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宇,你快說吧什麼事,要不然就先去趕路了啊!』麻籍笑著看著秦思宇道。

『就是思宇,大家都不是外人,有什麼話就說吧!』劉勝奇怪的看著秦思宇,臉上淡淡的笑意也慢慢隱逝,因為他看出了秦思宇的為難。

現在他不知道還有什麼會讓秦思宇為難,會讓他感覺到無法啟齒,想到這裡劉勝微微轉頭,但也只是剛轉到一半他就停下了,他明白了秦思宇的意思。

邊上候元也明白了,然後他與劉勝互相看了一眼,就一起將凝重的眼神投向了秦思宇的臉上,而在那裡秦思宇還在為難。

『思宇,有什麼事快點說吧,咱們還要接著趕路呢!』劉勝也看著秦思宇說道。

接連兩次有人催著趕路,而秦思宇還在那邊沉默,漸漸的有人品出了味,明白今天絕對是一個關鍵時刻了,也就在此時秦思宇抬起了頭。

秦思宇的臉上,掛滿了平靜與淡漠,但也就是這絲淡漠,竟然讓人感覺到了一絲寒意,就好像秦思宇瞬間換了一個人一樣。

『我們大家結隊的時間有長有短,都是一起在這個末世的世界里掙扎,但我們每一個人的目的不同,每一個人想要的目的地也不一樣,所以繼續下去面臨的危險可能就越來越大,甚至免不了的有許多人要死去。

而且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你們也應該知道我的目的,也就知道此行的艱難,所以在這裡我索性直白的告訴大家,那就是當你發現有適合自己的地方時,不要猶豫隊伍里的看法,你可以直接選擇最適合你自己的路!』秦思宇目光自所有人臉上再一次劃過。

『思宇!』候元皺眉,雖然秦思宇話的意思沒錯,但這話不應該由他來說。

『沒事的,我明白!』秦思宇阻止了候元,然後繼續看著前方。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發展,我相信現在雖然像金陵城這樣的城市聚集地可能是少數,但倖存者營地絕對不少,所以大家放心,如果後面我們經過這些地方,或者靠近大家想去的地方,大家可以隨時自隊伍里離開!』秦思宇說完靜了一下,看著前面眾人嘈雜的互相議論。

對面一雙雙驚疑不定的眼神互相流轉,自身邊一個個背影上掃過,然後味同嚼蠟般的回答著身邊人的問話。

『行了都趕緊上車,我們還要繼續趕路,有什麼事等晚上落下腳來再說!』劉勝看了一眼秦思宇,然後轉對著身後的眾人招呼道。

『就是都先上車,這荒郊野外的不宜過多停留,有什麼事晚上再說!』候元也唱紅臉,催著眾人上車繼續趕路。

連續的催促下,眾人慢慢邁著沉重的腳步上了車,然後車輛發動向前繼續駛去,車內一個個的喪失了說話的興趣,氣氛也冷清了起來。

頭車上,除過劉勝與方瑜一個在認真開車,一個在認真研究路線,剩餘的人無不在偷偷看秦思宇,看著他的臉色,擔心他會將自己拋棄出隊伍。

車內,感覺著氣憤的凝滯,劉勝看著後視鏡中的秦思宇道;『思宇,你剛才說的話太直接了!』

『有些事必須要說了,不能等問題爆發再解決,那樣就太遲了,而且那時處理才更傷人!』秦思宇看著窗外兩邊飛速消失的行道樹道。

打開了話匣子,車內的幾人慢慢的你一言我一語的試探,然後直到重新融洽,留下一串串歡樂的聲音在林間。

隨著行駛,慢慢的天色開始變暗,然後周圍的空氣開始濕潤,樹梢也開始無風自動起來,緩緩的搖擺。

趕在雨滴下落,秦思宇一行終於將車開進了巢市的邊緣,然後他們直接找了個商場,一群人就冒雨藏了進去。

雨水激蕩起來的濕氣,很好的將他們造成的動靜與氣味遮掩,然後藉由這場便利,一群人在空蕩蕩的商場裡面生起了火,既是想弄一點滾燙的食物驅散身上的寒氣,也是借溫度烘烤被雨水淋濕的衣物。

至於食物有什麼氣味,商場裡面本身有什麼氣味,對他們並沒有影響,最起碼這裡面這樣安全一點。

雨夜中,就在秦思宇他們一行在商場圍在火焰邊上時,外面無邊的黑暗中,一種異乎尋常的聲音響起,然後聲音直直的向著這邊而來。

最先被驚動的是小娟,她在精神視野看見了突然增加的能量場,然後就是其他具備強化聲音感知異能的人,最後才是負責值夜的幾位隊員。

幾個人互相一示意,就都站了起來看著外面,於是在所有人的矚目下,那些人依然在向著這邊而來,然後在門外的雨中突然站住。

劉勝眉毛一挑,立刻明白對方也發現他們了,但看著對面那十幾道隱約在雨中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劉勝感覺到不太對勁。

