只要堅持片刻,等這些高手破了陣,剩下的就容易解決多了,這要不了你們的命。」

對於這些人,黎荒只是應付。

這幾人不說大6上,就單單是幾個地域也沒什麼名氣,黎荒可不是什麼好人,什麼人都要在意。

那些勢力之人此刻也是同樣的心理,這幾個小勢力要想抹除並不難,連一個化龍高手都沒有卻也想來此分一杯羹。讓那些巨擘們眼露寒意,只是他們不想浪費力氣而已。

黎荒已經不動聲sè的為自己拉了不少人,他轉身對身後兩個面相幾乎完全相同與其他幾人跟隨自己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說道。

「你們是北域雙雄凌風凌雨吧?」

「想不到黎兄這般少年英雄人物也會認識我們兄弟二人,倒是長臉不少,其中一個鼻子上有志的男人笑著答道,滿臉阿諛。

「呵呵,凌氏兄弟人稱北域雙雄,實力不俗,且一直匡扶正義,除魔衛道,倒是值得我們後輩學習的。」

黎荒強忍心中的殺意,緩緩說道。

這番話倒是讓這兩人臉上布滿笑意,殊不知,他們註定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黎荒曾聽南隅說過,北域雙雄凌氏兄弟好認得很,乃是同胞兄弟。這大6上同胞兄弟多的很,但同時都是接近翻海三重天的卻似乎獨此一家。

黎荒也是在剛進入石門才覺他們的存在,原本他們已經不準備跟來,黎荒此前說的話,雖然一方面為了渾水,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引他們過來,畢竟這麼多人在,他可不會突下殺手。若是等到出殿,估計他們也早已離去。

「呵呵,下面一層有不少好東西,兩位可一定要隨時跟著我。」

「那多謝黎兄弟了,以後若有用的上的地方,我們二人定不說二話。」

凌風拍著胸脯道。

黎荒眯著眼微微一笑,卻沒在多說什麼,而是率先走進那深洞內。身後所有人都魚貫而入,片刻后此地便沒了人跡。

忽然,這裡空間一陣波動,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很深的殺意,小傢伙心魔不小。我已經懷疑太長老的方法是否得當。」

「現在不引出心魔斬之,rì后被暗藏的心魔控制了,又是一大魔頭,這也是神瞳的敝處。」

另一道聲音也傳了過來。

「我想,我開始明白太長老的話了。」

那聲音接著道。

短暫的沉默,空間一陣波動,而後兩道有著蒼蒼白的身影毫無徵兆的出現。

「老傢伙,那幾人暫時不會有任何感知,我們動手吧。」

說完,那老者滿頭白忽的無風自動,氣勢陡然攀升。

另一人點點頭,兩團白sè光團自其雙掌中浮現,另一人則是雙眸中金芒一閃,一道細如絲的金芒連接在那黝黑不見低的深洞之上,而那掌中有白芒的老人則是緩緩推出雙掌,那兩團光芒突然大盛,而後籠罩住了下一層的入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