『他們太安靜了,也太協調了!』候元面色凝重道。

被候元一提劉勝終於明白哪裡不對了,那就是這些人太統一了,幾乎是同時停下的,而且就那樣微微低頭站在雨中,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與聲音。

就在候元與劉勝越來越懷疑這些人的目的時,一直安靜地坐在火堆邊的秦思宇突然說話了,道;『讓他們進來吧!』

而也就在這時,幾人才發現秦思宇並沒有湊上來,轉頭看去,才發現秦思宇一臉平靜的看著面前的火堆。

『劉歡、婁震,開門吧!』候元看了一眼秦思宇,對著捲簾門后的兩人說道。

聽見這話,門口的兩人搬開了障礙物,然後一使勁就一左一右將捲簾門抬了起來。

門一開,就著裡面昏黃的火光,劉歡看見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張蒼白的臉,整個人立刻下意識地後退,哴嗆一聲腰間的長刀就拔出了鞘。

另一邊的婁震,則是整個人大罵一聲,然後一步跳了三米遠,迅速拉開了門口的距離。

『劉歡住手!』候元一聲暴喝,制止了劉歡進一步的行為。

『侯哥,他們!』劉歡一張臉很難看,驚魂未定的指著門外道。

總裁好殘忍 『對不起,我們身上濕透了,不怪這位兄弟!』中間一個黑袍人說道,然後抬起頭,露出了一張稍顯蠟黃的臉,而他的嘴唇白的厲害,就像是沒有血色一樣。

『沒事理解!』候元臉上抽動道,但還是將對方請了進來。

所有人已經站起,就這樣看著這群人走進來,然後劉歡與婁震他們又重新將捲簾門拉了下來,跟在這些人身後也走了進來。

這些人進來后,在他們的身後就形成了一條濕漉漉的水漬,而隨著他們的走動,還不斷的有水滴滴下,然後繼續擴大水漬的範圍。

秦思宇自始至終沒有起身,就那樣坐在那裡看著進來的這些人,看著那走在最前面的那人一揮手,立刻跟在他身後的人就向另一邊的火堆走去。

『你們也過來做吧,別站著了!』秦思宇看向周圍站起來的隊員道。

『我叫秦思宇,你貴姓,打哪來啊!』秦思宇平靜的問道。

『王政,我們剛從金陵城出來!』那落座的男子道,然後伸出修長的雙手掀起了自己頭上的雨帽。

雨帽下,露出的是一張略顯蒼白的臉,臉上幾乎沒有一點的血色,而且隨著火光的閃耀,他的臉上也被映照的一片片蠟黃,但他的眼神卻是出奇的明亮,炯炯有神。

聽見是金陵城走出,所有人暗中摒了一口氣,幾個主要的二級進化者渾身的肌肉也慢慢的開始了律動,然後調整自己的狀態。

『真巧,我們也是剛從金陵城出來,這鬼天氣下雨也是怪冷的,吃點東西吧!』秦思宇揮手示意對方請用他面前的食物。

『不了,我們並不需要,只是需要暫避一下雨勢就行,打擾你們休息了!』王政客氣的說道。

邊上劉勝候元一臉詭異的看著秦思宇與王政,然後又看看宛若木頭人一樣圍坐在火邊的其他十幾道身影,再看看自己這邊隱隱戒備的一群人,只感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這一看就是一夥強人,秦思宇竟能心平氣和的與這些人坐在一起,還邀請對方吃飯,而且他沒看見這些人的不尋常嗎?

『那要不要組隊一起走,反正我們都是離開金陵的?』秦思宇用手中的棍子撥弄著火焰。

『不用了,我們的目的地不同,走不到一起的,而且我們已經習慣了自己走!』王政看著火焰回答道,透過火焰他的臉色一直變化莫名。

暖情總裁很腹黑 『那看來還是有機會再見了,你說再見的時候我們會不會動手?』秦思宇聲音輕挑,但臉上卻是嚴肅非常。

邊上本來一直在好奇的看著的眾人感覺到了不妙,然後褚華當先站在了秦思宇背後。

『不知道,順其自然吧,變數太多!』王政無所謂,依然看著火堆。

『那你今天是為我來,還是為他來?』秦思宇將木棍平舉,就像是亮劍的劍客一樣,眼神專註的頂著自己的劍尖上的火焰上。

『思宇?』邊上幾人慢慢的圍攏了過來,而在外圍,一支支手槍被幾人自身上摸了出來。

『既是看你,也是看他!』王政抬頭,秦思宇背後的幾人立刻定住。

『那現在你已經看過了,雨也小了!』秦思宇抬頭,一抹黑意浮現眼底,然後木棍前端的火焰迅速變色,由黃轉黑。

『既然雨小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見!』王政點頭,然後直直的站起,向外走去。

劉歡婁震見狀,不顧驚駭的表情,迅速過去為其打開了捲簾門。另一處火堆旁,圍坐的十幾道身影站起,然後也一個個魚貫而出,跟隨那道身影消失在茫茫雨季中。

『思宇?』劉勝一臉蒼白的問道。

『是他,王!』秦思宇平靜地回答。

得到答案,已經有所猜測,且知道王是誰的幾人瞬間冷汗全身,只感覺自己鬼門關走了一遭,心裡后怕連連。 第三百三十七章站隊

『為什麼?』

劉勝看著一臉平靜的秦思宇澀聲問道,心裡還是不住地害怕,尤其是想到剛才旁邊坐著的那十幾道身影,那些恐怕也都是屍王吧。

所以看著現在面前的秦思宇,看著他一臉平靜的表情,劉勝只感覺到陌生,他這是在拿所有人的生命在玩火。

『什麼為什麼?』秦思宇繼續撥弄面前的火焰。

『你早就知道他們會來?』劉勝鐵青著臉繼續問道,絲毫不顧邊上侯元幾人打來的眼色。

『知道,遲早的事!』秦思宇臉上的表情依然如舊。

『那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用所有人的命在賭!』劉勝忍不住聲調高了一些。

『你們的習慣,跟著我就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事,現在決定還來得及!』秦思宇抬頭,一張臉冷到了極點。

聽見秦思宇這樣說,劉勝直接啞火了,他沒想到秦思宇現在又提起了這茬,今天白天是這樣,現在又是這樣,他想不明白秦思宇究竟是怎麼了,他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好了好了,劉勝你也別說了,都坐下休息吧,大家都坐吧,抓緊時間休息,明天還要趕路呢!』方瑜推了齊雪一把,然後輕笑著站了出來。

明白意思的齊雪走到劉勝背後,然後低聲勸道;『坐下吧!』

其他人見狀,不由輕輕鬆了一口氣,然後勉強笑著向自己的火堆走去,但腳步卻不由沉重了很多。

看到幾人相勸,又看到侯元一邊不住地打搖頭,劉勝長出一口氣,也就坐了下來,然後想了想道;『思宇,現在時間還不是很合適,就先別提那件事吧,一切順其自然吧!』說完殷切的看著秦思宇。

『隨你們便,我只能說跟著我你們絕不輕鬆!』想到這些人畢竟陪著他走了一路,秦思宇臉色也鬆緩了一些,語氣中也有了一絲變化。

『沒事,你沒看我們也成長了許多嗎,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實力也不斷的在增長,你沒看金陵城裡面,有哪支隊伍能像我們一樣擁有如此高的配置,就算是那些大型的異能團隊,也比不上我們吧!』侯元在一旁繼續緩和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說那個了,現在我們來說說一個新的情況,小娟你現在可以說實話了吧!』秦思宇看著左近的小娟道。

聽見秦思宇說起小娟,其他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不明白秦思宇為什麼說小娟沒說實話,但這一看幾人才發現,小娟自己也是一臉迷惑,這些火堆旁的幾人更蒙了,不明白這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秦哥,你說什麼啊?』小娟撩起耳邊的一絲落髮,藉機掩飾了眼底的驚慌。

『把你知道的說出來吧,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它的!』秦思宇丟下了手中的木棍。

『它,它是誰,什麼情況?』劉勝侯元疑惑的看著兩人,眼神在他們二人中間來回看。

『我也不知道啊!』小娟目光迷茫的看著秦思宇。

『你是隊伍里最早的精神感知者,但別忘了我也具有精神感知的能力,所以你看向我的那些隱秘目光我都可以感覺到,只不過最開始的時候我有點誤會,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原來你看的不是我,而是我體內的它對吧,你早就發現了它的存在!』

『秦哥,我…!』 電影世界大紅包 小娟被秦思宇的話驚得目瞪口呆,而其他人就更加的滿頭霧水了。

『什麼你啊,它啊的,你們究竟在說什麼?』方瑜坐在小娟的身邊看著秦思宇問道。

『就是思宇你也太自戀了吧,你不會以為小娟對你有意思吧,你小心劉歡找你拚命啊!』劉勝取笑道。

『勝哥,你怎麼這麼說!』劉勝在一邊急了眼,一張臉被火光映得通紅,惱羞成怒的說了一句后,又悄悄地偷看了小娟一眼。

『我的體內有個東西,就是它讓我在需要的時候戰力成倍的增加,你們不是一直奇怪我有時會變成另一個人嗎,就是它的作用!』秦思宇伸出手掌,一層黑炎浮現。

『這!』火堆邊上的幾人吃了一驚,然後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看著秦思宇。

另一邊,一直在悄悄關注這邊的另外幾人,在聽見這段話后直接啞聲了,房子里一時間靜悄悄的。

『所以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看到的了!』秦思宇看著小娟。

『小娟,你早就知道?』劉勝隔著火焰,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小娟。

『我…!』小娟只說了一個字,但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沒事說吧,我自己已經知道情況了,現在就想知道你是什麼時間發現的,你現在能看到它是什麼狀態嗎?』秦思宇無所謂道。

『最早我們是在研究所發現的,就是你第一次黑化時,那一次知道的人只有我跟曦姐!』小娟想了想,然後看著自己的腳面道。

『你!』劉勝看著小娟驚訝道,他也記得哪一次的事,但當時他只是感覺奇怪,而且在場眾人中的進化者當時都在那裡。

『那它現在是什麼狀態?』秦思宇繼續問道。

『很強,它比你現在還強,它的能級已經到了我看不出的地步,但我可以肯定它比你強大太多了!』

既然已經說出來了,小娟也就不再隱藏,將她看到的一切都說了出來,直接驚呆了所有人。

『它有具體的形態嗎,你能看到這些嗎?』秦思宇小心的問道,眼中神色有一絲閃動。

『可以,但看起來很小,基本上沒有變過了,就在你小腹那裡!』小娟頭低得更低了。

聞言所有人眼神同時轉了過去,但很快幾個女性就偏過了頭,就是幾個男的臉色也不是很自然,紛紛暗道;『這能力跟透視有什麼區別!』

『方姐,能拿出來嗎?』秦思宇微微轉頭看向了小娟一邊的方瑜。

『啊,什麼?』方瑜還在埋怨小娟,聞言直接一愣。

『思宇,你要考慮清楚,我們現在並不了解它!』劉勝心裡一急,擔心貿然行動會危害秦思宇的生命,儘管他心裡的波瀾還沒有平息。

『我明白,我已經充分的了解它了,現在該是徹底的讓我解脫它了!』秦思宇態度很堅決,看都不看幾人一眼。

另一邊,圍坐在火焰邊上的褚華與麻籍等人眼神狂閃,然後同時起身向著秦思宇這邊走去。

在他們起身後,另外也有一些人站了起來,董瑞琪叫上候岸,婁清芸婁震加上跟隨的施倩,還有就是席偉等人也跟風到來。

所有人慢慢的圍聚在了秦思宇所在的火堆邊上,不管是他們主動過來的,還是被情勢裹挾不得不來的,但到了這邊之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了自認為最真切的表情。

『思宇,不管你怎麼樣,我們都打算跟你一路走下去,畢竟你這隊長不能白當啊!』麻籍笑著看著秦思宇道。

『你救了我們兄弟,既然我們也沒有計劃要去哪,那就跟著你走吧!』褚華話少,只是看著秦思宇說了這一句。

『秦大哥,我們希望能留在隊伍里,只要不是你趕我們走,我們不會私自脫離的!』婁清芸輕聲道。

『我也一樣!』施倩在一旁點頭,然後看著秦思宇展顏一笑。

『秦哥,我…,嘿嘿…!』席偉撓著頭不知道怎麼講,只是一個勁地笑。

『我不知道能不能做,甚至我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樣子,怎麼下手!』方瑜沒有被其他人打擾到,而是在明白秦思宇的意思后就在一邊冷靜思索。

『讓小娟協助你,應該沒有問題,我會自己控制自己的!』秦思宇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根本就不給方瑜拒絕的機會。

見狀所有人都明白了秦思宇的決心,也就不再說勸解他的話了,而是沉默的圍坐在火堆邊上,一張臉被火堆映照得陰晴不定。

『大哥哥,你是怎麼了?』邊上,瞪著一雙好奇大眼睛的浩浩,躲在蕭蓉兒的懷中看著秦思宇問道。

『大哥哥生病了,需要做一場手術!』秦思宇換了一副表情,柔聲的對著臉蛋通紅的浩浩說道。

作為小隊中僅有的幾個孩子,他們一直被眾人保護的很好,所以儘管末世現在已經快要四個月了,浩浩跟心妍幾人看起來依然白白胖胖的,甚至小臉上都有了一點嬰兒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